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仙凡 百里玺

435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事实上,北方海域的世家和普通修士们都以为苏尘副盟主在寒冰岛闭关隐修了大半年,不理政务,毫不作为,那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只有阿奴、桃夭和庄绿旖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苏尘早就在半年前离开了寒冰岛。

    苏尘仅留了一缕分神念在自己的人族真身上,让真身留在寒冰岛活动,每月偶尔当众露几次面,见一下城主府的下属们和那些前来寒冰岛登门诉苦并请求支援的金丹岛主们。

    外人都以为苏尘在寒冰岛上闭门隐修,未曾外出远行。

    而苏尘的金丹莲子元神,其实早就进入伤势康复的白卜灵龟之身,施展《龟息诀》的敛息妖术,从海底千丈深处悄无声息的潜离了寒冰岛,去了妖族经常出没的海域摸查敌情。

    苏尘手底下也没其他可用的得力金丹修士,他唯有亲自去摸查北方妖修的动向,打探出最可信的第一手情报,方能有机会一战定乾坤。

    他固然鄙视毕方大妖王外厉内荏的性子,但不会轻视其统御实力。而且,也不清楚毕方究竟带了妖庭的多少金丹妖修,来到北方。

    这些细节,是胜败的关键。

    至于自己人族真身在寒冰岛的安全,苏尘并不担心。

    寒冰岛就在北域仙城外围不远,乃是人族北方大本营,聚集修士数以百万计,甚至连元婴修士也有若干。北方的妖修们只敢去袭扰那些孤立无援的海外灵岛,从来不会如此靠近人族大本营的附近送死。

    能威胁到他本尊安全的,唯有人族的那些北方世家大族。

    但有庄绿旖这尊元婴鬼尊坐镇寒冰岛,寻常的金丹修士再多是不可能伤到他,非元婴老祖不可能动苏尘本尊分毫。

    可就算是北方大世家出身的元婴老祖,也不可能大动干戈,亲自出手动他这位同盟的副盟主。

    苏尘和北方世家大族的矛盾,在于北方海域十大世家对他晋升副盟主很不服气,想要把他这副盟主推翻,取而代之。他虽征召了简氏家族的一座灵岛,但利害冲突没有激化到你死我活,出动元婴老祖来暗杀他的程度。

    正因如此,苏尘这才敢让真身留在寒冰岛,元神进入灵龟之躯,去了北方海域寻找妖族的底子。

    他这一去,已经长达半年之久。

    这半年来,苏尘在北方海域各处搜寻,遇上了数支小股的金丹妖修出没,它们三五名金丹妖修成伙,前往偷袭北方人族防守薄弱的灵岛。

    但是苏尘未惊动它们,只是施展龟息术尾随跟踪,想顺藤摸瓜找到毕方大妖王这个妖族统帅,以及北方妖族大本营所在,看看毕方手下金丹妖修们的数量。

    这毕方大妖王不知是因为过于胆小,还是出于高度的谨慎,居然经常挪窝换地方,比狡兔三穴换老巢还勤快。

    苏尘追踪了好几次,只是发现了几处临时的小妖营,也没能摸清楚毕方真正的大本营。

    他若是组织北方修士大军,贸然反击的话,很可能扑空,而且会惊动这毕方大妖王。让它更加警觉,难以捕捉战机。

    不过,尽管如此,苏尘依然有一个颇为惊喜的发现。

    北方海域,一片数百里珊瑚礁林之中。

    若是外人闯入,恐在这片凌乱的珊瑚礁林中迷失,不辨方向。

    这礁林中,隐藏着一座小妖营。

    这是一个很小的临时妖营,只驻扎了东海妖庭的二三十多名金丹妖修和上千计的筑基级妖兽。

    这妖营如此小,自然不是北方妖族的大本营。而是前往人族北方灵岛的一处前哨站,瞭望所。进可攻,退可守,非常的灵活方便。

    它们经常化整为零,分为数支小队妖修,轮流前往袭扰人族的北方灵岛。一旦它们发现小妖营有暴露的迹象,则立刻转移到它处驻扎。

    此时,正有一名金丹蟹妖,一名金丹虾妖,从深海中抓了十多个灵贝,返回这座小营地。进入营地的一座洞窟,拜见在洞内宝座上的毕方大妖王。

    另有十余名金丹妖修,在洞窟两侧内端坐。

    “拜见毕方大妖王。”

    “这是小的们刚从人族灵岛探查归来,顺路从深海抓来的灵贝,鲜嫩爽口,还请大妖王享用。”

    蟹妖、虾妖佝偻着腰,毕恭毕敬的献上一只最硕大丰美的灵贝,狭长的虾脸,满是讨好。

    “嗯!”

