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称尊 小圆源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召见狮灵弟子

    某座茶楼某个雅间内。

    面对低调不张扬,毫不造作,忧郁俊美的小哥哥楚天,伊瑶想起前后,不由动了女儿家的心思,一时间芳心百转,感慨万千。

    “楚天哥他除了天赋差没有潜质,其他方面都很完美,长得蛮俊不说,待我还很亲切,低调不张扬,关键是毫不造作,在他身边,我举得就跟在姐姐身边,在家人身边一样,没有丝毫的压力。”

    “而这,是他们都给不了我的。”

    “如果他天赋也很好,实力再强一点的话,岂不是一个最理想的恋爱对象吗,姐姐还用得着大张旗鼓帮我物色吗?想来挑剔的姐姐也不会反对我们的。”

    “可惜,黄阶中级这个资质的确是弱了点,就算姐姐不反对,我难道就能和他恋爱吗?我伊瑶是将来注定要嫁给了不起的英雄的人,楚天哥他现在这样子可不行。”

    “虽然我对他很有好感,却也不能因此降低标准。”

    “真的可惜,除了资质外,其他方面都和我很搭嘛。”

    “楚天哥,他为什么修武资质就这么差呢?”

    伊瑶觉得苍天给她开了个充满恶意的玩笑,芳心里也不由幽怨起来。

    甚至一丝丝对楚天的怨怼之意。

    当然,当她又将注意力投到毫不造作的楚天身上,想起在这种没心没肺保护下的,是一个忧郁敏感,自尊自傲到说着不靠谱的谎言欺骗并保护着自己的脆弱灵魂,她便不由心软起拉了。

    觉得自己的这份怨怼也是毫无来由,莫名其妙。

    “不管怎样,在我的英雄来临之前,我还是尽自己所能,多给这位哥哥一点温暖吧,或许,我的给予,就是他黑暗世界里仅有的一丝温暖了吧,他好可怜好可怜的。”

    一念至此,伊瑶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虽是个比楚天还年轻几岁的小女生,看向楚天的目光中却在某种程度上,善守着母性的慈爱。

    任何母亲,都是由小女生走过来的。

    换个角度想,任何一位女性都有母性,哪怕是伊瑶这样小女生也不例外。

    然而,她却是不知,她怜悯的对象,幻想中很可怜很可怜的楚天,此时已是在通灵六重这个阶段继续了足够多的力量,底蕴深厚至极,若不是刻意压制,恐怕随时随地都能突破通灵七重,成为令她仰视的狮灵弟子中的一员。

    翌日,在连续进行了三场化龙战,并吸纳败者无私奉献的精纯功力后,楚天洞天内的元气已是充盈到一定程度。

    如果再不进化洞天,而继续吸收能量的话,洞天都有爆裂的危险。

    而且洞天内的元气也是无法再进行凝缩。

    虎灵洞府内,那道蒲团上,楚天便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他想不突破也不成了呢。

    “那就突破吧。”他这般想到,银瞳中锐芒闪过,放开了对体内六重洞天的压制。

    六重洞天便迫不及待,自然而然的又增添了一重洞天。

    演变成七重洞天。

    洞天储备再度翻倍。

    对天地间元气的感应愈发敏锐。

    同时,浑身气息升腾,升腾间,由黑转银,而气息中间颇具吞噬之能的黑色蟒灵一番蠕动,黑色鳞片一片片蜕去,化作一道道银色鳞片。

    头顶多出了一堆蛟龙银角,略显臃肿的身躯更加霸道修长。

    转瞬间,一条霸道威武,浑身密布着鳞片的银蛟出现在气息中间。

    这只银蛟的本身,就好像是一种恐怖的雷电之力的凝聚,楚天隐隐察觉到,现在的他,若与突破前的他战斗,无需施展任何手段,单靠这雷电之力,就足以令手段全开的突破前的他头疼无比了。

