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二九四章 龙怨(上)

    马弘盛魂魄被震散了,但宝蓝分神可以将之重新凝聚,包裹在自身外,伪装成马弘盛本来的魂魄。

    却不料宝蓝分神和马弘盛的身躯一接触,噗的一声好像打碎了什么东西,一股诡异的冥灰色虚火从马弘盛的身体内爆发出来,迅速的燃烧,将整个马车内的空间点燃。

    宋征落入火焰当中,却不慌不乱,以阴神手段与之对抗,轻轻一跺脚,轰……太古灭雷发动,一层层的阴神震波,将火焰冲击的摇摇摆摆,远离了他的身躯。

    但是那一团宝蓝分神,却落在了火焰之中,被那火焰迅速的侵染了。

    而后,那种特殊的火焰,顺着宝蓝分神和宋征之间的联系,侵袭上了他的阴神。宋征一声怒斥,却已经无力回天,虚暝灯乃是问心斋最顶级的秘术,针对阴神强者,以镇国强者的实力施展出来,宋征能够对抗片刻已经非常不易。

    冥灰色的虚火很快将宋征包围,不断地灼烧炼化,他站在火焰中呆滞不动,整个人都被染成了这种诡异的色彩。

    马车外,巅峰老祖们厉声喝道:“快救大人!”

    然而虚暝灯的力量朝外一放,一道道冥灰色的火焰好像怪蟒,朝着巅峰老祖们缠绕过去。老祖们不用接触,就知道这东西格外难缠,纷纷避让。

    州府衙门咣当一声正门大开,从其中飘飞而来一道字帖,那是文修镇国书写而成。字帖打开来,上面的每一枚文字都放出了金光,在夜空中闪烁照耀,光芒夺目。

    其中一枚“斩”字飞了出来,凌空化作了一道“斩意”,向齐丙臣当头落下。齐丙臣吓了一跳,这可是镇国之击,他慌忙遁出数十里,那一道“斩意”却追踪而至,有种不将他斩于意下绝不罢休的意味。

    偏偏齐丙臣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镇国强者的那种压制,他实在没有信心接下这一击,一咬牙继续飞遁,转瞬之间,一追一逃已经到了百里之外。

    而孙辨非、班公燮、杨六目等巅峰老祖也是一样,各自被字帖上的一枚文字追杀,心神被镇国强者所夺,不敢回身迎战,一遁数百里。

    宋征身边没人保护,那虚暝灯的火焰不断灼烧炼化,用了小半个时辰,便将他的阴神彻底污染完毕。

    嗖

    虚火收回了马弘盛体内,马弘盛却霍然睁开了双眼。而后,马弘盛和宋征彼此一望,各自露出了笑容。

    诡异的是,这笑容竟然是一模一样,就好像是同一个人在笑。

    ……

    越州州府衙门外诡异一战在外界悄无声息。

    “马弘盛”独自回到了府衙中,吩咐手下处置一下外面的情况,死去的的府兵报了个剿匪阵亡,给些抚恤金便可。

    那三位巅峰老祖阴神受损,昏迷不醒,他命人抬了回来,而后亲自为他们“医治”,医治的后果,当然也是被他所控制。

    而这三位巅峰老祖,却都是花增岁的人。

    若无宋征那一记野神炸,首辅大人想要控制三位巅峰老祖必定大费手脚,而且成功率不高,现在却显得唾手可得。

    在京师的书房中,首辅大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黑暗中,那个声音响起:“恭喜大人,大计已成。”

    黄远河呵呵一笑:“大计已成?还差得远呢。不过……宋征这只难缠的小鬼,终于是被老夫捉住了。”

    黑暗中的声音道:“能够在大人手下逃过上一次,他已经足以自傲了。世人皆道宋征很难对付,龙仪卫势大如天,如今皆入大人掌握!”

    首辅大人微笑颔首,虽然矜持,却也的确自得。小鬼虽然奸诈,仍旧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

    几日之后,齐丙臣等巅峰老祖返回湖州城,却发现“宋征”已经提前回来了,他们询问之下,宋征言说自己阴神神通强大,对抗之后勉强摆脱了那一片古怪的火焰,但染指越州的计划失败。

    老祖们心中怀疑,多次暗中查验,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个宋征也能够通过朝廷大印的考验老祖们都知道宋征也有秘法可以骗过朝廷大印,所以对此仍旧存疑。

    随后从越州传来消息,马弘盛并没有死,只是五百府兵上报阵亡,这让大家更加怀疑。

    但是随后十几天中,宋征以各种借口将老祖们一一调离。

    齐丙臣和吕万民被打发回京师,他们本就是龙仪卫的三品供奉,是肖震的直属手下,派来协助宋征的。宋大人觉得现在江南岭南已经稳定,不需要他们了,两位老祖也是无可奈何,领命而去。

