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奶爸的异界餐厅 轻语江湖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他这一生,无愧于兽神大人的选择!

    “果然。”麦格微微眯起了眼睛,目标确定,盖理果然和黑雾有关。

    不过既然是这样,那今日与盖理便是不死不休的死局,任务截止时间为今晚,在这之前他必须杀死盖理,根除黑雾。

    现场的确来了许多强者,中间那桌主位上坐着的那位金甲兽人应该就是兽人族第一强者奥斯特,磅礴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发散出来,比起同桌的那几位十级兽人明显要更胜一筹。

    兽人族排名前十的部落来了四位酋长,还有三个部落派了代表来,从他们明显的特征便能分辨出他们属于哪个部落。

    来之前麦格啃了许多和兽人族有关的资料,对于各部落都有所了解。

    法克部落的实力比起奥格部落有所不足,但前任酋长艾赛亚靠着强大的个人魅力和对待各族的和善态度,获得了不少部落的支持,所以才能够让法克部落与奥格部落形成一种制衡的状态。

    艾赛亚死于叛乱之后,这种平衡便被打破。

    今日派代表前来,而不是酋长亲自来的部落,不少便是之前支持和站在法克部落这一边的,还有两个部落直接没有派人前来参加加封大典,那两个部落酋长和艾赛亚的关系不错。

    奥斯特与盖理之间关系暧昧,麦格不可能在这加封大典上动手,只能等加封大典结束,众人离开之后再寻找出手机会。

    盖理登上了场地正中央的高台,高台四角熊熊燃烧的篝火将他身上的橘色战甲照的通亮。

    “诸位,感谢你们前来参加法克部落酋长加封大典!”侍卫长站在台下,高声说道:“我们的新酋长盖理酋长!将在噬元兽神大人的见证下,加冕为王,成为法克部落的新酋长!”

    现场顿时响起了热浪般的欢呼和掌声。

    盖理看着那些为他欢呼的兽人们,嘴角慢慢上翘,这一刻他等的够久了。

    一百多年前,他站在台下,看着艾赛亚站在这里,在族人的欢呼声和兽神的祝福下加冕为王,彻底将他甩在了身后。

    从那时起,他便暗自发誓,有一天他会取代艾赛亚,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把那些曾经嘲笑欺侮过他的家伙,全部踩在脚下,让所有人为他颤抖和欢呼。

    现在,他做到了。

    艾赛亚死了,那些曾经嘲笑他的家伙也全都死了。

    盖理张开了双手,高声道:“这是伟大的噬元兽神大人的选择,他赐予我强大的力量,让我肩负起带领法克部落继续前行的重任!我,盖理·贝洛克,将继承兽神大人的意志,成为法克部落之主!”

    璀璨的光芒落在他的身上,映照出闪耀的光辉。

    法克部落民众的目光纷纷落在了他的身上,有狂热支持的,也有暗自神伤的。

    “咦,父亲大人你看,那个大叔穿着和丑小鸭一样颜色的衣服诶。”艾米一脸惊喜的指着盖理说道。

    “喵~”丑小鸭小声叫了一声,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盖理。

    “是的。”麦格嘴唇动了动,忍住了自己的笑意,目光四处看着,落到了不远处的绞刑台上。

    数十根绞刑架立在那里,看起来颇为森然。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苦寻无果的裴迪南很快便会被压上绞刑架,然后被当众绞死,成为盖理时代开启的象征。

    “艾赛亚是法克部落的罪人,他在位期间,忤逆侮辱噬元兽神大人、重用奸邪之人、肆意残害普通族人……”盖理开始历数艾赛亚在位期间的十宗罪,罪名条条可憎,将艾赛亚描述成了一个暴虐无道、无恶不作的暴君。

    那些坐在普通席位上的贵族们纷纷高声应和,声讨艾赛亚,仿佛数月前他们还引以为豪的明君,转眼间已经被变成了他们的杀父仇人。

    反观外围的普通兽人,此时却显得颇为安静,许多兽人低着头,沉默着。

    “这个家伙,果然没有办法和艾赛亚相提比论。”奥斯特看着在高台上红光满面的盖理,有些轻蔑的笑了笑,好整以暇的向后靠在椅子里,今晚他就是来看戏的,希望不会让他失望。

    各部落的酋长和代表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沉默不语。

    “噬元兽神大人选择让我来终结艾赛亚的统治,拯救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族人,近日仍有少数余孽不死心,试图复辟暴君的统治,扶持暴君的儿子成为新的暴君。”盖理的手向着绞刑架方向一指。

    绞刑台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暗道,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兽人被缚着双手从通道中押了出来。

    “是裴迪南公子!”

    很快有法克部落的人认出了那个年轻人,不由惊呼道。

    “他就是裴迪南?”麦格看着那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兽人,十六七岁的样子,有着一头乱糟糟的棕色短发,苍白的皮肤几乎看不到血色,头上有着一对粉白色的兽耳,的确和康妮是同款的,看起来的确如汉娜所说,一副肾虚小受的模样。

    不过,更让麦格诧异的是他那纯黑色的眼眸,看不到丝毫的眼白,在火光的照耀下依旧深邃幽黑,透着诡异。

    “他的身上也有邪恶气息,同样很淡,但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伊琳娜的声音在麦格的耳中响起。

    “这……怎么可能?”麦格的眼睛眯起,有些不解地看着被一步步押上绞刑架的裴迪南,他是康妮拼了命也要回来拯救的哥哥,前任酋长艾赛亚的长子,他的身上为何会有邪恶的气息?

    裴迪南的出现在现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贵人们依旧高声喝骂着呼应盖理,而围栏外的普通兽人们却渐渐向前涌去。

    “裴迪南公子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啊,和老酋长一样都是忠厚善良的人。”

    “是啊,可惜了啊,本来他该成我们的新酋长的。”

    一些年迈的兽人忍不住叹息道,声音中透着不忍与惋惜。

    挡在围栏前的兽人守卫毫不客气的用手中的棍棒将前冲的兽人给砸了回去,同时拔出了刀剑,警告众人后退。

    人群之中,德沃德慢慢举起了手中的法师杖,还有诸多挤到前排的兽人也是开始拔藏在大衣中的兵器。

    盖理看着已经被套上了绳索的裴迪南,冷笑道:“裴迪南,你与艾赛亚对我法克部落犯下滔天大罪,今日将你绞死在这绞刑架上,终结你们统治的黑暗时代,你可还有什么话讲?”

    “如果父亲引领法克部落走过这一百多年,对于在场的族人有所亏欠和伤害,请让我在这里替他向诸位致以诚挚的歉意。”裴迪南看着在场的兽人,诚挚而慷慨的大声道:“他死于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之手,城门被叛徒打开,宫殿被叛军攻陷,他为了酋长的尊严和兽神守护者的荣耀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他这一生,无愧于兽神大人的选择!无愧于所有族人的信任!无愧于作为一个父亲!”

    叫嚣的贵族们渐渐沉默,众人仓皇的避开目光,不敢与裴迪南对视。

    “艾赛亚!”

    “艾赛亚!!”

    “艾赛亚!!!”

    围栏之外,响起了兽人们的愤怒激昂的呼声,人潮开始向前涌去。

    盖理脸色一阵青红变幻,连声道:“妖言惑众!给……给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