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一四五章 妖皇再现(中)求推荐票!

    妖皇并不满意,这枚妖皇令关系着牠忠心耿耿的密探之死,更关系着妖皇的脸面。可是现在却没能当场杀死对手,牠不会就此罢休!

    等到妖皇令和云赤惊都走了,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洞天世界,宋征三人出来,奔行间有些狼狈:“快走!妖皇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

    妖皇令上有他的气息,但他的气息和云赤惊是完全不同的。只要妖皇令入了妖皇的手,牠就马上能想明白,这里还有“第三者”,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狂奔,到了十几里之外,借着冲刺的速度凌风而起脉河境之后,他们已经可以飞遁,只是飞的不远。

    轰隆隆……

    身后传来剧震,一股冲天的怒火即将爆发妖皇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们并没有逃出去多远,妖皇比宋征预计的还要快!

    史乙一咬牙:“调转方向,进入火海!”

    宋征和赵绡也没有办法,立刻一转方向,不过十里之外就是茫茫火海,三人落到地面上,一头扎了进去。

    浓烟和魔火凶焰阻碍了妖皇的感知,除非牠亲身降临,否则难以找到三人。他们冲进火海三十里,才算是松了口气,史乙又在玩命的吞食魔火凶焰,宋征和赵绡喘息一阵,心中连连后怕。

    但宋征却不后悔。

    ……

    六千里之外,晴朗的天空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炸雷,霹雳闪电如同蛛网一般的出现在半空中,而后这些力量在虚空强行打开了一道出口,云赤惊护着手下的百战王骑,轰的一声摔落在了大地上。

    在他们身后,虚空通道内还有接连爆发的虚空雷流紧追而至!

    云赤惊拼尽了最后的力量,强行封闭虚空出口,可是虚空雷流狂暴无比,即便是他也格外吃力。足足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终于成功。

    他一松手,瘫坐在一块石头上,再回头去看,百战王骑已经只剩下不到七十人,在虚空通道中,损失了三成多!

    他一阵心疼,对那三个小兵也怒气爆满:“自取灭亡!”

    他心中还多着一丝狐疑:从妖皇手下逃生,似乎太容易了。

    ……

    周寇也满心疑惑,他已经抓了四个落单的妖族,可是却没有人知道灵魔焰到底是什么。

    他处理掉手中的俘虏,将妖魂喂给冥魂龙犬吃了,然后悄然潜回了王九三人隐蔽的地点,朝他们摇了摇头,三人顿时失望:“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周寇也说道:“外面已经乱成了一片。”他沉默一下说道:“只有五千人能活下去,大家都疯了,我感应到周围有好几处战场。有的是咱们的战士们在互相残杀,有的是在疯狂攻击妖族,有的是妖族在围猎人族……”

    五千之数太少,为了活下去,疯狂的人和妖能做出任何事情。

    苗韵儿一直坐在角落里,蹙着可爱的眉头,此时忽然开口说道:“我有个办法,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是否可行。”

    ……

    宋征三人再次逃出火海,史乙身上冰寒之意已经强烈到快要把虚空冰冻的程度。他距离脉河四道的境界似乎也不远了。

    浓烟之外,有三名妖族战士各自占据一个方位正在搜索前进,赵绡抬手举起天雄弩,却被宋征轻轻拉住了。

    很快三名妖族小兵就成了他们的俘虏,赵绡有些抱怨:“一定要用这个办法吗?”

    宋征反问道:“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赵绡决定认命了。三人严刑拷打一番,问到了一切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而后各自取出一枚特殊的石符佩戴在身上,一层淡淡的妖光闪过,在三名妖兵惊讶的眼神之中,化作了牠们的模样,连气息都变成了妖族的气息。

    这是上一次从申屠霸的小洞天中得到的宝物,能够将他们伪装成为妖族,而且相貌也能变化。

    史乙模仿着其中一名妖兵的生意,对宋征和赵绡开玩笑说道:“来,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妖族鬼山大营第四镇妖兵真八。”宋征变化了自己的声音:“我是魈厄。”

    赵绡道:“我是苯祸。”

    宋征歪着脑袋,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一时间没想明白。

    三人处理掉妖兵丢进火海就好了,然后拿着牠们的腰牌,凭着审问出来的口令,顺利的混进了营地中。

    凶魔太炎山崩发,流火无穷,妖皇亲自赶来,也带来了大量妖兵,在各处扎营,负责一些警戒和疏堵的工作。

    鬼山大营隶属妖皇的七弟,晋南王麾下,晋南王是妖皇最看重的几个兄弟之一,在妖族当中德高望重,这次大灾,自然是亲自率军赶来。

    鬼山大营一共五镇精兵,驻扎在一片平坦的山谷中。最中央就是晋南王的大帐。

    妖族的营地实在是太糟糕了,破破烂烂的帐篷,粗糙的食物,满营的臭味。就算是人族最孱弱的军队,后勤条件也比他们好。

    但对于妖族来说,行军打战的时候,能够有帐篷睡,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条件了。晋南王在妖族之中,可是出了名的“爱兵如子”。

    中军大帐那边,三个人当然不敢靠近。晋南王本身就是玄通境的老祖,他身边的亲卫营,选拔的标准就是脉河境,随便一位队长都是知命境。

    但是营中还有其他的将领,比方说他们第四镇的总兵,还有下属的几位营将。

    在臭气熏天的营地内蛰伏了一天这一天当中,跟“苯祸”相熟的一些妖兵都觉得奇怪,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脾气格外不好。

    好不容易忍到了夜晚,终于有好消息传来,晋南王召集营将以上的军官去大帐饮酒作乐。毕竟不是战时,虽然行军之中,但管理的并不严格。

    宋征三人找了个借口,跟另外一伙妖兵换了哨,提前出营巡逻去了。刚到营口,三人就悄然闪进了黑暗之中,而后从另外一个营门折返回来。

    营将手下的亲兵只是燃穴境,虽然都是燃穴五十枚以上的水准,但对三人来说不会造成任何困扰。

    他们收敛全身气息,躲过了亲兵闪入营将的帐篷内。赵绡在门口警戒,对两人一挥手,宋征和史乙立刻开始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