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驻地

    冯君想来想去,总是不得其所,于是又问一句,“超胜,这些消息,赤凤不知道吗?”

    他知道解超胜在天星坊市里,肯定是接触了隐秘的渠道,才能得到这样的消息,但是他并不认为,赤凤得不到这样的消息。

    撇开所有想象不提,他就亲自帮赤凤抓出过一个潜藏在派里的阴煞派暗子,前文有提过。

    这个位面的信息流通,比地球界慢很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愚笨到不懂得反间谍。

    还是翻开地球界的历史看一看吧,也许可以上溯到……西施?

    西施肯定不是最早的,根据《封神演义》的描述,也许能上溯到妲己甚至……妹喜?

    这些就扯得远了,简而言之,冯君并不认为,赤凤不掌握这些消息外面的小道消息再隐秘,赤凤是阴煞体量相当的对手,可能不了解这些吗?

    铸剑峰解家,真是修仙界叫得出字号的家族,哪怕没有金丹的时候,大家也把他当金丹家族来看而且还不是瘸腿的那种。

    不过他们对阴煞的了解,真的能超过赤凤吗?冯君真的不这么认为。

    解超胜倒是很干脆地承认了,“这个消息,我觉得赤凤也知道,但是她们无法出手……”

    为什么无法出手?冯君怔一下就明白了,如果赤凤派敢对阴煞招生办出手的话,阴煞派自然也能对赤凤招生办下手。

    他对修仙界开山门收徒这一套,真的不是很熟,“四大派是不是同一个时间收徒?”

    “这个肯定是,”解超胜对这一点还是很清楚的,也明白因果,“四大派之间,相隔千万里,新人只能选其中的一家,否则的话,同为四大派,我家选了你家剩下的……很丢人的。”

    “我觉得也是这样,”冯君点点头,“那我对阴煞招……收徒的地方发起袭击,也得不到其他金丹的策应,是不是?”

    他撇开了其他的金丹,独自前来报仇,但是他也听说了,后面还有金丹追了过来,所以他也不排斥跟其他金丹做个呼应大家各杀各的,让阴煞首尾难顾就是了。

    解超胜却是正色回答,“如果沟通顺畅,策应还是可以的,收徒也用不了几个金丹,关键是四派五台的真人,不可能对收徒的场所发动袭击。”

    冯君再问一问,得知收徒应该在三个月后,于是点点头,“正好够我布置的,天星有阴煞的出尘上人没有?”

    “有倒是有,”解超胜苦笑着回答,“但那是阴煞的驻地,不但是在坊市内,还有金丹级别的防御阵,你在坊市里,发出金丹级别的攻击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昆浩位面的修仙界,人口聚集的模式,有点类似于迈国而不是华夏,坊市里才是穷人待的地方,有点财势的家族,基本都是位于村镇。

    在坊市里发出金丹级别的攻击,且不说理由能不能站住脚,光是可能对普通人造成伤亡,就足以让坊市严厉禁止了。

    如果冯君不管不顾地发起攻击,不管输赢如何,事后他有九成可能会被坊市列入黑名单。

    冯君觉得这理由确实不勉强,他沉吟一下发话,“如果我提前告知周边那些邻居呢?”

    “这个倒是可以,”解超胜笑着点点头据,心说攻打四大派的驻地,居然还提前告知,这也是没谁了,他心里甚至有些期待,到时候,你真的敢上手攻打吗?

    冯君换了一个面孔进了坊市,修为也是出尘中阶,不过出尘四层,只压低了一层。

    他在天星坊市没有熟人,更没有解超胜那隐秘的路子,所以也就是随便走一走,感受一下四周有没有阴煞弟子。

    阴煞弟子还真的罕见,偶尔出现两个,都不是炼气期,而是蜕凡期,这种修为甚至算不得弟子。

    冯君溜溜达达地来到了阴煞的驻地,那是距离核心区不远的一处院子,院子有百亩地大小,周边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居住不用阴煞开口撵,一般的修者心里就应该有数。

    他顺着院子溜达了一圈,然后租了一辆马车,让车夫在周遭走一遍,自己则是在车厢里拿着手机划拉,而且用神识隔绝了外界的感知。

    走这么一圈,并不能感知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但是冯君也了解了一个大概起码三个出尘上人,四十名以上的炼气期弟子,蜕凡期二十多个。

    冯君此前的行径,已经引起了阴煞派的关注,现在他又坐着马车走一遍,阴煞的上人想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神识还进不了车厢。

    一名出尘初阶不干了,直接高声发话,“兀那车夫,如此鬼鬼祟祟,莫非是想死?”

