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12章 不敢

    找到达延汗的下落然后杀了达延汗成为了瓦剌贵人们的共识,也是瓦剌最迫切的任务。所以刚刚平息了的部族又动荡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台吉发动骑兵前去寻找达延汗的下落,为此克舍悬下了重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这也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无数骑兵十分踊跃的离开了部族,前去打探达延汗的下落。

    克舍他们以为打探达延汗的下落肯定不容易,没想到竟然十分容易。根本就没过几天达延汗的消息就被打探了出来,因为已经在草原上疯传开了。

    达延汗竟然死了!如今达延汗的首级已经在大宁城了!听了这消息克舍几欲吐血,感觉就像自己明明盯上了一个肥羊,眼看要得手了竟然被别人截了胡。

    待知道是乌善下的手之后,克舍气的破口大骂,达延汗的人头可是一份大礼,竟然便宜了这龟孙!这龟孙是荣华富贵了,可是他们瓦剌该怎么办?

    克舍召集了全部的部族贵人,将事情说了,于是大帐里的贵人们一起声嘶力竭的大骂乌善起来,从乌善的祖宗十八代开始一代都没有落下,污言秽语层出不穷,骂出了瓦剌一族的新境界。

    直骂的嗓子都哑了这才停下来,人死不能复活,而且达延汗也就只有一个脑袋。既然人已经被乌善杀了,首级也被乌善献上去了,那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既然此路不通,那就走别的路,虽然达延汗的首级是最合适的大礼,但是别的也能凑合,比如说金银财宝,比如说美人!

    为了部族的延续只能豁出去了,克舍和部族里的贵人们只能咬牙准备大礼,一边凑一边心里滴血,一边大骂乌善。

    大礼终于凑起来了,因为担心大明的大军会攻来,所以大家都十分的干净利落。接下里就该携带大礼去大宁城求和了,卑躬屈膝的求和。

    按理来说自然是克舍去最妥当,但是克舍怎么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若是大明的总督不接受他们瓦剌的求和,直接将求和的使者给咔嚓了怎么办?

    若是他去的话,那被咔嚓的不就是他了吗?所以他是不能去的,因为他还要留在瓦剌统筹大军,整军备战,若是大明不能接受的话,那他就要带领部族誓死抗争到底。

    克舍这一段话说的是慷慨激昂,别人还真没法反驳,于是只能选出别人来。被选出来的人只能自认倒霉,心里极为忐忑的带着金银财宝和美人前往大宁。

    这次瓦剌倾族凑起来的金银财宝还真是非同小可,毕竟瓦剌当年也是纵横草原的最大部族,更是曾经打到了京城脚下。

    至于美人,其实就是达延汗在瓦剌所娶的女人,生的也确实美艳。虽然算不上是经过草原歌部族承认的哈屯,但毕竟是达延汗的女人。

    消息仍然还在草原上飞速的流传,但是大宁城已经差不多平静了下来,毕竟都传了几天,震惊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张知节早就已经心如止水了,确切的说第二天就已经心如止水了。达延汗死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他死不死其实对大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所以固然达延汗的死对普通人来说感到震惊无比,但是张知节就没有太深的感受。所以当夜张知节回到住所,其木格一脸笑意的恭贺的时候,张知节还懵了懵。

    他不知道其木格这嘴里的“恭喜大人,贺喜大人”是恭喜的什么,贺喜的什么。面对张知节的疑问,其木格才更是当场懵逼了。

    她小心翼翼的回了,心里还以为自己是听别人说错了呢。当看到张知节反应过来,恍然大悟的说着“哦,原来是这事儿啊”的时候,其木格心里是有些崩溃的。

    为此张知节还调笑了其木格几句,这一阵子的两人之间的相处还是十分轻松愉快的。其木格总是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伺候张知节睡下之后就去外间歇了,这让张知节少了几分尴尬。

    也正因为如此两人反而相处的自然了起来,当然了,可能外界很难想象两人会是这样子相处。

    张知节将达延汗之死抛在了脑后,静静的等待着瓦剌的反应。若是乌善说的是真的话,那瓦剌一定会派人来大宁求和才是。

    事实上张知节并没有苦等多久,瓦剌的使者带着一千骑护送着金银财宝美人终于接近了大宁城。

    收到消息的张知节感到十分高兴,立即在官衙中接见了前来的瓦剌使者。

    “在下是瓦剌乌力吉奉台吉之命拜见总督大人!”乌力吉躬身恭敬的行礼道。

    张知节闻言立即就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瓦剌的头领名叫克舍,现在这个乌力吉是什么鬼?

    “克舍让你来拜见本督所谓何事?是来宣战的吗?”张知节淡淡道。

    “不,不,总督大人误会了!我们台吉仰慕总督大人的威名,所以特略备薄礼前来拜见总督大人。同时想向大人解释一下误会,”乌力吉陪笑道,“我们台吉一向对大明十分恭敬,只是受了达延汗的蛊惑,一时没有识破达延汗的奸计,所以在误会之下才兴兵犯草原!”

    “因为这样才引起了干戈,入京我们台吉已经幡然醒悟,识破了达延汗奸计,一面派人打探追杀达延汗,一面派在下来向总督大人解释误会!”

    张知节听了冷哼道:“误会?本督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你们瓦剌一直都居心不良,觊觎草原。如今草原部族皆已归顺朝廷,唯有你们瓦剌怀有异心!”

    “通过这次事件就看出来了,瓦剌对草原的安稳有很大隐患!为了草原的安稳,为了边镇的安宁,所有的隐患都必须消除,就如同达延汗一样!”

    乌力吉听了冷汗差点都下来了,大明总督果然有出征他们瓦剌的念头。乌力吉赶紧道:“总督大人误会了,我们瓦剌也心向朝廷,愿意归顺朝廷!”

    张知节听了哼道:“你们愿意归顺朝廷?既然你们愿意归顺朝廷,那克舍呢?为何连大宁都不敢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