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一六八章 冰阳吸魂(上)求推荐!

    商东情容貌看上去二十出头,似乎比宋征大不了多少,但是开口说话,便是苍老之音,至少也是几百岁的老怪物了。

    “宋征,一定有人跟你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但我们来就是要告诉你:凭什么我们堂堂封爵者,要蛰伏于旁人之下?我们四人已经决定,不接受任何势力的招揽,我们自成一派,就称为‘贵者盟’,彼此照顾,共同进退。

    天火挑选人手,才有了咱们封爵者。但谁知道天火到底有什么目的?它挑选的一定是一个人吗?依老夫看倒也未必。我们四人已经达成协议,就看你的决定了。”

    贵者盟四人交代了一番,也没有马上就逼宋征表态。

    将四人送走,史乙几个人彻底茫然了:三方说的似乎都有道理,都是在情报完全不足的情况下去猜测天火,所以也就有了多种可能性。

    周寇又问了一次:“书生,到底选谁?”

    宋征烦恼无比:“谁也不选!”

    “嗯?”这一次大家都奇怪了,宋征舒了一口气:“等下一次圣旨,咱们看看情况再说,现在胡乱猜测天火的用意,我怕他们全都弄错了,反而连累我们。”

    四人思忖片刻,史乙最先点头:“这样也好,就算咱们待价而沽。若是在圣旨中遇到了,只要不是生死冲突,他们为了拉拢书生,都会照应咱们几分。”

    王九连连点头:“说的是。”

    周寇一扭头,习惯性的反对史乙:“老千儿就是奸诈。”不过他也并没有反对宋征的决定,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

    大部分人都以为只有五位封爵者,但实际上还有一个。在皇台堡外,天断峡谷之中。

    巴图从深潭中游动出来,潭水悄无声息的从牠身体两侧滑过去,牠一身鳞片也随着出水而逐渐隐没在皮肤下,牠的皮肤看上去像是蜥蜴的外皮。

    牠是厌殃太子的爱将,但整个大军之中没有人知道,牠其实是厌殃太子的私生子。牠身上有龙鱼族的血脉,除此之外,另外一半来自母亲的血脉,是守宫妖。

    守宫妖是七杀部中的兵器大师、近战高手,也就是贴身护卫的最佳人选。牠的母亲是守宫妖一族献给厌殃太子的贴身婢女。

    虽然容貌和身手都很好,但地位低下。厌殃太子要了牠的母亲之后还算有良心,给牠们安排了住处,等巴图长大之后,又将牠带在身边培养,只是无法给牠一个名分厌殃太子的太子妃是出了名的妒妇。

    上一道圣旨中,活下来的妖族也很少,但巴图潜回了厌殃太子曾经的宫殿中,盗出厌殃太子曾经暗藏的几百团灵魔焰,分给了对于自己忠心的一群属下。

    牠成了妖族唯一的封爵者。

    寒潭下有一眼“万古冰泉”,牠每天借助此地修炼事半功倍,又有天火的赏赐,最近这段时间,牠的境界突飞猛进。

    几百名忠心耿耿的属下在不远处搭建了一座小小的营地,他返回营地,手下已经准备好了血食。一个活生生的人族修士!

    巴图走过去,因为长时间压力巨大,牠胸中总有一股难以压制的嗜血欲望。牠的尾巴轻轻一卷,一柄利刃从一旁的餐盘中无声无息的来到了牠的面前。

    那名人族的小修士只是燃穴境三十枚的境界,点燃的三十枚大穴中,全都刺着一枚手指粗细的长长妖牙!将他的全部力量死死压住。

    他恐惧无比,看着面前这头守宫妖不断靠近,惊慌大叫,全身发抖。

    巴图闭上眼睛,鼻子凑近了血食深深嗅了一口,一张长满了尖锐利齿的大口微笑张开,一直裂到了耳朵后:“恐惧中的灵魂最美味!”

    尾巴一送,那柄利刃噗一声刺进了血食的肚子,往上一拉,哗啦一下将内脏和鲜血一起放了出来。顿时整个营地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那些妖族们被这气味儿刺激的两眼暗红,不断舔着嘴唇。

    血食一时半刻却不会死去,眼睁睁看着巴图在自己的内脏之中挑选着,牠最喜欢的吃的是肝脏,先切下来,送入口中嚼着。

    一名妖族上前来禀报:“大人,阿鲁老爷离开了。”

    巴图冷哼一声,心情顿时不好起来,一刀刺入了血食的心脏:“走就走了吧。”

    阿鲁在牠的部下中德高望重,之前一再建议牠,现在的形势应该尽力促成和皇台堡中的人族修士默契和平,争取在某些圣旨中能够联手,这样才能增加活命的几率。可是巴图却改不了血食的爱好。

    牠正在考虑,要不要派亲信追上去,给这个老东西一个痛快,忽然心有感应,抬头望向了天火方向。

    “哼,留牠一条老命,让牠看看,没有那群人贼,我一样能带着大家活下去!”

    ……

    “他是谁?”冷酷的年轻修士淡淡问道,一旁的陪坐者又说了一遍:“宋征。”

    “名不见经传。”年轻修士随口一句,便不愿再说此人。这世上,有一种人被称为“当代天骄”,他武山路就是这种人。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来错了皇台堡,是的,在别人看来,被天火控制了生死,一次次经历着圣旨的磨炼,随时可能陨落,完全就是一场劫难,不是什么机缘。可是他不这么认为。

    他暗中兴奋!

    如果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拿到的机缘,他反而会不屑。在他看来,机缘也是有风险的,天火就是真正的大机缘。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加入了灵火会。可是今天他听说灵火会的剑南夫人居然亲自去招揽一个脉河境的小修士!滑稽可笑。

    这位天尊强者也不怎么样。他不由得看低了剑南夫人。

    他身边的人也都为他不忿,堂堂当代天骄之一,二十岁的知命境中期,还比不上一个脉河境?哪怕他是封爵者!真正有眼光的人都会知道,武山路才是最值得被看重的那一个。

    武山路只是淡淡评价了一句,就将那人丢到了一边,他不配做自己的对手。但是一杯酒还未饮完,他已有所感应,不由得暗自道了一句:“封爵者而已,你们看重?且看我随意给你们挣一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