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五十章 夜来沈醉卸妆迟(2)

    (感谢“MoMoIdiot”和“稻草公子”的万赏,上一章增添了一些情节补充,有兴趣的可以重新看一下,二合一更新)

    【本章BGM《ItsDark,ItsCold,ItsWinter》Sleepmakeswaves】

    夜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是缠绵缱绻的雨敲打着窗棂,演奏的一曲催眠的清歌?是呼啸而过的冰冷晚风,吹过万家灯火,提醒你进入温暖的被窝?是低垂的深色幕布后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星光,还是你握在手中舍不得熄灭的手机屏幕?

    成默不知道。

    但在当下,他觉得夜晚就是在他身旁假寐的沈幼乙。

    是诱惑,是毁灭,是阴暗,是冷漠,是浅薄。也是孤独,是希望,是纯净,是炙热,是深沉

    在接触到沈幼乙肌肤的那一瞬间,成默的脑子里却一片空灵,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忽然进入这样的一个境界,并不是心中没有欲望,而是欲望已经与他的灵魂分割开来,它飘荡在空中俯视着自己的肉身,仿佛在一片沸腾的欲望之海上鸟瞰伫立在波涛间的灯塔。

    成默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升华的,也许是经历过第一次之后,他能更加客观和清楚的看待这件事。

    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排斥,甚至愿意享受这种纯粹而原始的快乐。因此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触摸着沈幼乙柔软却又弹性十足的腰肢,他用指尖轻轻的抚过沈幼乙的肌肤,敏锐的发现和沈道一肌肤灼热湿润的触感完全不同,沈幼乙的肌肤触碰起来有些冰凉爽滑,像是Q弹的果冻。

    成默猜是环境的原因。他放下手掌,像是轻抚着珍贵的器皿,慢慢的擦拭着那曼妙的曲线。

    在静默的空气,成默仿佛听见了笔尖与纸张摩挲的声音,又像是听见了唱针与唱盘的磨砺,于是那缓慢又淡雅的音乐便在房间里流淌了起来,在着无声的乐章之中沈幼乙的呼吸声越来越压抑,就连心跳的节奏都随着肌肤传递到成默的大脑。

    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于是黑暗里气氛变的惊心动魄起来,像是一部交织着欲望与情色的悬疑电影

    一直到成默将胳膊伸过沈幼乙的脖颈之下,强行把沈幼乙给扳的转身面对他,沈幼乙依旧不肯接受现实,闭着眼睛装睡。

    成默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击溃沈幼乙的羞耻之心。只要她不觉得与他在一起有什么好羞愧的,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

    尽管成默经验并不太丰富,但调情这种事情,无论男女其实都能够无师自通。

    成默的学习能力向来都很强。

    他一遍又一遍温习着早些时候沈道一教他的功课,一边在黑暗中凝视着沈幼乙,观察着她的情绪,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将黑色转化成深蓝,在一片蓝色中沈幼乙颀长的眼睫毛在不自觉的微微扇动,额角的发际线有晶莹细密的汗珠点缀,暗红色的唇在高挺的鼻梁下无声翕动

    成默闻到了沈幼乙清新诱人的吐息,温热中带着一丝甜腻,让人想要一饮而尽,成默将沈幼乙搂的更靠近自己的身体,便能感觉到她如山峦般高高隆起蜿蜒线条,随着她的呼吸在起伏。

    成默恍若感觉到热烈的山风吹起了他的灵魂。

    夜晚真是美丽。

    接着他感到到山岚刮过密林,刮过山峰,他听到水声潺潺,他听到漫长的咏叹。

    他又一次怀疑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梦,一个躲在被窝里刚刚看过了情色小说的少年所做的春梦。他在被窝里感受着彼此体温逐渐升高,觉得自己正在进入不可思议的妄想世界,被异化的时间洪流所吞没。

    夜晚真是曼妙,希望它不要结束就好,成默如是想。

    渴望如潮水般淹没了他,于是他缓慢的将唇靠向沈幼乙的脸,想要彻底的占据这个夜晚。他缓慢到能让沈幼乙感觉到他的靠近,他看着她的眼皮在跳动,感觉到她的气息越来越沉重,在两个人即将触碰的那一秒,沈幼乙不自然的偏了下头,像鸵鸟一样将那精致美丽的脸埋在了乌黑的长发与枕头之间。

    成默想要沈幼乙自己开口承认她是沈老师,于是他也不说话,这一次唇手并用的开始了阅读沈幼乙这本美好的书籍,装睡的沈幼乙默默忍受,在沉沉的蓝色里红了脸颊,像是暗夜里娇羞盛开的花朵。

    一直到成默翻阅到了最隐秘的部分,那里有山峦起伏,那里有芳草萋萋,是这人间最美的圣地。

    沈幼乙没有办法继续装睡,右手的手臂横眼睛上,左手按住了成默的手,低声说哀求道:“不要。”

