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雨水

第587章 功成身退(第二更)

    靠近暴君初始型,陆川高高跃了起来。

    强悍的跳跃力,让陆川像是在天空中飞翔一样,狠狠地扑向暴君,迎着它的脑袋将战刀举了起来,再重重劈下。

    暴君初始型所能做的,仅仅是将自己异化的手臂举了起来。

    只是……

    还没有等它举起来,陆川的战刀已经是先一步到了它的脑门前。

    五级基因强化的力量,让陆川的力量之大,挥动着战刀的速度,快如闪电一样。

    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反弹力,可是还是被陆川的手臂发力之下,狠狠地压了下去。

    “噗!”

    像是切豆腐一样,这一只暴君的脑袋被切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战刀被暴君初始型的头骨给夹着,陆川便是握着战刀,然后挂在暴君初始型的脑袋前。

    受到这重击,暴君初始型并没有第一时间倒下,而是身体变硬。

    陆川脚一蹭暴君初始型的下巴,借着这一股力量,将战刀给拨了出来。随着一股液体的喷涌,陆川已经是落地,又是错身跃起。

    轰!

    暴君初始型轰隆倒地,将几只倒霉的普通丧尸给压到了下面。

    脑袋被陆川切一下了一半,破坏掉了大脑结构,对于丧尸来说,是致命的,连挣扎也没有,便是终止了一切神经反应。

    “第一只!”

    陆川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只倒下的暴君初始型,而是又是将拦在面前的几只普通丧尸扫飞,冲突间,又是来到了第二只暴君初始型的面前。

    这一只暴君初始型,它高举着自己异化的手臂,狠狠地砸向陆川。

    陆川拧身间,已经避过。

    带着巨大的冲刺力,陆川手中的战刀掠过,却是暴君初始型的小脚。

    战刀的锋利,配上陆川的力量,将这一只暴君初始型的小脚直接给砍断,瞬间让这一只暴君初始型失衡,然后倒了下来。

    失去了平衡力的丧尸,是没有办法像人类一样,可以做到下意识去调整自己的平衡。

    这只暴君初始型倒下,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上。

    陆川动作很快,在它倒下的瞬间,战刀已经是挥动,将它若大的脑袋给砸了下来。

    五米多高的暴君初始型,它的脑袋,陆川站在它的旁边,都已经到了腰间了,单纯看这一个脑袋,绝对让你毛骨悚然。

    暴君初始型的脑袋,其实就是人演化而来,它若大的两只眼睛,在死亡后,呈现出了一片的空洞。

    “第二只!”

    陆川淡笑,自己五级基因强化,欺负起暴君初始型来,似乎太容易了一些。

    …………

    围墙上。

    蒋勋平他们其实早就看呆了,他们知道陆川奶凶猛,之前已经见到过,还以为是在幻觉中。

    可是这一刻,却是如此真实的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暴君初始型,在陆川的手中,完全是一个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力,便是被陆川给击杀掉了。看陆川的一举一动,是如此的自然,是如此的行云似水。

    陆川带给他们的冲击力是巨大的,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与丧尸的战斗,会如此的简单。

    其实他们与丧尸的战斗,无不是带着畏惧之心在战斗,自然感觉到艰难,

    确实,与丧尸的战斗过程,是不容出一丁点错的。

    只要被丧尸伤到,后果和被杀死是一样的,感染之下,一样是一个死字。

    正是出于这一种畏惧,谁不是小心翼翼,生怕出错的?在这一种情况下,战斗不难受才是见鬼了。

    而陆川没有这一种顾虑,有着泰坦生物层,陆川只需要击杀丧尸即可。

    众人看向陆川的眼光,变成了一种狂热。

    末世里,这才是真英雄。

    “准备!”

    蒋勋平的眼神,却是变得凌厉起来。

    如海一样的丧尸已经到了眼前,已经没有什么时间让他去考虑太多,下面的丧尸们在如此强大的生命气息吸引下,不断扑向围墙。

    前仆后继的情况下,丧尸们很快便是叠起了罗汉。

    蒋勋平看了一眼陆川,他几乎是淹没在丧尸群中,陆川虽说是穿着简单的护甲,可是蒋勋平却感觉到有些可惜,被丧尸淹没,十死无生。

    “杀!”

    蒋勋平吼叫着,手中的战刀刺了出去,将一只冒头的丧尸给刺中脑袋,然后将它推倒了下去。

    叠起来的罗汉体,终于是高过了围墙。

    一只只丧尸出现,然后它们面对的是幸存者们手中的武器。

    异化部队里的新人类们,早就撤回到了围墙后面,不过他们顶到了最前面,依然是充当着对付丧尸的主力。

    失去了太多的等级丧尸,这一些更多的只是普通丧尸的尸群,威胁力变弱了许多。面对这一些刀枪,它们一只只被挑翻。

    但丧尸的可怕,就在于它们不顾一切。

    再严的阵线,在这一种攻势下,一样会有地方会被突破。

    如果在远远上看,可以看到阵线有着好几处地方,仅仅是数分钟,就被丧尸窜了进来,引起了一大片的骚动。

    督战队,一直就在聚居地里存在着,他们的威慑力很强。

    在督战队的努力下,总算没有崩溃,稳住了阵线。

    随着撕杀,人的情绪被调动,渐渐变得不顾一切起来,哪怕是死,也要拖上一二只丧尸做为垫背。便是受伤了的人,不再想着自己会死,而是如同机器一样,继续战斗,直到最终是倒下。

