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邮差 过水看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死亡的影像

    一张和赵客一模一样的脸,正和赵客的目光凝视在一起。

    模样、眼神、甚至是每一根发丝都惊人的一致。

    赵客摸摸自己的脸,发现另一个自己的动作完全一致,仿佛面前是一面镜子一样?

    “洞察!”

    赵客左眼黄金瞳睁开,想要看清楚,但和对方凝视在一起后,赵客一愣,居然真的是自己?

    “镜子?”

    这一幕,令人感觉匪夷所思,好像面前是有一面巨大的镜子?

    见状,赵客骤然转身,拉开房门一瞧,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人,赵客看了下其他房间后,顿时皱起了眉头。

    空荡荡的房间,老道不见了,张海根也不见了,凭空消失了一样。

    “厉害!”

    看着面前的一切,赵客默默竖起大拇指。

    本来还想,稳坐钓鱼台,让分身在外面代替自己奔波。

    但没想到,对方的能力,居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不过这样庞大的范围,赵客可不信他不付出点代价,不然也未免有些太变态了吧。

    推开房门,空旷的楼道,完全变成了一片死寂,唯有的声音,除了赵客拉开房门的那一刹那的嗡鸣声外,就只有天空不时传来的阵阵咆哮声。

    赵客通过楼道另一面窗户,探出头来往外看。

    眼前偌大的世界,已经被层层的楼房所覆盖,无论是左右,还是上下,赵客探出头的一瞬间,便见外面的楼房,同样会有一个赵客从窗户探出头,四下张望着。

    这甚至给赵客一种错觉,让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自己,或者说,在某一个窗口,探出的人头,其中一个或许才是自己。

    旋即,赵客摇摇头,结束了这个无聊的幻想。

    不过他对于这名邮差,无疑更有兴趣了起来。

    “不知道分身那边的状况怎样了?”

    赵客心念一动,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分身,正在不断往前奔跑,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只不过奇怪的是,以往自己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分身的动作,甚至是分身周围的环境。

    但现在,两者之间好像总是隔了一层膜,令赵客对分身的控制被压制到了最低的程度。

    感受了下,分身的大概方位,赵客深吸口气,迈步迎着分身的方向跑过去,打算看一下哪里久经发生了什么。

    可就在赵客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赵客的余光,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就这一眸的瞬间,令赵客后背上顿时生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侧面楼道里的自己,脑袋突然炸开,一柄锐利的箭矢,直接贯穿了他的头颅。

    看到这一幕,赵客也在同一时间,下意识回转过头。

    “扑哧!”

    空气中尖锐的破风声,一根尾端想牵着白色羽毛的箭矢,也在同一时间,擦着赵客的耳垂飞驰而过。

    “砰!”的一声,就见箭矢刺穿水泥墙壁,箭矢直接埋入墙壁深处,箭矢的微端,在空气中发出嗡嗡的抖动,一滴鲜红的血珠,顺着飞驰的羽毛低落下来。

    “好快!”

    赵客一抹脸颊,就见脸上多出一道细长的伤口,是箭矢尾翼的羽毛,划开的伤。

    回头一瞧,诡异的自己的身后,居然什么都没有。

    “我……我看不到他??”

    蕾姆此时已经彻底复苏,为赵客左右不断的再看,但四周根本什么都没有。

    赵客双手缓缓展开,内心深处已经翻滚起了滔天巨浪:“这是什么样的能力?”

    没有预判,没有任何响动,甚至袭击后,连一丁点痕迹都未曾留下,即便赵客知道,对方这个空间,必然什么缺口,能够让自己杀出去。

    可赵客从未想象过,对方的攻击方式,会是这样的惊人。

    更令赵客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自己会通过窗户看到,已经被箭矢射穿的自己。

    如果对方想要杀他,刚才突如其来的一箭,就已经有了足够的杀伤力,如果不是自己看到了窗户外面,另一个自己已经被击杀的画面,怕是方才拿一箭,自己绝对躲不开。

    “难道这个空间的缺点,就在外面那些自己的身上??”

