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君临星空 风消逝

第八百五十八章 天王!天王!

    “什么?”

    “正常虚洞级?”

    即使早已接到消息,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牙录星王仍然有些不敢置信。 小 说    .

    太初何等尊贵,又是何等强大。

    遥想当年,他也是太初星门的其中一员。

    所以更明白太初二字的概念。

    但若是客观比较,他牙录星王根本无法比拟太初韩东。他止步于第七层薪火山,无缘第八层,更且遑论被薪火区提名为当代人杰。

    到如今。

    太初韩东再也不是太初了吗?

    “不可能!”

    牙录星王看了看寰宇古皇,又凝视双目闭阖的韩东:“恕我不能相信。”

    被当面质疑。

    古皇并没有动怒,只是不置可否的摆摆手:“这是事实由不得你不信。”

    身为古皇,感到惋惜。

    而牙录星王则是陷入深深自责。

    周边星空寂静,面前韩东盘膝端坐晋升虚洞级,一缕缕名为后悔的异常情绪在心底滋生蔓延。

    “假如……”

    牙录星王深深吸了口气:“假如我没有急着截杀光族,而是优先协助韩东撤离天辰恒星系,避开光族危机,送到牙录星区中央处,这件事还会发生吗?”

    似是喃喃自语。

    又好似寻求某个答案。

    身穿银辉衣襟的牙录星王扭过头看向蔚蓝地球,默不作声,唯有眸光闪过惭愧之色。

    “当然不会。”

    古皇扯了扯嘴角,没有安慰。

    现在后悔了,之前想什么来着?亲口下令,亲自恳求,却被牙录星王强硬拒绝。

    “算了。”

    古皇也无可奈何:“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别想太多。”

    “恩。”

    牙录星王点点头,伫立星空,周身乍起能量涟漪又被他全数收敛生怕打扰到韩东。

    这些能量涟漪……

    象征着牙录星王心绪起伏。

    他还记得太初生死战的壮烈,荒古太初最后一人,韩东请战登台将两个壶沽族太初统统一招打到死。

    “不对!”

    牙录星王沉声道:“韩东这等太初人杰,怎么会如此脆弱?”

    万事万物皆有度,就算韩东心性极弱极差,充其量从太初跌落到原始罢了。

    岂会一下子跌落到底?

    天资崩塌,堪称不可能之事。

    想到这,牙录星王扫视四面八方的目光流露寒意:“此事定有隐情。”

    “古皇。”

    “请允许我亲自审问。涉及此事的所有人全部抓起来,一个都不能少勿论有何身份。”牙录星王面色如霜,冷冽目光几乎洞穿黑暗夜空。

    看到这一幕。

    古皇皱眉轻叹道:“其实我原本不打算追究,毕竟韩东已非太初,这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事实……但目前不止你一个人提出这般要求,包括其余星区最高执政官与苏醒过来的皇室元老们全都愤怒,誓要查清这一切前因后果。”

    “不追究?装糊涂?”牙录星王皱眉质问。

    “难得糊涂!”

    古皇冷冷瞥了眼牙录星王。

    当今的寰宇古国,容不了动荡,利益稳定当为先。

    “何况荒古殿堂自会出面。”

    古皇漠然道:“为了一个普通修炼者大动干戈,不合情也不合理。”

    “呵。”

    牙录星王冷笑两声,别人畏惧古皇发怒,他却不怕也无需害怕。

    “你啊,性子还得磨炼。”寰宇古皇倏然间露出笑意,拍了拍牙录星王的厚实肩膀:“我们该走了,时间宝贵,此次光族入侵还有很多后续事务。再说光族生灵只有那阿尔骨逃出了牙录疆土,这些事理应移交给荒古殿堂处理。”

    语毕。

    这是命令,不容拒绝。

    古皇微微垂首,凝视着牙录星王。

    “好,很好。”牙录星王深深看了眼古皇,又转过身,静静注视着韩东约有好一会儿:“抱歉了韩东,等你晋升虚洞级完毕,我再过来看你。”

    “从今往后。”

    “只要我还在牙录星区,韩东你依然享有太初殿下的待遇规格!”

    声音铿锵有力,回荡周边,却也不知韩东有没有听到。

    毕竟。

    晋升境界之时,身心沉浸,除非有危险靠近否则不会关注外界变动。

    “唉。”

    抖了抖银辉衣襟,牙录星王叹息着转身离开。

    “太不理智,感性用事。”寰宇古皇眯着红色眸子,漠然回首仔细打量了一番韩东,再次确认自己的判断。

    灵魂天资……

    的确感应不到意识节点了。

    素来帝皇最无情,他毫无情绪波动的点了点头,幽幽然负手离开。

    轰隆。

    巍峨的赤红身影,来到太阳系边缘。

    面向噤若寒蝉的众多尖端机构牙录分部负责人,古皇淡淡道:“散了吧。”

    “是!”