    回到了京师之后,他们暗报肖震,指挥使大人也是神情凝重,请两位老祖先回去,他定会查个清楚。

    将身边原本的巅峰老祖遣散之后,他也逐渐疏远了湖州城内的老祖们,比如班公燮等人。取而代之的,是三名不知来历的老祖,他并没有去挑战肖震的底线,为这三位老祖争取龙仪卫三品供奉的职位,只是请三人随行保护自己。

    除了他们之外,即便是湖州龙仪卫的老人,比如杜千户曾千户李三眼,想要接近宋征也需要通禀。

    而现在负责通禀的,已经不是石中荷了。

    他身边的老人之中,最愤怒不能接受的反倒是曾千户,第二天就辞官离去不知所踪。

    ……

    京师中,“新贵”肃卫的衙门用的是以前金銮卫的地方。不过新上任得肃卫指挥使林鹰茹觉得以前的大门不够森严,于是推倒了重建,现在的正门给人感觉深重阴森,门前有八名身着暗黑色仙甲的修兵把守,等闲人等不敢靠近。

    林鹰茹相貌看上去四十左右,相貌特意。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来她是个女人,但是她的面部线条格外锋利,整个脸庞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柄利斧。

    上午的时候,肃卫正门大开,林鹰茹一身暗红色的仙甲,骑在战马上,不戴头盔从门中驰出。身后整齐的跟随着三百精锐肃卫,都是知命境以上的强修,杀气腾腾一片肃然,往龙仪卫的方向去了。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太后接到了消息;黄府之内,首辅大人也得到了通知。

    从林鹰茹杀出肃卫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京师都明白:开始了!

    时间不长,远在江南的“宋征”也知道了。

    洪武天下,最有权势的一小撮人的游戏,正是掀开了大幕。

    但身为棋手之一的肖震却有些捉摸不透,太后为何要这么做,她真觉得已经准备就绪?可是自己掌握着龙仪卫,各地卫所的力量不必去说,仅仅是在京师之中,就有两位镇国强者,自己也可以短时间拥有镇国的战力;还有摘星楼中一群老怪物,也是不可低估的战力。

    太后即便是和首辅大人联手,两位镇国强者也不可能稳赢龙仪卫,一场大战下来,恐怕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反而会被人趁虚而入渔翁得利。

    肖震越想不明白,心中越是不安。他了解太后,没有把握的话,太后不会下手。

    长街之上,队伍轰隆隆而过。街道上原本的那些游人商贩,忽然感觉到一阵阴冷不舒服,下意识的躲避开去,长街忽然变得冷冷清清。一道阴风打着旋卷过,几片黄纸飞舞。

    肃卫的队伍飞快,林鹰茹沉着脸,身上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转瞬之间,龙仪卫总署衙门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林鹰茹放慢了自己的战马,整个队伍也跟着减慢了速度。

    门口守卫的校尉并不知道那些高层的事情,他们只是尽忠职守,看到有大批人马赶来,立刻催动制式飞剑,嗖一声八个人八柄飞剑指向了来犯之人,大声喝问道:“什么人!下马止步,龙仪卫重地,胆敢冒犯者杀无赦!”

    “哼!”林鹰茹轻轻一声冷哼,有某种来自黄天立圣教的阴神神通发动,八名校尉感觉到自己脑中,被人用数千斤的大锤狠狠砸了一记,顿时七窍流血无声无息的瘫倒下去。

    八柄尽忠职守的制式飞剑,乒乓几声掉落在地上。

    四下里一片死寂!

    不仅仅是随后赶来的几名龙仪卫校尉惊呆了,连林鹰茹自己身边的肃卫也惊呆了:大人竟然一见面二话不说就下了杀手?!这可是龙仪卫,拥有三位镇国强者的龙仪卫!

    除非太后已经晋升资深镇国,否则一场大战不可避免,而且二对三,太后一方失败的可能性极大。

    林鹰茹冰冷的下令:“进去。”

    “是!”手下们反应迅速,从震惊中厉声领命。三百精锐铠甲铿锵,轰隆隆的上前。总署衙门里,越来越多的龙仪卫冲了出来,却没有一个主事之人,被肃卫整齐划一的阵型逼得不断后退。

    林鹰茹已经站在大门口,皱眉不满道:“好生窄仄,将这大门拆了。”

    “是!”

    她身后,一名巅峰老祖越众而出,一声唿哨,背后虚空忽然凝聚出了一只奇异的大葫芦。葫芦张口,飞出一柄闪烁着红光的奇异飞剑,速度快的让人嗔目结舌,眨眼之间便是几十个来回,将龙仪卫总署衙门的大门戳出了上百个窟窿,各个窟窿之间布满了裂痕,随后咔嚓一声,整个大门破碎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