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邮差 过水看娇

第二百五十二章:照片墙(两章合一)

    “不要!”

    王鹏扑上前,想要阻止申昆,只是终究慢了一步,

    申昆一愣,还未明白发生什么事情,耳边就听“砰!”的一声,紧接着一股钻心的凉,顺着自己的后庭,瞬间贯穿肺腑。

    “扑哧!”

    鲜血喷溅在天花板上,王鹏傻了,听到动静的郑虎快步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双瞳等圆,诧然的神情,一时间无法接受眼前一幕。

    一根直径有成人手臂粗的冰柱,从地板下刺出,从申昆头顶上刺穿出去,将人顶起在半空。

    血液混合着黄色的液体,顺着冰柱流下来,转眼将冰柱染成一根血柱。

    “该死!”

    王鹏擦掉脸上的血,双拳重重砸在地板上,骤然转过身,将目光看向窗外。

    面前一张张被血液染红的脸,带着狰狞的厉色,每一张脸上的神情,完全和自己一模一样。

    无论是从上看,从下看,甚至王鹏把身子探出去,斜着看,都能够看到一间间灯火通明的房间窗外,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见鬼了!”

    见状,王鹏脸色铁青,但双眼则在不断朝着外面看,想要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茫然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房间,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候郑虎也走过来,看到外面的景象,顿时呆若木鸡。

    “天啊!”

    一口凉气顺着他的牙缝吸进来,全身的肌肉都忍不住颤栗着,突然郑虎好像想到了什么,尖叫道:“空间系!成套的?”

    所谓空间系,包括瞬移、传送、以及飞行在内,只要稍微沾边一点,价格都会相当惊人。

    就如赵客手上的血灵珠,是少数可以在邮册上兑换到的空间系邮票。

    记得赵客当初兑换血灵珠时,可是肉疼了不少。

    但以上所说,都只是和空间系有所关联,并不能够真正称之为空间系邮票。

    真正的空间系邮票,罕见至极,哪怕是一次性消耗的献祭类邮票,也很少会有空间系。

    鬼市盛传的空间系特殊邮票,价值甚比黄金……不,黄金已经不能够和这张邮票挂钩,一旦出现,势必会引起各方惊动。

    例如空间系邮票《黑***》

    据传曾经在鬼市一亮相,就掀起了滔天巨浪,甚至听说,连中级邮差都出现不惜代价的去争夺,至今《黑***》的交易金额,依旧还排行在鬼市交易记录第一的位置上,这么多年过去,第二甚至也仅仅只是它的十分之一。

    可见空间系邮票的珍贵。

    同理,眼前这么大的空间变换,还是在他们浑然没有察觉的时候,这已经不是一张简单的空间系邮票能做到,势必需要其他邮票的加成和配合,甚至是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能够做到。

    不过不管对方到底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郑虎都知道,他们完了。

    想到这,郑虎伸手向前一拉,抓住王鹏的胳膊,把他半边身子从窗户外面,一把拽了进来:“大哥,别在看了,咱们马上走,想办法冲出去,大不了这次咱们认栽。”

    “滚开!”

    王鹏此时来不及和郑虎解释那么多,此刻王鹏迫切的想要知道,外面那些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景象,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提前预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说不定,这就是这个空间的缺点或漏洞。

    生死攸关,由不得王鹏少看一眼,然而就在王鹏,要将身子探出去的一瞬间,眼前玻璃上,突然溅起一片血,一具仅仅只有上半身的尸体,从他们面前一晃而过。

    尸体下坠的速度很快,但王鹏和郑虎还是看的清楚,那半截的尸体的模样,正是王鹏。

    “大……”

    “嘘!不要说话。”

    王鹏做出禁声的手势,侧耳向外听去,随着房间安静下来,就听外面有一声急促尖锐的破风声,越来越近,没多久,连郑虎都听得清楚。

    “砰!”

    突然面前被推开的玻璃窗户,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击,他们还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眼前的玻璃窗全部炸裂开,碎裂的玻璃,像是子弹一样喷溅向房间。

    “风啸!”

