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邮差 过水看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还债?做梦!

    接连三天,佛道之争逐渐进入白热状态。

    在距离佛道之争的地盘不远,元朝一众贵族的驻地里。

    两个女仆形色匆匆的从公主的营帐里走出来,小心准备好公主所需求的事物。

    这时候就见卢浩走来,双手捧着衣服走进营帐,伏跪在屏风前,小声道:“公主,您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懒散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过了一阵后,就见一个男人低着头从屏风后走出来慌忙不送的穿戴着衣服,看了卢浩一眼后,就迅速低着头走出营帐。

    “哼,没用的废物。”

    伴随着冷哼声,卢浩更是小心的低下头,只见一对精致小巧的玉足出现在自己面前。

    指尖勾起卢浩的下巴,面前正是当朝的大公主伯雅伦。

    一头黑亮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继承了蒙哥汗的血统,令伯雅伦的脸型看上去充满了草原女子的豪迈之色。

    不过虽然粗犷,却也耐看。

    加上从小就金枝玉叶养尊处优,说来也算是个美人。

    在卢浩的伺候下,整齐的穿上衣服后,伯雅伦的脸色才好转许多。

    “这个鬼地方,究竟还要待多久,要什么都没有,真实无聊透了。”

    “公主若是觉得无聊,我倒是听说这周围有不少猎场,不妨我们去打猎!”

    卢浩细心的为伯雅伦打理好指甲,一脸讨喜的说道。

    “打猎!”

    伯雅伦眼睛一亮,但很快就皱起眉头:“不行,若是回去让我父亲知道,肯定要用鞭子抽我,不行不行。”

    伯雅伦是大公主,但从小喜欢骑马射箭,加上脾气古怪,不喜欢束缚的性子,令她现在都没嫁出去。

    好不容易宗人府那边有了苗头。

    结果……

    所以蒙哥汗也知道这个女儿的性子,才严令她不许违戒,老老实实待着。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们可以偷偷的去,我听说几位王爷的公子们正聚集猎手,准备上东边的山林狩猎,到时候我们扮作男装混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谁看破了,难道他还敢说出来不成!”

    卢浩的话音落下,伯雅伦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来:“那你还等什么,赶紧准备去,这地方我一刻都不想要多留。”

    “公主放心,奴婢已经给您准备好,咱们随时都能出发。”

    伯雅伦闻言,不禁拍拍卢浩的肩膀,对于面前的这个女仆,越发越是满意。

    “对了,现在佛道那边打的怎么样了。”

    伯雅伦突然想起来这些天都没有去看沙盘,不知道现在进展如何。

    卢浩闻言摇头道:“佛门和全真教还没打起来,但那些联盟散派已经打的七零八落。”

    其实卢浩没说实话。

    如果伯雅伦现在去看看沙盘就该知道。

    何止是七零八落,简直是十不存一的凄惨。

    罪钵罗察觉到赵客要破棋的目的后,就用了一招破罐子破摔的方式。

    推动这些教派教主自相残杀。

    彻底把秩序打乱后,罪钵罗每天只需要杀死他需要的三人即可。

    罪钵罗杀人的方式也在不断改变。

    有答题的,有比试招式变化,有考核对某项绝学的领悟等等等层出不穷。

    因为原本的顺序被彻底打乱后,罪钵罗开始挑着杀。

    虽然每天依旧是三个人的数量,可自由的程度,反而比之前更高。

    这下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人是【 .】自以为自己夺过了一劫。

    愁的人却自然是张志敬等人。

    因为罪钵罗挑着杀的后果,导致现在已经让人捉摸不透这盘棋局的规律什么。

    “大萨满,如果萨满教愿意与我全真教合并,我们全真教愿意让出副教主之位,门下几位长老,地位绝不会变。”

    萨满教要塞大厅内。

    张志敬带着几位长老亲自来洽谈。

    想要探讨,全真教是否可以和萨满教合并的问题。

    在张志敬看来,萨满教虽然有巫蛊之术,可也是最原始的教派。

    这种原始教派反而最是贴近自然,和他们全真教有的金丹大道,天人合一之说,有异曲同工的作用。

    况且眼下萨满教青黄不接。

    门内除了赵客外,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年轻一辈。

    如果合并,对于全真教来说,反而是占了大便宜。

    张志敬的算盘打的很响亮。

    然而大萨满等人却是绝不可能顺从张志敬的想法。

    萨满教在长白山修建的地宫,绝不能够让外人所知道。

    两大教派合一,对于萨满教也是百害无一利。

    赵客站在外面,没有搀和这件根本不可能谈成的事情。

    齐亮则在赵客身旁,这才两天功夫,赵客就敏锐的感觉到齐亮身上的气息,已经变的锐利起来。

    或许是上次,齐亮不顾风险的救古泰尔,令张志敬对齐亮有了一些改观。

    也或者是看重了齐亮的实力。

    总之回去之后,张志敬亲手指点了齐亮。

    配合上赵客给齐亮的御剑术,这才两天,齐亮就已经初入门径。

    至少齐亮身上已经隐隐有了一股子的剑气。

    “明天就要轮到你们萨满教了,你一点都着急么??”