    “遵旨!”

    个个喜出望外的躬身参拜行大礼。

    没等众人抬起头。

    星空巨变。

    轰隆,轰隆,寰宇古皇与牙录星王化作两道流光彻底离开太阳系。

    紧跟着。

    这些尖端机构负责人全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相继离开这片太阳系。

    “我们还是抓紧离开吧。”

    “此地不宜久留,容易出问题。”

    “没错,荒古殿堂的调查随时有可能到来,我们要有完全之策,别被牵扯进去,太初韩东天资陨落的重大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到最后。

    天地之间空荡荡,荒芜又荒凉。

    只剩代表人族疆域执法阁的金袍壮汉与代表星空人族建设银行的绿耳女子留在原地并没有径直离开。

    “恩?”

    金袍壮汉瞪了眼:“你怎么还不离开?”

    撩起秀发,抿了抿嘴,绿耳女子浮出淡然笑容:“没什么,只是那韩东正处于晋升期间,我想着他或许需要一些援助。况且任由韩东独自在此,若有什么危险岂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最开始的升华阶段,无法中止。

    假如被打断,虚洞级戛然而止,轻则晋升失败,重则受到重伤,只能等待下次晋升。

    “尽管发生了意外情况……”

    绿耳女子反手一巴掌,将漂荡过来的小行星拍成粉碎:“签不成加入协议倒也无妨,好歹情义还在,我觉得还是留下来照看一下韩东吧。”

    “你倒是转性了。”

    金袍壮汉嗤笑着撇了撇嘴。

    “争吵没意义。”绿耳女子缓缓走到韩东身旁,坐了下来:“即使曾经是太初也该给予足够的尊重,我刚刚针对韩东却是有点过分了。”

    两人坐在韩东身旁,四目相对。

    谁也不想看到这个情况,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个情况,世事变幻莫测大抵如此。

    这一刻。

    整个苍穹似静默。

    黑暗,寒冷,繁星偶尔闪烁,四处飘荡的流星彗星偶尔经过,那人工塑造出来的小巧恒星代替原本恒星给地球提供足量光热。

    “说起来。”金袍壮汉瞥了眼蔚蓝生命星:“太初韩东的出生家乡竟然只是一个普通生命星。”

    “是啊。”

    绿耳女子接口道:“污染这么严重的星球,也不知那些凡人怎么活下来的。”

    说着说着,两人聊了起来。

    黑暗夜空闪烁着星光,弥漫死寂的太阳系,仿佛只剩这两个谈天说地的身影陪伴在韩东左右。

    毫不夸张的形容。

    此乃地球形成以来最为安全的时刻!

    两位宇宙永恒境守护在此,便是阿尔骨真身到来,怕也占不了半点优势。

    “你仔细观察。”

    “虽然这个星球污染严重,但地壳结构很合理,看起来依然很美。”

    两人正在闲聊。

    蓦然间。

    一道清朗低笑传了过来:“承蒙二位夸奖,也多谢二位在此照拂。”

    “韩东!?”

    两人急忙扭过头,惊疑不定。

    惊诧的是自己身为宇宙永恒境却没有察觉到韩东苏醒。

    疑惑的是韩东身穿青袍,那满头黑发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了纯净白发。

    “是我。”

    韩东微笑站起身。

    一袭青袍腾起,满头白发漂荡,回归宇宙最本源的灵魂天赋正在一点点重塑虚洞本相。

    与此同时。

    恒宫级晋为虚洞级的升华过程尚未结束。

    他整个人弥漫若有若无的崇高意蕴与气概,登时令面前这两个尖端机构负责人惊愕难言。

    “白发?”

    绿耳摇晃了两下,美貌女子盯着韩东发色,一时间有些痴了。

    她感到了……

    凌驾极致的美感!

    也不知为什么,当白发韩东起身仿佛有星辰大海隔岸降临,一举一动尽皆诠释着圆满无暇。

    那般耀眼。

    那般夺目。

    如同堂皇浩大的苍穹最中央。

    “你。”

    “怎么了?”

