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称尊 小圆源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三大魔圣

    对妹妹姜萍的评价,烈阳山少主姜歌心下深以为然。

    而梦神机一时却有些迷惑。

    百年难得一遇的十二品评定,真的是靠走狗屎运就能获得的吗?

    如果如此,那凭什么这狗屎运不落在他头上。

    “总归就是搞不懂。”

    他心下郁闷,然而灵光一现般想起一事。

    对方从莲台上下来的修为,与先前相比似乎提升了非常多。

    “难道说,他在仙莲空间中,时间都用来提升修为吗?否则岂会提升这么多?”

    “不过,如若真的如此,这提升也算颇小了些,而且没有大境界的突破,补天仙莲的机会做出这种波澜不惊的提升,委实败家了些。”

    “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尽管楚天已经人去楼空,却在现任天榜第三,天机阁第一圣子,天机阁主亲传大弟子梦神机心中留下重重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这或许将成为这位天骄一辈子也无法解开的疑惑了。

    因为萧绝这个名号,自今日起便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除了楚天本人,无人知道这位曾在狩魔联盟留下一连串惊艳战绩的独行侠,传奇剑客究竟去向何方。

    另外一边,楚天施展空间挪移,离开天机阁势力范围,生怕有人追究使他暴露身份一般,在渐渐黑下来的天空下,全速飞离天机城,最终在城郊某片无人地带停了下来。

    稍稍熟悉了新生更加强大元气的应用后。

    他便考虑起接下来的打算。

    “虚实合一,战他人这一层大成后,战天神诀有所变化,无须太多杀戮,只须将一些对手根植心中,孕育心中战天之气,那怕不与人战斗,只是静修,修为便能以惊人的速度提升,听上去很美好,可具体要怎么做?”

    楚天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合适的。

    如果说将目标定做千愁,和她,于现在的他未免太过虚无缥缈。

    毕竟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宛如云泥之别。

    效果不会很好。

    而且目标体系太单调,缺乏阶段性的目标。

    楚天不由犯了愁。

    “一时之间,让我到那儿去找对手,而且,就算能找到对手,我心中也未必有如此澎湃的斗志。”

    “这战天神诀的设定,未免太中二了,虽然大体符合我,但有些时候,也比较难适应。”

    思来想去,楚天也觉得毫无头绪。

    他无奈叹了口气。

    “与其找这个对手,还不如继续铲除魔窟来的痛快,至于找对手的方法,一面铲除魔窟一面摸索就好了。”

    一念至此,楚天又考虑起该是否该去向神机城。

    虽说距离不算近,但他乃法相境强者,有空间挪移神通,总能在该入睡之前赶到,而且找其他队友方便些。

    不过他很快便抛开这个念头。

    他权衡了狩猎紫祸魔窟和蓝灾魔窟的优劣。

    紫祸魔窟,当然是功勋获得最快的。

    然而强大魔帅太多,甚至不乏深藏不露,能轻易碾压他的。

    如遇到真正变态的,楚天连逃的机会都未必有。

    毕竟紫祸魔窟同样包括法相圆满层次。

    虽说此行他修为明显精进,但谨慎起见,他在基础修为突破法相后期之前,是不打算插手紫祸魔窟的了。

    毕竟法相境之间的层次可不是过家家。

    也不是不可以加入人类阵营的强队组队狩猎。

    但那意味着队伍中最强者实力一定强于自己。

    磨合起来会有问题。

    就算加入队伍,也要等自己修为突破法相后期,那样更有话语权。

    紫祸魔窟固然收获丰厚,却要与其他人平分。

    而蓝灾魔窟虽然总体差一些,却可一人独享,而且一人铲平一座魔窟,斩草除根,片甲不留,一畅心中郁郁之气。

    这是何等快意之事?