    毕方蔑眼瞥了蟹虾双妖一眼,接过灵贝,颇为享受的大口嚼着。这灵贝鲜滑细腻,果然比那些粗糙的蟹兽和虾兽更肥美。

    这蟹虾两名金丹妖修出身低贱的低等妖族,虽然侥幸踏上金丹境界,拼命想要在东海妖族之中出头,但实力太过于低微,在东海万妖里籍籍无名。

    后来不知怎么,这蟹虾两个小妖被白卜另眼相看,收为义弟,从此也在东海妖界变得颇有点名气。

    自打白卜神秘消失之后,蟹霸、虾忍没了大靠山,如今也就是两名低贱的金丹妖修而已。

    毕方曾经在白卜面前受辱,心中一口气未消。

    它干脆将白卜的蟹霸、虾忍这两名白卜的义弟,收在自己身旁当仆从,日夜伺候着自己。

    一想到这俩妖兄弟曾经是白卜的义弟,毕方便暗爽无比。

    想你白卜堂堂东海妖庭的首席大妖王,傲气横秋,但你的两个义弟还不是给我毕方当奴仆!如此一来,白卜也不过是它手下奴仆的义兄而已。

    “大妖王,那些穷岛主都被我们洗劫过了。我和蟹霸出去溜达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下手的灵岛。我们来到北方都已经多年,为何还是这样小打小闹,只偷袭一些贫瘠的灵岛?要不,咱们这次来个狠的,抢几座富庶的大灵岛。或者干脆去大的仙镇,洗劫一番。”

    虾忍流露一副谄媚之色,道。

    “啪!”

    虾忍的话还没说完,便觉眼前红光一闪,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毕方大妖王的翅膀一巴掌给狠狠的拍飞了出数十丈外去。

    虾忍惊慌的爬起来,摸着红肿了半年的虾脸,像是煮熟了一样。

    它整个妖都惊懵了,吓得慑慑发抖。

    它不明白,自己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毕方大妖王为何无故打它?

    “本大妖王行事,需要你这无脑的小妖来指手画脚?”

    毕方一双冰冷犀利的鸟眸,冷漠的盯着虾忍,说道:“我在北方看似小打小闹,但是抢来的好处那是源源不绝。当年人族就是靠着蚕食我东海灵岛,才占据了偌大一片海域,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日夜蚕食他们的灵岛而已,抢回来而已。

    只需持续个数十年,人族修士熬不住,必然撤离那些守不住的海外灵岛,那些岛屿轻轻松松便会回到我们妖族的手里。”

    如今人族主力大军,都在中部海域,跟蛟敖的妖皇大军硬干。它们斗的厉害,无暇它顾。

    蛟敖请我出手,想利用我在北方海域作乱,牵走一部分人族的兵力。但我若是真在北方大动干戈,把人族修士的主力吸引到北方来,或者是把一支分兵引来,我岂不是牺牲自己,给妖皇蛟敖当枪使。你当我蠢吗?

    如今妖皇蛟敖顶在最前面承受压力,我在北方趁机渔利,抢掠好处。让蛟敖给我当枪使,这才是王道。

    人族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真正的强者,已经赢了敌人,而敌人还毫无察觉。

    我毕方在妖海纵横数百年之久,无声无息之间赢了不知道多少强大的敌人。

    敌人们知道吗?

    没有!

    它们都死了!

    白卜当年多牛气啊,号称灵龟圣子、东海妖庭首席大妖王、元婴老妖之下第一金丹妖修,没用,它死了!

    我,毕方,才是最后的赢家!”

    毕方冷傲自信的眼眸,威风凛凛的扫过众金丹妖修们,霸气十足。

    这座小妖营地内,众金丹妖修们屏息凝神的听着,一个个钦佩无比,敬仰的望着毕方大妖王。

    “毕方大妖王英明!”

    “不愧是东海妖庭屈指可数的大妖王,这份心智在整个妖族那都是最顶尖的!谁敢跟毕方大妖王斗智,那是找死。”

    众金丹妖修们纷纷大拍马屁。

    毕方满脸的不屑,冷道:“你们记住,我不是妖皇蛟敖的属下,来这北方海域不是给它干活。我乃堂堂东海妖庭前三位实力的大妖王,出身上古妖族毕方部的大首领。

    仅在夔牛大妖王、雷鳐大妖王之下而已。日后迟早要执掌东海妖庭,镇守东海亿万里海域。这点心智都没有,岂不是被对手给玩死!”

