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二一七章 闲棋一枚(上)第一更!

    夜已深,灭孽一路上并未得到真正有效的补充。

    如果给牠时间,哪怕只凭四阶荒兽的精血,牠也能够一点一点的补回根本,甚至牠的秘法十分诡异,每一次大损根基,补充回来之后都会进入一个突破期,就好像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实力就能再次提升一样。

    可是夜晚的神烬山太过恐怖,高阶强种太多,想要找到一头四阶荒兽真不容易。

    牠一共也只找到了两头,精血只能让牠吃饱肚子,想要补充根本无从谈起。

    忽然,一路上都很警惕的灭孽感应到了什么,握紧了手中的断刀,猛的转头朝身后看去。

    那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已经渗透出了一种血色,此时闪烁出一层淡淡的绿光,显得格外诡异恐怖。

    然后,牠咧嘴笑了,迅速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又朝前行走了几百丈,身形下潜沉入了地面,地面上一阵微弱的隆起,形成了一条线,向他来的方向退去,然后一切静止不动了。

    ……

    一头巨大的阴魂贴着地面行来,一路上鼻子不断地闻来嗅去,找寻着某种线索。

    宋征三人跟在冥魂龙犬身后,走过这一片区域并没有什么异常,冥魂龙犬找到的线索一直很稳定,说明灭孽重伤之下只顾逃走,没有余力去布置什么。

    冥魂龙犬在这里略作停顿,宋征他们也都习惯了,冥魂龙犬停顿,就说明灭孽曾经在这里逗留,可能是观察周围的地形,也可能是略作休息。

    然后冥魂龙犬继续向前,三人刚刚跟出去,就听到王九一声闷哼,宋征瞬间感觉到一阵危险好像冰针一样不停地刺着自己的阴神。

    他手爪雷神鞭,猛地转身。

    王九已经满嘴是血,后腰位置上,插着一柄断刀!刀柄稳稳地握在一只妖爪中。灭孽一身惨白的骨甲,站在王九身后。

    “胖子!”周寇大吼一声,王九对他张了一下嘴想说什么,可是没能出声鲜血就涌出来了。

    王九连连使眼色,宋征咬了咬牙,对他一点头。

    灭孽一发力,要拔刀而走,却惊讶发现,断刀稳稳的陷在了王九的身体内!王九全身向着伤口收缩,牢牢困住了这柄妖刀!

    宋征抓住了机会,凌空一鞭朝灭孽打了过去。

    咔嚓

    雷霆闪动,瞬时间铺天盖地。

    灭孽大怒,猛的一抖手中断刀,按照牠的经验,这一震,刀气爆发,这胖子必定全身破碎,被切割成了无数碎块。

    可是王九的身躯就好像牛皮糖一样,牢牢地黏在刀身上,随着他的抖动不停地弹跳着,但预料之中的身体破碎却没有出现。

    “哇”王九一口黑血喷了出去,内脏几乎被这一抖彻底碾碎。

    但是同时,无穷雷霆已经砸落下来。灭孽迫不得已,手中一松滚了出去。

    轰轰轰的雷霆砸落下来,追着牠不断轰击。宋征另外一只手朝地面一按,封天戒当中的数百道剑羽,如同一条巨大的钢铁蚯蚓一样钻进了大地下,然后猛的从灭孽的脚下喷射出来。

    灭孽闪身躲开,剑羽众多,哗的一声散开,又将牠包围了进去。

    灭孽连连躲避,心中大怒涌起:若不是身受重伤,实力不足一成,岂能容这三个小贼在自己面前嚣张!

    但形势就是如此,牠瞬间就判断出来自己最好的选择:走!

    那个胖子基本上已经死定了,自己只要再有两次伏击,就能杀了剩余的两个小贼。现在实力大损,跟他们硬碰硬不明智。

    灭孽连续几个身法施展出来,躲避开了剑羽和雷霆,身躯猛的往下一沉,已经到了腰部。却见宋征一脸冰冷,脚下一跺!

    轰

    灭孽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脑中无穷轰鸣,妖魂摇摇晃晃险些镇守不住。

    一柄亮银色的长枪凌空出现,呼啸着朝他射来,灭孽在明明之中感觉到,强烈的危险来临。牠狠狠一咬牙,再次冒险催动了秘法,一层淡淡的血色笼罩全身,连带着牠惨白色的骨甲,好像也变成了粉红。

    咚!炼铁银枪重重的刺在了牠的胸口上,一阵强烈的血色上涌,和炼铁银枪的力量猛烈地对撞起来,在灭孽的胸口前轰然一声爆发出了一团巨大的光芒耀斑!

    炼铁银枪嗖一声退了回来,而灭孽一个踉跄,强行激发出的秘法血色耗尽,一身惨白!

    宋征却已经举起了天灯照,愤怒道:“死吧!”

