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一二九章 影之耀(2)

    (二合一)

    成默看着井泉轻车熟路的将水晶针管扎入自己的手腕桡动脉,当酒红色的液体全部推进去之后,流光溢彩的针管上浮现出一个红色的鸟嘴面具图案。

    成默想起了自己给谢旻韫注射的上帝基因,和眼前的瘟疫之影几乎一样,不过装上帝基因的针管和眼前这个不一样,要粗不少,不像这个就跟钢笔似的,并且里面的液体颜色也要深邃很多,上帝基因那浓稠一些的液体里不停的有气泡向上翻腾,像是沸腾的温泉。

    而眼前的瘟疫之影,只有少量的气泡,远不像上帝基因那般,在针管里有种要爆炸的感觉。

    井泉注射完成之后,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成默竟然看见井泉猎装衬衫下面的肌肉在慢慢膨胀,像是充了气一般,他裸露在外面的脖子和面部都有青筋暴起,看上去就像那种健身健到走火入魔的魔鬼筋肉人。

    不过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十秒,很快井泉身上那激烈的状态就开始回调,整个人也恢复了平静,看起来除了比刚才看起来强壮一些,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成默能明显的感觉到不同,此刻的井泉周身都荡漾着灼热的气息,像是刚汗蒸完一般,肌肤清透紧实了不少,原本满额头的抬头玩全部消失不见,面颊变的白皙,那些沉寂的色素斑一个也没有了,看上去就像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井泉伸开双手“啊~!”的长叹一声,脸上呈现出了一副病态的高潮表情,井泉抽动着鼻子,摇晃了一下他那忽然年轻了二十岁的脑袋,像是歌唱一般的大声说道:“空气真是清新!”

    握在右手中的针管发出了“咔咔咔”的破碎声音,银色的针头轻轻的坠地,掉落在深棕色的木地板上发出了轻响,接着井泉松开手,在他手心的水晶针管居然化成了粉末,空调的风恰好扫到,亮晶晶的碎屑在空气中飘的到处都是。

    井泉睁开眼睛,脸上放出异样的光彩,他稍稍转身看着成默说道:“林兄不要见怪,我这可不是在吸毒,刚才那是我们蓬莱岛的神药,服用之后不仅能恢复人体机能的巅峰状态,还能让人拥有无上的力量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化身为龙,能够覆雨翻云一般”

    成默端详了一下井泉,感叹道:“看出来了,确实很神奇!”

    井泉“哈哈”一笑,云淡风气的说道:“林先生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总有一天我也会给你感受一下来自我们蓬莱岛的神药是多么强大。”

    说完井泉还在成默的眼前握了一下拳,不过他没有和成默多聊的意思,瞟了一眼监控上的画面,宽阔的下颚泛出一丝轻蔑的微笑,用不咸不淡的语调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些‘天选者’,没有乌洛波洛斯,凭什么敢来蓬莱岛”

    井醒有些茫然,转头惊讶的说道:“哥,你说什么天选者?又什么乌什么波什么?”

    井泉拍了拍井醒的肩膀,井醒立刻被巨力压的肩膀沉了两下,井泉收回手,以一种极其霸气的态度说道:“等我抓住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就会知道的,现在给他们的头头打电话,就说我井泉,亲自进去和他们谈判”

    井醒也不敢多问,“哦”了,连忙拿出电话,拨通了神话广场保安队长的手机,并按了免提,对方接的很快,立刻手机里就传来了一个沉郁的声音,“是不是做好决定了?”

    成默一下就听出来这和开始打电话的人不是同一个,也就是说这个肯定不是一角仙人,一角仙人的声音更轻盈一些,没有这么沉重。

    井醒撇头看了看井泉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蓬莱山的管理者井泉先生,决定进入吸血鬼城堡,亲自和你谈!”