    众金丹妖修们心头都暗呸了一声。

    明明是在东海妖庭排第五座次好么!

    除开那神秘失踪不知死活的首席大妖王白卜不说,至少还有一头阴险又低调的九头妖鸟,不在毕方之下。

    东海万妖部族,自古妖才辈出,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冒出几名强悍的金丹妖修,取而代之。

    毕方大妖王吃饱喝足,让众金丹妖修们各自散去,它则在洞窟内歇息。

    蟹霸、虾忍两名金丹妖修忍气吞声,向毕方叩拜告辞,方才离开营地。

    它们也不言语,在路上小心的张望了一下,见四下无妖,便迅速离开。一口气朝西方向飞出了数千里之地,来到一片流水汹涌的海域。

    它们在这片海域停了下来,兜兜转转半响,在一片海底火山中,找到一座不起眼的石洞。

    只见海中石洞内,赫然有一名稀世罕见的白龟妖修,背负白龟甲,正在打坐修炼。

    虾忍满心的苦楚,“噗通”一声拜在白卜身前,痛哭流涕:“义兄!我们实在是忍受不了那毕方大妖王了!它这几年把我和蟹兄当奴仆使唤,动辄大骂,丝毫不把我们当金丹妖修看待,折磨我们俩兄弟痛不欲生。还是让我们俩兄弟跟随义兄吧,就算战死,也比这样委曲求全强!”

    苏尘在一块岩石上盘膝打坐,半响睁开眼来。

    他在北方妖海半年,尚未完全掌握摸毕方的动向和手下金丹妖修的数量,却无意间惊喜的发现了蟹霸和虾忍俩妖义弟,从而和这俩妖弟私下联络上。

    蟹霸和虾忍原本以为白卜早就被妖皇蛟敖给害死了,还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

    没想到在这北方海域遇上义兄白卜,顿时欣喜若狂,经常私下来见苏尘诉苦,传递各种妖族的情报。

    “唉,这几年为难你们了!”

    苏尘听了虾忍的诉苦,心中有些惭愧。

    他对这蟹虾两名妖族义弟,确实有利用之心,才会如此笼络它们。

    不过,他还是会给它们足够多的好处,作为补偿。

    苏尘轻叹道:“自从我杀了蛟霑太子,妖皇蛟敖恨我入骨,非杀我而后快。在归墟之眼,它亲自出手将我袭击重伤。我侥幸逃脱了一命,它又将勾结人族的罪名栽赃于我,令东海妖庭的众妖王们仇视我。

    除非有朝一日我踏上元婴境,杀了妖皇蛟敖,洗清身上的罪名,否则这东海妖庭我是很难回去了。是我连累了你们,害的你们也遭其它妖族的轻视。”

    “义兄,切勿如此说!就算没有义兄,它们一样轻贱我蟹虾两族。唯有你待我们如兄弟,我们一定忍辱负重,为你报仇。”

    蟹霸粗声道。

    “妖皇蛟敖,它如此迫害义兄,也是我们的死敌!”

    虾忍满脸的大恨。

    在它们两妖眼里,整个东海妖界,也只有义兄白卜是真心对它们两好,把它们当兄弟看待。

    其它高等妖族,谁看得起它们这两个出身低贱妖族的蟹妖、虾妖?!

    在毕方的眼里,它们蟹、虾俩金丹妖兄弟恐怕跟那餐盘上的那只灵贝也没多大区别。只是为了羞辱它们,才让它们苟活而已。

    也唯有白卜,身为高等妖族,东海妖庭的首席大妖王,却待它们两个卑微妖族出身的金丹妖修,亲如兄弟。

    义兄的事,就是它们的事!

    苏尘见它们振作起来,不由点头,“这些年我逃离了东部海域,一直潜伏在北方海域养伤,以待日后重整妖庭大业。

    只是苦了你们两位义弟,让你们继续潜伏在毕方大妖王面前当细作,打探情报,将它的行动情报尽量收集给我。

    恐怕还得忍几年,把毕方的底细全摸清楚,再动手夺其兵权。我迟早会重回东海妖庭。今日你们的百般受辱,日后必定还回来。”

    “不苦!愿为义兄赴汤蹈火。现在便让那毕方鸟妖多猖狂几日!”

    虾忍摸着自己红透了的脸颊,咬牙切齿道。

    为了白卜义兄重振妖族大业,也为了它们自己,它也要忍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