    唰

    一道灯光准确的射中了灭孽的左眼,这里没有骨甲保护。

    灭孽猛的一震,剩余的那一只眼睛瞳孔骤然放大,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要死了。

    牠在一个极为残酷的环境中长大,也养成了残忍嗜杀的性情,然而牠没有想到,以往那么多艰难的局面,牠都能一一走过,并且机缘巧合,继承了七首妖龙的遗宝。牠以为自己是天注定的那一个,要成为七杀部历史上最为传奇的妖皇!

    却这样轻易的陨落在了三个小贼的手中!

    直到临死,牠还觉得不能相信,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天灯照的光芒散尽,灭孽已经死去,但是牠的妖魂,却在半空中嘶吼了一声:“这不可能……”

    冥魂龙犬一跃而上,吃了一顿美味。

    宋征收了灭孽的尸体,抓住王九和周寇丢进小洞天世界中:“快走!”

    他带着小洞天世界,行天术展开来,不顾危险地一路飞遁,然后在百里之外,自己也闪了进去。

    那一枚承载着整个小洞天世界的宝石,叮咚一声落进了一条大河中。在激流下不断地的翻滚着,随着河水不知道冲到了哪里去。

    ……

    宋征进来之后,王九已经好了很多。

    那一柄断刀被拔了出来,周寇给他包扎好了,服用了五阶的疗伤奇药,再加上他本身《永生天养录》的神异,脸色已经不再苍白。

    周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小心?”

    宋征纯粹是因为直觉,摇头说道:“我总觉得这个灭孽没有那么简单……”

    ……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黑夜逐渐过去,已经到了神烬山的黎明。

    宋征躲入小洞天世界的那一片天空中,忽然燃烧起了一团如同莲花一般的青白色火焰,火焰极为强大诡异,似乎已经能够融化虚空。

    “奇怪……”火焰中传来一个深远宏大的声音:“没有了踪迹?”

    莲花火焰在天空中巡视一圈,发现了下面浩浩荡荡的大河,不由得道了一声:“好狡猾的家伙。”

    此时,天空中又有一道金光门户大开,笃的一声,跳出一只紫金色的小巧葫芦,葫芦表面布满了繁复神秘的花纹。

    葫芦嘴儿打开来,竟然口吐人言,声音同样宏大而悠远:“跑了?”

    又有一宝自天边浮空而来,乃是一片树叶,飘飘荡荡,好似浮于众生苦海之上。

    树叶上传来了第三个声音,带着一丝遗憾:“可惜了,几十年前布置的着一枚棋子,本以为可以成为一招妙手,不料竟然算漏了天机,让牠提前陨落在此。”

    “是谁下的手?”葫芦又说道。

    那树叶轻轻一抖,似乎是在搜寻推演,而后惊讶一声道:“本祖竟然算不出来?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蒙蔽了真相!”

    另外两宝一阵沉默,炼化火焰中传来了一丝冷笑:“打掉了我们的棋子,以为就这么算了?这一份因果岂能不报?”

    “正该如此。”树叶轻轻一笑,却是无比的自信和坚定:“不过,棋盘上的事情,还是要在棋盘上解决。你吃我一子,我也要吃你一子。”

    ……

    宋征总觉得杀灭孽有点太容易了。

    虽然按照他之前的推算,灭孽身遭重创,实力不足一成,只要被他们找到了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有一个疑点,他们追踪灭孽一路上,没有遭遇什么强种危险。

    那可是在神烬山的黑夜!这么顺利的追踪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而且他全力以赴击杀灭孽,声势惊人,也应该引来强种窥视才是。可还是没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况且,这个灭孽未免太“奇特”了,妖皇厌恶,按说在七杀部内,应该处处被排挤刁难,能活着长大就是幸运了,居然还能得到七首妖龙的遗宝,而且年纪轻轻就炼到了命通境?

    宋征总觉得,这背后的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他的眼界,还没有开阔到那些真正的“棋手”的层面,没有猜到灭孽只是一枚闲棋布置,他只是觉得不正常,因而就要多加小心这里是神烬山!

    估算着时间快到了,他带着王九和周寇一起从小洞天世界中出来,静静的等候着圣旨将他们拉回去。

    三位妖族太子的尸体每人带着一具,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王九忽然患得患失起来,惴惴不安问道:“书生,万一这样的龙种,天火不认可呢?”

    宋征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你说的这种情况,也有很大的可能。”

    “啊!”王九一声惨叫:“那怎么办?咱们岂不是死定了?早知道最后这大半天的时间,不要浪费了,应该再去搜寻龙种,确保稳妥……”

    “哈哈哈!”宋征和周寇一起大笑,王九猛地明白他俩合伙吓唬自己,正要咒骂,忽然一阵熟悉的晕眩感觉袭来,四周一切都陷入了无穷的黑暗之中。

    石三说

    有关女主,大家更中意哪一位?你们猜我更中意哪一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