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五十五章 道雷鼎书(上)求推荐

    皇台堡的夜禁已经形同虚设,宋征没有回去,到了堡门口,跟史乙说了一声,他又返回了集市。

    天已经黑了,他却没有急于行动,而是找了个地方随便眯了一觉。等到了三更天,他忽然睁开眼来,好似狸猫一样潜入了黑暗之中。

    他顺着集市的街道,贴着墙根疾行。

    路过客栈的时候,一闪而过。客栈内,五心朝天,吞吐夜火的潘济会岿然不动,但外面的赤炎火龙骑十四人皆有感应。老人家嘴唇不动,声音却传到了十四人的脑海中:“不必理会,一只过路的小老鼠罢了。”

    宋征心中记得路径,很快翻进了一座院落中。

    院子前面临街,铺面的匾额上写着:奉天书号。

    皇台堡集市鼎盛的时候十分繁荣,卖什么的都有。据宋征了解,众多出售道经典籍的书号当中,以这家奉天书号的掌柜实力最强。

    那个时候传言,市集三大强者,奉天书号掌柜一身明见境初期的修为,忝列其中。

    可惜的是,这位掌柜的运气很不好,第一道圣旨之后,就没能回来,不知道在神烬山绝域深处遭遇了什么。

    不错,他深夜来此,就是为了寻找道经典籍。

    当年宋父为了让他能够修真,带着他走遍天下。而他现在所修炼的《蛰雷法》已经到头了。他想要更进一步,就需要向上方请示,然后上面会赐下新的兵部秘传。

    可是现在皇台堡混乱一片,根本没人管事,他想要后续的兵部秘传根本是做梦。

    好在《蛰雷法》这种最低阶的兵部秘传,因为是给普通士兵修行,故而广泛兼收,只要宋征找到一门雷修典籍,同样可以一路顺畅的修炼下去。

    他今天来碰碰运气,不指望真能找到什么高明道典,那些宝贝掌柜的肯定随身带在芥指中。他只要一部还算不错的,暂时不要无法可修、境界停滞就行。

    书号内一片安静,那些大头兵们最近只对酒肆感兴趣,还没有来祸害此地。

    店铺内有众多奇阵,用来防抢防盗,可是无论是掌柜的还是伙计,都被圣旨瞬间拉去了绝域深处,这些奇阵都没来得及激活,否则宋征怕是要费一番手脚。

    现在,他可以很踏实的顺着书架一层一层的找过去。

    奉天书号摆在明面上的那些书典很快就被他翻看完了,都是一些大路货,宋征撇撇嘴往后面走去。

    费了一些心思,他在后堂找到了一座秘柜。秘柜有奇阵封锁,宋征抓耳挠腮,这里面肯定有好东西,可是奇阵他一窍不通。

    一筹莫展了好一会儿,忽然他想起什么来,返身去了前面的柜台。在柜台的抽屉中翻找了一下,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只抽屉中,丢着一串竹符。

    他抓了去在秘柜上一一试探,终于在第七枚竹符的时候,咔嚓一声奇阵光芒闪过,打开了!

    他咧嘴无声一笑,但还是没敢得意忘形,悄悄退到一边,做好了准备,用一根棍子轻轻拨开了柜门。

    果然,呼的一声一道短暂却格外猛烈的火光喷射出来。

    宋征窃笑一下,想着如果被周寇看到,一定又会说“读书人奸诈狡猾”。他来到秘柜前,里面放着几十本古旧的书籍,还有几卷竹简,都是年代久远的宝物。

    他先从竹简看起,然后是那些古书。

    可是一本本看下来,他却越来越失望。这些古籍的确不俗,算不得顶尖,也能接近一流。可是没有一本雷修道书。

    最多的乃是火修道书,然后是水修,就连十分冷僻的土修都有两本,偏生没有雷修。

    他看了一遍一无所获,恼的差点一把火烧了整个秘柜。冷静下来之后忽然又气势汹汹扑向秘柜,将四壁都敲了一遍,确定没有夹层又是一阵失望。

    他又在后堂翻找起来,龙卷风过境一般,这次真的是一无所获。

    后堂没有,他仍旧不死心,又去后院寻找。将掌柜的和伙计们的住处找了一遍。道书没有找到,私藏的银两、宝物倒是翻出来一些。

    金银足有数千两。他当然是毫不客气的笑纳了,塞进芥指中。而在掌柜的房间,一只抽屉的夹层中,他发现了一只木盒,打开来里面是二十枚元玉!

    这可是意外之喜,他暗道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奉天书号内没有雷修道书,他失望倒也不绝望,市集内还有别的书号,一家一家找过去,就不信一本没有。

    他正要从后院翻墙出去,忽然注意到一旁有一间大屋子。

    这屋子一张顶四片墙,简陋到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库房。他顺手推开门:“一个书号,要什么库房……”

    里面一阵灰尘扑面而来,呛得他一阵咳嗽,等灰尘散去再看,他才知道,里面果然是一堆破烂。

    残缺不全的书册,虫蛀的竹简,破碎的玉板,还有各种生锈的金书。

    他一看就明白,这是奉天书号收来的那些古旧典籍,整理之后,有价值的拿去卖掉,毫无用处的就丢在了这里。

    无商不奸,但凡有一点价值的,肯定都被掌柜的拿到前面去卖了。他转身要走,门后角落里的一件东西从他眼前闪过。

    “嗯?”

    好像是个大物件,但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露在外面的一枚古朴符篆。

    他走过去,将压在这东西上的各种杂物挪开,弄得一身灰。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东西的真面目,居然是一口厚重朴拙的青铜大鼎。

    鼎高三丈,已经顶到了屋顶。

    鼎身上布满了厚厚的铜锈,露在外面的部分很少,宋征刚才看到的那枚符篆,就是仅存的几枚符篆之一。

    他一纵身上了鼎口,往里面一看,顿时满头冷汗:这口大鼎,显然曾经被真的当成一口鼎来用,烹煮兽肉,鼎内也同样锈迹深重,一些兽骨就嵌在这厚厚的铜锈当中!

    “你也真够惨的。”他苦笑一下,拍了拍大鼎。

    说不上为什么,他对这大鼎竟然有种亲切的感觉。

    不过这一拍,到让他有了意外发现,鼎口位置上好像有字。他仔细去看,果然有四个极为古朴的篆书,虽然鼎口上也有些铜锈,但比别的地方轻很多,这四个字没有被遮住,宋征辨认了出来:“道……雷……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