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第两千零八十章 要凝婴了(三更求保底月票)

    挽情真仙听说同道气场的加成效果,金乌门里有不少前辈都有心得。

    但就算在那些年月里,也没有人能精确地推算出加成幅度粗略的估算,有些人倒是做得到,但精确程度却真的不够。

    也正是因为如此,同道气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形成完整的理论。

    他听冯君的解释,就有大开眼界的感觉,然后忍不住出声发话,“能帮这些金乌弟子推演一下抱丹的几率吗?”

    冯君闻言无奈地撇一撇嘴,“帮你们三个真仙,这没有问题,因为我欠你们人情,但是这些金乌弟子……那就得按规矩来了。”

    挽情真仙倒也没有感觉意外,人情账还是算得清一点好,他们三个真仙,就是三个推演,随便对哪一个的推演,都远远超出那些出尘巅峰的总和,所以他表示,“先来普通推演吧。”

    普通推演,一个修者也就五千灵左右,真的是毛毛雨。

    不过挽情真仙也不是败家子,“推演两次吧,一次有气场的,一次没有……去天琴吗?”

    “你这是顺风车坐多了?”冯君怪怪地看他一眼,“明明去赤凤派就可以的,而且……你不是要去看夏霓裳凝婴吗?正好顺路!”

    众人先去了赤凤派一趟,不过冯君没有直接进入赤凤本部。

    他选择了先传送到赤凤坊市,再从坊市进入赤凤派毕竟他那种来去无影的赶路方式,很容易让人心生忌惮。

    来到赤凤派外围,夏霓裳主动来迎接,她还没有正式地闭关。

    冯君最后帮她推演了一遍,确认她可以闭关了,她才着手最后的准备。

    这准备也是水磨工夫,她表示自己闭关前,想看一看冯山主对上门出尘巅峰的抱丹推演。

    对于她这个要求,金乌门的出尘巅峰们有点微微的抗拒。

    因为他们觉得自家的抱丹几率,是很私密的事情,而且身为上门弟子,被下派修者围观,也是很没面子的哪怕这修者即将凝婴了,但她终究还没有凝婴不是?

    夏霓裳是金丹巅峰,却也不能强行要求这些上门的出尘巅峰,她只能求助于挽情真仙,说你既然能全程看我凝婴,甚至燃云和绛霞真人都可能来围观,我也是没有私密的。

    挽情真仙还没有来得及表示,元婴三层的无难就出声了,“上门和下派之间,互通一些消息还是应该的,不能消息共享,只是单方面输送的话,也会影响下派的归属感。”

    那些出尘巅峰一听,都上升到这个高度了,也只能同意消息共享。

    关键是他们一旦抱丹成功,而那是夏霓裳还没有凝婴的话,他们还可能感受一下凝婴气息,若是自家先拒绝了,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了。

    冯君帮他们推演,用了两天时间,这一次挽情真仙带来的出尘巅峰良莠不齐,有概率很高的,也有概率不算高的,主要还是跟岁数有很大关系。

    推演完毕之后,冯君就要回了,特意跟夏霓裳打个招呼,夏太上表示凝婴之后再见!

    冯君心里有点好奇,“你不想让我看着你凝婴,好随时出手帮你解决问题吗?”

    夏太上很自然地回答,“当然想了,谁也希望再加一点保险,但是涉及凝婴的因果就更重了,你若无须出手,我何必强求你盯着?你若是要出手,怕是承担不起因果……”

    “既然是这样,你就没必要盯着,”夏霓裳很坦荡地一笑,“昔日不曾有你,我也抱丹了,要知道,我也本来是天骄的,所以你无须太过担心。”

    五百岁就能坐稳赤凤派太上长老的位子,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冯君哑然失笑,后起身告辞,夏太上把他们送到赤凤坊市传送阵,目送他们进入阵中。

    再出传送阵,是赤凤隔壁的坊市,冯君嫌这么传送有点麻烦,想带着他们直接回灯笼镇。

    金乌门的修者自然没问题,不过九维真仙说了一句,“冯山主,我看霓裳道友还是想要得到你帮助的,只是为了坚定道心,她才那么说。”

    “明白,”冯君笑着点点头,“有了外物的依赖,难免就要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身为修者,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所以我也没有承诺要帮她,免得影响她的心境。”

    无难真仙看了他一眼,表情有点怪异,“到时候她若是有事,你还是会出手的吧?”

    冯君沉吟一下,才笑着摇摇头,“姑且不说我有没有能力帮到她什么,就算我想帮,你觉得我进得了她凝婴的场所?”

