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第七百九十五章 自带干粮

    不多时,一名剑修就飞到了冯君的营地附近,他嘴里高声叫着,“荒兽入侵,荒兽入侵,坊市轮值战修,速速去演武场报名……两个时辰,逾期不到者入前锋冲阵。”

    轮值战修,就是本地居民里轮换选出的,秋辰坊市本地人口二十万左右,战修二万,相当于十个人里有一个战修,两万战修是分成四拨轮值,每一拨五千人。

    也就是说,此番妖魔入侵,第一时间要有五千人冲上去顶着。

    这五千人此刻不一定都在坊市,也许有人出远门了,暂时赶不回来,也许有人在坊市,也不露面假装不在家而已。

    但是轮值者不露面,那你得有托付的人顶上来本来是轮到你轮值,就不该走远的,应该时刻准备应付战事,实在不得不出远门的话,你得找人顶班。

    反正就是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如果不能赶到演武场集合,那对不起了,进前锋营吧。

    如果你敢始终不来,那后果……当然无须赘述。

    不过遭遇这种大事,显然不可能只征发本地居民,要知道秋辰坊市的外来人口,足足有一百五十万。

    剑修一边大喊着,一边就远离了,然后就见到不少人冲着核心区飞奔,搞得鸡飞狗跳。

    紧接着,冯君的登记牌一阵抖动,他拿起来输入灵气,只见到上面显出一行字来,“落花时节,排队次序取消,坊市临时征调道友出战,不得拒绝!”

    他算是第一批被征调的外来修者,原因很简单:你不是排队等着进洞府修炼吗?那一定是有闲的,来参加战斗吧。

    冯君有点懵逼,“我有闲就该参加战斗吗?如果我拒绝呢?”

    陈钧胜终究是在这里混过两次的,他正色发话,“这只是第一拨征调,接下来肯定有第二拨第三拨,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参加第一拨呢?那样的话,可能会得到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

    冯君认为他说得有道理,所以马上就收起了营帐,并且将他们五个人都送进了客栈。

    事实证明,陈钧胜关于征调的猜测很正确,本地的战修集合之后,并没有马上出战,而是在整个仙市拉网,强征能参与战斗的修者。

    一百五十万的流动人口,被他们强征了三万多人相当于是五十比一的比例。

    事实上,这些人里并不完全是炼气期,蜕凡高阶的也有,还有一部分是先天高手和高阶武师他们的战斗力也不容低估。

    就连躲在客栈里的景青阳,都差一点被征召走了其实先天高手是必然会被征召的。

    只不过他拿出了冯君的征召令:我们一行六人,被征召走了一个炼气九层,留一个先天高手保护其他人,是很有必要的。

    这种事情,通融不通融都行,不过负责征召的人看一看,发现除了这个先天高手,这群人就是两个蜕凡四层,两个凡人,就觉得把景青阳也征召走的话,实在有点过分了。

    所以景青阳躲过了这一次征召。

    但是对冯君来说,陈钧胜的猜测并不怎么正确,他并没有主动挑选位置的权力。

    坊市里最终集合了四万人,八成以上是炼气期修者,还有两成则是武修和蜕凡期修者,在演武场上匆匆集合之后,分成四个万人队离开了。

    四个万人队,对应的是四个目标,冯君所跟的一队直奔西南方向。

    这一次就可以用飞行法器了,冯君拿出了自己的光阴梭、

    有两个炼气期的散修走过来,搭了他的飞舟,还有些蜕凡期修者和武修,走过来看了看,大概是发现不认识他,又转身离开了炼气高阶的修者,对他们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一万人用了六个小时,赶到了一个黑色的巨大拱门门口,直接涌了进去。

    进了拱门之后,又是一个奇大的广场,再往前看的话,是一道看不到边际的城墙,城墙之外黄乎乎的一片,仿佛一个黄沙世界。

    带着冯君这一队人前来的,是一个出尘中阶的小白脸,此人年轻英俊,却是一脸的阴霾之色,仿佛谁都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不过冯君也顾不得研究他,而是一直在消化荒兽入侵的消息,以及观察四周情况。

    小白脸虽然看上去不好打交道,但是办事速度不慢,这边的守卫修者跟他碰一碰头,很快就传令下来,让赶来的修者按照修为分片休息。

    冯君自然是去了炼气高阶的区域,这里聚集了差不多两百修者,这时候,才有人主动上前跟他打招呼,要不说是物以类聚呢?这话一点都不错。

    冯君自报是散修,别的修者对他的热情少了一点,不过终究是炼气九层了,没有谁特别地小看他。

    大势力出来的成员,明显地比较受追捧,有两名赤凤派的女弟子,几乎是被其他炼气高阶围起来了。

    冯君一边听他们聊天,一边取出锅灶来开始做饭,马上要战斗了,他肯定要准备一些食物,谁知道忙起来之后,顾得上顾不上做饭呢?