    丧尸们疯狂爬行着,如水一样淹盖向围墙。

    …………

    陆川扭头,看了一眼围墙处,剧烈的战斗,他能看到的,其实只有丧尸们的背影。

    幸存者们,肯定不会发现,诚然陆川站着,丧尸也会绕过陆川,继续前向,而不是攻击陆川。在丧尸的眼中,却是视陆川如无物一样。

    丧尸套装产生的效果,超乎想象。

    剧烈的战斗,已经没有人再注意到陆川有什么异常了。

    “过瘾。”

    陆川咧嘴而笑,像这一种站在丧尸群中,身边数以万计的丧尸与你擦肩而过的感觉,是陆川从未有过的。

    很刺激,也很让人兴奋。

    之前陆川装出来与丧尸的奋搏,更多的只是在演戏而已,丧尸们根本不会鸟陆川,怎么可能会攻击陆川?

    现在他们全都被骗了,接下来,陆川不需要表演了。

    在尸海中,陆川提着战刀大步向着其中一只暴君初始型而去,刀起刀落,将暴君初始型的小腿给扫断,然后将它的脑袋切下来。

    一切就是如此的简单,就好像行走在瓜地上,随手将一只西瓜给切下来一样。

    在尸海群里,陆川只要看到异化丧尸,都是过去毫不犹豫地给一刀。

    陆川能做的,只有这一些了。

    剩下与丧尸的交战,就看对方的了。如果连这一些几乎由普通丧尸组成的尸潮也拦不下来,陆川还能说什么?

    在不能暴露储物空间的情况下,陆川也无法阻止这么多的丧尸,只能是尽可能地将一些异化丧尸给解决掉而已。

    被丧尸淹没,可是陆川很安全。

    一只只面目狰狞的丧尸,它们就在陆川的身边经过,那一种感觉让陆川毛骨悚然。加上这里的味道,确实不好闻,陆川是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却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想想看,丧尸身上尽是腐肉,这一些腐肉自然是臭到让人作呕。

    这么多的丧尸,这一股味道之烈之大,连陆川都有些受不了。

    陆川强忍着,然后化成了动力,疯狂在这里砍杀着,只要看到丧尸,便是对着脖子处一刀。强悍的力量,全都是将对方的脑袋给砍下来。

    杀着,杀着,陆川陡然发现,眼前一空。

    扭头回望,陆川瞠目结舌,因为陆川发现,自己竟然是将尸潮给打了一个对穿。

    在陆川的面前,没有一只丧尸。

    如潮水一样的丧尸,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便是前方。叠想来的罗汉,硬生生用丧尸自己填出一个坡状,让后续的丧尸可以踩着它们而上。

    还好,叠罗汉的一个劣势,就是不平整,彼此间全是丧尸的挣扎,自然无法形成冲锋,只能是慢慢爬上去。

    如此便给了幸存者们一个机会,可以从容地击杀这一些越过来的丧尸。

    陆川甩了一下战刀上的液体,没有再冲到尸潮中撕杀,而是握着战刀,就在原地上望着这一场战斗。

    …………

    蒋勋平的眼睛一片血色,他喘着气,握着战刀的都在哆嗦着,这是过度砍杀造成的。

    其实每一个异化新人类的特点,就是利用护甲,将自己保护得滴水不漏。

    为了防止自己受伤,人们想尽了办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办法,将自己包在护甲之中。三级以下的丧尸,它们很难破坏这一些护甲。

    蒋勋平也不例外,他现在穿戴着的,和拆弹专家们差不多,整个人都被保护起来。如此是无恐丧尸了,但战斗力却是大打折扣,行动也不是很方便。

    面前出现的丧尸越来越少,渐渐视线中变得空阔了一些。

    “要结束了吗?”

    见到不再有丧尸爬起来,蒋勋平只感觉自己一松,有一种脱力的感觉。他想到的,便是陆川,以一人之力,将二、三百只舔食者给击杀掉,到底会有多强?

    很快,蒋勋平的眼光掠过了围墙,看到了远处站着的陆川。

    “……”

    蒋勋平只感觉自己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有惊喜,也有骇然。

    这个陆川并没有死,而是好好地站着。

    见到陆川的人很多,随着丧尸越来越少,人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自然也看到了远处的陆川。

    围墙下,还有着少数之前垫底的丧尸,但它们已经翻不起什么浪来了。幸存者的死亡人数,有些高,至少也是数千之巨,很惨重。

    但……

    他们的死,换来了的却是更多人活了下来。

    陆川举起了手臂,朝着这一些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慢吞吞地离开。

    陆川只需要给他们心中种下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不一定需要更深入的交流。现在大局似乎已定,陆川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保留多一些神秘,才能让他们念念不忘,才会越发的记住自己对他们的帮助。

    雨水说

    还有两更,可能会晚点,下午要送表妹去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