    “谈?有什么好谈的?给一千亿美金就放人,不给的话就准备替吸血鬼城堡里679个人收尸吧!”对方冷冷的说。

    井泉有些害怕对方一言不合就挂电话,赶紧说道:“这个肯定要谈啊”

    不过关键时刻井泉有些卡壳,毕竟平时都是他敲诈勒索别人,这次被别人敲诈勒索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和对方讨价还价,幸好这时成默在一旁低声说道:“一千亿不是笔小数目不是?就算我们能凑齐,把钱打给你们了,你们万一不放人怎么办?肯定要商量出一个合理的方法对不对?“

    井醒连忙把成默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电话那边的声音消失了一会,片刻之后才回答道:“行!不过你们只许一个人进来。”

    成默低声说道:“两个人,井泉先生还需要一个翻译。”成默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涨经验值的机会。

    井醒望向了井泉,井泉笑了一下,轻轻点头。

    井醒便对着电话说道:“我们这边两个人,井泉先生还需要带一个翻译。”

    那边的声音又消失了一下,马上就回了过来,“行!两个不能更多了,限你们十五分钟之内到。”

    井醒应了声“好”,便挂了电话。

    井泉看着成默笑道:“林兄,好胆量。”

    成默淡淡的说道:“我对我们河洛派的功夫还是有些自信的。”

    井泉挥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那林兄就陪我到龙潭虎穴中走一遭去。”

    成默点头,找保安要了一副面具,将原先戴的小丑面具换掉。

    井泉交代了井醒继续在保安室主持局面,和成默并肩朝着监控室外走去,门口有电瓶车正在待命,两人很快就到了吸血鬼城堡外面的花园处,两人在这里下了车,井泉顺手就从花坛的边缘抱了一坛子绿色植物起来,他一只手搂着花坛,向前走,经过开电瓶车的黑衣保安时,又摘下了对方的墨镜戴在了架在自己的脸上,头也不转沿着草坪上的石板路向吸血鬼城堡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对成默说道:“想当年香江还没有回归的时候,我跟叔公去元朗跟洪门的丧彪讲数时,不过为了几万块港币,没想到如今别人开口就找我勒索一千亿美金”

    稍稍落在井泉身后的成默正在数狙击点,听到井泉忽然间忆苦思甜,回答道:“泉哥实在是厉害,短短二十年就成就了一番大业。”

    井泉舔了舔嘴唇,下巴都在颤抖,“不,不其实那才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井泉转头看了成默一眼,说道:“那个时候男人就要留一头周润发式的长发,衬衫不扣扣子,看谁不爽上去就揍我第一次捅人,就是在屯门的一家电影院,我不吃神药的时候,完全记不得那些细节,但只要吃了药,就会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兴奋、激动,我把刀插进那个人的胃里搅了一下,就像艹表子,艹了很久,终于到达高潮了一样”

    “身为男人,一辈子没有砍过几个看不顺眼的人,没有上过几个看的过眼的表子,那还叫男人吗?”井泉一手搂着花坛大马金刀的向前走,一边热血沸腾的说道。

    “泉哥,是真男人。”成默看着井泉像狮子一样的向着吸血鬼城堡的金色大门走,他的姿势很稍稍有些奇怪,有一种异常的嚣张。

    “我做过最爽的一件事,就是强X了越南帮老大的女儿,然后一刀把他宰了,那种主宰别人命运的快感,比什么**毒品都销魂一万倍现在生活安逸了,反而再也找不到当年手刃对手的快感”

    井泉的语调透着一股莫名的兴奋,成默能清楚的感觉到井泉此刻处在一种十分亢奋的状态,成默猜测大概是“瘟疫之影”的作用。

    “知道我为什么抱这坛花吗?”井泉走上了吸血鬼城堡的台阶又舔了舔嘴唇,露出一副嗜血的表情,他面前的金色大门缓缓的打开一道缝隙,井泉喘息了两下说道:“因为这玩意叫做香龙血树种在尸体上,它会长的格外茂盛”

    —

    拿着枪的劫匪搜索了井泉和成默的身,刚开始他们并不允许井泉将那株栽在花盆里的香龙血树,井泉把他的猎装衬衣解开,把宽松的长西裤脱掉,“老子TM的就带了一根吊你们也怕?你们是不是男人?这**胆量还出来当票匪?”