    一个念头浮现在赵客脑海,目光再一扫,正看到在自己左边窗口,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声,灰尘四溅,赵客甚至看到一只自己的断臂横飞出去。

    “不好!“

    赵客心头一惊,还未来及有所动作,一股焦躁的炎热感,却让赵客心瞬间坠落到了地狱,回转过头,就见自己侧面那面铁质的房门,一团赤色的红火,已经从大门四周溢满而出。

    赵客脸皮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下,骂道:“我艹!”

    随着赵客话音落下的瞬间,就听轰隆的一阵剧烈爆炸声。

    “咦!你们有没有听到爆炸声。”

    沙发上,王鹏骤然睁开眼睛,面前房间里一片狼藉,无一处不是鲜血,原本很温馨的房间,已经变成了修罗地狱。

    听到王鹏的话,申昆从厕所里探出头,赤露身体,仅仅只穿了一件裤衩,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刺鼻的血腥味,浑身的鲜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血人。

    他的手上正提着一只胳膊,很清瘦的手臂,绝对不会是成年人的手。

    申昆侧耳又听了一下道:“可能是雷声吧。”

    “老大,你是不是听错了?是不是太累了?”

    郑虎从卧室走出来挠挠头,继续道:“要不咱们干脆发一把火,把这里全给烧了得了,省的收拾。”

    郑虎的话说完,一旁申昆不由一撇嘴,阴阳怪气的讽刺道:“亏你也知道麻烦,一出手,就直接把人给打的稀碎。”

    申昆指着满屋子的碎肉,想要把尸体扔进邮册都不行,搞得申昆最后只能把碎肉扔进下水道一并给冲走。

    至于一些完整的尸骸,能收集的就扔进邮册,不能的就直接剁碎了,一并冲进下水道。

    “草拟姥姥的,我不出全力,万一这一大一小两个,一个是邮差,一个是凶手呢?我不出力你觉得我偷懒,我出力你觉得我麻烦,申昆什么都成你说的了,你就是个马后炮!”

    眼见申昆和郑虎吵成一团,王鹏不由伸手揉揉自己的额头,心道:“这TM的回去就解散团队。”

    虽然说,恐怖空间里面的人,都是所谓的投影。

    但看着一个瘦小白净的孩子,目睹了自己父亲被郑虎击碎了脑袋,又再惨叫中,被郑虎一下打成肉酱。

    “焖!”

    王鹏心里总是有点不是滋味,而房间的血腥味,让他有些受不了,看着被拉上的窗帘,干脆站起来,把窗帘拉开,想要把窗户打开一道缝,透透气来。

    只见窗帘拉开,能看到滴滴的水珠顺着玻璃滑下来。

    王鹏目光一扫,待看到不远处,几家灯火通明的光芒,心里不禁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有这多人也不睡觉?”

    王鹏就是在心里一想,也没当回事,把玻璃打开。

    顿时一股凉风顺着玻璃的缝隙涌进来,深吸上一口,冰冰凉凉的清风,夹杂着一点雨水的腥味,令王鹏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揉揉自己发木的脸皮,王鹏抬头往外一瞧,只是一眸之下,王鹏的眼睛顿时一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重影。

    “太累了?”

    王鹏看到几个重影,王鹏也没在意,拿手揉揉眼睛,再一瞧,却见重影并没有消失,透过眼前的玻璃,王鹏眼皮逐渐睁大起来。

    随着冷风灌进来,让王鹏就觉得一股凉意顺着自己的脚步脖子往上涌,心跳骤然加速起来。

    “老大,你怎么了?”

    申昆似乎已经处理好了那些尸体,走出厕所,就见王鹏站在窗户前发愣,一边询问着一边往前走。

    待看到外面的景象和自己这边一模一样,王鹏瞳孔骤然一紧,突然尖叫道:“不要往前走!“

    “什么?”

    申昆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一只脚往前一迈,就见裸足的一瞬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