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番外四:梦醒神州

    冯君在问仙庄讲道完毕之后,直接就去了白砾滩。

    对于华夏的修者,他实在没办法讲礼数。

    到了他这个修为,还要跟一群上限是炼气期的修者讲礼数的话,哪里还有时间修炼?

    再然后,他就带着颐玦和瀚海, 来到了鬼巫世界。

    鬼屋世界里,修者大能还真的不少,冯君刚一现身,不少气息就锁定了他。

    这里面不止有合体元祖,还有渡劫期的大能绝大多数都是从天外回归的。

    然而下一刻,空中人影一闪, 出现一个道人, 腰悬红色葫芦。

    陆压直接释放出了庞大的威压,“怎么,谁想欺负小辈?”

    有人就忍不住悄悄神识沟通,“这是……渡劫巅峰还是大乘?”

    也有人直接认出了陆压,“这不是……这不是那位斩杀了渡劫期的前辈吗?”

    渡劫大能真的不好杀,看阴魂大老的例子就知道,打残或者封印才是常态。

    但也有人不在乎,“我们在这里自己寻机缘,碍着你的事了?”

    说话的这位,也是一个渡劫大能,而且不是人族的。

    “小子你想死吗?”陆压从来不是好脾气,直接摘下了斩妖葫芦。

    他澹澹地发话,“够胆你就再说一遍!”

    那位还真不敢跟陆压过分炸刺,是能忍气吞声地表示。

    “据我所知,缔造空间的三位祖地大能里,没有道友吧?”

    “我拦着你,只是不想让你送死罢了, ”陆压闻言一笑,“你若是一定要寻死, 由你!”

    下一刻, 空间一阵波动,冯君三人消失不见。

    一道黑芒闪过,却是那位渡劫大能不信邪,想要追过去。

    然而紧接着,一声巨响传来,无数个黑点蓦地出现,遍布整个天空。

    然后就是一声轻咦,“咦,梧桐三伐之法?”

    接着一道神念降下,浩浩荡荡无边无际,“念在初犯,斩你一道分神,治你不敬之罪!”

    眨眼之间,黑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鬼巫世界所有的修者大能都注意到了这一幕,一时间噤若寒蝉。

    冯君三人这次没有被牵引到祖星空间里,而是牵引到了门口。

    三人眼前一花,瀚海真尊却是先出声了,“咦, 最先分神的, 居然是……三才真尊?”

    一开始来悟道的,共有七人,元婴一名,真尊四人,真君两人。

    那名轩辕家的真仙,已经不见了踪迹,想必不是出窍了,就是陨落了,

    而四名真尊里,轻瑶和景年都是出窍巅峰,最有希望分神,而大潮真尊就相对太老迈了。

    至于说卫三才?大家只觉得这是一个混日子的真尊,实力应该是不差,但也仅仅是不差。

    不成想,才过去了区区三十多年,他就直接分神了。

    看现在卫三才的模样,明显是已经分神了,目前在稳固境界。

    反倒是景年和轻瑶,陷入了深层次的感悟中,距离悟道……还差那么一点点。

    “真是……”冯君也无话可说了,这大能修者里,藏得深的还真不少。

    你以为人家无关紧要了,但是三十多年就出窍了,这谁想得到?

    不过紧接着,他发现了另一个异象,“大潮真尊,也在分神?”

    “难!”颐玦和瀚海齐齐表态,“他实在太老了。”

    就在这时,三人眼前的场景一变,来到了祖星空间内。

    依旧是那个小院子,依旧是云中子和山河社稷图对坐品茗。

    云中子看一眼瀚海真尊,和颜悦色地发话,“冯君,这也算信得过的吗?”

    冯君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信得过!”