    这让一群拿着枪带着面具的劫匪很是尴尬,还是让井泉带着那株香龙血树进了城堡,井泉也没有把他的西裤重新穿上,就敞着衬衣,穿着裤衩,露着毛茸茸的胸和腿带着成默走进了城堡,外圈是卡座,卡座里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坐在舞池中间,打扮的奇奇乖乖的人密密麻麻的挤成一团,乍一看像是什么邪教聚会

    井泉和成默并没有进入舞池,而是在舞池外围就上了楼梯,被两个带着面具的劫匪拿枪抵着,走过了蜿蜒的楼梯,压到了二楼的一个卡座。其中拿枪抵着井泉的男子戴着小丑面具,成默从体型判断这个就是那个一角仙人,但是成默也没敢多看几眼,深怕他也认出自己,再说也不方便多看,毕竟对方一直站在身后。

    卡座里坐着一个带着黄色的圆形野兽面具的男子,成默在监控上见过他。

    井泉丝毫不顾忌背后就有一杆AK47,大模大样的将那盆香龙血树“哐当”一声重重放在茶几上,说道:“众位不管来蓬莱仙境是做什么的,远来就是客,这是我的见面礼”

    带着圆形野兽面具的男子楞了一下,这样的开场显然出乎他的意料,看着井泉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井泉摘下墨镜,忽然弓着身子,将脸凑进了野兽男,直勾勾的看着他面具下的眼睛,挥手说道:“你一定也给我准备了什么见面礼对不对?”

    野兽男有些被井泉不可思议的举动给惊到了,半晌没有做声,刚准备说话,井泉就自顾自自大马金刀的在猩红色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从茶几的底下拿出了五个古典酒杯,列成一排,又拿茶几中间的路易十三,麻利的拧开盖子,将五个杯子倒满酒,一边倒还一边说道:“几位是为什么不高兴?是我们蓬莱山的酒不好喝?还是我们蓬莱山的妞不好艹?”

    这时候井泉已经将五个杯子的酒全部倒满,他推了一杯到坐在正中间卡座的野兽男面前,又推了三杯在成默和另外两个拿着枪的劫匪面前,咧嘴笑着说道:“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用这种方式表达你们的不满,实在过激了一点。”

    野兽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井泉身边,正拿枪指着井泉的小丑男,很快就回过神来,看着井泉说道:“别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给我们打钱,一千亿美金,一分都不能少”

    井泉端起杯子,敬了野兽男一下,也不管对方喝不喝,毫不在意的一口喝干了杯子里路易十三,摊开双手说道:”不要担心,你看我作为蓬莱山的管理者都亲自来到这里和你们见面,和你们聊一聊关于钱的事情,这个诚意还不够吗?”

    井泉四下望了望,扁了扁嘴,用手指抠了抠鬓角,一脸遗憾的说道:“哦!可你们怎么招待我的?妞没有一个就算了,连音乐都不给我来点?多少来点音乐吧!这样实在太没有情调了!”

    顿了一下井泉又向成默挥手,“坐下啊!既然是谈判,气氛没必要搞那么僵硬,我们好好谈,今天总是要谈出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来是不是?”

    成默看在井泉在枪口挥洒自如的表演,心道:瘟疫之影真是无比强大的药剂,磕了药的井泉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控场控的死死的,让这一群劫匪全都懵比了,气势完全碾压,当然这也是野兽男没有太多经验的缘故,假设是换小丑男的话应该不会这么被动。

    成默配合井泉的招呼坐在了井泉对面,这样他正好可以面对小丑男,可以用余光看到小丑男的动作

    野兽男再次偷偷看了小丑男一眼,接着瞧了瞧井泉,又瞧了瞧成默,咬牙说道:“你们不要拖延时间了,十分钟之内我要收到钱要不然你们两个也别想走出吸血鬼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