    他的这次推演,都是在赤凤派的外围边缘,并没有深入赤凤,而夏霓裳想要凝婴,注定是在灵脉汇聚之地,绝对是赤凤的核心区域,岂是派外之人能够踏足的?

    “真要有事,我倒是可以打个招呼,”挽情真仙插话了,“再隐秘的地方,还能拒绝推演者的进入?这就跟讳疾忌医一个道理,想必他们还是要卖我这个上门真仙一点面子的吧?”

    “那可未必,”冯君笑着摇摇头,“好了,大家准备好,我要带你们赶路了。”

    下一刻,他就带着众人来到了灯笼镇,其他修者还在适应挪移感觉的时候,冯君已经看向了挽情真仙,似笑非笑地发问,“你觉得赤凤能接受一个外人,随便进入派中核心地区吗?”

    挽情真仙眨巴一下眼睛,然后笑了起来,伸出一个大拇指,“每一次感受到冯山主你这神通,我都要忍不住感叹……太厉害了,你就算不搞推演,以此做界域运输,也能大赚特赚。”

    冯君摇摇头,哭笑不得地发话,“我倒还没有这么无聊的打算,我觉得推演就挺好,那是脑力劳动,搞运输可是体力劳动。”

    无难真仙反应了过来,他一脸的骇然,“你是说……你去过的地方,就可以使用这种神通?”

    “并不全是,”冯君笑着摆一摆手,他现在使用“足迹”的能力,已经被很多人知晓了,再隐藏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当然,让他实话实说也是不可能的,能守住一点秘密算一点。

    所以他含糊地回答,“有些地方还是做不到的。”

    “当然是这样,”挽情真仙却是很肯定地表示,“若是弄上一个空间屏障或者空间禁锁,冯山主虽然神通强悍,但修为终究是差了一点,应该还是无法突破的。”

    他对冯君的印象很好,所以冯君这种异常强悍的神通,他也是细细琢磨过的,终究是找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以降低这种神通给大家带来的不安。

    “这倒也是,”无难真仙笑着点点头,然后又好奇地发问,“你没去过的地方,也能这样吗……使用这种神通?”

    冯君摇摇头,才待解释一下,但是挽情真仙已经出声了,“这怎么可能?此术应该跟空间锚位有关……没去过的地方,谁能留下空间锚位?”

    九维真仙摇摇头,不以为然地回答,“当然可以,哪怕渡劫大能做不到,大乘总没问题。”

    “看把你能的,”挽情真仙白了他一眼,“别说渡劫大能了,分神真君你见过吗?”

    “我没见过,”九维真仙慢吞吞地回答,同门之间这点玩笑,他还是开得起的,事实上,他也是个比较认真的人,“我要说的是……挽情师兄你关于空间锚位的阐述有误。”

    “我懒得理你,”挽情真仙一摆手,“好了,进别院吧。”

    进了赤凤别院之后,筱萌等赤凤弟子前来探听,夏霓裳的近况如何,听说她最近就要闭关凝婴了,有人羡慕有人担心,不一而足。

    然后冯君开始给金乌的出尘巅峰们推演抱丹几率。

    这一推演,就又是两天时间,不过推演的结果不算坏,平均下来,每人的抱丹几率提升了一成二左右,其中提升最高的一个,提高了两成一。

    提升最低的,只提升了百分之九,但是此人原本的抱丹几率就高达七成九,现在就提升到了八成八,提升的难度也实在大了一点。

    这种人才哪怕是在天琴上界,也是相当被人看好的苗子了。

    据说此人原本就没有下昆浩的打算,还是他的好友要下来找抱丹机缘,他陪着过来的。

    前两天冯君在赤凤推演,推出了他的抱丹几率是七成九,因为当时有三个真仙在场,他没敢说什么,但是回头就私下跟同门说,“我在门中也找人推演了,抱丹几率八成,我又何苦下界借地抱丹?”

    现在冯君推演出他抱丹的几率八成八,他马上就决定了,就在白砾滩抱丹!

    然而,虽然大家都传说冯山主推演惊人,却也有不太信的人,有些东西真的是眼见为实。

    不过,冯君推演完毕之后没有多久,青罡派那里又有人开始抱丹了,却是跟李呈穹一起来的铭扬上人,他年事已高,再怎么调整,也只有五成三的抱丹几率。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开始了抱丹,前期也没有出什么纰漏。

    白砾滩的大多数人长出了一口气总算还好,没有让那元婴树妖毁了同道气场。

    又过了没几天,铭扬上人尚未开始结丹,无忧台里也有人开始了抱丹。

    (月初三更,求七月保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