    无意识的心颤,绿耳女子维持不了镇定,磕磕巴巴的问道。

    包括金袍壮汉也眨巴两下眼睛,强行忍耐向后倒退的生命本能冲动,魁梧脸庞写满了困惑:“发生了什么,我可是宇宙永恒境啊。”

    喉结微动。

    大概是咽了口唾沫。

    金袍壮汉抬手推开绿耳女子,万分疑惑注视着韩东:“看起来,你还没有完成虚洞级全面升华……算了,先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执法阁牙录分部的负责人氡元亮。”

    然后。

    他指向绿耳女子:“这是人族建设银行牙录分行的负责人栗瑾。恩,我们都是宇宙永恒境。”

    事实上,正面对视韩东那双黑白分明的飘渺眸子,金袍壮汉氡元亮心惊不已的下意识补充了最后一句。

    “宇宙永恒境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绿耳女子栗瑾推开氡元亮,凑到韩东面前,追问道:“韩东……你还是太初吗?”

    当这个疑惑问出口。

    栗瑾盯着韩东,几欲屏息,旁边的氡元亮也瞪圆了眼睛。

    “不是。”

    韩东微笑道,重复了一遍:“我已不是太初了。”

    嘶。

    两人倒吸一口气,又诧异又惊奇的张了张嘴,竟是有点开不了口。

    没等两人再发问。

    便看到韩东眸光闪烁,沉吟着提出请求:“不知可否请两位送我到牙录星区的传送设备之处?”

    “你要回荒古殿堂薪火区?”

    金袍壮汉氡元亮迟疑着皱了皱眉。

    在他旁边,绿耳女子栗瑾却干脆痛快的点头答应:“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我提个小小建议,其实韩东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回到薪火区注销天才级别。太初权限,你依然可以享用一部分。”

    紧接着。

    她又详细解释了两三句。

    “多谢提醒。”韩东的平静笑容仿佛令人沐浴无量星光:“只需五日即可抵达传送设施之处,时机恰好,我先在此谢过两位了。”

    时机恰好?

    但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星空残酷而冰冷,失去太初资质的韩东很可能被薪火区拒之门外,这是绿耳女子栗瑾不忍心看到的。

    “好吧。”

    她欲言却止,点了点头。

    而金袍壮汉氡元亮,实在忍不住内心困惑的问道:“韩东你回到薪火区有什么打算吗。”

    他想试探一下韩东的口风。

    因为。

    无论外观样貌,还是目光神态,韩东都与之前截然不同。

    “对啊。”栗瑾也感到好奇的多问了一句:“与其回到薪火区倒不如留在牙录星区休养生息,你回薪火区有什么打算可以说出来,我们两个帮你参谋参谋。”

    语毕。

    栗瑾摸着绿色耳朵,状若好奇。

    魁梧壮汉氡元亮也挥动金袍,凝视着白发韩东,希望看出韩东发生巨大变化究竟因为什么。

    “哦。”

    韩东淡笑道:“没什么打算,我应该会先求见至高吧。”

    空荡荡的太阳系,蔚蓝地球缓慢而又隆重的运转,微弱日光透过遥远距离洒落氡元亮与栗瑾两人的愕然面庞。

    折射的星光变得扭曲。

    严酷的真空变得寂静。

    “你说什么?”

    栗瑾绿色耳朵竖了起来,氡元亮更是瞠目结舌,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

    漫漫星空,人族疆域,三大殿堂之一的荒古殿堂。

    此时。

    殿堂入口处亮起乳白光华

    唰啦。

    白光绽放。

    一袭青袍的白发韩东显化身影,眸光聚焦入口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还差一丁点。”

    “算了,再等等,反正不着急。”

    韩东嘀咕了两声,背负双手,走出传送设备,站在荒九通道的入口处。

    要知道,他通过传送设备回返荒古殿堂共有两个选择。其一就是回到薪火区,其二则是来到荒古殿堂的入口,正是韩东初入荒古殿堂的那个入口通道。

    虚弥幻境的考验……

    轮回天地的经历……

    回忆起往事,韩东闭阖眸子,传送设施又亮起,走出一个浑身缠绕白布的窈窕女子,目光古怪的瞥了眼韩东,施施然走向入口通道。

    啪嗒。

    她脚步回荡着,走进荒三通道。

    此处弥漫静谧。

    殿堂入口由九个深邃通道组成。

    而白发韩东正是站在荒九通道的起始之处。

    “最后一点点……”

    “好了……”

    倏然间,韩东抬起头,仰望约有万米高度的荒九通道。

    庞大通道白茫茫。

    空无一人的世界。

    轰隆!

    暴然巨响回荡整个荒九通道。

    韩东踏出一步,白发飘起,眸光闪耀无量量神威。

    轰隆!!

    虚洞级本相诞生,盈满金红的灵魂意念发出咆哮,象征着天赋本源的灵魂之光冉冉升腾在韩东背后。

    “亘古天王韩东”

    “求见至高!”

    天地巨变,虚空鸣响,宇宙星空最高端亮起无穷无尽的光芒一下子洞穿大半个宇宙空间,洒落整个人族荒古殿堂,最终照耀在韩东灵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