    郑虎骤然张开双手,激活自己的特殊邮票,青蓝色的风暴围绕两人,形成一层防护层,将玻璃渣全然卷进去。

    可这个时候,让郑虎意想不到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王鹏居然将手伸入风暴里,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也不管风暴将他手掌的肌肉撕开,他只想要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要!”

    郑虎见状,连忙要停下风暴,却见这时候,王鹏深吸口气,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看向郑虎,那张粗犷的国字脸,咧嘴向郑虎一笑:“活下去!”

    “什么??”郑虎没听明白,正要张嘴询问什么的时候,却见王鹏突然转过身来,一脚踹在王鹏的胸口。

    这一脚踹在郑虎的小腹,险些令郑虎直接晕死过去,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好像撞开了什么东西,随即而来的巨疼,更是让他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郑虎迷迷糊糊的从醒了过来,一只手揉揉自己的脑袋,自己的头,像是要撕裂了一样。

    缓缓抬起头,往上一瞧,郑虎不由得楞然在哪,便见眼前空旷旷的房间,弥漫着一股焦糊的臭味。

    客厅里,一具尸体叉着双腿,站立在那里,全身被烧成焦炭,看他菊花裂开的程度,好像是之前的申昆。

    除了申昆的尸体外,等到郑虎走进去后,看到之前王鹏所站立的位置,地面上没有了尸骨,只有一撮人型的骨灰。

    “咳咳咳……”

    楼道里被黑色的灰尘覆盖,便见一只烧焦的手,逐渐从废墟里爬出来,张口吐出一嘴灰渣,便见赵客一头躺在地上。

    伸手在脸上烧伤的皮肉上一撕,脸上那层人皮面具被赵客撕下来,随手扔掉在一旁。

    虽然及时激活了《血灵珠》的特殊能力,血遁术。

    令自己传送到了楼道另一边,那支箭矢的位置,躲开了爆炸最核心的地方。

    但随即而来的余波,还是让赵客受了不少损伤。

    拿出人参精华,赵客一口闷下去小半瓶,随即又吃下去两颗生命球,拿出生命柳芯烟杆出来。

    对着烟杆深吸一口。

    只见随着赵客吞吸吐纳,点点翠色的光团,被赵客吸入肺腑,在肺部游走了一圈,又被赵客吐出来。

    只不过吐出的烟雾,却带着点点的血红,仔细看,里面甚至还包裹着一粒粒像是米粒大小的碎肉。

    特殊能力1:生命吐纳

    消耗1点邮分,吸入一口生命柳芯的精华,能够临时提升自身恢复能力40%

    有《血灵珠》被动效果愈合能力提高50%

    加上生命吐纳的加成。

    以及赵客自身体质的恢复力,令人参精华和生命球的效果,顿时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只见赵客身上的伤,开始逐渐愈合,仅凭恢复力来说,赵客的恢复速度,怕是足以和那些擅长近战搏杀的邮差高手相提并论。

    这一切还要依赖于赵客的体质变化,哪怕到现在,赵客也不清楚,自己吃下了那颗真·神魔妖丹后,觉醒了什么样的能力,不过肉身的强度,确实得到了极大提升。

    少做恢复后,赵客没有动作,而是唤出屠夫之盒。

    ………………

    “哒哒哒……”

    空旷的楼道里,一阵慌张无神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嗡~”房门被推开,便见一行人从门后走出来。

    “怎么还是11层??”

    看到眼前的楼层,张尘一行人傻眼了。

    本来他们只是想要检查一下案发现场,看看能否找到凶手遗留下的蛛丝马迹。

    结果,他们却被困在了这一层,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不行,我跑不动了!”

    一名警员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另一名警员体质不错。

    同样脸上生出疲惫感,他们一直在往下跑,已经不知道跑下去了多少层,可每次冲出来的时候,依旧是在12层。

    “我们……不会遇到鬼打墙了吧。”一名警员擦掉额头上的冷汗,越想越是觉得全身阵阵发冷。

    “去去去,别在那瞎**乱想,肯定有办法走出去。”

    另一名警员挥挥手,打断了同伴的胡思乱想,将目光看向一直都不说话的张尘,问道:“张队,咱们现在怎么办??”

