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91章 夜色

    听完这话这个部族的头领心中剧震,惊道:“总督大人,不,不是回京城了吗?怎么会下令让我们集结到大宁城?”

    那小旗哑声道:“哼,难道总督大人就不能重回宣府?总督大人已经在今天上午返回了大宁城。”

    那个头领面色大变,只是在朦胧的夜色中并不显眼。此时的他心中惊疑不定,他心中对这位大明总督充满了恐惧,但是他又不确定那位大明总督是不是真的重返大宁城。

    也许是因他上次没有奉令前往大宁城,所以大明的总兵这是想要诈他去大宁,这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若是给出的日期比较宽裕的话还能打听一番,偏偏却让明日日落之前就感到大宁城,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玩人吗?

    这个部族头领站在那里心思电转,这时那小旗显然也看出来了这部族头领的迟疑,冷笑道:“爱去不去,不去拉倒!兄弟们咱们走!”说罢这些传令的骑兵竟然要打马就走。

    竟然是这样的态度,部族头领心中反而一下子信了八分,他当机立断开口扬声道:“几位令使请留步!”

    小旗闻言停了下来,部族头领笑道:“几位令使一路辛劳,不如稍歇片刻,我吩咐人准备吃食。稍后我会和几位令使一起启程,连夜赶路到大宁,这样才能在天黑前赶到大宁城。”

    小旗闻言坦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叨扰了!”他倒是不怕这部族头领会心生歹意,况且若要心生歹意的话,现在他们早就已经横尸当场了,根本就不用诳他们进去。

    进入一顶蒙古包中休息,很快就有人送来了热腾腾的马奶酒和羊肉,他们饿了快一天了,立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另一顶蒙古包中,部族头领脸色阴沉的坐在里面,还有几个族老和中年汉子聚集在里面。

    “台吉真打算去大宁城?”一个族老颤颤巍巍问道。

    “这可不是王崇下的令,那可是张知节那个杀星下的令?谁敢不去?”部族头领脸色阴沉道。

    “咱们草原上的部族历来都是奉黄金家族的血脉为正统,怎么能屈服于大明呢?如今大汗要重返草原,咱们部族正应该支持才行。况且瓦剌势大,咱们部族也没法抗衡啊!”另一个族老忧愁道。

    “哼,黄金家族的血脉又如何?在那位大明总督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若不是瓦剌势大,咱们才不会搭理什么大汗呢!你们是不知道大明的厉害,我这次去大明算是开了眼界了!”部族头领沉声道。

    其实这个部族头领倒也不是真心想投靠达延汗,因为上次大明之行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大明的强大,即便是达延汗反攻夺回了草原,那又如何?

    到时候引得张知节重新出山的话,达延汗和瓦剌的大军会是张知节大军的对手吗?根本就不可能是张知节大军的对手。

    所以这部族头领不过是想做墙头草,在夹缝中生存罢了,谁来了就投靠谁,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张知节竟然已经来到了大宁。

    瓦剌的大军会是张知节大军的对手吗?当然不可能!他沉声道:“无论如何,这次大宁之行势在必行,而且必须立即出发!如若不然的话,也许后天的大明的火枪兵就杀过来了!”

    “别说咱们一个部族,就是全草原的部族头领都不去大宁,张知节也敢将整个草原都屠了!”

    很快这个部族头领就带着数十勇士一人双马连夜启程向大宁城驰去,不过他们并不寂寞,因为在这个夜晚里有很多部族头领不得不连夜赶路。

    没有人不拿这不当回事儿,因为这是张知节传下的命令。既然总督大人传令要他们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大宁城,那他们就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大宁城。

    草原的夜色中时不时见到一行骑兵疾驰而过,哒哒的马蹄声踏碎了优美的月色,不过也并非是所有人都辜负了这优美的月色。

    张知节和王崇、姜怀信讨论了此次应对瓦剌骑兵的战略战术,等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月上柳梢头了,张知节欣赏着朦胧的月色,感叹自己可没有人约黄昏后。

    但是刚刚感叹完就有一袭倩影出现在前面,张知节望着出现的人影呆了呆,这不是其木格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木格上前福身道:“见过总督大人!”

    张知节环顾四周,有些纳闷道:“你这是?”

    其木格干净利落道:“王总兵吩咐我来伺候大人的起居,希望大人不要嫌弃我愚笨!”说到最后她已经有些忐忑。

    张知节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掌着锦衣卫又是宣大总督,以前出现在大宁城的流言他怎么会不知道,况且其木格也曾经对他说过。

    宣府的将领们都将其木格当成了他的女人,原本这也没什么,误会就误会吧。只要其木格不打着他的旗号做什么事,他也懒得管,反正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但是没想到影响这么快就来了,王崇竟然直接安排其木格来照顾自他的起居。王崇这样想也没什么错,毕竟他认为其木格是张知节在宣府的时候睡过的女人,让其木格来伺候总督大人的起居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张知节明白过来之后就有些迟疑,若是他留下其木格的话就真的坐实其木格是他的女人了。但是若是赶走其木格的话,那对于其木格来说无疑于是一场劫难,

    其木格忐忑的等待着,张知节沉吟了片刻之后,点头道:“也好,那就麻烦你了!”

    其木格立即有些满心欢喜起来,张知节信步进来房间,房间已经布置好了,张知节看来之后十分满意。

    其木格跟在身后有些忐忑道:“大人,这些都是我布置的,大人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吩咐!”

    张知节笑着点头道:“还不错!”不得不说,有女人和没有女人就不是一样。

    其木格闻言面上微喜,福身道:“我去给大人准备热水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