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第九百九十九章 破例不少

    喻志远听到冯君这话,心里再没有什么怀疑,笑着点点头,“那好,我也很期待。”

    “但是同时,我还得声明一点,”冯君正色发话,“洛华是非请莫入,我布下风水局,有我的用途,喻老这次治疗用得上,但是除此之外,我这个不对外开放的,也不接受申请。”

    喻志远笑着点点头,“明白,我听袁老说了,他很担心,今年夏天不能来避暑呢。”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真没有以为然,在郑阳市,喻家进不了地方,还真的不多袁子豪做不到的,不代表喻家做不到,无非是要看付出些什么。

    不过那些就都是后话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老爷子治好。

    冯君见他欣然接受,也站起身来,伸出手笑着发话,“那明早七点,我在洛华恭候大驾!”

    喻志远也站起身来,伸手同对方握一握,“好的,明早见……”

    话是这么说的,目送冯君离开之后,喻志远还是摇摇头,轻声嘀咕一句,“这家伙……你庄园里没个住人的地方?非要我明天起个大早!”

    他才不信洛华庄园没有客房,否则的话,袁子豪在那里避暑,岂不是要露天睡着?

    不过这些也都是小事了,正经是,他要向哥哥姐姐们通报沟通结果。

    果不其然,喻家其他的子女听说,老爷子得到洛华接受治疗,七嘴八舌地表示不同意,但是当“风水”一说摆出来的时候,大家也都没辙了。

    任你权势滔天,有些东西还得是你去就它,汉武帝想要封禅,还是得去泰山,不能把泰山搬到长安;太祖想在大江游泳,也只能去江夏,不能把大江搬到密云水库旁边。

    第二天一大早,冯君在山门口恭候喻志远,而喻志远的车也是在六点五十五分左右,来到了洛华庄园门口。

    为了给他加深印象,冯君只让司机开车进来,其他随从则是不得进入。

    喻志远也没计较这些,来到小院下车之后,他才笑着发话,“这一大早的……空气真不错。”

    “不止是空气不错,”冯君领着他步行,“还有更神奇的地方。”

    来到山谷,谷中弥漫着的白雾,顿时就让喻志远眼睛一亮,“好美。”

    冯君也不多说,又引着他进入了竹林,“这里是我的弟子在修炼,感受一下?”

    此刻在竹林里修炼的,有嘎子、王海峰和徐雷刚,还有一个轻纱蒙面的女子,徐雷刚见到是喻志远来了,少不得收功起身,笑着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喻志远见到这一幕,就又下意识地生出一种不和谐的感觉来,总觉得对方是被冯君忽悠了他无意对冯大师不敬,但忍不住要这么想。

    深吸两口气,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果然神清气爽,身体说不出的轻松。

    可是他的心情,反而是略有一点紧张:我这……也是要被洗脑了吗?是磁场干扰?

    果不其然,下一刻,徐雷刚冲他微微一笑,轻声发话,“你挺幸运的。”

    这个地方……有点邪门啊,喻志远心里这么想,却也不敢直接说,风水这玩意儿,信者有不信者无,但是就算不信的人,一般也没谁公然说不好的话。

    在这里站了五六分钟,喻志远下意识地摸出一根烟来点上,轻声发话,“这竹林经冬不凋,果然是一块风水宝地。”

    话音刚落,那面带轻纱的女人睁开眼,淡淡地看他一眼,目光里有浓浓的不屑。

    喻志远心里有点恼怒,却也没计较以他的身份,计较就跌份儿了。

    所以他只是轻声地问冯君,“冯大师,这是什么风水局?”

    “这个嘛……呵呵,”冯君打个哈哈,那意思很明显我凭啥告诉你呢?

    然后大家就离开了竹林,冯君笑着发话,“起这么早,没吃早饭吧?庄园里做好了,一起去吃点吧。”

    走出竹林之后,喻志远猛地发现点蹊跷,“那团白雾,是在变淡吗?”

    “这团雾,只有早晨才有,太阳升起来就消了,”冯君笑着解释,“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邀请你早一点来,目睹一下这奇观。”

    “原来是这样,”喻志远笑着点点头,还待说什么,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怪叫,“我艹……”

    怪叫是他的司机发出来的,司机年纪不小了,起码三十五六,却是指着一片竹林,一脸的刷白,“一只……一只蝴蝶……”

    喻志远恨不得抬手给他一耳光,尼玛你没见过蝴蝶还是怎么着?却不留神听到对方在说,“一只蝴蝶……抱着艾派的……我的视力五点一,绝对不是幻视!”