    听到沈幼乙颤抖着的声音,成默停止了一切动作,这让沈幼乙似乎松了口气,她将俯在她身上的成默推开。

    成默则重新躺在了沈幼乙的身边,他仰头看着白色的纱帐,低声说道:“我刚到长雅的时候,觉得这所学校真是无聊,无聊的老师,无聊的同学,无聊的学习,虽然我觉得无聊,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要在其中能够找到一个有趣的人,我想和他聊点我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我坐在教室里拿着《从混沌到有序》一边看一边等,旁边的人都在讨论明星八卦;我坐在操场边拿着《麦田里的守望者》一边看一边等,旁边的人都在打篮球踢足球;我背着书包将《乌托邦》卷在手里,身旁的同学川流不息,他们拿着手机不停的刷新。我一个人沿着马路走到公交车站,坐202回到空荡荡的家”

    “我不难受,也不孤独,只是觉得有些失落,我不像他们,我那个时候以为我永远也不能打球;我永远也找不到人和我一起去看《星际穿越》;我永远也不可能谈恋爱,更不可能和一个异性接吻。但我身边的他们都可以,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我是一个平凡的异类。人生真是糟糕透了,今天下雨的时候有女生找我借伞,我没有借,她们说我没有风度;我走过操场一颗足球差点砸中我,它滚了好远,球场上的人还叫我帮忙捡起来;一个叫做沈梦洁的女生老看我不顺眼,安排我去做板报更糟糕的是我的人生没有希望,死亡每天都像秃鹫盘旋在天空跟随着我,它在等我倒下。”

    “我想要不就算了吧!明天我不要去上学了?但每天起来,我又告诉自己,要不再去碰碰运气,反正也没有事情可做,我被困在这里哪里都去不了,我没办法去别处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我每天都想摆脱我自己。”

    “幸好我坚持了下去,碰到了谢旻韫,碰到了老师。你在走廊上拥抱我,我觉得被人关心的感觉实在太温暖。我去你家里吃饭,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和一个女孩子吃饭。真高兴你能和我分享你读过的书,分享你的人生,分享你的故事。真高兴你带着我逛超市,带着我体检,带着我去喝酒。我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去享受着每一次与你在一起的一成不变。”

    “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就是叫做家的感觉吧。”

    成默在薄薄的空调被下转了个身,他将她躺着的身体扳的侧对着自己,在粘稠的深蓝中,他看着沈幼乙她的手臂仍然挡在紧闭的双眸上,另一只手则遮盖着秘密,成默抱住沈幼乙轻声说道:“爸爸去世以后,老师就是我的家。”

    沈幼乙终于挪开了手,同样也紧紧的抱住了成默,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只是沈幼乙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说话。

    成默轻抚着沈幼乙的玉背,用鼻尖抵着沈幼乙的鼻尖,“西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成默并没有将心里的那句“即使你骗了我,我也不介意”说出来,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不过他并不想去研究真相,真相与沈幼乙相比无关紧要。

    成默想起了油画背面的那整版自己的名字,揣测着沈幼乙矛盾而又复杂的心情,他在黑暗里凝视着沈幼乙低声细语:“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没有人比西姐更爱我了。”

    “所以,老师不要害怕,就算你是错的,我也会和站在一起。”

    沈幼乙睁开了眼睛,痴痴的看着成默,两个人在静谧中对望,良久之后,她碰触了一下成默的唇。

    平息的潮水开始沸腾。

    沈幼乙伸手将成默的灵魂引导向了一处温暖的所在。

    第二天醒来,沈幼乙已经不在身边,只有床上还残留着沈老师身上的樱花香味和婴儿沐浴乳的奶甜味,实际上成默身上也有奶甜味,沈老师只用这种婴儿沐浴乳,非常浅淡的味道。

    成默将枕头扶起来一点,靠在床头,透过白色的蚊帐能看见坐在书桌前的沈幼乙抬起头冲着他微笑。

    “醒来了?”沈幼乙问。

    成默“嗯”了一声,沈幼乙就起身去了门旁的洗手间,再次出来的时候,她走向窗边,边走边说道:“牙膏跟你挤好了,洗面奶给你买了新的,放在杯子旁边,那条蓝色的毛巾也是新的,专门给你买的”

    经过成默这边的时候,沈幼乙又将一双拖鞋从塑料袋拿了出来,弯腰摆在床边,随后将窗帘拉开了一道不宽不窄的缝隙,阳光顿时从窗外透了进来,无数细小的浮尘出现在光芒中。

    沈幼乙回头说道:“刷了牙吃早饭,我准备了你喜欢的香煎龙利鱼沙拉,还跟你打了豆浆,我自己回家打的,不是在外面买的。”

    成默掀开空调被,从床上跳了下来,沈幼乙吓了一跳,轻叫了声“呀”,然后闭上了眼睛。成默却抱住了沈幼乙,想要吻她。

    沈幼乙没有拒绝,微红着脸颊蜻蜓点水的应付了几下,便推着成默向洗手间走去,“先刷牙。”

