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二章 塞北神异(中)

    四头冥魂恶犬皆是以荒兽之魂为本体,添加罡煞之力,以秘法炼制而成,每一头都有半人高低,身上缭绕着黑气,眼放红光,凶神恶煞。

    这家伙每次巡逻的时候都吊儿郎当的趁机遛狗,大家也见怪不怪了。而王九又懒又怕死,除了制式的王朝皮夹之外,他还扛了一只门板大小的巨盾在背上。下半身一条宽松的灯笼裤,晃晃荡荡。

    出人意料,四个人的队伍中宋征排在最后,这代表着他的伍中的地位仅次于伍长史乙。

    巡逻队中,首尾两个位置最为重要也最危险,因此处在这两个位置上的人,不但要求实力出众机警多变,随时留意周围的情况,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变,还需要得到整个队伍的绝对信任。

    宋征加入皇台堡镇军狼兵营仅仅两年,就混到现在的地位,将另外三个军士压下去绝非侥幸,这里是北镇,经过了无数恶战验证,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

    他父亲是个读书人,可惜空有进士功名在身,在这样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却连个九品县令也补不上。

    这天下,读书人可以做官,但是排在读书人前面的可是修士!

    万般皆下品惟有修真高。

    于是父亲一直希望儿子能够修行,可惜一个穷书生毫无门路,他一边教儿子读书一边四处游历,希望儿子能够有机缘,进入某个宗门,或是被某个大世家看中。一直等到了宋征十一岁,甚至考中了秀才,也没能踏上修行之路。

    父亲走投无路,决定带着儿子来塞北九镇碰碰运气,虽然参军从最低级别的军士做起十分危险,但会被传授兵部秘传,有机会成为真正强大的武修!

    可到了皇台堡他才发现想要参军也并不容易,镇军都是世袭,上头的将领们还想吃空饷,一个外人想要加入几乎是不可能的。

    宋征的父亲大失所望,再加上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在塞北苦寒之地仅仅一年时间就撒手而去,留下了宋征孤苦伶仃一个人。

    他安葬了父亲之后已经一贫如洗,但心中却又一个执念:一定要实现父亲的愿望!

    于是十四岁的少年,在皇台堡街头高声大骂当今天子荒淫无道,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乃是亡国之主。

    当天就如愿以偿进了死囚大牢,随后他在临刑前亢然要求加入狼兵营,以赎死罪。

    狼兵营在皇台堡是个特殊的存在,不在一镇五营的编制之中,人数不定,最多的时候五百多人,最少的时候不到一百人。

    七百年前七杀部偷袭皇台堡,形势岌岌可危,当时的总兵大人手中已经无兵可用,他无奈之下将大牢中的死囚组织起来,明言若是死战获胜,战后所有囚犯的罪名一笔勾销。于是死囚们奋勇争先,居然坚持到了援兵到来。

    后来,那位总兵一路高升,以武修入阁成了当朝宰辅,狼兵营的制度也因为他保留下来。营中有犯了重罪的死囚,有被宗门追杀的叛徒,有违反军规的刺头,也有想要自由的逃奴。

    每一个进入狼兵营的军士,身上都烙印着一枚“罪囚符”,一旦离开皇台堡的范围,就会立刻触发引爆,必死无疑绝无幸免。

    宋征进入狼兵营之后就分在史乙手下,得授兵部秘传《蛰雷法》,两年时间燃穴十五枚,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真正要从修行资质来论,只能算是中人之姿。

    但他跟着父亲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年纪不大但见识眼界都要远远超过一般的军汉。刚加入军队被捉弄了两次之后,他迅速的适应了军营。妥善的处理了几次“事情”之后,伍中其他人也就都服气了,一年以前,他开始站在队尾。

    四人经过女营,戒备森严,史乙荤素不忌的朝门口的女修卫兵们吆喝了几声,引来了一阵怒骂。早已经等在门里的赵绡走了出来。

    据说江南那边的女修大都修炼五行水道,故而身材柔软,娇媚动人;但塞北女修们大多选择《朱雀天诀》《星宿云笺》等心法,所以往往身材高挑,矫健如雌豹。一身皮甲腰挎暗焱连弩的赵绡就是如此。

    她的半边脸杏眼桃腮,嘴唇粉润,皮肤光润;另外半边脸上却扣着半张狰狞铁面,铁面下的眼眸中,时不时的会闪过一丝让人心悸的寒光!

    她也是狼兵营的人,但到底犯了什么罪,宋征道现在也不知道,也没好意思去打听。

    她摘了暗焱连弩看也不看一扣机括,嘣一声给了史乙一箭。

    咻一声,一道火焰流星直奔伍长面门,史乙惊得汗毛倒竖,这么近的距离内,毫无防备之下,他也是拼尽了全力猛的一个拧旋,才算是躲开了这一箭。

    轰!

    这一只弩箭射在了几十丈外一尊石碑上,七八丈的石碑当场被炸得粉碎。

    女营门口那几个女修守卫鼓掌,夜枭一般大笑道:“史老千,敢占咱们姐妹的便宜,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桀桀桀!”

    史乙一阵后怕,骂道:“老子以后去逛窑子,也绝不招惹你们这群疯娘们!”

    他狠狠瞪了赵绡一眼,这才道:“走!”

    赵绡不理他,逛窑子她不管,你情我愿的事情。

    她冷淡的和队尾宋征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个招呼,然后并入队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