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称尊 小圆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无限扩张的罗网

    神魂突破到灵境,意义十分重大,灵境神魂和实境的差距,甚至比实境和虚境还更加夸张。

    一旦神魂突破到该境界,就会变得恐怖无比,单靠精神力就能轻易抹平一座大山,精神力凝聚起来变得密集后,能将不觉流动的江河都阻止下来。

    如果是精通术法的念师,那就更可怕了,施展一般的术法根本就无须咒语无须吟咏,刹那间便可完成施法,而且牵动同等术法能量消耗的精神力极大的减少。

    若到了灵念师的高深层次,施展术法的消耗都远远赶不上自身的修复速度,施展术法几乎是源源不断。

    有精神力消耗限制的念宗已经很可怕了。

    脱离了这个限制的灵念师自然更加恐怖。

    不过,这个突破的人并不是精通恐怖术法的精神修行者,而是一位大众认知中不擅战斗,需要强者保护的炼药师。

    虽然如此,其可怕程度却没有减少多少。

    因为突破的人是药疯子熊尘。

    如果其他炼药师倒也罢了,但熊尘一旦突破,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手段改造他的药物傀儡。

    突破前,在熊尘一旁牵制的帮助下,傀儡的实力之强就足以媲美乃至超越登天境炼神阶段强者。

    但他实力突破到灵境,其药傀恐怕就足以媲美通灵境骄子了。

    这是十分可怕的战力,各方骄子突破到通灵境,战力将远超普通的同极强者,或许只有那些天赋异禀的六阶妖兽才能比拟。

    六阶妖兽,已经可以进行化灵,化作人体。

    化灵,正是妖兽进入强大阶段的标志,也是一种发展方式,这是将自身力量内敛起来,封存到小小人体的方法,虽然是人体,战斗起来却格外可怕。

    这么做有利于妖力的封存,能在不战斗时避免能量的流失。

    平时封存,战斗起来即可因情况不同而进行解封,解封后的妖族势力是极恐怖的,战力远胜一般的人类同级强者。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与化灵截然相反的发展方式。

    那就是在保持妖兽之躯的情况下,将其不断的扩大,体积更大,容量也更大的躯体,也足以容纳随着成长越来越强悍的能量。

    总归,本就可怕的熊尘突破后会更加可怕,其恐怖程度绝对不下于能源源不断施展术法的灵念师。

    在他们进步时,楚天的修为进行日新月异的变化,就连陆英,程昊都深深为之震惊。

    陆英都能明显察觉到楚天的实力正以一种惊人的方式向他接近。

    一向讨厌楚天的程昊也为之惊惧,也不太敢对楚天做出挑衅举动了。

    在他看来,楚天完全就是个怪胎。

    在宋玉身上,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进步速度。

    他们面前都好像被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这两位传奇榜的老牌天骄,宋玉的左膀右臂,铁三角中的两位,龙凤会中绝对算是骨干的高层,事先都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进步速度能这么快的。

    进步这么快,简直就是在作弊嘛!

    他们先前见到楚天时,还能感应到对方是刚刚突破。

    才过去不到十天,就算是他们,也感觉不出楚天是刚突破登天境不久。

    因为其修为太精深了,元气和精神结合的也很圆融,就算楚天告诉他们,其实其已经突破一年多来,他们也会没有丝毫的心理障碍相信的。

    这种修炼,这种进步速度,尼玛根本就是作弊嘛。

    一时间,就连他们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资质和天分了。

    在登天境层次提升修为,有这么容易吗?

    他们怎么就没发现呢?

    他们修炼起来,怎么进步就没对方快呢?

    差太远了,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某日傍晚。

    一轮红日已下沉到某座云雾缭绕山脉之下,将大半个身子潜到地平线以下。

    山脉下方一座翡翠般碧绿的无暇池内。

    还未到机缘关闭之时,所以其中一道道身影依然在修炼。

    其中多是俊男靓女,此地属于洛神殿聚集的点,修炼的大都是洛神殿成员,当然也有与其关系良好的学员,譬如静雪。

    静雪也和在此间的其他洛神殿成员一样,美目微闭,眼睫毛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颤动,绝美俏脸凝重,进入修炼状态,借助此间池水的压迫促进金丹无暇化。

