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第两千零七十八章 黑手(一更求保底月票)

    元婴树妖曾经说过,它禁锁了此处的空间,不过冯君和颐玦真仙都没有当回事。

    怎么说呢?禁锁空间听起来很恐怖,但是关键要看禁锁的程度。

    绝对的空间禁锁就不用说了,大能之下不要想生存,不过在昆浩不可能,位面就不允许。

    所以元婴树妖的禁锁空间,也就是防止一些挪移符、传送阵什么的,防止别人逃跑,连高级一点的破禁符都未必防得住。

    如果有人靠着双脚走进来白砾滩的话,这是很正常的,可能有一点点阻滞感,但是真的不严重,不过谁想靠着瞬移、飞行或者飞舟闯进来,那是不可能的。

    说白了就是“有限的空间禁锁”,所以颐玦真仙没有在意,它若是真敢全力禁锁,且不说它能不能做到,颐玦就第一个不答应。

    但就是这有限的禁锁,依旧给降临此地的挽情真仙造成了一些困惑,他一时间大怒,“哪个混蛋干的,找死吗?”

    元婴树妖表示,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元婴高阶的威压散放了出去,“咦,好胆……这里是你家吗,怎么说话呢?”

    “挽情真仙,请勿插手,”冯君大声发话,“这厮是冲着我来的,此前我灭杀了一只元婴树妖,它是来复仇的!”

    挽情真仙也听说过冯君的战绩,闻言轻笑一声,“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还真够不要脸的……给我开!”

    随着他一声轻斥,空间似乎微微一震,多数人感觉不到,但是真正的明白人已经清楚,元婴树妖对空间的禁锁,已经被他强力破开。

    然后,挽情真仙一行就现身在白砾滩上空之所以说一行人,是因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元婴三层,一名元婴一层,一名金丹九层,以及两名中阶真人和十来名出尘期修者。

    出尘修者里,绝大部分都是出尘巅峰。

    挽情真仙带着众人落地之后,也没有跟人寒暄,而是直接抬眼望向天空,“我道是谁,原来是红木一族,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禁锁我金乌弟子……看来需要让你们长一长记性了。”

    元婴树妖这时候才发现,对方居然来了三名真仙,这也真是……太欺负人了。

    金乌门是树族的天生克星,一对一的话,它不怕挽情真仙,但是一对三的话,那就太不乐观了,所以只能耐心解释,“金乌门的道友,我这一次来,是跟冯君有恩怨……”

    “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我只针对他,却是没有对其他人出手,刚才你也听到了,冯君认为这是我俩的恩怨……禁锁空间,也没有针对其他人的意思。”

    挽情真仙当然听到冯君的话了,不过他执意出手,也是因为冯君对金乌门的意义太重大了,对方现在这么说,他得考虑一下插手的理由。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冷哼一声,却是岳青发话了,“你倒是没插手,这么多人抱丹……你猜一猜自己影响了几个?”

    不醉真人也冷哼一声,“被你这么一折腾,同道气场也不知道剩下了几成。”

    挽情真仙闻言,向冯君庄园的方向扫一眼,“冯山主,真的是抱丹的同道气场吗?”

    “同道气场……我也是第一次见,”冯君笑着回答,“不过感觉蛮像的。”

    “就是同道气场,”李只身破关而出,他才是最受煎熬的那一个,好不容易稳定了金丹境界,就匆匆走了出来,“我能提前抱丹,实在是侥幸,红木一族的厚爱,我也牢记在心了!”

    元婴树妖根本懒得理会他,记住我又如何?有什么想法……你先元婴高阶了再说吧。

    挽情真仙怎么也是元婴六层,哪里还看不出此人是刚刚抱丹成功?想到同道气场差点毁于一旦,心里越发地恼怒了,“原来你是故意影响我人族抱丹来了?”

    “没有的事,”元婴树妖矢口否认,不过它也知道,自己实在不能再在这里折腾下去了,“冯君……山水有相逢,你这辈子都不要落单。”

    话音刚落,挽情真仙抬手打出一个手势,“动手!”

    然后他轻笑着发话,“禁锁空间?恰好我也会……享受一下我大日金乌的因果锁链!”