    他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事实上,开始准备饭食的人,超过了一成。

    不过他做饭的香气,倒是勾来了不少人的注意灵米什么的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有灵兽肉,而且……他是唯一一个炼气九层还自己做饭的。

    到了这样的修为,就算他不喜欢服用辟谷丹,也没必要亲自下厨不是?

    就在这时,过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怯生生地发问,能不能买他一点灵米?

    年轻人是炼气七层,气息还相当地不稳定,明显是刚刚晋阶,看他手上拿着一张纳物符,就可以知道,他应该是比较拮据的。

    冯君在此前,是买了两百吨灵米的,所以他也不小气,说你如果饿了,敞开肚皮吃,想买生的灵米的话,我原价卖给你。

    年轻人表示说,他想买熟的米,但是他的灵石不多,希望能用一本功法交换。

    冯君一看功法就乐了,竟然是一本《厚土功》。

    厚土功也是大路功法,毫无特点可言,但却是土系基本功法。

    冯君手上的五行功法,只缺火系和土系了,火系功法,赤凤派的白鸾已经答应了,给他弄一套来,虽然不是赤凤派的基本功法,但也绝对是大路功法。

    这本厚土功,冯君见过功法商店里有卖,可以修到炼气巅峰,价格是两千灵石。

    他当时没有买,是因为他的身边没有土性体质的人,想着也是不着急,现在居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那收下也就收下了。

    不过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对方居然开价一千五!

    这个价格,比商店里便宜了五百灵石,但是冯君觉得,自己真的要用这个价格买了,估计皇甫无瑕又得嘲笑他了。

    而且现在马上要打仗了,他暴露出自己携带有很多灵石的话,那么他要提防的,可就不止是荒兽了,在混乱的战场上,什么都可能发生。

    所以他一摆手,“算了,我送两斤灵米给你,不过是生的,你自己想办法弄熟吧。”

    我是真有心帮你,可是你这么卖东西,实在有点欺负人啊。

    年轻人有点愕然,“是不是……价格贵了?可是我卖得比商店便宜呀。”

    旁边有人笑着发话了,“你贵了不止一点半点,这东西也就是四五百灵而已,你也真敢卖。”

    “不可能呀,”年轻人叫了起来,“功法商店里卖两千呢!”

    又有人冷笑一声回答,“那你去问一问,功法商店里多少钱收。”

    到了炼气高阶,功法商店里那点猫腻,大家基本上都清楚。

    年轻人对这个答案,很是有点意外,“原来才这么一点钱?亏得我把它当宝。”

    旁边有人插话,“其实就算很值钱,你现在也卖不起价钱,来跟荒兽作战,谁会带那么多灵石?”

    这才是正经的大实话就算有人带的灵石多,也不敢张扬。

    不过到了最后,年轻人还是用一块冰银,跟冯君换了十斤灵米。

    冯君是说成啥都不给他做熟了,真的伤自尊了。

    他表示:哪怕我把灶具借给你,那也是你做,我绝对不做。

    至于他煮的肉,那就更不用说了我不能帮人帮成傻瓜。

    倒是年轻人知道详情之后,也没有再跟他攀谈,只是借了他的锅灶做饭,看起来是羞着了。

    冯君蒸了三大锅米饭,煮了两大锅肉之后,终于又有人上来借锅灶用。

    冯君正好歇息一下,了解这里的荒兽入侵是怎么回事。

    荒兽入侵他是听说过的,所谓荒兽,就是灵兽的进阶版本,如果说灵兽对应的是先天高手或炼气期的话,荒兽对应的就是出尘期修者。

    修仙界的很多出口,跟荒兽所处的地段接壤,有人主动进入荒兽的区域捕杀荒兽,甚至很多大势力还有类似的试炼,不过荒兽入侵人类地盘,也挺常见。

    冯君主要是想知道,荒兽入侵秋辰坊市,一般是什么频率、什么规模,战斗的烈度有多大,还有就是……既然大家是自带干粮来作战,总是要有些战斗功勋的吧?

    没错,被征召的修仙者,真的是自带干粮,兵器、丸药、法宝、符箓……全是自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