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四十三章 天兵飞虎阵(上)求推荐!

    在黑夜中赶路并不是个好的选择,但孔方明他们自有一套特殊的法门,能够最大幅度的提前侦知危险。不过一路上大家还是小心翼翼,不敢大意。

    等到了营地,史乙和宋征这些土包子才真的明白了,什么是洪武天朝真正的精锐不仅仅是在战力上的差距。

    营地依山而建,内外三层。最外面是一圈玄铁营墙,每一块高九丈宽三丈,厚达半丈,上尖下方,形状像是一柄巨大的赦令。

    表面上雕刻着深奥复杂的回形花纹,一块块拼接在一起,花纹就是阵纹,自动连通后灵光流淌,组成了一道规模庞大的防御奇阵。

    玄铁营墙后面,有大腿粗的铁柱支撑,就算是有巨兽撞击,也能抵挡一阵。

    最外圈营地是第五营的驻地,中间是收拢来了的第七镇官兵,最中间,是第五营营将百里万胜的中军大帐。

    中军大帐上空,投照出一枚巨大印信虚影,那是一枚极为抽象的古文,形状有些像是一头蹲伏大吼的古兽。

    “那是营将大人的异宝‘云袤印’,乃是用上古蜃凰的一截喉骨为宝材炼制而成,珍贵无比,咱们营外有幻象笼罩,除非有特殊的神通道法,否则绝不会发现此地的兵营。”孔方明解释。

    这一点他们刚才在外面已经见证过了。

    营内一切井然有序,通畅顺利。史乙看的啧啧称赞,这些物资,好比帐篷、撑杆、拒角、辕门等等,全都有冥虎虫兽的烙印标记。只是这些,就足够让苦哈哈的边军直流口水。

    宋征不动声色的跟在大家中央,有些刻意的隐藏自己,不引人注意。他暗中观察着,也是由衷佩服,禁军精锐、边军能战两者是近三百年来,洪武天朝压服境内四方的主要力量,皇权得以继续施展的根本。所以禁军并不是少爷兵,只看第五营的营地布置就能看出来,不论任何方法、任何方向的进攻,营中都有相应的对策。

    边军实际上很看不起各地郡县的卫所兵。那些家伙真的是孱弱不堪。边军一个哨,打败卫所兵一个营轻轻松松。

    他抬头看了一眼,在山顶上有一座用钢骨拼接而成的高大哨楼,哨楼中央位置上有一个平台,安置着一尊巨大的战具,等他看清了之后,脸色为之一变:“雷吼!”

    “具”是相对于而“器”而言,用于战争的称为“战具”,用于日常的称为“宝具”。当年提出这个理念的人,便是那位风流万年的天师军神。

    虽然仅仅是一个理念,但其所蕴含的意义却极为深远,甚至可以说,是这个理念,让天师军神真正达到了“伟大”的地步。

    如果没有这个理念,天师军神顶多只能算是一位历史奇人,但有了这个理念,他就成了历史伟人!

    不过在当年,这个理念却并不被当时的人所重视。他们反而对天师军神阁下其他的一些奇闻异事更感兴趣。

    比如琴音织剑,斩除江怪九岐,保两岸安宁;比如点化山下顽童,使其一夜顿悟,成为当世大修;比如破堂画龙,点睛而去,使一州之地风调雨顺;比如夜游烟淮,美人斟酒一杯,就能换去一部妙法,自此门徒千万!

    他们很费解,在天师军神晚年,一直大力推广这个理念,到底有什么用处?

    直到千年之后,普通人才明白,正是具的概念,将修士和凡人真正的凝合在一起,不再是遥远而割离的两个群体,修真的成果普通人也可以享受到,不会因为修士所拥有的过多特权,而导致双方矛盾重重,最终导致冲突。

    三千年过去,宝具战具种类越来越多,种类繁多的宝具让百姓生活越来越便利,而“为祸肆虐天灾”三个等级的战具,也往往能够左右一场战斗的胜负。

    山顶哨楼中那一尊战具,就是“肆虐级”的,那是一团悬空的湛蓝色雷球,核心位置上有一个非常复杂的雷光结构,看上去美丽无害,好像装饰品一般。但是一旦激发,就能够喷射出一道粗达十丈的雷光,毁灭一座普通的军营轻而易举。若是对人攻击,肆虐级的战具,可以诛杀明见境大修,当然前提是能够打中。

    史乙几个人也看到了,同样咋舌不已,行军途中,居然还带着这样一尊强大战具!

    冥虎虫兽骑士们,每个人的芥指空间都要比一般的大很多,所以即便是他们突然被丢到了这里,也能迅速建造起这样一座稳固的营地。只要不遇到九阶以上的荒兽袭击,他们都能稳守营地。

    孔方明对于五个人的反应很满意,笑道:“走,带你们去见见百里营将。”

    百里万胜这个级别的将领,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见几个小兵的,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百里万胜必须做出求贤若渴的姿态。

    百里家在京师中背景深厚,百里万胜乃是家中三房嫡子,贵族公子出身,否则也不可能拥有云袤印这种顶级异宝。

    他的骨子里透着一股傲气,但大世族调教出来的子弟,若是有意拉拢什么人,将身上的傲气收起来,必定能做的雅致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史乙几个就被百里万胜几句话说的心中舒坦无比,恨不得肝脑涂地以报答知遇之恩。

    等回到了分给他们的营帐内,还有些晕晕乎乎。宋征读过史书,虽然也不免对百里万胜心有好感,却更明白世家子弟皆是此等手段。

    “哼!”赵绡一进营帐就一声冷笑,不屑于跟史乙这几个眼浅的土包子为伍,自己占据了营帐一个角落,用眼神给自己划定了一个界限,威胁其他人不准靠近。

    史乙抓抓头,王九是无所谓,周寇想发作搞事,却又有点害怕赵绡,憋着火自己坐下去,一双小眼睛盯着王九,只要胖子干了什么事儿他就能找茬。

    宋征侧耳听了听外面,赵绡忽然开口道:“有什么话说吧,安全。”

    宋征信她,点头道:“咱们可以跟他们合作,但不能犯傻,真的给人冲锋陷阵。”

    史乙道:“我知道,咱们留着几分力气,如果情况不对赶紧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