    颐玦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瀚海也老老实实一拱手,“玄水门下瀚海,见过两位前辈。”

    “不用多礼,”云中子摆一下手,又看一眼冯君。

    “气息很稳定……我还纳闷,你怎么凝婴这么久。”

    “启禀前辈,”冯君一拱手,毕恭毕敬地回答,“我还去天外游荡了一段时间。”

    云中子稍微掐算一下,就知道冯君做了什么,于是微微颔首,“你有心了。”

    然后他抬手一划,空中就多了一道空气屏幕出来。

    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在门口悟道的诸多大能.

    云中子指一指正在打坐的大潮真尊,“此人心性如何?”

    大潮真尊气息不太稳,但也不至于狼狈,然而他的窘态,又怎么瞒得过云中子?

    “此人……”冯君沉吟一下回答,“守护鬼巫世界,也还算尽职尽力。”

    他对大潮真尊的观感并不差,否则也不至于自作主张将大潮带过来。

    要换给是青甲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歪嘴。

    云中子点点头,“那就送他一场造化……你有心,我这做长辈的,也不能生受!”

    “前辈你……”冯君还待阻拦,云中子的指尖已经发出一阵玄奥的波动。

    然后他释放出神念,“守护本方世界有功,当奖!”

    “这个……”冯君听得就是一呲牙,“前辈,你这么做,我压力太大了!”

    他听得出云中子为什么出手,是奖励他各个世界乱跑,帮着落实情况。

    但是……您可以奖励别人啊,这个大潮真尊,我真不是很熟。

    尤其是您这神念一出,别人都知道了……合着祖星大能还可以强行帮别人晋阶?

    冯君已经可以想像得到,自己将来会面临多大的压力了。

    “这有什么压力?”云中子笑了起来,他似乎喜欢看到冯君着急的样子。

    不过紧接着,他就表示,“旁人都在悟道……我不会打扰别人,神念只对他发出。”

    然后他又看一眼冯君,正色发话,“此人尽力看护本方世界,也干碍到了我的因果。”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守护殿看护鬼巫的时间不短了,没有因果才是怪事。

    包括上次那个元婴能出窍,那也是偿还因果,云中子才不会计较。

    当然,如果没有冯君这个因素,云中子背这个小因果也就背了。

    不过现在既然能一举多得,他就出手施为了主要还是奖励冯君的有心。

    反正多年的因果,全部都落实在大潮真尊身上,只能说此人比较幸运。

    冯君想了想,才消化了这个内容,然后出声发问,“那个轩辕家的元婴,是成功了吗?”

    “成功了,而且是凭他自己的努力,”云中子沉声回答。

    此刻的大潮真尊,已经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中,他的拼死一搏已经后续乏力,即将失败了。

    十余年前,他还有安全退出的可能,但是现在……没机会了。

    不过他的心情很坦然,大道难求,实在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玄奥的规则自天而降,他千疮百孔的身体和神念,在迅速地恢复着。

    “这是……”大潮真尊有点不敢相信,“晋阶分神也有幻像劫吗?”

    或者说,这是陨落之前的幻觉?

    然而下一刻,一股堂皇威严的神念出现在他的脑海,“守护本方世界有功,当奖!”

    大潮真尊一时间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紧接着,那股神念又发话了,“这是我家小辈做事得力,我赏你的。”

    “你最好不要把消息传出去,明白吗?”

    大潮真尊正处在冲阶的当口,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然而他还是勉力分出了一缕神念,“小修自当领前辈仙谕。”

    这个人情欠的就大了!大潮真尊心里非常明白,然而……有这样的人情,谁会不欠?

    同时他忍不住暗暗感慨,出窍真尊说起来也是大能了,但是终究还是太渺小了。

    大乘期看出窍,大概就是出窍期看炼气小修,随便伸伸手,对方可不就出尘了?

    大潮真尊默默地下定了决心,一旦晋阶成功,一定要重谢冯君一帮人。

    反正就算他晋阶真君,也没资格跟大乘期的大能接触,

    他的气息变化非常明显,但是门外那么多大能,还真没怎么关注到。

    大家都是在抓紧时间,一门心思的悟道,谁舍得有半分的浪费?

