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346章 流言

    吩咐完白玉兰去抓伊哈娜之后,张知节就直接去睡了,这又算不上什么大事,而且他也相信白玉兰能处理好。

    这一晚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张知节却睡的十分香甜。第二天的时候,整个辽阳城的将领们一个个的都贼精神,因为昨天发生了很多事。

    先是田世元回到辽阳城催粮,原本要发往大军的粮草竟然整整迟了好几天,差点造成前方的大军缺粮。

    这些辽阳城的将领们对辽东的粮草储备自然十分清楚,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他们是谁也不信的。

    虽说这恶心了田世元一把让他们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但是想到这事直接撞到了国公爷手里,这些人内心也有份复杂,国公爷若是发火,这辽东可就不太平了。

    不过很多人知道了夜里发生的事之后,心里就放松了许多。既然昨夜国公爷还有些心情接了一个小寡妇入府,那就说明国公爷心情还是不错的嘛!

    一大早辽阳城的将领们就齐聚在了总兵府,这些将领们三五成群,见了面就鬼鬼祟祟道:“哎,听说了没?昨夜国公爷接了个小寡妇入府。”

    “怎么没听说,我还听说是副总兵的外室呢!听说是个女真的小寡妇,生的极为美艳动人!”另一人也挤眉弄眼的说道,至于挤眉弄眼,那意思就是你懂得,国公爷怎么也不可能抓了个小寡妇是回去审案吧?

    当然了,审案的名义是可以有的,至于审案的审法儿那就有待考究了。这些将领们一个个挤眉弄眼的,竟然对这个关心程度比延误粮草一案还要更加关注。

    就在这时廖成芳和薛成也来了。廖成芳的脸色有些阴沉,因为发生了延误粮草之事,让他在昌国公面前颜面尽失。

    反倒是薛成脸色极好,看起来红光满面。薛成心情好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多日悬心的事终于有了依仗。

    一方面他拿住了徐光平的把柄,而徐光平是昌国公的小舅子,昌国公总会顾忌一二。

    另一方面他也知道了昨夜昌国公派人去将伊哈娜接到了府里,这就更让薛成喜不自胜了,这说明国公爷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

    薛成红光满面,那些将领们也忍不住都偷偷打量他。薛成自己倒是不在意,虽然头上有些绿油油,但是这有什么?

    至少能保住自己的身家富贵不是,说不定还能因此飞黄腾达呢。况且那也不过是外室而已,他本就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富贵前程。

    别说是连小妾都算不上的外室了,就是正室又如何?真要是把正室献出来就能让他立马飞黄腾达,那他早就献出来了。只是可惜,他那糟糠之妻他自己看着都倒胃口。

    所以薛成不但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心中隐隐有些得意,至少他成功的攀上了国公爷的这颗大树不是?那些偷偷摸摸看他的人都是羡慕!

    别说,这些将领们心里面还真有些算酸溜溜的羡慕,毕竟那小寡妇只是薛成的外室而已!外室连小妾都算不上,随时都可以抛弃的货色,能借此讨好国公爷绝对是划算的很。

    众将领齐聚大厅,静静的等待着国公爷的到来,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今天国公爷怎么也得训示一番。

    但是他们在大厅里等着,昌国公却迟迟未到。这些人不由面面相觑,莫非这小寡妇还真得了国公爷的宠爱,让国公爷春宵苦短日高起?

    如果让张知节知道了这些将领们的想法,非得气的吐血不可。张知节这时候正在听白玉兰回报案情呢,昨晚上半夜抓了小寡妇伊哈娜,伊哈娜也十分配合,将所有知道的情况都说了。

    白玉兰也审出了薛成安插在郑松身边的钉子是谁,然后又连夜将那人抓了,进行了突审。

    那些将领们只知道了前半夜锦衣卫接了小寡妇入府,却不知道锦衣卫下半夜的时候还抓了人。甚至就连薛成都不知道他埋下的钉子被抓了,因为那人被连锅端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出去。

    证据已经确凿,郑松之所以延发粮草就是受到了薛成的指使。一直了解完了案情,张知节这才伸了个懒腰,吩咐准备车驾前往总兵府。

    当张知节踏入聚将厅的时候,这些将领们已经着实等了一阵了。张知节端坐在了帅位上,众将见礼之余都忍不住拿眼偷瞄国公爷的脸色。

    还别说,国公爷的脸色还真是红润有光泽,看来国公爷昨夜过的很滋润呢!其实他们这是先入为主了,张知节脸色红润这说明是睡的好,若是真的一夜笙箫的话,那就是脸色苍白而不是脸色红润了。

    众将见完礼之后,张知节淡淡道:“当初本督决定要来辽东的时候,心里还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觉得此次征讨女真一定会顺利的很!”

    “但是本督万万没有想到,本督刚刚到达辽阳的第二天,竟然就出事了!田世元身为一军统帅,竟然被逼的扔下大军亲自前来辽阳催粮!”

    “咱们辽东是没有粮草了吗?可事实是朝廷在辽东准备的粮草十分充足!可是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大厅内的将领们暂且放下了八卦念头,有些肃然地听着国公爷的训示,不过这事的原因是什么,既然国公爷亲自驾临了辽阳,这事以后也不可能再发生了。

    他们关切的是,国公爷会不会追究到底,若是追究到底的话,那肯定就要有人倒霉了!

    “那是因为有人在背后耍手段!粮草押运官郑松已经上吊自杀了,但是这事并没有到此完结,因为只凭郑松,他还没有这个胆量这么做!”张知节沉声道。

    这些将领们听了心神一凛,这说明国公爷是决意要查下去了,锦衣卫的手段他们也都听说过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殃及他们,接下来辽东估计要鸡飞狗跳了。

    就在他们有些忧心的时候,没想到国公爷竟然话风一转,只听国公爷淡淡道:“本督初来辽阳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给本督送几个丫鬟洒扫庭院倒也无可厚非,可是送个妖艳的小寡妇过来,这就让本督有些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