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穹之上 石三

第一三零零章 止步于此

    这第三步哪怕是已经找到了诀窍,却仍旧困难重重,因为宋征只是有一种明悟,关键找到了但是仍旧不知道第三步的道路究竟是什么。

    而且这个“所有超脱”第一步所创造的宇宙,意思是这一片超空间中,纵贯所有的时光,能够诞生的全部超脱存在,所创造的全部宇宙!

    往前看,的确有极少数的超脱跌落了,比如玉皇,他们所创造的宇宙要计算在内。

    往后看,还有很多超脱存在尚未成为超脱,但是祂们未来会创造的那些宇宙,也要包括在内。

    这种时间线上的事情难不倒超脱存在,但是数量庞大,各种细节十分琐碎。

    宋征不断地经历一个一个宇宙的体悟,庞大的经验收割回来,对他造成了一种玄妙的影响。

    越是体会了不同的身份和生活,越是容易造成本性的错乱。

    哪怕祂们是超脱存在,可以将这些体悟全部切割成为经验,也仍旧不可避免的会在心灵上留下一些痕迹。

    这些痕迹已经非常轻微,不过宋征的体悟实在太多了,堆沙成山,还是让他渐渐地变得麻木而冷酷。

    他以超脱存在的“无限”,应对时间线上的“无限”,终于完成了这第三步的关键。

    某一刻,他忽然心有所感,抬眼一望,仿佛有一条平坦宽阔的大道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终于看清楚了超脱大道的第三步:走出超空间。

    他抬起脚来跨出了这一步,无数经验在他背后升腾而起,精彩宛如万千宇宙!

    他的神躯在这一瞬间变得无边巨大、无边伟岸,让超空间中所有的超脱存在都自然而然的仰望。

    然后他的身形开始慢慢变淡,从迈出的那只脚开始逐渐消失。

    这种消失正在蔓延,还没有到达他的上半身的时候,他忽然一伸头,半张脸也跟着提前消失。

    可是紧跟着,宋征忽然顿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后撤,将迈出去的那一只脚收了回来。

    庞大的身躯迅速变回了原本的状态,已经消失的部分也重新变得清晰。

    超脱存在们一阵错愕:这是为何?失败了吗?

    祂们看到宋征脸上,带着一种神秘不可言说的神态,更是心痒难耐。看上去好像是宋征伸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然后主动放弃了这第三步,自己又回来了!

    太初之主忍不住浮现在宋征身边,询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宋征抬头,那一条“康庄大道”仍旧悬挂在他面前不远处,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重新走上去。

    他对太初之主说道:“道路是正确的,不过……我暂时不想离开。”

    他看向了自己的故乡宇宙,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他固化了故乡宇宙,让自己的超脱状态多了一丝羁绊,刚才可能就真的离开了。

    他经历了无数的体悟,累积的影响让他越来越麻木和冷漠。这种状态会让他最终成为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俯瞰一切,以最为理性、最符合逻辑的眼光去看待一切。

    也就是说,他会因此丢失一切情感。

    但是关键的时刻,固化后的故乡宇宙,他的那些“小伙伴”们,起到了锚定的作用,硬生生将他拉住了。他没有迈出那一步。

    或许在未来,对于超脱大道的追求,还是会让他最终迈出那一步,但不是现在。小伙伴们还在故乡宇宙中,需要他的看护。

    至于他在刚才那半步之中看到了什么,超空间“之外”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不能说,也说不出来。

    想要知道,只能自己去看。

    他对太初之主微笑说道:“方法我已经帮你们找到了,但是道路需要你们自己去开创。”

    每一位超脱存在的道路都是不同的,只能走自己的路。

    “至于我……我的道路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他并无遗憾,反而由衷欣慰。或许那种绝对冷静、绝对理性的状态,才是真正最高级的存在;可是他很庆幸自己被锚定拉了回来,没有成为那种存在。

    太初之主和其余的超脱们一片恍然,似乎明白了什么。祂欣慰一笑,抱拳对宋征深深一拜:“感谢冕下照亮前路!”

    “感谢冕下照亮前路!”所有的超脱一起下拜,这是对于大道的尊重。

    宋征还礼,而后转身而去。他来到了自己的故乡宇宙外,探头朝里面看着:“史头儿这么多年,折腾出来什么了吗?”

