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称尊 小圆源

第九百五十五章 以一敌三

    “叶兄,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是真的不想与你为敌。”

    庄贤深邃双眼浮现出一抹浓郁的悲伤,却是心神一动,一把造型霸道的宝剑出现在手中。

    自宝剑入他手的一瞬间,他身上也有极其强大邪恶的剑气爆发出来。

    就连楚天见了,也是心神一震。

    他只是预料到庄贤很强,却没料到会强到这种地步。

    还有那个叫千羽的白衣也差不到哪儿去。

    他们的剑法境界都要超越楚天太多。

    楚天只是处于剑意化形的境界。

    而对方的剑意已经更进一步,强大到用剑意淬炼身体了。

    达到这种地步的强者,会渐渐将身体转化成类似宝剑的物质,就算不取出宝剑,徒手都能释放出锋锐的剑气,如果再有宝剑在手,那威力比像楚天这样的不知要强多少倍。

    就算静雪得悟剑池之助,最近也只是刚刚涉足这一境界,楚天完全没摸到门路,而千羽,池卫已在这个境界上深入更多了。

    这倒无关资质,楚天静雪修剑时间太短,无法与对方相比,何况楚天自踏入凝丹境后,就把精神全部放到快速提升修为上,毕竟他凝聚的是凤毛麟角般的九品至尊神丹,又有虚拟福地的帮助,将时间花在这上面对实力的提升更大。

    而剑法境界的提升则不完全是与之类似的水磨功夫,充满了不确定性,楚天重心不在此,剑法境界落后庄贤和千羽这两个不知浸淫剑法多久的俊杰,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这世间事原就没有十全十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注重武道修为,剑法境界会被拉下不足为奇,反之亦然。

    而驼背丑脸男子虽然不使剑,带给楚天带来的威胁感也没减少多少,只见他拔出塞子,从葫芦中升腾起一股黑烟。

    黑烟翻滚间,似是有些异样。

    楚天眼力高明,能看出这黑烟不知有多少微小的蚊虫组成,出现的一瞬间,这天地间的元气都是迅速的暗淡了下来。

    这东西竟能吞噬元气。

    楚天脸色凝重,这东西漫说是他,就连一般的九转凝丹也要慎重对待,一个不慎,被黑烟包裹就完蛋了。

    此蚊虫可是连元气都能吞噬,若是武者失去了元气,那基本和咸鱼也没什么区别。

    显然这是克制所有修炼元气的武者的强力武器。

    楚天目光又落在叶成身上,目光中不由浮现出一抹疑惑。

    怎么会?

    就算叶成身上有十倍于他的气息爆发,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因为对方可是名列核心榜第二十九的强者,在核心级这个层面也算赫赫有名的人物,就应该有这么强的实力。

    可奇怪的是,楚天在他身上察觉不到丝毫强大的迹象,周身只有淡淡的气息升腾。

    但他毕竟有着过人的敏锐感知,虽然一时迷茫,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不对。”他心里自语,更加仔细地感知,目光最终凝固在对方手中的枪上。

    那杆枪在他手里一动不动,没有像其他人动手前元气注入,枪身剧烈颤动的迹象。

    然而,楚天借着灵妖族的天赋和出众的精神力,感应长枪的内部,念头刚一涌入,便被犹如狂潮般的元气给淹没了。

    一波波的元气,犹如狂风卷起的巨浪一般。

    楚天连将心神提出叶成的长枪,脸色有点发白,不过一个呼吸,便恢复了正常,但依旧心有余悸,银瞳中满是震惊之色。

    实在太强了。

    不过,同时他也恍然大悟。

    原来,叶成是将自己的元气和气势都注入长枪之中。

    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必石破天惊,神哭鬼泣。

    也不知怎的,楚天突然想起一句耳熟能详、脍炙人口的话。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虽然这形容略有些失礼,若给对方知道了,恐怕真会把他揍成一只兔子,但用来形容此时叶成给他的感觉,再恰当不过了。

    叶成脸色冷酷,眼神淡漠,人和手里的枪都是一动不动,宛如一尊凛然生威、不怒自威的肃穆石像。

    虽然战斗尚未开始,尚在蓄势阶段,但双方人马都是猜测纷纷,他们大都怀着己方必胜的信念。

    “庄师兄实力本就强悍,又有千羽、池卫两位师兄全力相助,就算那叶成在灵武学院核心榜上名列前茅,但在三位师兄的联手下,除了饮恨当场,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下场。”

    葛氏兄弟,吕嫣等庄贤的忠实朋党都信心满满。

    “待庄师兄他们解决了硬茬子,老子要生生打死那小子,以报断臂之仇。”葛二感受到接上的右臂不时传来的疼痛,狠狠地瞪视楚天。

    他的兄长葛大的思想倒比他龌蹉许多,目光凝在静雪身上,暗道:“楚天断吾弟手臂,将他们擒拿后,不能这么简答地让其一死了之,我要当着他的面,狠狠地玩他的小情人,这样才算报仇。玛德,为了报仇,客串一下纵天教那群败类又有何妨?”