    电话是打不通的,现在他们两人唯一的主心骨,就是眼前张尘。

    张尘微微皱起眉头,将目光看向眼前这间,被封条封起来的房间,道:“进去看看!”

    被困在11层,或许这本身并不是一个巧合,也许是有人在暗示什么,也或许是故意设置下的某种陷阱。

    但想要知道答案,首先要做的就是走进去,一睹究竟。

    “可里面咱们之前都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啊?”虽然嘴上抱怨着,可见到张尘走进去,另外两名警员,也只能跟着一起走进房间。

    房间打开,已经经过法医收拢了尸体,采取过了指纹和遗留痕迹。

    所以张尘他们也没必要要穿防尘鞋套,直接走进来。

    “四下翻找一下吧,看看有什么别的线索,说不定里面会有出去的关键。”

    虽然心里还是充满了忧虑,但张尘冷静沉着的一面,眼中闪烁着的精芒,总是透露出一种莫名的信心,无疑另外两名警员安心了许多。

    “好!”

    相互加油鼓励后,两名警员开始分头寻找起来。

    “哗啦啦”

    一个纸箱子被警员打开,把东西直接倒在了床上。

    箱子上面是一本一些杂志书籍,但箱子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之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是各种各样的情趣玩具。

    把一根狼牙棒状的玩具拿在手上,警员对比了下自己的尺寸后,不由打起一个寒颤。

    “乖乖,以前听说过,牙签捅缸,妈的,这哪是牙签,分明就是绣花针!”

    随手将手上的狼牙棒扔在地上,警员开始继续翻找。

    “咦,张尘,你在看什么?”

    另一名警员,翻找了厨房后,走到客厅,就见张尘,盯着客厅里那张照片看起来。

    循着张尘的目光一瞧,那张相框里的照片,正是这次被杀的女主人,相片里可以看到,女主人丰满的身材,无一处不是恰到好处,多一分肉显胖,少一分肉则显瘦。

    是属于那种偏瘦,又带点肉的女人。

    “哎,可惜了。”警员摇摇头,自言自语道:“那个男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居然还会出轨,换做我,我TM天天守着还差不多。”

    张尘没理会他的牢骚,仔细盯着相册一角左半边的一角,干脆直接把相片拿下来,抱着相片开始在屋里巡视起来。

    对比着房间的背景,张尘很快在卧室停顿下脚步,看着面前的衣柜,张尘再看看照片。

    “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么??”

    张尘对比着四周,回头向另外两名警员问道。

    “什么??”

    “这个女房东,在这一层有四套房子,但这一套房子,是其中最小的一套房,四面采光也不好,为什么她一直要住在这样的最差一间房里?”

    听到张尘的提问,一名警员不以为然道;“大房子房租肯定贵啊,资料上这个女人的花销,可不少,不出租出去,怎么赚钱。”

    “也许吧,不过我更倾向于后者!”

    张尘对比了下照片的位置,指着眼前的衣柜道:“你们把这个衣柜搬开我看看!”

    两名警员不知道张尘口中的后者,究竟是指什么。

    只能上前把衣柜搬动开,衣柜虽然看似是实木,但实际上都是三合板,外面被贴上一层实木的漆料,分量并不重,两个人一东一西用力一抬,就把柜子给搬开。

    只见随着衣柜搬开,便见衣柜后面,一面很大的黑色塑料布定在了墙壁上。

    张尘上前伸手一抓,见黑色塑料布给掀开,顿时一面被镶嵌在墙壁上的玻璃展柜浮现在三人面前。

    玻璃展柜是用强力胶封死的,四周看起来也是经过水泥加固,看起来简直牢不可破的样子,而展柜的后面则是一面照片墙。

    看着照片墙上那些照片,张尘和另外两名警员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