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初 高楼大厦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太初有剑曰明悟

    秦浩轩凌空吸过慕容超身上的乾坤袋跟戒指,他并没有因为对方已然身死,便俯身去进行仔细检查。

    慕容超也算是一代枭雄,便是死了,他的身体是否还有其他的后手也非常难说。

    数条灵脉,万千灵符,奇珍异宝……

    秦浩轩快速的点算着慕容超的身家,同时也打开了他那个能装更多宝物,用着更大空间的玄玉戒指。

    【太初明悟剑】

    玄玉戒指那巨大的空间中,只是静静的悬浮着一柄太初弟子的剑。

    秦浩轩认得这剑,这是太初弟子在完成【入红尘】之后得到的物件。

    太初明悟剑本身并未有什么法力,它是由最普通的凡铁锻造而成,杀伤力几乎忽略可以不计。

    它本身更多的是一种标记,身为太初弟子的最深的标记。秦浩轩没有这柄剑,当年入红尘,他是其中少有的没有完成入红尘的弟子。

    明悟剑,明悟自身,明悟天地,明悟太初!

    秦浩轩沉默的盯着那巨大的空间,盯着那其中悬浮着的唯一物件。

    最珍贵的藏宝戒,藏着的只是一块凡铁锻造的铁剑……

    “你是想告诉你自己,还是想告诉谁,你还没忘自己是太初弟子吗?”

    秦浩轩在独语间伸手探向那柄太初明悟剑:“还是你午夜梦回时,会从梦中惊醒?拿这柄剑来安慰自己?或是说,你心中的最深处,也一样没有忘记,一样认为自己是太初弟子?”

    秦浩轩拿到了剑,随即一股浑厚的法力涌入凡铁之中,那太初明悟剑随即化为烟尘消失在了戒指的空间之中,也永远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你不配!”

    秦浩轩只手碎剑,展开自己那庞大无匹的神识,探寻着周遭的一切,防止慕容超假死躲藏,玩什么借尸还魂的把戏,最后一掌将慕容超的残体轰成齑粉,才飞身离开了峡谷之中。

    几名古教老祖看着从峡谷中飞出的秦浩轩,也知道了这场厮杀的最终胜利者是谁。

    “秦道友,蟠桃会后可有兴趣在我教中盘桓些时日?”

    悬浮在空中的古教老祖,第一时间发出了充满善意的邀请。

    “秦某着急赶回太初,告慰太初的历代英灵。”秦浩轩抱拳拱手说道:“事毕,也想多听一下古教的无上妙法。”

    几名古教老祖纷纷抱拳回礼,同时给秦浩轩让出了一条通道,还有一枚造型古朴的巴掌大小玉佩,浮在了秦浩轩的面前。

    “我教路引,待蟠桃盛会结束后,我教山门自会关闭,便是无上大教想要找到也不是那般容易,秦道友法力通天或许还能寻到我教山门,但终究是少不得一番功夫,这路引可免去道友的些许寻山麻烦。”

    秦浩轩将路引小心收好,古教历经百万年而不倒,底蕴之厚实,更是难以猜测。

    这次虽说是清理门户,但终究也是在古教之中很是折腾了一番,若事后不给点交代,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诸位,秦某很快时日便会回来。”

    秦浩轩着急赶回太初,便是连九妖都懒得去喊,脚下剑光一闪,人便已经是在百里开外,等其他围观者赶来之时,几名老祖都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众人见热闹没了,便也就很快的散去,只是秦浩轩的名头,在这一战之后,再次响彻整个修仙教,更有人逢人便说秦浩轩当世无敌,便是比他修为高深的老祖,若是与其交手也难以获胜。

    整个蟠桃盛会,在短时间内,甚至没有人在谈论修炼路上的感悟想法,说的都是秦浩轩霸绝的一战。

    甚至消息也传入到了古教之中那几名不世出的天才耳中。

    “秦浩轩?当世无双?将这消息告诉传与那麒麟听听……”

