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称尊 小圆源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侵入限界

    黑暗的虚无中,西门打量着自己的变化。

    约莫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先前与天魔圣灭一战受到的伤势完全养好。

    这个时间,比他想象中要快上许多。

    非但如此,或许是不破不立,借着这次受到重创,他的剑道也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战前,他在剑道上,算是大道的极限。

    原本,就连他本人也以为,他已经臻至剑道的极致了。

    很难想象,在剑之大道这层境界上,竟然真的还有境界。

    他现在便达到这一境界。

    西门自己也不清楚,这一层次叫什么名字。

    因为先前从没听说过,历史上有那位剑道先辈达到过这种境界,所以没有关于这一层次的描述。

    西门此时也没有兴趣为这一层次起名,对他如今的境界该叫什么没有任何兴趣。

    他关心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剑道提升后,他的实力变化如何。

    毋庸置疑,这一不知名的剑道境界,是无比强大的,他原先的境界完全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一般巨大,就连剑道和大道之间的差距都远远不足以比拟。

    西门本能的觉得,如果他此时再度与天魔圣灭相遇,根本就用不着与神罗先辈联手,单凭自己的力量,就足以与灭抗衡。

    “很好。”

    西门不由点头,旋即身形一闪,便出现在被他轰破的空间之外,身形在天地间闪烁几下,无视空间距离穿梭几重天地,最终来到一座位置偏僻,他却无比熟悉的幽静小岛上。

    他穿过一片坚韧挺拔的翠竹,来到竹林尽头处,苏苏的墓地之前。

    他双目凝视墓碑。

    如雕塑一般伫立。

    仿佛伫立成永恒。

    不知伫立多久,西门转过身去,目视虚空。

    他双目之中,似是有着黑炎熊熊燃烧。

    仿佛蕴含着无边的怒火。

    因为小静的事,他先前在心里发过誓,早晚要把黑暗魔渊从这世间铲除。

    现在,他修复尽复,实力精进,到了该履行诺言的时刻了。

    一念落下,他双目中的视线更加炽热。

    仿佛能熔尽一切虚妄。

    天地规则竟是在他面前打破,形成一道虚空镜面。

    虚空镜面另一端,便是黑暗魔渊第十七层尽头处的情形。

    那座宛如壁垒的黑暗限界,天堑一般横亘在第十八层黑暗魔渊之前,阻碍了前方的去路。

    大陆各族群,各势力在黑暗壁垒之前安营。

    双方陷入对峙僵持。

    “我要将这座壁垒打破,彻底铲除黑暗魔渊,这样才算是为小静报了仇。”

    西门双目战火熊熊,将右手探入虚空,从虚空另一端取出一把黑色阔剑来。

    他目光温柔的盯着这把黑色阔剑。

    这把黑色阔剑,是苏苏生前赠予他的。

    象征着西门记忆深处那段青涩甜蜜,不可取代的回忆。

    后来她与他分开,做了霸天的苏妃,他不愿打扰别人,便将这份情绪寄托到这把阔剑上。

    再后来,苏苏不幸失去,不过,苏苏逝去前给他留下两样珍宝,一个是于他如友如女的静雪,另一个就是这把曾见证他和苏苏过往记忆这把佩剑。

    在苏苏不在后,他就将其视作恋人在这世间的化身。

    他目光温柔的盯着黑色阔剑,旋即双眉一扬,忽然就显露出无法形容的勃勃英气来。

    “苏苏,又到了我和你,并肩作战的时刻了。”

    西门冷峻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整个人都似陡然年轻了十岁,他宛如一把一截截出鞘的神剑,显露出连天地都要敬畏颤抖的可怖锋芒来。

    他念头一动,身形便消失在西海以西的原轮回神族区域,再出现时,已经跨越不知多少万里,来到了中域中北黑暗魔渊深处,横亘在第十八层的那道黑暗壁垒之前。

    毫不犹豫举足迈入。

    虽然手持阔剑,身上气息却是深深潜藏,宛如一把深藏鞘中的宝剑,外观上看不出实力的深浅。

    以身体为剑鞘,将剑气藏匿其中,本身不算太难的操作。

    楚天尚未参悟大道时便能做出。

    但西门此时的剑道,可谓天下剑道第一人。

    如此恐怖的剑气,都能藏匿的让人看不出丝毫痕迹,这就非常可怕了。

    无疑代表了他出神入化,宛如极限巅峰般的剑道造诣。

    他的侵入,自然被黑暗限界内沿途的魔族察觉。

    “竟然有人类进入。”