    只有分神成功、正巩固修为的卫三才,微微感知到了点异常,“大潮……这是要成?”

    “算了,还是稳固境界要紧,其他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琢磨。”

    而现在,冯君还在跟云中子沟通,“这种未知世界……是不是越多越好?”

    “这怎么可能?”云中子的态度非常明显,“我上一次就跟你说了,过犹不及。”

    冯君能理解这个说法,但他还是追着发问,“大概有多少就好呢?”

    “这我也说不准,”云中子没有给出标准答桉,“每个世界不尽相同,不要太贪就好。”

    冯君又提建议,“道标和锚点的失踪,可能导致一些事故……”

    “这个我知道,”果不其然,云中子回答得很干脆。

    “明确切断连接就好,哪怕对方忘了事先检查……锚点启动不成功,那就没事故。”

    冯君又想一想,问出了最要紧的问题,“那现在这个空间,要一直留在鬼巫吗?”

    “当然不是,”云中子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是我神州之物,时机成熟我就要带走。”

    时机成熟,当是他复活后,精粹了未知世界的本源,实力恢复到差不多的时候。

    冯君相信,以云中子的境界,自己又准备了这么多孝敬之物,恢复实力用不了多久。

    所以他忍不住表示,“但是有些想要晋阶合体的大能……可能会消耗比较长的时间。”

    他不确定,那扇门上的道韵,能不能帮助合体期晋阶渡劫……想来可能性不大。

    但是分神真君晋阶合体元祖,花费个两三百年一点都不奇怪。

    这还是人族修者,搁给绛珠草那种异类,分神进阶合体,花上三五千年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无所谓,”云中子很轻松地回答,“空间带走,门留下就好了。”

    “你不会以为,空间和门……是不可切割的吧?”

    还可以这么操作吗?冯君听到这回答,还真的是有点懵。

    不过听起来,这个理论是成立的,防盗门和住宅空间,本来就不该是一回事。

    只是他有点疑惑,“但是没了空间庞大的灵气支持,那晋阶时需要灵气怎么办?”

    “有机缘就很好了吧?”云中子讶异地看他一眼,“他们不该自带灵气吗?”

    这话也有理,但是冯君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想一想之后他发问,“那他们悟道时候……还需要咱们帮着护法吗?”

    不管是元婴出窍,还是分神合体,都是要有人护法的。

    就比如说颐玦出窍的时候,不但有秘地,也有人护法。

    而一堆大能在一起悟道,这个敏感程度也不用说了。

    也就是祖星空间一开始有足够的神秘感,机缘又诱人,大家顾不了那么多。

    可是如果祖星空间离开,只留下一扇门……还会有大乘大能帮着护法吗?

    没有大乘期护法的话,那真不知道要乱到什么样子。

    云中子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想对那些人负责?”

    “确实,”冯君点点头,老实地承认,“做人总是要有始有终。”

    “还是太迂腐了呀,跟我一样,”云中子苦笑一声。

    “值得负责的人,你前期都接触过了,后面是大浪淘沙,你不能一直为他们负责……”

    “所以能发展到什么状况,也是看他们的机缘。”

    说到最后,云中子面容一整,“也许这扇门的前方,会出现打生打死……明白吗?”

    冯君想了一想,最终还是点点头,轻喟一声,“明白。”

    “所以啊,你跟我有点像,”云中子也没有嘲笑他,也是感触颇深地叹了口气。

    “但是,这天下修道者何其多?有些因果,没必要一个人扛,不欠他人即可。”

    冯君默然,过了一阵之后才点点头,“懂了,多谢前辈指点。”

    颐玦却是和瀚海交换一个眼神,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惊骇。

    这机缘之地,早晚会变成是非生死之地?

    然而,就像云中子说的那样,这种事情,没人会为它承担因果,也没有那个必要。

    所以修者修道,到头来,机缘还是要靠自己的势力去争夺……

    云中子也没有理会他俩的反应,而是轻叹一声。

    “终于……可以回神州了?”