    巨大的火山之中,翻腾不息的岩浆深处,传出了令人听之便能感觉到霸道的声音。

    “主人,那麒麟怕是顾不上了……听说它的生母,怕是过不了今年了……听说它知道消息后,便赶去生母之处……说便是用它一身麒麟真血,也要令其母亲延寿长命……”

    跪在火山旁说话的,是一名拥有一座道宫的当世老祖,他年纪看起来已然不小,满头银发,面容老如树皮,看起来时日同样无多的样子。

    “那条老狗终于要死了吗?终于要死了!这老狗活着,那麒麟便无法专心修炼,死了好……死了好啊……那麒麟或许不久便有大出息了……”

    “可它想用自己全部麒麟真血……”

    “掌教不会不管的……”

    “可……若掌教带众位长老出手阻止……这麒麟怕不是会恨上我瑶池吧?”

    “掌教?你这般看不起掌教?能执掌瑶池的人,会那般不智?他耗费海量资源,便是为了那老狗打开灵智,为的不就是这次事情吗?他会劝说老狗,让其开口阻止麒麟的……如今那条老狗像极了凡间的妇孺,在她眼中……只要麒麟好,它什么都愿意做……”

    跪在地上的老祖将头深深埋在地面,小声说道:“主人说的极是,若此时还有人可救那老狗,哪怕只是给其留个希望,怕这麒麟都会……”

    “旭阳子,休要再说了,本座修的轮回道,确实可以让世间万物多活出那么一生,却也只能做到两次……三生汇一世乃是极限……可此等术法,本座也只能施展一次,只是为了交好麒麟?不值得!本座还指望这术法,令本座成就仙王,羽化飞升!你且退下专心修炼,你寿元不多……若不能领会轮回,别说三生汇一世,怕是这一生便将是你寿元的尽头。”

    跪在地上的道宫老祖旭阳老祖不再说话,只是用两个膝盖向后倒退,一直倒退到火山岩浆看不到的位置,才缓缓起身步行而去。

    火山的深处又响起了一声自问的话语:“瑶池又有人踏上了轮回仙道?不对……这股波动虽然微弱,品质却极高……而且味道古老而又久远……难道是一个老怪物?怎么感觉……这岁月的痕迹太重了……重的连天都厌之……”

    火山的自语还未完事,天空一道粗大的电光轰然降落,位置偏偏是秦浩轩斩落慕容超的峡谷深处。

    秦浩轩一路御剑飞行速度极快,普光无上教知道其离开时,已然想追也追其不上。

    当然,如今的普光无上教虽然整体战力远在秦浩轩之上,但若是说真的敢追击的人……至少在瑶池阁做客的这群人,还真没有几个有勇气追上去的。

    退百万步来说,便是真的有人能够找了又如何?杀的了他吗?

    杀不了!真的杀不了!

    普光无上教的人,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便是这么残酷,便也没有人再提这件事情,好似没人知道秦浩轩已然单独离开,只求来日再有太初人挑战普光无上教时,秦浩轩到时候也能去凑凑场子,到那一刻……在普光无上教自己的地盘,加上守山大阵跟提前的准备!

    一举消灭秦浩轩!至于现在……他想要回太初……那就让他回好了……回那常年被冰雪笼罩的太初……

    白芒寒气的太初……如同当年太初教刚刚战败之后的模样,哪怕时过境迁……

    如今的太初,已然还是被无尽的寒气笼罩,休说是凡人,便是修仙者也无法在这冰寒之中存活。

    偷偷守在太初附近的普光无上教的记名弟子,看到笼罩着太初的白雾寒气微微一震,好似有一支快箭穿入其中,顿时相互对望了一眼。

    大家知道,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秦浩轩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回来才发生过。

    如今……

    几名普光无上教的弟子,齐齐竖起食指放在嘴唇边,做出禁声的动作,生怕发出半点声音,将杀人魔头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两名新来此地看守的普光阁弟子,想要去探头探脑的看一下,随即便被此地的老人拿剑顶在了其颈部,让其老实点,自己想死也别连累其他人。

    秦浩轩走在通往英灵山的残破台阶之上,寒冷的温度便是将该有的脚步回音都给冻住了,只有他一条人影安静的来到黄龙的碑前。

    “掌教,没想到我这么快便又回来了吧?”