    修为提升到通灵七重后,他的化龙神诀自然产生进化,从先前黑蟒形态,进化成现在的银蛟形态,破坏力倍增。

    楚天估摸着,虽然他的功法还没有真正化龙,品质却也非同凡响,不下于一般的地阶上品功法。

    而且,他的洞府内,吞吐天地元气的虎头也化作一只威武阳刚的狮头,吞吐效率倍增,远非先前可比,他的洞府已从虎灵级别化作狮灵级别。

    当然,感知之下,他藏在乾坤袋内的身份徽章也产生了变化,上面的字样由虎灵弟子变为狮灵弟子字样。

    一般弟子,若从六重突破到七重,恐怕还要花费数日时间稳固根基,然后谨慎打算后再做挑战。

    根基是需要稳固,而且狮灵弟子同台竞技的银蟾战场的残酷性,远非先前可比。

    他们的修为,或许在黑蟾战场足以称王称霸,然而到更高级的银蟾战场内,通灵七重的修为可以说是最弱的,不能不谨慎以待。

    但对楚天来说,这都不是问题。

    楚天虽然近来修为突飞猛进,但有了诸多可敬可爱的同门无私奉献的精纯功力作为根底,他的底蕴浑厚无比,而且已在通灵六重巅峰压制了多时,非但突破水到渠成,而且突破后根基扎实无比。

    竟然不似那些刚突破七重的同级强者,而像是已在这个境界上千锤百炼,磨砺了至少数年之久的佼佼者一般。

    是以无需耗费时间稳固根基。

    谨慎方面,有了先前进入黑蟾蜍战场时不愉快的经历,楚天觉得在蟾山顶上那三只毫无下限畜牲的谋划下,自己伸头固然一刀,缩头又何尝不是一刀?

    如果银蟾蜍的秉性与黑蟾蜍相同,多半一上来就会从银蟾战场上通灵九重中的霸主中挑选几位专门克制速度的,来狙击他。

    若今天不能从其狙击中逃脱,难道明天就一定能逃脱了。

    其实也有稳妥的做法。

    就是再过大半个月,他就有希望将鲲鹏奥义彻底完成,到时候他的身法更进一步,再申请化龙战,遇到危险的几率会小的多。

    但大半个月是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

    按照这段时间的进步速度,足够他吸纳太多同门苦修多日的精纯功力,并将修为提升到通灵八重的水准了。

    难道就这么傻等大半个月?

    楚天还没这么迂腐。

    虽说银蟾蜍等必将谋划出很让他头疼的局面。

    但他也不是没有准备。

    先前在黑蟾战场后面的战斗,虽说他对身法领悟一日千里,但在他刻意控制下,只是保持跟与唐阳、黎玄、孙鲲周旋时的应有水平。

    而实际上,他此时对鲲鹏奥义的推演已是达到七成,虽然没能真正将其推演出来,但若将这七成的领悟,彻底融入鲲鹏真意,将使自己身法脱胎换骨,产生质变。

    因为鲲鹏真意本身的玄妙,发挥出的效果恐怕都不会比大多数真正的身法奥义差,远非先前在三蟾蜍眼皮底下展示过的可比。

    也就是说,他尚藏有那三只畜牲并不了解的底牌。

    这便有了可回旋的余地。

    正待申请银蟾战场的第一战。

    却收到了星堂堂主周泰的联络。

    请他立即前去参见。

    楚天无奈。

    只得去见了周泰一面。

    周泰表现的很兴奋,尽管竭力掩饰,但楚天感知何等敏锐,如何看不出对方欲盖弥彰,他能看出对方平淡表现下的热泪盈眶和不可思议。

    何况,由于心底过于热泪盈眶和不可思议,周泰的表现已经不是十分的平淡了,楚天一眼便能望穿。

    这让楚天颇为惊讶。

    这周泰堂主虽其貌不扬,却也是个堂堂域主境啊。

    是个理论上与灵武院道灵院长等平起平坐的域主境啊。

    怎么因为他成为狮灵弟子这么点小事,如此沉不住气,表现的跟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似的。

    “这个想法太危险。”楚天赶紧收起这个想法。

    如若他的想法让对方知道了,他不敢肯定这位其貌不扬,目前对他怀着更加殷切期待的堂主大人,会不会大发雷霆,甚至含怒出手,一掌将他毙了。

    那可死的有点冤了。

    他是真的疑惑。

    他们相遇时,他就有通灵二重修为了。

    现在也不过通灵七重而已。

    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啊,何以对方先前待他那般冷落,现在又变得这么热情了呢。

    虽然周泰故作平淡,但楚天能感应出此时他骨子里的殷切和热情。

    他怎么不想想,这才过去多久。

    说来话长,实际上,距楚天当初入宫,到今日只不过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能突破一个等级都算进步迅猛了,连破五个等级,能形容其厉害的,除了恐怖如斯,恐怕就只剩下恐怖如斯这个成语了。

    而蟾山顶上,黑蟾不爽的向银蟾传念道:“大哥,那个让我头疼的小子已经去你那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