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489章 破城

    相比外面的阳光灿烂,大殿内有些阴暗,大友义长一动不动的跪坐在那里,武士刀的刀鞘放在一边,大友义长紧紧的握着武士刀,而武士刀穿腹而过。

    其实良子的母亲在议事厅内没有发现大友义长,她就觉察了一丝不妙,所以她才扔下良子姐弟寻了过来。

    没想到推开殿门就见到了这一幕,她心中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这一刻对她来说,仿佛天塌了一般。

    急切的向殿内奔去,却被绊了一跤,本就双腿发软她直接扑倒在了地上。良子的母亲就这样一边哭着一边向殿内爬去。

    终于爬到了大友义长的身边,见到武士刀穿腹而过,鲜血染红了华服,良子的母亲捂着嘴痛哭失声,伸出手来想要摸一摸却又不敢,大友义长眼看已经不行了。

    武士刀穿腹而过,怕是天照大神来了也难救,良子母亲也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她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只是就算是没有来迟,她能阻止这一切发生吗?

    “茶,姬……”大友义长仿佛回光返照,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吃力的勉强吐出这两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旦那!旦那!你这又是又何必呢?”茶殿捂着嘴痛哭道。

    但是大友义长已经说不出什么了,只是无力的望着茶殿,眼睛中流露出了一丝释然。也许从当年博多湾之战开始,他就一直都提着一颗心,他做过各种各样的努力,但是却没能改变什么,最终还是尘埃落定。

    虽然没能得到原因,但是茶殿自己也能明白原因,大友义长是一个骄傲的人,如今家族的基业却毁在了他的手里,他无颜苟活于世。

    茶殿从头上取下了金钗,这支金钗精美华贵,是茶殿最喜欢的首饰。这是大友义长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她抹去眼角的泪水,笑了笑温柔道:“旦那,黄泉路上一定要等我一下!”

    越来越多的勇士和武士登上了城墙,张知节拿着望远镜望着城墙上的情况,随着登上城墙的武士和勇士越来越多,原本还略处于上风的守城武士被打的节节败退。

    “不错,城墙马上就要被攻下来了!破城在即啊!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攻下了府内城,这一仗打出了咱们立花山城的威风来。咱们立花山城的武士和勇士也是最勇猛的!”张知节笑着夸赞道。

    立花知雪也一直举着望远镜观察,对城墙上的情形看的十分清楚明了。即便是她这个对打仗不甚了解的人也能确定了,府内城要被攻克了。

    她心里不免有些美滋滋,最初的她能有立花山城安身立命就已经很满足了,后来立花山城发展成为了富可敌国的城池,而如今,打下了丰后国。

    至少她的儿子会成为丰后国的国主,当然了,照张知节的意思,这还远远不止。当初张知节承诺送儿子一片江山,她当时十分感动,却也觉得有些遥远。

    但是如今看来,并不遥远,儿子还只是牙牙学语,便已经轻而易举的击败四国联军打下了丰后国。那么,剩余的三国还会远吗?

    不只是立花知雪欣喜,其余的将领们也都十分欣喜,虽然城门还没有打开,还没有彻底占领府内城,但是总大将和布寨还是齐声道:“恭喜国公大人,恭喜城主大人!”

    张知节笑着摆了摆手,立花知雪则笑道:“同喜同喜,你们都是有功之臣,都是将士奋勇争先,等凯旋而归,自会论功行赏!”

    虽然欣喜,但是也算不上惊喜,毕竟他们原本就对攻克府内城抱有很大的信心。就在他们说着的时候,府内城的城门轰然打开了。

    府内城破了!张知节一扬马鞭,朗声笑道:“好!城破了!入城之前先传我将令,入城之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奸淫抢掠!违令者,斩!”

    毕竟张知节攻占府内城是为了占领这片土地,而不是为了杀人抢掠,自然要严明军纪以得人心。

    城外的众将立即整军,随着张知节的一声令下,大军随即开始入城。原本张知节和众将以为入城之后还会经历巷战,但是没想到入城之后竟是十分平静。

    那些城中的平民自然战战兢兢的躲在了家里,但是街上却没有见到大友氏的武士,这就有些奇怪了。

    很快就有足轻大将前来禀报,原来大友氏的武士全都退守到了一处。张知节也不迟疑,立即带着大军向那处挺近,大友义长一定就在那里。

    立花山城的武士和勇士已经团团围了起来,随着张知节的到来这武士们纷纷闪开,一个足轻大将上前禀报道:“国公大人,城主大人,他们想要请降。”

    “请降?”张知节远远看去发现确实有群家臣家将模样的人整齐的排在那里,但是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岁模样的幼童,他身后站着的则是大友良子。

    这一幕让张知节有些疑惑,大友义长总不可能是这幼童吧?难道大友义长是个侏儒?不应该啊,若大友义长是个侏儒的话,没道理自己会不知道。

    张知节带着立花知雪还有将领们一起上前,站在最前方的幼童有些紧张的跪了下来,身后的大友良子还有一众家臣家将们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丰后国守护大名大友义鉴拜见大明国公大人,立花城主大人,向大人请降,原为立花城主麾下旗本!”幼童紧张道。

    “大友义鉴?大友义长呢?”张知节有些疑惑的问道,丰后国的守护大名不是大友义长吗?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十岁幼童大友义鉴了?

    张知节清楚的记得,昨夜侍大将前去求和的时候还说了,是奉大友义长之命,难道大友义长已经在守城之战中阵亡了?

    “就在刚刚,我父亲已经将家督之位传给了义鉴,所以现在义鉴才是大友氏的家督,如今大友氏诚心归顺立花山城,还请国公大人开恩准许!”大友良子解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