    齐亮不明白,为什么整个萨满教能够保持着如此气定神闲的态度。

    要知道摩尼教教主,最近已经快要疯了。

    他排列在萨满教后面,最近已经主动开始联系全真教,两教合一的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

    但张志敬的野心更大,他想要趁机会做到三教合一。

    这样不仅仅增强了全真教的战斗力,如果能够挺过这次劫难,全真教将会一举再度壮大。

    “明天啊,好快啊!”

    赵客抬头看着天空,甚至有些惆怅。

    他似乎反而跟更期待着这一天到来一样。

    “我知道你有大夏鼎,可你别太自负了!”

    齐亮很反感赵客,不清楚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连张志敬这些大佬们,都没有把握成功的事情,赵客为什么会如此的有把握。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赵客没有回答齐亮,这时,张志敬一行人也从大殿里走出来。

    看得出张志敬被大萨满拒绝后,脸色很不爽。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赵客后,张志敬就带着人离开了。

    赵客倒是想要走,但却不能走。

    自己之前就答应过的事情,现在也该到了还债的时候了。

    只见大萨满带着一众长老走来后,一个个目光灼热的盯着赵客的大腿。

    赵客唤出大夏鼎:“几位,你们要是这样看,我就实在脱不下裤子,要不咱们还是先进我的大夏鼎里,一边洗澡,一边观赏怎么样。”

    “洗澡!”

    几个老萨满相视一眼,只听一位年迈的老萨满怪声催促道:“洗什么澡,我都十多年没洗过澡了,你快点脱,不然我们几位帮你脱!”

    这些老萨满都是人老成精的家伙。

    赵客这个时候提出洗澡,还要进大夏鼎里面,怎么都觉得这小子有古怪。

    “别急别急,你们要看圣物,不能就这样让我倔着腚给你们看吧,多不雅观,多不文明,你们这样也是对圣物的一种不尊重。”

    赵客见状只能继续忽悠着。

    说这话,还不断朝着大萨满眨眨眼,似乎意思是,这件事还是大萨满同意的。

    大萨满可不打算上赵客的套。

    “要洗浴,我们在后面就能洗,为什么还要去你的鼎里,小子,别和我们耍滑头!”

    大萨满对赵客很戒备。

    其实两个人心里都藏着事情,赵客有赵客的计划,大萨满有大萨满的计划。

    互不干涉的情况下,两人保持着彼此的默契,谁也不去多问。

    但越是这个时候,双方反而更提防这对方。

    这种提防并非是恶意,而是善意的提防,赵客不想要大萨满涉嫌。

    大萨满同样也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来保全赵客这根火苗。

    见状,赵客不禁义正言辞道:“那可是圣物,是圣女亲自给我咬~”说道这里赵客突然音飙八斗,立即改口道:“烙上去的!”

    “下面黑灯瞎火的不说,什么都没有,这是对圣女的不尊重。”

    赵客越说越是起劲。

    就连大萨满也觉得有点道理的样子。

    “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啊,反正我里面已经准备好了,大家一边洗澡一边观摩圣物,待沐浴焚香之后,每个人都有亲自抚摸一下圣物的机会!”

    为了让这几个老家伙更相信自己一点,赵客也是咬着牙关下了血本。

    果然,听到能够亲手抚摸圣物,几个老萨默的眼睛直冒绿光。

    大萨满犹豫了一下,琢磨这究竟能不能同意这件事。

    见状,赵客脸一板:“喂,老家伙,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这本来就是很高尚的事情,让你们这么一搞,愣是变成了小树林里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赵客这样的解释,大萨满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圣女留下的烙印,那是至高无上的圣物,绝不能受到一丁点的沾污。

    “进!”

    大萨满一咬牙,决定相信赵客一次。

    因为大萨满也想不出来,赵客还能有多少办法,毕竟赵客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根本不可能和罪钵罗所抗衡。

    除非他们出手,否则赵客没有胜算。

    想通了此中关节,大萨满这才带着一众长老进入大夏鼎。

    待这些长老进入大夏鼎后。

    赵客迅速将大夏鼎收回邮册,一撇嘴:“想要我还债?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