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五十八章 皇台堡第一强兵(上)求推荐

    王九兴奋无比,揪着周寇的胳膊大叫道:“雷遮幕还能这样使用,妙啊!”

    原本是防御的一门道术,宋征却用来进攻,而且效果极佳。

    “疼疼疼!”周寇怒骂。

    宋征的雷遮幕下,隐藏着“蛰雷本我”,一片片湛蓝色的雷湖浮现,他把战剑朝天一引,雷光坠下,一剑斩向了高大口。

    他的脑海当中,瞬间闪过了自己被闵熊文他们围攻欲死,高大口等人却在外面阻拦救援的那可憎嘴脸!

    这一剑,挟着力量和怒火,重重的斩在了高大口的刀上。

    咔嚓!

    雷霆闪亮,一道剑光惊诧了整个天下。高大口手中那门板一样的巨大战刀,唰一声被剑光削成了两半。

    在上半段战刀落下去的同时,宋征一剑划过高大口的脖子,随后手腕一转,用剑身一拍,高大口目瞪口呆的头颅嗖一声飞上了一旁的一座二楼。

    宋征喘了一口气,飞速击杀高大口,他消耗不小。他以剑拄地,一脚把高大口的尸体踹倒,冷冷的看着后面的麻冈。

    麻冈显然十分意外,而且心中暗暗后悔。

    他没有想到宋征竟然真的能杀了高大口,毕竟高大口的实力明显高出宋征一截。他后悔的是,没有及时和高大口一起围攻宋征。

    他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两人境界高,反而围攻一个低级别的,不会让他们觉得羞愧,只要能杀了敌人就行。

    可是因为对高大口太有信心,让他错失了这个机会。

    不过他后悔是后悔,却也不由得笑了,他看得出来,杀了高大口宋征消耗巨大,还能有几成水准来跟自己战斗?

    他慢慢的拔出了自己的战钺,形似斧头,但是轻便许多,而且刃部更长。这是他根据自己的战斗习惯专门打造的,和一般的古钺也有所不同。

    除了亲近的人,不会有人知道,这柄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战钺,也是三阶法器!

    他用脚步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调动体内的灵元,这一套看似随意的步伐,出自洪武天朝东北部,一个已经消失的教派,是古老的祭天禹步的变种,深奥而作用巨大。

    呼!

    一层冰焰从他体内喷涌出来,每一枚大穴都熊熊燃烧起来,整条花街的温度猛的降低了很多。

    从他的手臂上开始,一层冰壳蔓延下去,布满了整个战钺,让这柄法器看上去增长了几分长度。

    王九又哆嗦起来:“不好,麻冈实力更强,看上去他想一招解决书生啊!”

    麻冈的确是这么想的,宋征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趁你病要你命,不能让这个小子缓过来。

    他第一击,就要石破天惊,诛杀对手!

    他真的很厌恶宋征这种人,欺负你又怎么了?你居然还想要报仇?!

    他的身外,凭空凝结一层巨大的冰甲,让他变成了一尊冰巨人。他抬起了脚步跨出去数十丈。

    腾

    一步落下,手中的战钺由上而下斩向了宋征。

    宋征忽然咧嘴一笑,拔剑而击,从身体内一直到外,血霹雳不断炸响,战剑上一道隐藏的大地奔雷也随之爆发!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一路顺着两人兵刃相交之处向上,崩碎了麻冈的冰甲。哗啦啦的冰块滑落下去,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猛的一落!

    周天古钱发动。

    宋征的战剑力道不减,血液大量燃烧,血霹雳助长,周天古钱拔升。一枚枚大穴当中,“湖水”荡漾,灵元滚滚而出。

    麻冈没有想到的是,宋征也是同样的打算。

    他也要一招击杀对手!他杀了高大口,消耗颇大,久战的话更加不利。而麻冈也绝对料不到,自己刚经历了一场恶战,面对更加强大的对手,居然会孤注一掷!

    大地奔雷霸道无比的轰入了麻冈的体内,宋征虽然境界低一些,但他的每一枚大穴都宽广如湖,根基远比一味提升境界的麻冈雄厚。

    而他修的《蛰雷法》本身就更加注重攻击。

    再加上周天古钱的加持和压制作用,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早已经被拉平了。宋征一往无前,气势如虹!

    麻冈确实没有想到,宋征居然一上来就孤注一掷,用血霹雳和自己硬拼!

    在血霹雳接连不断的助长之下,宋征双手举剑连连推进,麻冈大吼一声冰焰迸射,退了五步之后终于稳住了阵脚。

    两人的灵元不断爆发,各自在身外凝成了庞大的光焰力量,彼此冲击碰撞,轰鸣声连续不绝。

    麻冈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挡住了,只要挡住了这一击,他就赢定了。他看得出来,宋征强行发动血霹雳,必定无法持久。

    可是笑容刚刚绽放,他就猛地身躯一震,满眼惊愕的慢慢低下头,一截漆黑的利刃从他的胸口透了出来。

    然后又在他的注视下,嗤的一声拔了回去。

    这一下,也将他全身的力量带走,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宋征撇嘴冷笑,一剑斩飞了他的头颅。

    “蠢货,你以为我会跟你单打独斗?我境界比你们低,还是以一敌二,你们要不要脸?”

    周寇耍弄着自己的漆黑爪刀,兴奋地舔着上面的鲜血。

    宋征正面抗住麻冈,他从背后偷袭,这是一开始就商量好的。麻冈被宋征独战高大口误导了,以为他也会跟自己死战到底,他后悔没能跟高大口围攻宋征,却不知道宋征早就计划好了,最后要和周寇一起群殴他。

    他死的无比憋屈。

    人头呼呼飞过数百丈,咣当一声落在了二楼的地板上,滚动了两下,正好面朝两个人停住了。

    在这颗人头旁边,还有高大口的。

    孟天九和井川北静静的坐在桌子边,桌子上摆着两只酒碗一切跟那一天像极了。

    他们也终于明白宋征请他们来的意思:你们不是喜欢看热闹吗,那就让你们看个够。

    楼下长街上,宋征收了战剑,朝他们一拱手,潇洒的转身而去,周寇和王九屁颠屁颠的窜出来跟在身边,王九夸张的在一旁要给他“捏腰捶背”连连称赞:“书生,可以啊,这口恶气总算是吐出来,干得漂亮……”

    他一兴奋,也容易变成话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