    ……

    史乙郁闷的半躺在一座高高的宫阙屋顶上。

    这里是一道飞檐,距离地面数千丈,伸出去数十丈,他的身下,白云悠悠荡荡的漂浮而过,有袅袅的仙音时不时的盘旋回绕。

    他手中拿着一只酒葫芦,碧青翠绿,里面的琼浆玉液永远也喝不完。

    他一口一口的灌着。

    王九还是胖乎乎的,走路颤颤颠颠,他来到了宫阙下,抬头朝着史乙喊道:“史头儿,小燕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北海夔龙肉,跟我回去吃饭吧。”

    “不去,滚!”史乙没好气的吼叫着,王九又劝了几句,史乙暴怒:“你滚不滚?你不当老子是你们的伍长了是吧,老子的命令都敢不听了?你不滚老子滋你一脸尿!”

    他站在宫阙上就要解裤带。

    王九大慌,摆手道:“我滚我滚,行了吧,饿死你狗日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他骂骂咧咧的走了,史乙哼了一声,继续躺下来喝酒。

    王九回到了自己的仙宫之中,这里鳞次栉比屋舍连绵不绝,奢华而庞大。宏伟的正门上挂着一块金光牌匾:九王仙宫。

    他一回来,便有无数仙兵仙将跪地迎接。王九没好气的摆摆手:“都站起来,说了多少遍了,不用跪拜,你们是仙人,我们有上下之分,可你们不是奴仆。”

    “是!”仙兵仙将们沉声领命,这种场面经历无数次了,王九也没办法,下次见面他们还是会跪拜。

    仙兵仙将对他们发乎于内心的尊重。

    他进了后宫,丫小燕正跪坐着,流着口水盯着眼前的一口大鼎。大鼎下面燃烧着十三种仙火,鼎中烹着北海夔龙肉,汩汩的冒着香气。

    王九一回来,她开心的蹦起来:“你回来啦!我们可以开饭了……”

    她看看王九身后,王九没好气道:“吃饭,那倔头儿不肯来拉倒,老子辛辛苦苦去猎杀北海奎龙,让老婆亲自烹饪,这倔头儿还不是好歹老子以后再也不管他了!”

    丫小燕暗笑,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然后还不是想方设法,弄出各种诱惑,想把史头儿骗下来。

    “吃饭吃饭!”她也不戳破,抓起筷子先给王九夹了一块,然后自己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

    寇王仙宫中,一派歌舞霓裳纸醉金迷。

    一队队仙姬端着各种美食美酒送进去,周寇的大殿之中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他端坐在最上方,怀里搂着两个美貌的仙子,这个摸一把,那个亲一下,时不时的哈哈大笑,简直乐不思蜀。

    忽然有一支规格最高的仪仗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寇王仙功的正门前。守卫在这里的仙将们大吃一惊,慌忙跪迎:“陛下……”

    赵绡从凤撵中走了下来,听到里面传来的乐曲声,寒着脸问道:“周寇又在欢宴?”

    仙将们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赵绡闪身而入。

    嘭!

    欢宴大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门板破碎,呼呼的飞进大殿,砸的一众宾客大呼小叫。

    有几个脾气暴躁的噌一下跳起来,可是紧跟着就乖乖夹着尾巴退下了。

    赵绡一身凤袍,满脸寒霜闯了进来。

    宾客们往后一退,都是神仙法术惊人,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场下正在歌舞的仙姬们吓得俏脸发白,一起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周寇一看见赵绡,敏捷无比的一弯腰嗖一下就钻进了桌子底。

    赵绡大步走上来,一脚将桌子踩碎了,把他揪出来喝道:“史乙自暴自弃,其他人都在想方设法帮他振作,你倒好,身为老兄弟,整日里欢歌宴饮,你很对得起他啊!”

    周寇已经被抓住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关我什么事儿?我说什么那个倔货也不听呀!他恼的是你,你怎么不去劝他?”

    赵绡勃然大怒,一拳就把堂堂寇仙王打成了熊猫眼。

    “哎哟!哎哟!”周寇杀猪一样惨叫起来,大骂道:“赵绡,你凭什么打我?”

    “我愿意!”赵绡恶狠狠地,然后环视一圈,喝道:“你好好准备一下,明日去见一见赤云万霞宫的晚舟仙子!”

    周寇愣了一下,奋力挣扎起来:“你又给我安排相亲?我自由自在的怎么了,你非要给我找个人管着我?”

    赵绡冷笑:“说对了,我就是看不惯你自由自在的,怎么样?”

    周寇气的浑身发抖,没口子的大骂起来:“母夜叉、母大虫……”

    赵绡不搭理他,一甩手把他扔到了一边去,临走之前丢下一句话:“不准迟到!晚舟仙子性情刚烈,你好好和她相处!”

