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怖邮差 过水看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进退两难的礼物

    上次天雷轰击大都。

    险些令佛门复兴大计划毁于一旦。

    事后佛门花费了不少资源,才在朝堂上稳定下局势,而真凶,却是一只没有找到。

    赵客现在身怀天雷之力,自然是最大的嫌疑人。

    不要说是罪钵罗,就连远处张志敬等人也是一样,对赵客产生了怀疑。

    不过此时震惊更是多过怀疑的成分。

    掌控天雷,这已经非人力可为,难怪这小子胸有成竹!

    张志敬心中不禁暗暗佩服起赵客的手段。

    同时更加的期待,想要看看赵客究竟能够把罪钵罗逼到什么程度。

    “嘿!”

    赵客没有回应罪钵罗,万象开目,六颗血红色的火球在赵客催动下,瞬间全部被释放出来。

    “轰隆……”

    六颗天罚之火,汇聚成一道天雷,在锁定了罪钵罗后,顷刻间爆发出恐怖的雷啸声。

    雷声覆盖苍穹,菩萨经所化梵文,更是在这一声惊雷下烟消云散。

    这是天罚,苍穹之音,一声之下万物寂声。

    纵使是罪钵罗,也不得不停止念诵菩萨经,抬起头来,就见一道鲜红血光从九霄坠落,照射在罪钵罗的身上。

    紧接着就见一缕只有发丝般纤细的雷光,从中劈落,直斩向罪钵罗。

    雷光还未靠近,恐怖的压迫感就令罪钵罗神情少有的严肃。

    即便赵客只是摄取了一点点天罚之力,但那也是这个世界能够力量的极限。

    “阿弥陀佛!”

    罪钵罗单手平方胸前,另一手掌却是一捏魔印,掌心浮现出一尊血炉,血光似火,邪气升腾。

    半佛半魔,两者之力形成微妙的平衡,迎着头顶那一缕纤细的雷光撞去。

    一时光暗交织下,众人就见罪钵罗身影被强光吞没,而在强光周围,天地化作一片黑白世界。

    虽然雷罚比不上轰击大都时候威力的百分之一。

    但不要忘了,当初噶玛拔希积聚整个佛门的力量,才勉强抵挡下大部分天罚。

    代价也是非常惨重。

    大都里死伤一片,连皇宫都被分散的天罚击中。

    佛门高僧更是受到了不少创伤。

    这也是为什么,大觉恶念能够轻松得手的原因之一。

    如今罪钵罗虽然有佛魔之力,实力堪比神灵。

    只是孤身一人去对抗这一道天罚,要承受的压力,绝不比当时噶玛拔希要小。

    这时强光逐渐黯然。

    所有人迫不急的睁开眼睛想要看到最终结果。

    光暗交错下,只见半空中罪钵罗身影还在,依旧神态庄严。

    “没有成功!!”

    看到完好如初的罪钵罗,众人心中先是一惊,但随后不禁感到一阵莫名的绝望。

    只是这时,张志敬目光如电,双瞳直勾勾的盯着罪钵罗的身影。

    “噗!”

    突然,罪钵罗脸上升起一股潮红,一口混合着碎肉的黑血从口中吐出来。

    罪钵罗的脸色忽明忽暗,能看到他苍白的肌肤上,一道道黑色血丝像是蠕动的蚯蚓在皮肤下四处乱窜。

    显然纵使是他,在天罚之下,也一样遭受重创。

    罪钵罗冷峻着脸颊,眸光一时生出寒芒,目光想着赵客的方向扫去。

    然而这时候,罪钵罗突然一愣。

    就见原本赵客所在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人影。

    取而代之的则是赵客留下的一行字迹:

    (。????)ノ打不过,再见!

    远处齐亮看到了赵客的留言,顿时想起来在黑工厂时候被赵客戏耍的经历,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这家伙………”

    罪钵罗显然是无法理解赵客的风趣,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阴霾,谁都能够感受到,这层阴霾下是罪钵罗无出宣泄的雷霆之怒。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罪钵罗眸光如电,双瞳中燃烧起金色的佛光,像是两盏天灯,目光迅速扫视着周围,要找出赵客的踪迹。

    树林中,正在狂奔的赵客,身影近乎模糊。

    所过之处,徒留下一阵清风,便是无影无痕。

    狐化之后,加上自己在自然环境下的移动加成,自己移动速度上,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这时,赵客突然感到自己身后袭来一股凉意。

    一股强烈的窥视感。

    “这么快??”

    本以为刚刚承受下天罚的罪钵罗,需要好一阵的世间才能恢复,没想到在这么短的世间,就已经锁定了自己的踪迹。

    见状,赵客反而不再继续狂奔,而是逐渐放缓了自己的速度,直至停顿下脚步后,身影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

    没多久,赵客额前的发丝轻轻随着冷风飘动起来,分明是青天白日,但吹来的风却是令人觉得刺骨。

    罪钵罗的身影一步步从树林中走出。

    身上的袈裟还染着鲜红的血迹。

    看起来赵客的杀手锏,即便是已经犹如神魔般的罪钵罗,也是勉励招架,吃了不小的苦头。

    “为什么不继续逃?”

