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40章 呆子

    虽然薛成说将芊芊送给他的时候,徐光平也有那么一刻动心了的,但是他还是很快就掐掉了这个心思。

    纵然芊芊的滋味让他留恋,但是他现在毕竟就在他姐夫的身旁,他若是收下了芊芊,那可就说不清了,而且这事很可能就会被曝出来。

    而且徐光平心中还是有些尴尬的,所以他拒绝了。徐光平笑释然道:“老薛,今儿真是对不住了,改日我做东,请你喝酒赔罪!”

    薛成笑道:“什么赔罪不赔罪的!不过,这次酒没有喝的尽兴,咱们下次一定要喝个尽兴才好!那我就等着光平的老弟的信儿了!”

    徐光平笑着点头,转身欲走,又有些迟疑道:“老薛你也不用责怪她,这事是我的不是!”

    薛成听了哈哈笑道:“还是光平老弟怜香惜玉,放心吧老弟,我不会为难芊芊的,改天喝酒的时候,我带着她卖身契送给老弟算是送给老弟的见面礼了。”

    徐光平推辞了一番就告辞离去了,见到徐光平的背影走远了薛成这才收起了脸上笑意,转身进了小院。

    房间里的芊芊已经换了一身衣裙,将地上被撕裂的衣裙收拾了。见到薛成走进来,芊芊吓的一个哆嗦,还未等薛成走到跟前就噗通一声跪下了。

    薛成在椅子上坐了,芊芊低着头泫然欲泣的跪着来到了薛成的前面,有些惊恐的低声道:“老,老爷!”

    薛成看着满桌子的残羹冷炙,淡淡道:“哭什么?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不就是让你陪了陪公子哥儿吗?有什么好哭的!”

    虽然芊芊是出身风尘,但是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愿意沦落风尘的啊,她也是家里为生活所迫才将她卖到了青楼,难道她就不想做个贞洁的女人,嫁个男人从一而终过一辈子吗?

    出身风尘的她其实比任何人都想,但是她却没有选择,本想着从了良,哪怕是只是做了人家外室,也不用过以前那样的日子了,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了。

    芊芊哭道:“奴家不敢,只是,只是怕坏了老爷的事!”

    薛成听了伸出手来摸着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蛋,笑道:“还不错,你这小蹄子风韵不减啊,这小子临走之前还对你十分上心,关照我不要为难你!”

    芊芊听了连忙道:“奴家对老爷一心一意……”

    薛成闻言捏了一把她的小脸蛋,笑道:“别傻了,跟着我个粗人有什么好?那小子可是名门之后,生的又俊俏,若是跟了他可有你的好日子过,比跟我着我可强多了!”

    芊芊听了连忙摇头道:“老爷,奴家……”

    薛成打断了芊芊的话,继续道:“过两天我准备将你的卖身契送给他,若是你以后跟了他,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清楚!”

    “虽然他是名门之后,但是你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外室而已,你应该明白老爷我的手段,要成就一个人不容易,要毁掉一个人可是非常容易!”

    “而且,你也清楚,若是说了什么,不但对老爷我不利,对你也一样不利!你明白吗?”

    芊芊连忙道:“老爷,奴家自从随了老爷就对老爷一心一意,奴家不愿离开老爷。”

    薛成摇头道:“这事由不得你,若是那小子收下了你的卖身契,那你以后就跟了他了。若是他没有收,那你放心,老爷我也不介意今日的事,还会一如往昔的疼你的!”

    芊芊听了也只能认命的低下了头,在薛成的心里她也不过就是一个精美的花瓶罢了,想要送人就送人,送不出去就留着自己把玩。

    正事说完了,薛成的心态也放松了下来,虽然他喝的酒要比徐光平少,但是毕竟也有作用,不过是他一直强压着罢了。

    现在心事已去,原本摸着芊芊脸蛋的手立即下移到了芊芊的柔软之处。薛成一只手把玩着,另一只手端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将酒杯扔在了桌子上,只听撕拉一声,芊芊的衣襟应声而破,露出了诱人的鸳鸯肚兜和嫩白的肌肤……

    天色已经晚了,好在月亮十分明亮,徐光平骑在马上抱着腰刀慢慢的向巷子外行去,马蹄踩在青石板街上哒哒作响,让徐光平的心情十分烦躁。

    虽然薛成并没有闹起来,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徐光平的心里还是十分烦躁。因为他知道他以后面对薛成就不可能再跟以前那么优越了,换句话说,他欠薛成的。

    薛成为什么能这样对他,都是因为他有一个权倾天下的姐夫!一旦薛成求他什么事怎么办?能让薛成相求的事,他肯定是搞不定的,只能去求他姐夫!想到这里徐光平心里就十分烦躁。

    但是这事他偏偏又甩不开,毕竟他把人家女人给强上了,人家没跟他翻脸就不错了。就在徐光平烦躁的想着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响将他惊醒了。

    徐光平定眼看去,竟是一块儿小石头打在他的马上,然后又落在了青石板上。徐光平立即抬眼四处看去,一个身穿劲装的少年坐在小巷的墙上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虽然徐光平的心情十分烦躁,但是也不欲跟他一般见识,正欲拍马就走,这时那少年竟然朝他叫道:“嘿,呆子,就这么走了?”

    徐光平闻言脸色一黑,冷声道:“你这小屁孩,再嘴里不干净,别怪我出手教训你!小心舌头给你割了去!”噌的一声,徐光平的腰刀出鞘三分,在月光下闪着光。

    不过那少年竟是丝毫不怕的样子,笑道:“看来徐公子心情不美啊,不应该啊!徐公子刚刚享尽了艳福,偏偏薛成那老货又没有追究,这时候徐公子心里不应该是美的开花了吗?”

    徐光平闻言豁然变色,腰刀彻底出鞘,打量着那少年道:“你是谁?”只是可惜,那少年背在月光下,看不甚清楚。

    不过那少年竟是丝毫不怕,笑嘻嘻道:“是不是正对薛成感恩戴德啊?呆子,有没有想过人家是给你下个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