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一三二章 如何摆脱(下)

    不管是战车兵、飞剑军还是大将军的亲军,个体实力都远超洪武天朝其他军队,他们如果参与了,白梨实十有八九会落在他们手里。

    “没有。”井川北道:“另外另外两份藏宝图在斗兽修骑和重光军的手中。”他补充了一点:“重光军还不能算是大将军的军队,刚刚招募,鱼龙混杂,没有来得及训练。”

    宋征举起酒碗:“好,算我一个!”

    三人一起笑了,干了一碗。

    距离晚上还有些时间,宋征辞别两人返回。他的神情很轻松,并不为晚上、或者是整个计划担忧,因为他压根不觉得这个计划能够成功。

    白梨实大名鼎鼎,的确是一件异宝。但这么多人的谋划,想要瞒过天火,他完全不看好。

    他之所以答应,是因为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掩护。他之前就发现了,天火有“洞察人心”的能力虎骄兵去迎接钦差,出皇台堡三十里没有问题;那些商人想要逃走,三十里后死于非命!

    虽然不明白天火到底是如何做到这种程度的“洞察人心”,但他觉得还是要给自己真正的计划披上一层伪装。

    白梨实的计划就是这一层伪装,天火如果追究这个计划,就有很大可能忽略了宋征真正的计划。

    天火的“洞察人心”肯定是有一定限制的如果真的到了隔空就能看穿每个人的所有内心活动的恐怖程度,那他也就不用挣扎了,安心认命就好,绝无逃脱可能。

    他刚才煞有介事的跟孟天九和井川北争取了一下,为自己的四个好兄弟也预定了一枚白梨实,前提是在接下来的争夺当中,他们作出相应的贡献。

    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暂时不需要他们参与。

    宋征走后,院子内的两人也踏实许多。孟天九沉吟着道:“以你我两人对那几个五云卫足足矣。但是如果咱们不把宋征拉过来,他被别人争取了过去就大大不利了。”

    他带着几分忌惮道:“这一次见他,我的灵觉隐隐感应到了一丝威胁这才多久,他竟然已经成长到对咱们有威胁的程度了。”

    井川北也道:“白梨实数量不少,分他一个也没什么。有他在后方压阵,你我冲杀起来也可以更安心。”

    无论如何,两人仍旧是以我为主,不会真的将宋征看作是主力军,至于史乙几个,不过是口头上答应稳住宋征罢了,并不打算真的分给他们白梨实。

    ……

    宋征回去之后,史乙他们都在修炼,已经是下午了,不过大家最近都很勤奋。生死大劫当头,压力巨大自然也动力巨大。

    宋征暗暗点头,也关好门继续修炼《古神炼》去了。

    五人在神烬山绝域中吃过灵魂修为不足的小亏,也目睹过强大的魂魄法术惊人的杀伤力,所以宋征得到这部隐身修炼法门之后格外看重。

    一下午两个半时辰的修炼,宋征惊讶发现自己的魂魄更进一步,比之之前又强大凝实了几分,已经达到了阴神之前的“内照”的层次!

    魂魄之光幽幽,可以照见自我。

    他猜测,是因为“引魂祭”的修炼,反而激发了他的潜力。

    看看外面的天色,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打开门出去了。院子里,周寇正在操演他新的魂兽,在阴影之中穿行。宋征没看清楚样子,朝他挥手打了个招呼走了。

    周寇有些奇怪:“书生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幽会呢?那有什么意思,还是杀杀杀来的带劲!”

    他不知道,宋征今晚真的是去杀杀杀了。

    ……

    因为小眼睛络腮胡,宋征对五云卫的人根本没什么好感。

    而他们又利用连方玉斗诱杀宝图持有者,见利忘义阴险诡诈,宋征对他们出手毫无心理负担。更何况,即便是没有这些因素,他体内狼兵的因子也会发挥作用,涉及到自己和兄弟的生死,不相干的人自然一概扫开。

    小院门口,一身精甲的孟天九和井川北已经在等候着。三人互相一个军礼,身上灵元激活了战甲上的奇阵光芒,彼此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他们穿戴的,都是营将级别的制式仙甲!趁着混乱弄到好处的,不只是宋征五个。

    流银楼以前是皇台堡附近最昂贵的酒楼,奢华程度让人嗔目结舌,一般士兵一年的饷银,在这里不够一道菜。而且占地广阔,一桌客人专享一座跨院。

    五云卫的厉占楼挂着把总的名头,远没有把总的实力。他是靠着当总兵的姐夫混到了这个位置上,平日里吃喝嫖赌欺男霸女,做擅长的就是挖空心思从卫所里弄钱。

    可是没想到来到皇台堡,他的总兵姐夫瞬间灰灰,五云卫也差点烟消云散,他带着几十个平日里的亲信苟延残喘,几次圣旨下来,身边只剩下了六个人。

    他占了流银楼,等着孟天九和井川北。

    过往几年,他姐夫用尽了各种办法,终于将他提升到了脉河一道。却没想到在皇台堡,几次圣旨下来他就已经是脉河四道了!

    暗夜当中,厉占楼一脚角踩在椅子上,喝着酒烦躁的将衣领扯开,露出巴掌宽的一片胸毛。

    他也说不上来皇台堡好还是不好:如果有机会,在世人敬仰的天才修士,和仗势欺人的街头恶霸之前,谁都愿意选择前者。可是他资质普通,想要活得自在只能仗势欺人。

    姐夫和姐姐虽然每次都会帮他,可是脸色并不好看。尤其是姐夫家里那帮人,每次见了自己跟看一条哈巴狗似地!

    而在皇台堡半年时间内,他连续打通三道脉河,差点以为自己也是个被埋没的小天才了!

    这一切都是天火的功劳,然而那东西要人命!

    这一阵子,知道了白梨实的事情,他就一直在憧憬:老子才三十岁,再提升几次,到了知命境,然后利用白梨实逃出去,让姐夫的那些家人惊掉一地下巴!只要今晚成功杀了孟天九和井川北,抢到第一份藏宝图,自己就抢占了先机。

    他越发的烦躁起来,嘶声问道:“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