    原来他刚才一阵唠叨,还真不是要评判什么,而是单纯地想拖住对方,完成因果锁链。

    金乌门禁锁空间的方式很多,因果锁链重在因果而不重在锁链,突破禁锁空间不难,但是沾染了因果链,那真的是不好甩脱脱困没用,人家会循着因果线追过去。

    因果锁链功能强悍,不过元婴境界基本不可能一个人施展,两个人甚至三个人配合施展才方便,而他们此行正好三个真仙。

    “因果锁链?”元婴树妖还真的知道这玩意儿,金乌门就是树妖的苦手,这种东西它太熟悉了,一时间又急又气,“我招你们了吗?竟然下如此狠手?”

    挽情真仙根本不理它,而是对着两名真仙笑嘻嘻地发话,“两位师弟,冯山主的规矩是杀一人救一人,难得有送上门的元婴,咱们的运气还真的不错。”

    “可惜只是个化身,”元婴三层笑着发话,“不知道能不能算半个人。”

    别看他只是元婴初阶,而对方是元婴高阶,有金乌门的师兄弟在,他说这话真没压力。

    挽情真仙却是一摆手,“先杀了再说,冯山主是痛快人,不会亏待咱们的。”

    “嗤,”元婴树妖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左右不过是个化身,你们还未必杀得了……冯君,我改主意了,你象征性地给我一根枝条,两家恩怨就此揭过,你看如何?”

    冯君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怔了一怔,不过就是一具化身而已,你这得有多么怕死?

    元婴树妖见他犹豫,就有点着急了,它已经看出来了,白砾滩这帮人,还真的是唯冯君马首是瞻,就连新来的这三名真仙,跟冯君说起话来也是客客气气。

    到了这时,它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在料敌方面出了纰漏?

    更重要的是,它此刻分外痛恨一人,“而且,你不好奇,我是怎么找过来的吗?”

    冯君听得心里就是一动,这个问题……貌似也很重要啊。

    他试探性地看了挽情真仙一眼,挽情真仙知道他的心意,随手一摆,“看你的意思了,你说放了它,我们就放过它。”

    “多谢几位前辈厚爱,”冯君抬手一拱,恭敬地发话,人家不用他说话,就直接出手,现在又愿意照顾他的意愿,这就叫人情,他可不能不懂事,死抱着“杀一人救一人”不放。

    这三位见他懂事,心里也挺高兴,尤其是后面来的这二位,早就被灌输了“冯君难打交道,须小心应对”的理念,心说传言真是未必可靠,多好的小伙子呀。

    然后冯君正色发话,“是谁唆使的,我大致有点猜测,不过还是想落实一下,三位前辈的援手之恩,我会牢牢记住,定有所报。”

    那元婴三层笑着一摆手,“都是道友,冯山主客气了,只是那树妖奸诈,你须得小心,不要上了它的当。”

    “正是这话,”挽情真仙点点头,然后轻咳一声,“兀那树族道友,我要说不要自误,你可听得懂?我们可是看在冯山主面子上,给你一次机会,来之不易呀。”

    你们就嘚瑟吧,元婴树妖心里暗叹,若不是我也恨那厮,岂容你们如此嚣张?

    不管它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却很直接,“万幻门的欧阳北山,你们可曾听说过?”

    “卧槽,是他?”挽情真仙的嘴角扯动一下,别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件事他还真的听说了,“那厮跟你什么交情?”

    “交情就没有了,”元婴树妖淡淡地回答,“他的徒弟四处诋毁我红木一族,我过问了一下,才知道昆浩位面有族人被杀。”

    “呵呵,”冯君轻笑一声,一脸的了然之色,“我本来是怀疑,现在终于确定了……我就奇怪了,他没说自己的化身就是在白砾滩被斩的吗?”

    化身被斩了?元婴树妖还真不知道这回事,不过这也坚定了它有机会就去找麻烦的心思,“不太清楚,我只听说有同族被阴死了,我自是要报仇。”

    “报仇?呵呵,”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你那同族是要暗算我,所以死了,至于说被人阴死……倒合适用在你身上。”

    你杀得了我吗?元婴树妖心中很不以为然,它估计冯君可能有一些手段,但是了不得能杀死它的化身,莫非还能伤到它的本体不成?

    它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这种时候,它也不会故意搞什么口舌之争。

    倒是挽情真仙冲着冯君庄园的方向又是一笑,“颐玦道友,下次再对上欧阳北山,你可不能再手下留情了。”

    元婴树妖的心里又是暗暗一惊:欧阳北山……竟然是颐玦杀的?

    颐玦真仙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回答,“我原本也没有想杀他,不过至于报仇的事情,冯山主自己就会去做,我没必要替他操心。”

    这金丹初阶杀得了欧阳北山?元婴树妖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再待下去了,“诸位若是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告辞了!”

    (七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