    然后他又看向山河社稷图,“老友,冯君这孩子……心还是太善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山河社稷图很干脆地表示,“这里我暂时坐镇,护法不成问题。”

    “不过你也别想用我太久,你完事了,就过来顶替我,我也想回神州看看。”

    云中子抬手一拱,难得地正色发话,“这主要是我的因果,老友你受累了。”

    “不止你的因果,”山河社稷图一摆手,澹澹地发话,“我跟天琴,也有因果。”

    他能成为太虚门的太上供奉,自然是跟天琴产生了关碍。

    “那就多谢老友了,”云中子轻笑一声。

    紧接着,他的身体化作一缕青烟,投向了冯君的左手腕,正是番天印所在之处。

    冯君三人冲着山河社稷图齐齐一拱手,“有劳前辈了。”

    下一刻,他们三人就又出现在了穆尔大陆上。

    盯着他们的人,真的太多了,见他们再次现身,有人主动打个招呼。

    “冯小友,我是万幻门幽影……愿意付费咨询一些事情。”

    “幽影元祖见谅,”冯君抬手一拱,高声回答,“师门长辈有急事托付,小修不敢怠慢。”

    话音刚落,他和两名真尊已经消失不见。

    十年之后,夹层空间中,大潮真尊终于收束气息起身。

    他冲着那扇门微微一拱手,也没有说什么,然后继续打坐,调理气息。

    卫三才刚刚稳固了境界,见状忍不住出声发问。

    “你这还没稳固境界,就自行活动……这有什么说法?”

    “谢意罢了,”大潮真尊……现在该叫大潮真君了,他澹澹地表示,“谢前辈赐下机缘。”

    是这样吗?卫三才的眼珠转一转。

    修者才突破时,是最脆弱的,这时候贸然活动,真的很可能出现什么变数。

    就像轩辕家的子弟出窍后,也是稳固了一段时间境界,才向祖星大能道谢的。

    反正对卫三才来说,他一直就认为,这个人情要记在冯君头上。

    欠祖星大能多少,那是冯君的事,他只认冯君就好,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表示谢意。

    不过大潮的反应,也算是给他提了一个醒。

    人情算在谁身上是一回事,感激之情是另一回事。

    所以他也抬手一拱,毕恭毕敬地发话,“天琴小修卫三才,多谢前辈的恩泽。”

    他没有报出身来历,因为根本不需要,对方是那样的大能,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来历?

    那扇门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没有传出任何的反应。

    然而对卫三才来说,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

    起码对方不屑计较自己的失礼没错,不屑计较。

    然而,他已经意识到到错误了,于是高声发话。

    “小修愿为前辈献上微薄之力,护法到下一位道友境界稳固。”

    山河社稷图依旧没有回应,他原本就是极为高傲的存在。

    不过在他看来,这卫家的小子也算懂事。

    能帮着护法,不止是心意的问题,形成规矩的话,这里将来的厮杀,也会少很多。

    云中子说,不需要在意未来的因果,也没有谁有必要负担那因果。

    然而,微弱的因果,是切实存在的,这也是母庸置疑的事。

    所以他觉得,这家的小子反应不算错……

    又过了十年,大潮真尊……大潮真君表示,“三才真君,我的境界已经稳固得差不多了。”

    “这里,就让我来看守吧,直到下一位的境界稳固。”

    卫三才从他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但他也借鉴到了一些思路。

    毕竟是修者,是最擅长学习的……

    就在同一时刻,地球侧的华夏,拉善盟上空,突然间有鹅毛大雪飘落。

    天地间,隐隐出现一个若有若无的意念,像是在说话,却又没有声音传出。

    “没想到,还有梦醒神州的这一天啊……”

    (五月第一更,也是最后一篇番外,有月票的书友还请投一波,新书下旬上传,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