    满地仙姬一声也不敢吭,甚至连今日所见所听,都要努力忘记。

    等赵绡走了,周寇才苦笑一下,落寞的低声自言自语:“这凶婆娘,你要是肯自己亲自来管我,我一定乖乖的什么也不做……”

    ……

    三圣宫。

    中庭固化了一方小世界,当中环境险恶,战火连绵,正有三方势力征战不休。

    参战的都是道兵,在这个小世界中被杀死了,就会化作一片青烟飘散而出,落在了中庭中,一个叩拜默不作声的离去。

    潘妃仪、苗韵儿、柳成菲三女各自坐在一个方位上,紧张的看着小世界中的战争。

    那一方小世界中,数百年过去了,终于有一方势力获胜,成功“一统天下”。

    柳成菲笑吟吟的起身,对着潘妃仪和苗韵儿微微一福:“两位姐姐承让了。”

    潘妃仪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手指轻轻一划,一盆仙兰落了出来。

    苗韵儿嘟着小嘴儿,不大情愿的送出一只凤钗。

    “这些,就输给妹妹了。”

    柳成菲收了赌注,美滋滋的走了,到了没人的地方,她忽然泪流满面:“赢了、赢了!终于赢了……打了几百场了,这两个老女人终于让我赢了一把,哈哈哈……”

    潘妃仪和苗韵儿气闷的回去了,两女在闺房里窃窃私语:“这小狐狸精,居然赢了。大意了大意了,来,我们研究一下,下次狠狠地收拾她!”

    苗韵儿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姐姐,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潘妃仪疑惑:“我也有所感应,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呢。”

    宋征的念头悄然而走,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他临走之前,瞥了一眼那中庭的小世界,赫然发现这个小世界被命名为:修罗场!

    ……

    赵绡把周寇揍了一顿,心气儿顺了一些,本来想去看看姐妹们,到了三圣宫门口听说了今日的“战况“之后,撇了撇嘴又转身走了。

    这个时候不要去触霉头。

    她想了想,直奔伍王仙宫。

    当初确定名字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应该叫“乙王仙宫“。史乙偏不答应,一定要选了这个名字,他要告诉所有人:我是你们伍长!你们这群以下犯上的逆贼!老子当初瞎了眼,牺牲自己救了你们所有人,哼!

    赵绡来到了那座巨大的宫阙下面,飘身而上。史乙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站在这里看过去,整个天庭绵绵不绝,浩大无边。

    再向外,便是无尽的苍穹。

    一颗颗星辰,如同宝石一般点缀在天幕上。

    赵绡踢了他一脚,史乙哼了一声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

    “我……”赵绡刚一开口,忽然有个嚣张的声音已经大笑着叫了起来:“史乙你也有今天!哈哈哈,你仙帝的位子被赵姐抢了,哈哈哈!报应啊报应!

    呔!当年在皇台堡,你整日欺压我们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史乙和赵绡意外,史乙的面皮更是涨的一片紫红,怒道:“书生!不管我当不当仙帝,我也是你们的伍长!”

    “呸!”宋征偏不买他这个账:“狗屁的伍长,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还都是多少年以前的老黄历了,也就是你,脸皮极厚,天天翻出来说!”

    “你赶紧给我滚下去,不然信不信我滋你一脸?”

    “你敢!”史乙咆哮大怒一跃而起,顺势跳了下去。

    赵绡不由得莞尔,宋征哼哼一声:“这倔货,不能惯着他!”

    史乙气得在下面跳脚大骂他没良心,然后也没别的奈何。

    “登天榜”计划很成功,幽冥、神山、天庭因此一统,可是在最后时刻,大家推选仙帝的时候,却是赵绡胜出了。

    若是别人,史乙必然觉得自己被摘了桃子,恼怒动手反杀回去。他甚至还会喊出口号:我兄弟是宋征!

    但会大家都觉得赵绡当仙帝更合适,他就没招了,也不是真的记恨大家,只是面子上过不去,我堂堂伍长,输给了手下的一个女兵?

    大家都劝他,他就是执拗不肯服软,偏生书生不惯着他,一顿臭骂让他灰溜溜的滚了下去。

    “你回来了。”赵绡微笑,宋征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其实不曾离开。”

    一丝丝的气息扩散开去,那些曾经追随他的修士、法宝,如今都已经证位天道,在仙界中有着职位,他们不约而同站起来躬身道:“恭迎老爷!”

    “道算天院”中,周圣和吉恩两个正在推算一个难题,卯着劲两人脑袋上都在冒烟,吉恩忽然泄了力气,欣喜道:“宋叔叔回来了!”

    周圣趁机反超,哈一声大笑:“我赢了!小家伙认不认输?”

    “生灵苑“中,小虫一直懒洋洋的,如今它面首众多,给小爬和鸠龙各自划了一块地盘,老夫老妻定期会面,其他时间它都自己胡混。

    快乐的飞起!

    忽然它感受到了一股气息,紧跟着一根手指在它脑门上崩了一下,小虫咧开血盆大口开心的笑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