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38章 失控

    听完亲兵的耳语之后,薛成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了,这才一脸歉意道:“徐公子,真的是很抱歉,有点急事要离开一会儿!让芊芊先陪公子喝几杯,薛某去去就来,回来自罚三杯赔罪!”

    徐光平听了十分不满,再加上有些酒气上涌,心里有些滚烫,觉得既然人家有事,那自己也就告辞吧,只是薛成这样让他心里极为不爽。

    徐光平笑道:“也罢,既然薛将军还有事要忙,那我就告辞了!”

    薛成闻言连声道:“公子切莫如此,这是嫌我老薛怠慢了不成?老薛也是迫不得已,去去就回,去去就回!先让芊芊陪公子小酌,等薛某回来再和公子详谈这辽东将领的事!”

    原本徐光平觉得心里有些灼热,再加上气恼本不欲再留下来了,但是现在听到薛成说要谈辽东将领的事,他又迟疑了。

    他对这事还真挺上心的,闻言只好点头道:“那行,我就在此暂侯薛将军!”

    薛成闻言十分高兴,告了个罪快步走了出去,脚步声很快远去。这时芊芊也从琴后走了出来,来到了桌前坐下,纤纤玉手为徐光平把盏,给自己也满上。

    芊芊这才娇笑道:“芊芊还给公子敬酒呢,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既然是美人相敬,徐光平也就痛快的喝了,只是徐光平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因为他越喝越觉得心里火热,刚刚芊芊坐过来,一阵幽幽的体香袭来,让他生出一股想要将芊芊一把抱过来的冲动。

    徐光平有些心惊,花雕他也喝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这么大的酒劲儿?抬眼看了一眼芊芊,他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就向芊芊的饱满高耸上瞄去,更生出了些香艳的心思。

    徐光平连忙将目光移开,有些自嘲的笑道:“薛将军的这花雕酒劲儿还真够大的!”

    芊芊闻言脸色更红,娇笑道:“这坛花雕可是老爷珍藏的,轻易舍不得喝呢!就是廖大人想喝都喝不到,也就是徐公子来了,老爷才舍得!”

    说完之后,芊芊目光流转娇笑问道:“奴家还从没去过京城呢,京城乃是天下繁华之地,想必名家迭出。不知公子觉得芊芊的技艺如何?”

    徐光平强忍着不去看看芊芊玲珑的身段,姣好的面容,笑道:“你琴技只能算尚可,还缺了不少火候,不过你小曲儿唱的好,着实一管好嗓音!”

    这芊芊倒真是一管好嗓子,说话都能让他听的酥酥麻麻的,更别说唱起曲儿来了,若是绣塌之上软语娇啼,想必能让人连心肝儿都酥了,不能想不能想,徐光平的心里更是火热了。

    芊芊听了娇笑道:“奴家唱的小曲儿能让公子入耳,奴家已经是受宠若惊了,既然公子喜欢,那奴家就再给公子唱一曲吧。等奴家唱完了,公子若是觉得好,可要喝个三杯才好!”

    说罢芊芊清了清嗓子竟是真的唱了起来:“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癫狂,动动动。臀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芊芊的声音本就听起来酥酥的十分撩人,如今更是软语唱了一首艳词。原本就酒意上涌心中火热的徐光平更是听的情欲高涨。

    唱完之后,芊芊娇声笑道:“公子奴家这首曲子唱的如何?可不能说不好哦”

    徐光平举得自己心里都快要烧起来了,这时候他心中还有几分理智,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若是再待下去自己很可能护把持不住,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徐光平强行将灼热的目光从芊芊玲珑的身段上移开了,呼吸急迫道:“唱的自然是极好!”

    不过,还没等徐光平说别的,芊芊已然娇笑道:“既然公子觉得奴家唱的好,那公子可是答应了奴家要喝三杯的,可不能食言呦!”

    说罢,芊芊起身给徐光平斟满了酒,娇笑道:“公子,这可是你刚刚答应奴家的!”

    徐光平觉得这花雕劲儿太大,如今他感觉自己心中有一把火,像是要将整个身子都烧着了一般,连忙推脱道:“我有些不胜酒力,酒就免了,不能再喝了!”

    芊芊听了自然不依,将自己用的杯子斟了酒,端起酒杯贴到了徐光平身前,将自己的酒杯递到了徐光平唇前,嘤声道:“那可不行,公子可是大人物呢,怎么能连答应奴家这个小女子的都做不到,莫不是嫌弃奴家杯中的酒不香?”

    芊芊杯中的酒自然是香的,不但有酒香,杯中还有女儿香,徐光平哪里能推脱的掉,最终被芊芊将酒灌倒嘴里。

    有了一自然就有二有三,连续三杯酒一气喝了下去。原本徐光平还压着心中的躁动和火热,现在三杯酒一下,再加上芊芊贴上来散发着幽幽体香,徐光平终于压不住了。

    那坛花雕确实是上品花雕陈酿,薛成加了料珍藏在芊芊这里给自己助兴的。酒是色之媒,更别说这是加了料的酒了,平时薛成也不敢喝这么多,更不用说血气方刚的徐光平了。

    在这加了料的酒面前,徐光平再也支撑不住,欲火上来什么也顾不得了,也顾不得面前的芊芊是薛成金屋藏娇的女人了,两手就搭在了芊芊的纤腰上。

    芊芊也不吃惊,吃吃笑道:“公子,你,你要怎么样奴家?”说完嘤咛一声扭了扭腰肢,竟是直接坐在了徐光平的大腿上。鼓鼓的衣襟就在徐光平的眼前颤颤巍巍。

    徐光平一声低吼一把抱住了芊芊,埋在了芊芊的衣襟上,芊芊酥酥的尖叫了几声就瘫软在了徐光平怀里。

    哧啦哧啦几声响起,芊芊的衣裙已经被撕扯开了,春光乍泄,满室皆春,衣裙落地,徐光平像是野兽一样将芊芊扑在了地上的衣裙上。

    酒桌旁,衣裙上,很快就上演了一场妖精打架。徐光平沉迷在了芊芊温软的身子里犹不满足,粗声道:“给爷唱曲儿!”

    芊芊闻言竟也娇声细细的唱了起来:“红绫被,象牙床,怀中搂抱可意郎。情人睡,脱衣裳,口吐舌尖赛沙糖。叫声哥哥慢慢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