    车夫也有点无奈,“这位上人,这是乘客的需求,并不是我怂恿的。”

    能在坊市做车马行生意的,都不是一般人,车夫是很渺小的,但是他所在的车马行不渺小,车马行背后,还有坊市管理者的身影。

    在车夫看来,客人要求绕着阴煞的别院行走,明显是有点问题的,但是人家的要求并不违规这里并不是坊市的禁行区。

    那出尘初阶也不会刻意地去为难一个车夫,搁在以往,他也许会出手略施薄惩,但是现在整个阴煞都在风雨飘摇之中。压力非常大,他也没兴趣去惹是生非。

    他的目标是车里的冯君,“车里的出尘道友,有什么想法,可以进来谈,与其在外面看,不如进院子来看,你说呢?”

    冯君也正好把数据摸了一个七七八八,他似笑非笑地发话,“请我进去?那好啊,我去大门口等你!”

    别人的院子,真的不要随便进入,不过他搜索了好一阵,觉得没什么危险。

    他答应得这么痛快,对方反而愣住了:这厮真的敢进阴煞的驻地?

    近些日子,阴煞驻地旁边,频频出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阴煞也是烦不胜烦,你才出门,人家就跑了,想追吧,又担心是圈套……

    前一阵十方台的经历,大家可是都听说了,其间十方台坊市的各种混乱,阴煞内部也都研究过,正是因为如此,阴煞在天星坊市的驻地,弟子们都收缩了起来,只派蜕凡期出门办事。

    主要是天星坊市距离阴煞派很近,涉及到门派的生存空间,阴煞有必要保留这个驻地,这是战略上的需求,否则阴煞起码可以暂时放弃这一块。

    至于蜕凡期的那些准弟子,阴煞也是不得不放出去总得有人办事的。

    如果冯君堕落到连蜕凡期都杀,阴煞那也就只能认了,有种你就一直这么不要脸下去。

    其实原本炼气期弟子都偶尔出去一趟,后来巨木坊市的消息传了过来,说冯君杀光了阴煞炼气期弟子,只留下一个女弟子报信,还废了修为,就导致现在炼气弟子都不敢随便外出。

    巨木坊市发生的其他事,比如说灵冰和月梧之死,在阴煞内部都是控制传播的,出尘中阶以上的才有资格知道,大部分的出尘初阶都不知道。

    不过不知情的弟子,都得到了这样的叮嘱:如果发现冯君,不要与其战斗,尽快地传出消息,并且尽可能地保护好自己。

    这出尘初阶正为层出不穷的骚扰而困惑,见到有人作死,居然敢进阴煞驻地,心里就是一声冷哼,“也该抓一个典型了,好好出一口恶气。”

    但是他跟其他上人一商量,有人坚决反对,“不能这么搞,万一是冯君呢?驻地的禁制,可是未必困得住他。”

    这位可是出尘中阶,有资格知道某些事的咱阴煞三金丹聚在一起,都被杀了俩!

    出尘初阶就郁闷了,“那总不能让他一直在附近转悠吧,咱阴煞的体面何在!”

    几名上人一商量,得了,也别管这货是谁了,只要他敢站在门口,咱直接大杀器伺候反正丫在此前,也表现出了不少的恶意,不算杀错人。

    这阴煞的弟子不讲道理起来,基本上也不会考虑外人的物议。

    冯君站在阴煞驻地的门口,还指着对方开门呢,等着等着,他的眉头猛地一皱,“这是……防御阵的力量在加强?是要用阵法攻击我吗?”

    类似于山门大阵的防御阵,一般都具有一定的反击能力,否则光是靠防御,能坚持多久?

    “不是,”大佬非常肯定地回答,“他们这套阵法,如果没有经过大改的话,反击能力并不强……你别忘了,这可是在坊市。”

    然而紧接着,它就表示,“不过我有种不妙的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就在这时,驻地的围墙上,冒出两名上人来,一名初阶上人冷笑着发话,“冯君,你还真敢来啊。”

    冯君在两人一冒头之际,就感到了淡淡的杀意,根本不等对方把话说完,直接就是一个瞬闪。

    他的瞬闪还真是及时,人刚刚离开,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就笼罩住了他所在的区域。

    这是防护大阵的一种攻击手段,大佬说得没错,在坊市,阴煞也不会建设太强的杀伤阵法,不过这阵法能短暂禁锢住金丹,也算得上很厉害了。

    另一名出尘中阶手持一个似金似石的盒子,刚要打开,见对方瞬间不见了人影,忍不住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不会真是这家伙吧?”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