    “给他点厉害尝尝。”

    “这么胆大的人类,我很赏识,要将他的身体片片撕碎,尝尝他血肉的味道,桀桀。”

    于是乎,便有一道道魔影从黑暗中浮现,各取兵刃,狞笑着扑向西门。

    也有凝聚数千丈法相向他袭击的。

    西门并没有挥出手中的阔剑。

    无论那个族群,他从不对太过弱小的废物出剑。

    这是他的原则。

    他将体内剑道稍稍催动。

    便有一道剑道威压,不受阻碍的气流一般,从阻拦他的那些魔族身畔漫不经心吹拂而过。

    一道道魔躯仿佛静止一般,身形凝固在虚空中。

    脸上神色都是凝固。

    数千丈高,宛如巨人一般的强大法相,也是凝固了下来,宛如化作一座巨大的雕塑,虽然巨大,却丝毫无法行动。

    西门没有出剑,没有伸手触碰他们,其他任何触碰动作也不曾有,只是手中阔剑斜指地面,神色淡漠,简简单单从他们身边路过。

    然而,在他路过之后,那一道道表情凝固的魔躯,便是寸寸湮灭,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化作虚无,连飞灰都没留下。

    数千丈的法相同样湮灭,化作能量重归天地之间。

    此间魔族甚多,身处黑暗限界之中,似乎都被打了鸡血一般,心中再无胆怯,一个个奋不顾身的向西门扑去。

    可他们的下场,与先走一步的同伴没有任何区别,被气流般的剑道威压吹过后,一个个魔躯和表情凝固,泥雕木塑般一动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西门路过。

    西门路过后,他们的魔躯,凝聚的法相,各种攻击防御手段都无一例外的存存湮灭。

    西门的手段虽然如春风化雨,没有太大动静,然而,那一位位魔族激昂慷慨的厉喝声,以及爆气,甚至凝聚法相的动静都是极大。

    大陆各族都在黑暗壁垒之前驻扎,距离并不远,没有道理注意不到。

    他们纷纷从营地中出来,近距离观望。

    眼见这般打斗,他们都是露出震撼之色。

    只观察一些细节,他们便是知道,这位入侵的强者必然是一位超凡入圣的圣者。

    如果没有圣者修为,在对付那些魔族时,是做不到如此举重若轻的。

    黑暗限界之前。

    一道道气息浩瀚的身影浮现。

    正是大陆阵营诸圣;。

    人类三神族六圣地,妖族七古族,史前种族中征战此间的圣者存在,一个不拉,全都现身了。

    一道道圣者感知笼罩而去,便如同亲见般见到那一幕。

    便是有不少圣者认出了西门的身份:“是他,剑圣西门。”

    “此人年轻时便在剑道上登峰造极,横压整整一代的剑道骄子,击败无数挑战者,甚至,连坐忘剑楼最逆天的几个妖孽,都无一例外摆在他剑底,在中域享有赫赫声名,未到中年便超凡入圣,人类顶尖势力无不向他伸出橄榄枝,皆被拒绝。”

    “而后,不知何故隐居于轮回神族中,这才销声匿迹,本以为轮回神族遭劫,他也凶多吉少,不料竟是幸存了下来,真是我人族的幸事。”

    “不过,前方黑暗壁垒中,连因果大能都要受到压制,所以我等只能在此僵持,我想西门剑圣无论再强,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此间魔族吧。”

    “那是自然,不过他也没必要抗衡整个魔族,只需要给魔族造成一些明显的损失,这样如今的平衡坏打破,如果能创造出机会,我等必不会袖手旁观。”

    “前方黑暗限界,可以说凝聚了黑暗魔渊相当程度的力量,我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我听说西门剑圣是位至情至性之人,想必也知此节,只是他必须要为昔日轮回神族诸多丧生的人复仇吧?”

    就在大陆一方诸圣暗中观察时,西门却一步步前进,对魔族造成的损失越来越严重,终于引起了魔族诸圣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