    看上去全神贯注,并无不妥。

    但实际上,她的心神已通过其掌握的部分芥子灵界的权限,去窥探楚天的情况。

    她感到无聊,想念楚天的时候,就偶尔会这么做。

    借助芥子灵界的部分权限,即便是那道祖魂,也绝对不可能差距到她的窥探。

    因此她才敢这么做。

    感应到楚天突飞猛进的进步后,她不由睁开眼,叹了口气,心神不宁之下,提前结束了修炼,娇躯一纵,跳出无暇池笼罩的范围到旁边歇息。

    她来到无人处的一方古树下,略催元气将某座平整青石上的灰尘拂去,弄干净后,方坐在上面歇息,这颗古树长的很好,枝繁叶茂的,似能遮住沉沉落下红日,因靠近地面而带来的暂时预热。

    又有微风徐来,拂动她绸缎般柔顺的青丝,黑色裙裾也轻盈如蝴蝶一般翻飞。

    夕阳里,树荫下,那道坐着的倩影窈窕纤细,朦朦胧胧,秀发和衣枚随风而舞,虽然在阴影里略显朦胧模糊,却越发神秘绝美,看上去犹如触碰不到的神女,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然而这绝美玉人儿却为凡尘中事而忧心。

    她抬起右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俏脸上露出一抹无奈。

    因楚天超出计划的提升,她感到有点脑壳疼。

    她不是不能理解楚天的提升。

    因为她能感觉到,楚天的潜力,应该还绝对不止这么一点,他血脉的奥妙之处,只能说刚刚开始罢了。

    “只是刚刚开始,就有这种进步,以后的进步难以想象。难怪灵妖族自古便屹立于顶尖妖族之列,其底蕴就算不如我族,怕也差不了多少。其名果然无虚。”

    虽说静雪心里称许,也知道这对楚天是件好事,对她也是件好事,但还是脑壳疼。

    因为楚天进步了,为了保持两人的“近距离”,她只能也将实力做出新的提升了。

    这倒是没什么,难的是要找个合适的,不突兀的理由。

    起码让那精明的祖魂都不会怀疑的理由。

    这就比较难了。

    有时候,说一句谎言,就要用许多谎言来弥补。

    而静雪至今不知说过多少句谎言,那几乎是要用无穷无尽的谎言来弥补。

    她穷尽心力,用无穷无尽的谎言编织成一张表面光鲜,天衣无缝的罗网,将楚天笼罩进去,掳获了对方的喜欢。

    编织虽难,但更难的是维系,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一点差错,整个罗网都会破碎,她的幸福就会像一块琉璃摔落地面一般,摔个粉碎。

    而且,她和楚天相处的越久,谎言讲的越多,这张罗网就会越大,最终连她自己都会不可避免被套进去。

    为了避免这一天的到来,静雪可以说穷尽心力,虽然无怨无悔,但坚持了这么久,即便是她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疲惫。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会好好考虑实力暴涨的缘由的,不过在此之前,原先的计划只能改变,我只能在传承期到来之前完成无暇化,踏入登天境了,这样会平缓些,直接一步到位太假了。”

    “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回到学院没有相关机缘,找相关缘由更费劲,只能在本次遗迹之战结束前完成实力的提升。”

    “我会好好加油的。”

    “哥哥,你知道小静很累,很累吗?”

    “不过,为了你,也为了我的幸福,就算再累我也愿意。”

    僻静的树荫里,静雪幽怨地叹道,随着下定决心,她美目中充满神采,显得流光溢彩。

    只是这时天边只剩下一道红线,天色暗了下来,又在树荫里,她亮晶晶的美目看上去颇为诡异,犹如一对幽幽的猫眼一般。

    难免给人以惊悚之感。

    时间在参与遗迹之战的每位俊杰的充实的修炼中快速流逝。

    终于到了机缘期的最后一天。

    即第三阶段的第十五天。

    是日夜间,到了龙髓池关闭的时候。

    池水看见失去金色的能量,变成普通的池水。

    沉迷于此间修炼,修炼到最后一秒的各方骄子纷纷睁开眼来。

    楚天也退出修炼状态,醒了过来,以心神感受自己的进步。

    那么,在龙髓池的帮助,和金血境的逆天效果下,他的进益究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