    原本只是随意起念,但他目光一落到静雪那张带着伤后虚弱的俏脸上,就再也移不开了,整个人都呆滞了下来。

    奶奶的,先前只顾着打,都没来得及认真得看,还真是越看越俏啊。

    他心里痒痒的,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

    然而,楚天却身子一横,将他的视线从静雪身上截断了,让看得正舒爽的葛大更是心坏深恨。

    叶成一边,新投奔的俊杰们心生担忧,嗜战盟的老人们虽然脸色凝重,但还能保持沉稳。

    凭他们的实力,无力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不得不放任叶哥一个对战对方三人,但在他们看来,就算对手群殴,叶成依然有着不小的胜算。

    同在一个社团,耳濡目染之下,他们可是知道叶成有多强。

    “叶哥要发飙了。”宗明玉满脸兴奋之色,暗自替对面三人默哀:“这三个可怜的家伙,真是认不清立场,我能看出你们很强,比我还强许多,但惹怒了叶哥,你们死定了。”

    虽然对其他人来说此战有悬念,但在最了解叶成的眼里,即便对方实力不俗,会造成一些阻碍,但胜负其实不用看也知道。

    “三个大傻冒,你们完蛋了。”宗明玉心下暗道。

    “叶兄,是你执迷不悟,并非我等以多欺少。”庄贤一脸愤慨地交代道,深邃眼瞳中,眼底深处却浮现出一抹戏谑。

    “好了,别废话了,快点打,打完我还有事。”叶成随意地答道。

    叶成的随意让庄贤愤怒,他铁了心将对方战胜,迅疾绝伦地恶狠狠地向叶成扑去,手中宝剑带起重重剑影。

    千羽也被叶成的狂傲气得俊脸发黑。

    尼妹的,不过是一个灵武学院的核心榜第二十九,就拽成这样,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核心榜第九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此他也迅疾俊伦地恶狠狠地向叶成扑去,手中宝剑同样带起重重剑影。

    “老子要用你的血肉祭虫。”池卫嘿嘿怪笑,念头一动,葫芦里无数只噬元蛊呼啸而出,自个儿猥琐地所在后面,蛊虫组成的黑烟向叶成铺天盖地地笼罩过去。

    三人联手之下,宛如石雕般的叶成陡然动了,舞起重重枪影迎接上去。

    他一动,楚天就吓了一跳。

    他没料到叶成的枪法竟是如此的凌冽而霸道。

    叶成平常练枪,都是控制气息不外泄,是那种不带丝毫烟火气的枪法。

    但那只是练法。

    打法和练法是不同的。

    练法愈平和。

    打法就越狂暴。

    狂暴的枪势成形,非但阻拦了庄贤和千羽两个剑客,就连小如蚊虫的蛊虫都钻不进去,每次黑烟的攻击,非但伤不料叶成丝毫,还被如飓风般的枪风一扫一大片,落在地上,一个个都是蛊虫的尸体。

    在后方操控蛊虫的池卫见了心疼的要死,急得满头大汗。

    这可是他的小宝贝,不知练了多少年,才有了今天的强度,乃是他横行邪剑宗年轻核心一代的资本,每少一点,他的实力就弱一点,他焉能不心疼。

    斗了不到二十回合,叶成就控制了局面,反手围攻。

    三十招后,庄贤心中大惊,怎么可能,这叶成怎么这么强。

    五十招后,庄贤和颜悦色地开口:“叶兄且慢,今天的事完全是误会。我仔细想了想,此间生死有命,吾师弟之死纯属他技不如人,这仇不报也罢。此战我们平手言和如何?”

    然而,叶成的攻击没有停下,庄贤反倒因为说话,差点没被他一枪扎死,连打消了长篇大论说教的点头专心对敌。

    六十招后,庄贤暴怒:“叶成,难道你今日真的想两败俱伤?”

    然后,他们三人都是拿出底牌,拼了老命作战。

    七十招后,庄贤气喘如牛,哭丧这脸道:“叶兄,哦不,叶哥哥,求你饶了我等如何?”

    千羽也说:“这件事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过来打酱油的。”

    但在叶成一潮潮不间断的铺天盖地的枪势下,两人都是脱不得身。

    七十五招,素来秉持剑在人在,剑往人王的千羽右手被刺中,宝剑坠地,身为有尊严的剑客的他,却连如自己命根子一般重要的宝剑都忘了捡,根本顾不上报仇的事,转身落荒而逃。

    “千羽兄,你”庄贤大惊,一时不查,被叶成一脚远远踹飞。

    “这仇我们不报了,不报了。”驭虫师池卫这会子也顾不得用叶成血肉喂养蛊虫的事了,马虎收了所剩无几地蛊虫,扭头就跑,作为一位虫师,速度竟是极快,眨眼便跑出老远。

    天知道他在这上面下了多大的苦功。

    一道锋锐到难以形容的枪罡从神色惶惶奔跑着,连飞行都是忘了的他的后背灌入,前胸钻出,驼背的身体微微一震,旋即软软倒下。

    眼见如此威势,这片天地都是静止了下来。

    “要挟过叶某,难道你还想跑。”

    静止的天地间,唯有叶成淡漠的声音响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