    酣畅淋漓之下,战天之气更加通达,修为进度便会更快。

    综合考虑,楚天还是打算继续先前离开任剑八团队后,独自一人狩猎魔窟的生活。

    楚天看了看时间。

    “嗯,虽然天色已黑,但时间还早,离入睡还有相当一段时间,离开天机城区域,应该还来得及铲除一座魔窟。”

    一念至此,他便开始在脑海里浏览狩魔地图,搜索距天机城最近的魔窟。

    较近处,有两座魔窟,不过只有青瘟层次。

    不过青瘟层次只有法相前期层次坐镇,实在太弱。

    蓝灾魔窟也有一座,不过就远的多了。

    “怎么办,今天有点累,要不铲除一座青瘟魔窟,活动下手脚,再入睡得了。”

    “不行,我可不能偷懒,我现在的实力,也完全没有偷懒的资格,不说其他人,就连今天见到的,梦神机,姜家兄妹,都比我强大太多,这如坐针毡的感觉,可不舒服。”

    “虽然我有点累,可若连这点累都不愿承受,又有什么资格超凡入圣,屹立于武道之巅,实现我平生夙愿?”

    一连串扪心自问下,楚天便觉斗志昂扬,体内一口战天之气也是相当昂扬。

    连取出些干粮淡水,用最快速度填饱肚子,吃饱喝足,精神饱满,身形腾空,黑衣猎猎,破空向既定方向飞去。

    他斗志昂扬,对接下来的美好生活充满希望。

    然而,却有一场预料之外的念头在今晚发生,终结了他的狩魔行动,全面改变了他的生活。

    且将时间提前到他体内虚实二气真正融合之时。

    当时,连楚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两气融合时,冥冥泄露了一丝天机。

    这天机简直微不足道,纵然一般圣者都不能有丝毫的察觉。

    但不巧那一位存在,对此有所察觉。

    那便是当初覆灭幻灵宫的可怖存在,最强的天魔圣巫。

    其实,当初南败天要提醒的便是这一点。

    他当时本打算提醒楚天,可以修炼战天神诀,但不可轻易将虚实二力合一。

    当时天魔圣巫因败天传承而来,虽然因分心与婆婆缠斗,被败天诈死骗过,但因这件事,冥冥之中,巫和败天传承之间产生因果。

    当楚天在战天神诀上造诣较浅时,巫无法感应。

    但一旦修炼到现在虚实合一的地步,自然逃不出巫这位上古巫术第一人的推断。

    此魔的推演之法委实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要屏蔽其感知,唯有两种手段,其一,自身入圣有自然可以避开对方因果感知,其二,就是功法突破时,请圣者大能帮忙屏蔽遮掩。

    当时南败天传功后,正打算告诉楚天这一点,不料巫的手段爆发的时间,比他预估的更加提前,在他将关键话语说出时,其便彻底陨落。

    楚天无法听到其嘱咐,便有了今日的失策。

    彼时。

    黑暗魔渊内。

    巫的宫殿。

    某一刻,巫心中若有所感,黛眉微蹙,微闭美目,开始推演起来,其春葱般的纤纤玉指,不断的掐指演算。

    须臾,她睁开美目,绝美容颜上,有着甜美的笑容蔓延开来。

    “真不愧是南败天,即便陨落,也让本圣失算了呢,不过,我推演出了啊,获得你传承的人的真实身份。”

    她念头一动,无边天地之力凝聚而来,在她面前凝聚出一道银发青年的身形,身形挺拔,银眸忧郁而深邃,不是当时的楚天是谁?

    她念头一动,便有懿旨从这座行宫内传出。

    不久后,三道魔气滔天的魔影出现在台阶之下。

    每一道魔影,周身都是涌动着浩瀚的魔气,体内圣息熊熊,呼吸之间吞服风云,魔躯似与这天道融为一体。

    显然是三尊魔圣。

    中间的魔圣,额前异常宽广,宽广额前,有着一只微闭的天目。

    左边魔圣身后血色羽翼张开,犹如无边无际,仿佛能网罗整片天地,皮肤白皙,身形修长,虽是男子,面容却有种病态的美,却生有两只血色魔爪。

    浑身上下,有着精纯至极的血脉力量涌动。

    右边魔圣体魄矫健,浑身生有白色毛发,双目幽绿,宛如狼瞳,右手持有月刃,那只月刃之上,似有无尽冤魂缠绕,通体漆黑,邪气滔天。

    仔细看去,似有魔气和鲜血不断从这位魔圣体内被抽取,被那把邪刃贪婪的吞噬。

    “属下天目。”

    “属下血罗。”

    “属下贪狼。”

    “觐见尊贵伟大的巫圣。”

    一道道邪恶的魔音响彻,因败天传承泄露,三大魔圣齐聚巫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