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14章 远方亲戚

    虽说是蒙混过去了,但是乌力吉却差点吓尿了,他是再也不敢在总督大人住所附近溜达了。而且也溜达不出个什么结果出来,要想接近其木格很难啊。

    乌力吉感觉很沮丧,已近午时了,只好带着亲信到酒楼吃饭。结果吃个饭吃的乌力吉眉开眼笑,因为他获得了极其重要的消息。

    原来那个其木格竟然还有一个小院,她的女儿就生活在那里!这对沮丧的乌力吉来说简直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乌力吉带着亲信兴冲冲离开了酒楼,一路向其木格的院子找了过去。其木格的院子位置不错,并不难找。

    乌力吉兴奋的打量着这个雅致的院子,上前来敲门,没过一会儿就有一个仆妇打开了门。

    那仆妇看到外面的乌力吉诧异道:“你是谁?你找谁?”

    乌力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点,微笑道:“请问这里是其木格家吗?我是她的远方亲戚……”

    乌力吉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小院的门已经关上了。乌力吉情不自禁的摸了摸鼻子,好险啊,只差一点他的鼻子就要完了。

    随即乌力吉就大怒,这是什么态度吗?自己好声好气的说是其木格的远房亲戚,这仆妇怎么连听都没有听完就咣当一声就把门给关了?

    这也太没有礼貌了!乌力吉心中愤然,他是不知道曾经也有一个人冒充过其木格的远方亲戚,那个人叫花当,差点把塔娜给杀了,极其危险!

    虽然心中愤然,但是想到自己是带着嘱托来的,若是完不成任务的话台吉就不只是脸色难看那么简单了。

    所以乌力吉还是长吸一口气,努力在摆出一个笑脸来,轻轻的敲着门温柔道:“开门啊,你别害怕,我真的是其木格远方亲戚,不信你去将其木格叫来,我不骗你的!”

    “你快走吧!你若是再不走的话,我就喊人了,总督大人可就在大宁,到时候千军万马将你围起来,你就是插翅都难飞!”那仆妇喝道。

    别说,就连这仆妇都觉得自己主母是总督大人的女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将总督大人给搬了出来。而且她这样想也没错,毕竟上次的时候就是总督大人亲自带着人马来的。

    乌力吉听了心中大喜,自己果然是来对了,这里果然是其木格的小院,而且其木格果然是总督大人的女人,而且看来还很得总督大人的宠爱!

    不过,这仆妇非常坚定的将他当成了坏人,这就让人很蛋疼。虽然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来这里确实不是做坏事的。

    难道以为我是来打秋风的?不应该啊,自己这一身华丽的貂皮一看就是好货色啊!乌力吉赶紧出声道:“别,别,不用惊动总督大人,我真是其木格的远方亲戚,而且我也不是来打秋风的!”

    “不信你看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不像是打秋风的吧?”说到最后他还十分骚包的扯了扯身上的袍子。

    其木格的仆妇从门缝里看着外面的男人,从男人的衣袍上看确实不像是来打秋风的人,不过若真是打秋风的人她反而不怕了。

    所以其木格的仆妇只是从门缝里看着还是没有出声,乌力吉见还是没有动静,急声道:“哎,我说,你别从老从门缝里看人,你这容易把我看扁了!我真不是打秋风的!”

    其木格的仆妇出声道:“你既然不是来打秋风的,那你是来干什么的?你还是走吧!夫人不在这里!”

    还真将自己当成是打秋风的了!乌力吉差点鼻子没气歪了,不过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乌力吉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努力的温柔道:“我真是其木格的远方亲戚,我是瓦剌人,这不听说其木格飞黄腾达了,所以有点小事儿想要求其木格帮忙,我这也不是空着手来的,你瞧,我还带着礼物呢!”

    说罢乌力吉从后面的包裹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只见金光灿灿,里面全都是珍贵的首饰。乌力吉将盒子塞到了门缝上给里面的仆妇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又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又是金光灿灿。

    里面的仆妇从门缝里都看到了,现在的她有些相信了,所以她有些踌躇,不知道是该开门还是不开门。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外面响起了马蹄声,乌力吉也听到了马蹄声,但是他没往心里去,现在他正在满怀希望的等着里面的仆妇打开门来。

    马蹄声到了小院门前戛然而止,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

    “去去去,少管闲事!”乌力吉头也不回的答道。

    “围在我门前,还叫我少管闲事?你谁啊?”银铃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在耳边,乌力吉豁然回头看去,娇美的容颜,修长窈窕的身姿,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竟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少妇。

    好一个大美人,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乌力吉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这一定就是兀良哈之花,其木格,曾经是花当的儿媳妇,如今是总督大人的禁脔。

    怪不得受到总督大人的宠爱呢,果然是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啊!乌力吉立即洋溢出了笑容,笑道:“原来是夫人回来了,在下是……”

    乌力吉的话还没有说完,吱呀一声门开了,里面的仆妇快步走了出来,高声道:“夫人回来了,这人说是您的远方亲戚,所以我才把他拦在了外面。”

    乌力吉努力了半天费劲了口舌都没有叫开的门,现在却吱呀一声一下子就开了,但是乌力吉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反而有些尴尬。

    他和这位兀良哈之花,别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就是八十杆子都打不着,根本就不是什么远房亲戚。

    其木格听了仆妇的话,顿时就警惕了起来,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远方亲戚,而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立即戒备道:“你到底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