    罪钵罗没有急于动手,反而开口询问道。

    因为他好奇,赵客明知道接下来,必死无疑,却还不继续逃命,反而在这里等着自己,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说,赵客手上还有不曾动用的王牌?

    一时罪钵罗居然对赵客生出了戒备的心理。

    这可真的是令人意向不到。

    即便是面对张志敬的时候,罪钵罗也从未有过如此紧张,而面实力在自己面前犹如蚂蚁的赵客,反而如临大敌。

    面对罪钵罗的询问,赵客无奈的蹭蹭肩膀:“跑不过你,只能在这里休息一下,省着点力气呗。”

    “你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容易了,我可以为你破例一次,请大萨满等人出来,我会考虑放掉你。”

    罪钵罗的提议,令人心动。

    换作从前,赵客会毫不犹豫的把大萨满以及一干萨满教的长老们,卖个底朝天。

    但现在不同。

    对赵客来说,大萨满等人这段时间对自己,算得上是情真意切。

    更重要的是,在赵客的观念里,他们都是无岁留给自己的嫁妆。

    虽然这些老家伙,总是想要扒他的裤子,但这并不影响赵客对他们的亲近感。

    要把他们唤出来作为交换。

    或许这自然是随了大萨满等人的意思,可也会成为自己心里的一个坎。

    再者,为了给自己加冕为护法,已经有五位萨满相续坐化,这份人情,赵客也必须还。

    况且赵客也不是小孩子。

    考虑为自己破例一次,这句话更像是老板在考虑给不给你加班费。

    赵客可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看到赵客拒绝,罪钵罗脸上的阴霾更阴沉了许多。

    只是他没有再贸然动手。

    而是先仔细打量着四周。

    破败的碎石纵横交错的叠在一起。

    罪钵罗对这里有点印象:“这里是圣音宫的驻地?”

    自从上次,赵客驾驭大夏鼎撞击下来,这里的地形就被改变了。

    全然成为了一片乱石堆。

    “嘿嘿,大至尊好眼力!”

    赵客咧嘴报以微笑,但随后就见赵客唤出大夏鼎。

    大鼎悬浮再赵客头顶,古朴的鼎身,散发着令人敬畏的力量。

    即便是罪钵罗也不由多看上一眼:“好宝贝,堪称天下至宝!”

    “大至尊,作为你方才通关的奖励,我特别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只见赵客说着,大夏鼎上闪烁出六道光束。

    光束下的六个身影逐渐清晰。

    只是出现的人,却并非是罪钵罗想要找到的大萨满等人。

    而是六个令罪钵罗意想不到的六个身影。

    “是你们!!”

    看着面前六人,罪钵罗不禁有些错楞,赵客甚至在罪钵罗的眼中看到了惊惶的神情。

    “大至尊前不久,不是还特意在找他们么?现在我可是把他们给你送到面前了。”

    赵客面容上保持着神秘的笑容。

    眼前六人,居然正是之前消失的大食教主乌吉等人。

    除了乌吉外,还有巫毒教的格旯坞。

    以及其他死在其他教主围攻下的教主,分别是火灵门主希莱尔、幻心殿长老邬图、月神宫米莉娜、黑水神殿殿主鹭坝特。

    这六人的出现,令罪钵罗神情骤变。

    仿佛面对六个人的压力,不亚于是方才赵客唤出的天雷。

    “你们……不是都已经死了么??”罪钵罗神情难看,仔细观摩六人后,发现六人虽然肉体出现了变化,但灵魂却没有作假。

    赵客见状,心里明白,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

    这场棋局里,对峙的人,是噶玛拔希于大觉恶念。

    两者的赌约究竟是什么,赵客暂不清楚。

    但有一点,赵客绝不愿意被困在这盘棋局里甘心当作棋子。

    既然不愿意做棋子,那就跳出棋盘去做棋手。

    噶玛拔希和大觉恶念以名册上的人作为棋子,自己也同样用名册上的人,来和罪钵罗对峙。

    你不是要残棋么?

    我如你所愿。

    只是现在我把原本一方的棋子还给你,你是收还是不收呢?

    本来是一盘残棋,红子和黑子两边势均力敌,各自都缺少相应的棋子。

    但这时候,黑子的棋盘上突然把方才的车马炮都给补齐了。

    这个时候赵客不信,作为红子,这盘棋还能继续下下去。

    除非这个时候,罪钵罗选择不杀这些人。

    但赵客相信,如果这样,罪钵罗本身就在犯规,违背了噶玛拔希和大觉恶念的为他设定下的规则。

    这份进退两难的礼物,赵客不禁期待起罪钵罗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