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一二八章 天煞(中)第三更!求票

    云赤惊吃的不算多,他命人用石板烧红,切了云上鸿鸟的鸟舌,一片片在石板上烫熟了,撒上调料,用山中鲜嫩的野菜和菌菇包了吃,口味鲜美无比。

    剩余的都分给了其他骑士。

    吃饱喝足之后,云赤惊翻身就睡,吩咐了一声:“好生守夜,没有生死攸关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

    皇台堡中,宋征缓缓睁开双眼,隐隐有一丝暗金色的电芒在两眼之间钻来窜去。他似有恍惚,阴神修炼小有所成,魂魄稳固坚硬,至少不会被人用魂魄秘术偷袭刹那失神任人宰割了。

    他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打开门外面一片漆黑,雪下得更大了,院子里已经积了一层。

    皇台堡中一片安静,市集当中倒是偶尔有骑兽的吼叫声传来。其他几个房间都很平静,只有周寇的屋中,有强大的阴冥之力不断爆发、收缩,好像呼吸一般。

    周寇通过潘妃仪,换取了一团元磁宝煞,正在炼祭炼那一道三头龙犬兽魂。炼好之后,他还准备将剩余的冥魂巨狼喂给冥魂龙犬吃了,以增强新宠物的实力。

    峡谷中,天火仍旧在熊熊燃烧,似乎永远也不会熄灭。当中红色的光芒照耀着半边天空,将那附近的雪花都映成了血红色。

    他默然片刻,关上门回去休息了。

    ……

    第二天,宋征五个人一起去了苗韵儿的卤肉店这是王九强烈提议的,因为他每次都吃不饱,索性去店里一口气吃个够。

    史乙强烈响应,实际上他也吃不够。

    苗韵儿看到他们来了,开心一笑,在里面朝他们用力招手:“快进来。”

    王九流着口水:“别卖了,都留给我们。”

    宋征正要跟苗韵儿说照价折算,苗韵儿却已经大方的挥挥手:“好,今天我请客!”宋征一笑,也就不跟她见外了。苗韵儿现在的食材,都是小洞天世界中的七阶荒兽。

    她跑去关门,可是一声咳嗽传来,外面伸进来一只手拦住她:“七阶荒兽肉还剩多少?我们全要了。”

    苗韵儿轻快地解释道:“抱歉啊,明天再来吧,今天没有卖的了。”

    四名脉河境的修士走进来,穿着相同的衣袍,一看就是大世族的家臣。四人之后,跟进来一个身份似乎更加尊贵的女子。

    宋征在后面愣了一下,这个女子他有印象,是那位苏公子的剑婢,好像叫做剑萍的。

    剑萍昂着头抬着下巴,高傲的走进来,扫了一眼注意到了站在后面的宋征,鼻孔中传出一声冷哼。

    她指着柜台里小山一般的卤兽肉,不满的对苗韵儿说道:“怎么会没有了,还有这么多呢。”

    苗韵儿仍旧很耐心,笑着解释:“这些我们要留着自己吃了,可能还不够呢。明天吧,明天客官再来,我一定多多准备。”

    剑萍脱口而出道:“你们这几个人要吃这么多?猪啊?”

    史乙几个人勃然大怒,赵绡面若冰霜,眼中已有寒芒。

    苗韵儿脸色也变了,不再有招呼客人的热情:“阁下请回吧,以后也不用来了,本姑娘买的是手艺不是尊严,我不做你的生意!”

    剑萍怒斥:“猖狂贱婢!你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胆敢如此跟我说话!”

    四名脉河境的家臣上前一步,示威的瞪着几人,保护着后方的剑萍。他们都是家族死士,才会被派来皇台堡市集,剑萍是公子身边的人,一定保护她的安全。

    苗韵儿被她骂的委屈无比,不愿意惹事但还是不卑不亢说道:“出去,这里是我的店铺,永远也不欢迎你这种人。”

    宋征走上前来几步,伸手轻轻拦住了苗韵儿,对剑萍身边四人说道:“你们公子是苏尘对吧?”

    剑萍得意洋洋:“知道就好。”

    宋征没理会她,仍旧对四名家臣说道:“回去告诉苏尘,我是读书人,但我也是狼兵。”

    几名家臣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宋征道:“他是个聪明人,会明白的。”

    剑萍冷笑,宋征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柄天光古刃刀,他持刀一按,四名家臣脸色大变,宋征持刀的那一刹那气势大变,一刀在手牵制的他们四人竟然没有了出手的勇气!

    因为他们发现,不管他怎么做,剑法、道术、身法、宝物……任何一种应对的手段,只要一出手,必然迎来宋征拔刀惊天一击。

    他们不管怎么推算,都发现只要宋征拔刀一击,他们必死无疑!这一刀,凝而不发却已经将他们全部困死。

    四位家臣不是无名之辈,他们是家族死士,真正的忠贞之士。他们见过很多修真强者,接受他们的指点,甚至在苏家的安排下,曾经远远目睹过一位镇国强者的风姿!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只凭一把刀,就能让他们所有人束手无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骤然间,宋征拔刀一击。四人只看到雪亮的刀光如同山洪决堤一般倾泻而来,瞬间淹没了自身,却仍旧四肢僵硬,难以做出任何应对只有等死。

    可是刀光之后,洪水退去,他们连忙摸了摸身上,没有伤口,完好无损。他长松了一口气,但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再转身一看,剑萍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她一头秀发,被宋征一刀断去,只剩下了一个白白的光光脑壳!

    宋征将拔刀击天那一式,和破晓九刀结合起来,一刀之下,给她剃了个秃瓢。剑萍却在刀光临体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死定了!

    等到一切退去,她却已经吓破了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掉头就跑,再也不敢看宋征一眼。

    四名家臣也赶快追着剑萍去了,担心她路上出什么意外。

    周寇不满道:“书生你还是书生意气,出手太温柔了,要是我当场就有一颗美人头冲天飞起了!”

    王九对他不满:“你这土匪对于美人的理解,只停留在压寨夫人的水准上,粗鲁残暴。对美人要温柔下贱……”

    他说不下去了,赵绡瞪着他呢。

    苗韵儿松了口气,又有些担心道:“那个苏尘……会来帮他的侍女报仇吧?”

    宋征洒脱一笑:“来了正好。”

    周寇还是不满意,做着切人头的姿势道:“就应该直接斩了那五颗人头,然后杀上千年商行,上上下下杀个干净,把富得流油的千年商行抢个干净!”

    宋征苦笑不已:“只是一些口角之争,又不是不共戴天之仇。”

    王九已经开始搬运卤兽肉:“走吧,吃喝起来,今朝有酒今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