    喻志远看一眼冯君,尴尬地笑一笑,“他最近家里遇到点事儿,心理压力比较大,今天又起得早了一点……冯大师见谅。”

    冯君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发话,“没事,我不计较,洛华确实有这么一只蝴蝶。”

    “神马?”喻志远的眼睛瞪得老大,“一只蝴蝶……抱得起来艾派的?”

    别说体积了,光说重量也不可能呀,那是蝴蝶不是金雕。

    冯君笑一笑,不再说话,而喻志远也不再做声,只是心里又生出了一团狐疑。

    庄园的小灶,早饭肯定是灵米,喻志远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之后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院子里散步。

    见到冯君出来了,他指一指后院的玉石小楼,笑着发问,“那就是羊脂白玉的楼房?”

    冯君愣了一愣,他有点不想让对方去看,因为后院里,他的女人们在修炼。

    不过思索一下,他还是笑着回答,“是啊,那里是不对外的,不过既然喻老板有兴趣,那我就破个例……下一次可就不方便了。”

    喻志远笑着点点头,却也没觉得这话刺耳,对他而言,参观不对外的地方是常态,或者说,不对外这种说法,基本上就不是针对他所在的群体。

    然而,迈入月亮门之后,他还是小小地吃了一惊,其一是他没有想到,在不大的后院里,也有茂密的竹林,其二就是这里居然也有人修炼。

    尤其令他惊讶的是,这里修炼的全是女人,而且个顶个地漂亮。

    且慢,我看到了谁?他眨巴一下眼睛,狐疑地看着杨玉欣。

    杨主任一身运动衣,居然也盘坐在那里,而她的身边,则是一个长相跟她有五分相像的小姑娘,端坐在那里宝相庄严。

    不会真的是邪jiao吧?喻志远心里暗暗吃惊,杨玉欣居然带着女儿在这里修炼?

    杨主任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注视,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然后冲他微微颔首,也不说话,接着又垂下了眼皮,继续打坐。

    冯君领着他绕过后楼,然后拾阶而上,来到了玉石小楼前。

    喻志远不怎么玩玉,但是好玉还是见过不少,他上前抚摸一下小楼的墙体,微微颔首,“这还……真是羊脂白玉啊。”

    “那肯定了,”冯君笑着回答,然后抬手去按指纹识别门锁。

    进门之后,他笑着发话,“这栋楼房建好之后,进来的人不超过五个,杨主任都没有进来过,所以真的是破例了……楼上就不带你参观了。”

    杨玉欣都没有进来过?喻志远先是一怔,然后笑着点头,“那可真荣幸。”

    其实屋子里没什么好看的,家具也不多,相当简约的风格。

    喻志远逗留了差不多五分钟,就跟着冯君出来了,心里是相当地震惊,因为他能感受到,这楼房……真的是羊脂白玉修建的。

    整栋羊脂白玉的楼房……说句良心话,真的当得起“富可敌国”四个字。

    再次路过小院的时候,看到杨玉欣在那里盘坐,喻志远有点明白,为什么她会带着女儿一起修炼了这冯大师,真的不是一般人。

    然后他又感受一下,侧头低声发问,“大师,这里的气场……好像也不错?”

    冯君侧头看他一眼,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你算个识货的。”

    当然,这也是泛泛的夸奖,论起对灵气的敏感,喻志远比小乌都差了三条街。

    走到前院之后,喻志远的司机快步走来,递过了手机,“领导,电话。”

    大约两分钟后,他挂了电话走了过来,正色发话,“我老爸启程了……大概两个多小时能到,他能住进庄园吗?”

    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两个多小时就能到?”

    “专列,”喻志远轻描淡写地回答,“这个比走高速安全,也省事。”

    不愧是顶级的大佬,专列说发就发,有权任性。

    冯君思索一下,才斟酌着回答,“我这个庄园,是非常私密的地方,喻老板你心里也该清楚……比如说那只抱着艾派的的蝴蝶,不方便被人看到。”

    这就是婉拒了,喻志远心里很清楚,不过想到杨玉欣母女在后院的情形,他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是暗暗松了口气起码不用担心,老爷子被忽悠了。

    他思索一下发话,“你说老爷子的治疗,是需要这里的气场……如果不入住的话,会不会影响疗效?以往你治疗那些患者,又是怎么做到的?”

    冯君一抬手,指一指不远处的大巴,笑着发话,“用那个,里面设施也很齐全……车会停在庄园门口。”

    (更新到,三条九哎,情人节的日子,长长久久,真是好兆头,召唤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