    秦浩轩磕头完毕,很是随意的坐在黄龙真人的坟头边,随手由龙鳞剑中取出一坛陈酿灌了几口,他擦拭了下唇角流出的酒渍说道:“慕容超的人头,我给带回来了。”

    “接下来,我会把普光阁的牌匾也带回来。再然后,普光阁自掌教以下的人头,我都会带回来。”

    “再然后……我便去找咱们太初,看看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想来过得应该不会太差……”

    “张狂跟徐羽,还有堂主长老们都是有能力的……”

    “只是……心中的那份仇苦,是最折磨他们的吧?”

    “我这么快回来,是不是没想到?”

    “算不算是个惊喜?”

    “掌教,我去找我师父说两句,一回来就到您这儿来,我师父怕是要吃酸了。”

    “师父,我在自在魔主那里,弄了个小太初。本想弄自然堂的,后来想还是得先有太初,才有咱们自然堂。”

    秦浩轩坐在英灵山打开话匣子,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知道说了多久,直到经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都说完,才伸了个懒腰,由龙鳞剑中找出小金蛇,一道神识落入其中直奔绝仙毒谷进行探宝。

    绝仙毒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秦浩轩每次进入其中,总是会对其有不同的新认知。

    ‘这绝仙毒谷真的在太初教内吗?’

    秦浩轩附身在小蛇之中,快速的游走在绝仙毒谷之内,曾经刚刚踏入修仙界时,只是觉得这谷大的很是吓人。

    如今?随着修为与日俱增,秦浩轩现在已然是整个修仙界都数的着的翘楚人物,眼界比之当年宛如无尽苍穹跟一颗沙粒之间的差距。

    ‘太初,怕是都没有这绝仙毒谷大吧?’

    ‘这是当年大战之时,将空间硬生生撕裂了吧?’

    ‘不然,不可能这般巨大,而且越是往深处游走,以前只是感觉压力大,现在看来不是压力,而是异空间对我界之人的排斥。并非只是这其中战死之人产生的威压。’

    时至今日,秦浩轩的道行在世间也算高绝,强者死去之后的尸身威压,对他人来说或许还有效,但对他来说,若对方非是仙王修为,根本不可能产生威压。

    ‘这次定要入深处,查上一查!’

    一日,两日……十日……二十日……百日……

    秦浩轩从没有想过,附身在小蛇的身上这一走便是百日时光,他知道绝仙毒谷大,但行走百日……方能见到巨大的晶壁,却还是出乎了最初的猜测。

    ‘这是……?’

    秦浩轩闯过仙王墓,斗过无上教,渡过无尽海,世间奇景虽然不敢说尽数见过,却也自认不会有何等景色能够令其震撼。

    可,如今……

    秦浩轩的身前是一块巨大的晶壁,这晶壁巨大无垠,不论看多少眼都无法看到晶壁延展到远方的边缘。

    这晶壁的另一面,是一个破败,却透着曾经无比辉煌繁荣的世界模样。

    巨大的宫殿悬浮于云端,无尽的云海将整个世界高高托起。

    这世界并不像秦浩轩所在的世界,到处都是坚实的大地。

    这里,是云朵……无尽的云朵连接在一起,组成了大地一样的存在。

    更有许多云块类似岛屿一般的漂浮在更高的位置,而这类似岛屿的云块之上,一样有着透着曾经辉煌过的宫殿。

    千百块的云岛,托着千百座造型各异的宫殿,偶尔有几只禽类,或是走兽由云端飞行,落在那些不知名的云端岛屿之上。

    ‘此地的修仙底蕴远在我这边太多……’

    秦浩轩运足目力观测着晶壁后的宫殿,万千宫殿如今没有一座是真正完整,岛屿之上的宫殿已然千疮百孔,大战过后的痕迹,便是隔着晶壁也能闻到那刺鼻般的味道。

    ‘这是遭受到了怎样的力量冲击?’

    秦浩轩还在猜测,陡见一队手持枪剑,身披盔甲的军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