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初 高楼大厦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仙桃盛会仙桃源

    最初说好是副掌教接见,看来那副掌教见人来头不大,随意找了个人来应付一下的意思。

    秦浩轩想到这里,冷冷的笑了笑,这还这是慕容超那孽畜的习惯。

    “你笑什么?还不赶紧起身行礼拜见!”守山门的弟子皱眉看着秦浩轩,总觉得这个笑眯眯的家伙,好像变得哪里不对了。

    这时候,他不应该是立刻起身行礼的吗?

    尚文源也很不满的看着那个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冷冷出声:“怎么,你觉得我一个堂主受不起你一拜?”

    生怕自己堂主被惹生气,守山门的弟子立刻喝道:“别忘了,是你们教派求着来与我们慕天教交好,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这个偏厅不大,不过寻常房间大小,尚文源带来的人也不多,算上他自己也就五个人,秦浩轩抚了抚自己衣袖,然后在众人疑惑又震惊的目光中,他灰色的长袍渐渐变成了浓墨一样的颜色,平凡的毫不起眼的容颜也一点点褪去,真正的容貌显露出来,强悍的威压如潮水一般从他身上倾泻而出,填满了整间房子!

    尚文源虽然有道果境修为,却仍旧被压制的瞬间跪了下去,他竭力的抬头,满脸惊恐:“你,你是……”

    “本座,秦浩轩。”

    秦浩轩口中吐出了五个字,这五个字仿佛惊雷般炸响在房间里的所有人耳中!

    恐惧瞬间将慕天教的五人淹没,他们额头青筋暴起,拼尽了全力想往外跑。

    秦浩轩坐在椅子上,轻轻一抬手,漫天灵气俯冲而下,刹那将五人身体缠住,令他们动弹不得。

    “秦老祖饶命,秦老祖饶命啊!”五个人肝胆俱裂,嘶声求饶。

    秦浩轩起身,慢慢踱步来到了那堂主尚文源的身前。

    尚文源跪趴在他脚下,全身抖如筛糠,汗如雨下。

    “慕容超在哪?”秦浩轩淡漠的问道。

    尚文源身子一僵,紧贴着地面的眼睛惶恐的转了转。

    他是知道掌教去了哪里的,但如果说了出去……一想起慕容超惩治人的手段,尚文源心就不由得发紧。

    “小人,小人不知道啊……”尚文源颤巍巍的说道。

    秦浩轩低眉看了眼跪在自己脚下的尚文源,眸中神色一冷,黑色的寒光刹那从他指尖疾射而出,没入了尚文源的身体。

    “啊!”

    尚文源感觉寒意入体,而下一秒,那抹寒意似乎化作了无数嗜血啃肉的蚂蚁,爬遍了他的全身!

    入骨的疼痛令尚文源惨嚎出声,他不断的在地上打滚,十指抓烂了自己的血肉,鲜血横流,只过了几息的时间,他就撑不住,连声道:“我说,我说!”

    秦浩轩看了他一眼,指尖微动,黑色的寒光从尚文源身体上离开。

    “掌教,他去参加仙桃盛会了。”尚文源一脸的灰败,低哑的说道。

    秦浩轩看了看外面,他倒是没想到那叛徒竟然去了那里。

    几年前古教还曾派九妖来邀请他去仙桃会,只是这些年事如风云涌动,他早将那仙桃盛会给置之脑后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眼前几人就没了价值,秦浩轩问清楚慕天教藏宝阁所在地方后,就大手一挥,将他们打晕了过去。

    秦浩轩的目标只是杀掉慕容超,对于这慕天教倒没什么兴趣,但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

    当秦浩轩洗劫完慕天教三大藏宝阁,装的龙鳞剑都满了一半,这才要离开慕天教,但当他走出藏宝阁的时候,外面高空中已经站了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

    那老人穿一身深紫色的长袍,身高九尺,却瘦如绿竹,面上不见一丝肉,称他皮包骨头也不为过,他眉毛稀疏,两只眼睛深深凹陷了下去,鼻如鹰喙,薄唇紧抿,带着满身凶悍的煞气,杀意凛凛的望着秦浩轩。

    “秦浩轩?”那人声音嘶哑如沙砾。

    秦浩轩脚踏虚空,抬眸的瞬间,已经与那人平齐,他神色淡漠,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

    本来想着抢了东西就去仙桃会寻慕容超,没想到还是要动一下手的。

    那人见秦浩轩不开口,怒气勃发:“本座冥苍老祖,应友人之邀为他照看教派数日,你竟然公然抢掠,本座岂能任你放肆!”

    回应冥苍老祖的,是横空一剑!

    秦浩轩已有些不耐烦,更不愿听这老家伙嘶哑难听的叫嚣,手中龙鳞剑转动,剑光如坠日般落下,声势浩瀚,虚空震撼!

    轰!

    冥苍老祖眼眸骤然紧缩,反应极快的后掠而去,同时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冥苍伞!

    此伞大如巨轮,通体紫光璀璨,一经展开,遮天盖地铺伸而去,灵气如涌,完全的将冥苍老祖遮掩了起来!

    剑光劈在那巨伞之上,火花四溅开来,冲力如潮水般涌向八荒,他们身下大山轰塌,虚空震颤!

    冥苍老祖倒飞出去,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才堪堪稳住身体,他原本傲然淡漠的脸上露出几分恐惧,这秦浩轩,竟然比传闻中更可怕!

    冥苍老祖四座道宫的修为,放眼整个修仙界都是可以横着走的人,他自负战力强悍,想着与这秦浩轩一战,可刚刚只交手了一招,他便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多少年从生死边缘而过的直觉,令冥苍老祖不再恋战,转身便逃!

    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冥苍老祖爆发出了他生平最快的速度,恍若流星般掠过天际,狂奔不止。

    但,比速度,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快得过秦浩轩?

    秦浩轩手持龙鳞剑,不紧不慢的跟随其后,待离得近了,举剑便砍,锋锐的剑光呼啸而至,割裂层云,割裂虚空,割裂了冥苍老祖慌忙祭出的冥苍伞!

    “噗!”

    本命法宝被人击碎,冥苍老祖如遭雷击,全身灵气翻涌,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还没来得及求饶,霹雳的剑光再次来临!

    刷!

    第三剑,秦浩轩砍下了冥苍老祖的人头。

    在死绝的冥苍老祖即将落地的时候,他动了动手,灵气如丝线般掠过那无头的尸体,将数个乾坤袋摸了出来,递给了秦浩轩。

    解决完碍事的人,秦浩轩准备去杀慕容超了。

    “仙桃园…”秦浩轩望着茫茫天际,早已忘却的仙桃盛会也重新浮现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