    成默赤着身子走到洗手间洗脸刷牙,沈幼乙拿了条新内裤递给他说:“你的衣服和内裤我跟你洗了,都晒在家里的,这是我刚刚买的新的,我看了你穿的那个牌子,商场里没的卖,就跟你买了DIESEL料子可能没你的那么的舒服,但是也还不错,你先凑合着穿。”

    成默叼着牙刷,满嘴都是泡沫的从沈幼乙手中接过蓝色的内裤,穿上之后,才接着刷牙,房间里响起了沈幼乙整理床铺的声音,成默心里流淌着脉脉的温情

    在沈幼乙的宿舍吃过早饭,两个人没有一同离开,沈幼乙叫成默先走,在师院的教育学院门口等他,成默点头,慢慢的走出学校,走到教育学院门口在路边等了一小会,就看到了沈幼乙的迷你,上了车两人一起回家,一路上气氛有些怪异,似乎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在十字路口碰到一个红绿灯沈幼乙车停下之后,成默开口说道:“老师,应该什么都知道了吧?”

    沈幼乙将头撇了过去,这时没了宿舍里刚起来时的淡定,不敢和成默的视线接触,红着脸说道:“不要叫我老师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

    成默忍不住想要调戏一脸羞涩的沈幼乙,“不是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吗?所以,就算我现在毕业了,老师也永远是我的老师。”

    说到“一日”的时候,成默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沈幼乙原本就有些红晕的脸颊此刻如同火烧云一般红彤彤的,倘若是沈道一的话,肯定会说“一日”怎么够,要“日日”才行,但沈幼乙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没办法应对成默的调笑,只能略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还要开这种玩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成默没想到自己的玩笑会让沈幼乙生气,也许是这些天和沈道一相处太多,让他忽略了沈幼乙其实是个很刻板保守的人,他连忙说道:“对不起,西姐,我就是想调节一下气氛。”

    “以后不许叫我老师。”

    “那我叫你什么?”

    “西姐或者幼乙都行。”

    “那我可以叫你十九妹么?”

    “成默,我怎么原来没有发现你这么讨厌?”

    “那我叫你小西好了。”

    等两个人到了公寓,上了十一楼,沈幼乙站在门口掏钥匙开门,成默有些犹豫是该回基地还是去沈幼乙家,沈幼乙却道:“衣服内裤还没有干,你晚点过来拿。”

    成默“哦”了一声,等到沈幼乙打开房门进去,他都没有动。

    沈幼乙握着门把手站在门口,纠结了一下说道:“你还不回去?”

    成默表情有些失望的朝着基地走去,走了几步便听见沈幼乙在后面说道:“我家的钥匙已经套在了你的钥匙扣上,你什么时候想来没人能拦你。”

    原本成默是打算搬到沈幼乙家去住的,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付远卓、颜亦童和宋希哲知道成默住在基地之后,都住来了基地,导致了成默的计划流产,成默想带着沈幼乙四处旅行放松一下,可沈幼乙有培训课要上,要到月底才有时间。

    原本以为可以和沈幼乙过一段安静悠闲又幸福的生活的愿望彻底流产,就连独处因为沈幼乙避嫌的缘故都不太容易找到机会。于是在录取结果出来之前,成默竟然都没有能和沈幼乙梅开二度。

    这种事情没有尝试过之前,还能忍,尝试过之后,便很难不日思夜想,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戒撸都戒不掉,尤其成默还是个火气正旺的少年,并且沈幼乙还美的如此勾魂夺魄。也是成默定力十足,才能按捺住躁动的心,没有不顾一切的寻找时机和沈幼乙为爱鼓掌,要换其他人,不要说十八岁的少年了,就算是有道高僧,碰到沈幼乙这般能令人情不自禁的绝色,未必都能忍耐的住。

    实际上成默也是靠着强悍的意志,才勉强克制住爆炸的荷尔蒙的。

    九号的时候录取通知出来,成默作为文理双状元顺利被清华天文学系给录取,付远卓和宋希哲这两个早就知道结果的人,也毫无疑问的进入了清华。

    四个人中三个人如愿以偿,但在颜亦童这里却出了问题。

    按照颜亦童的分数进入华夏农业大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录取结果出来,颜亦童却是被京城电影学院给录取了,颜亦童跟父母打了电话说这个事情,才知道是自己的哥哥颜复宁给颜亦童改了志愿。

    被颜复宁改志愿颜亦童又能怎么样?只能在父母的劝说下接受这个结果,反正高考的时候她也做好了读北电的打算。虽然颜亦童有些遗憾,但她是个随遇而安的姑娘,也就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十号的时候付远卓实施了庆祝计划,出钱请了几个关系不错的人一起去尚海迪士尼玩,成默是最早就邀请的一批。

    成默拉上了沈幼乙一起,尽管沈幼乙再三表示不去,但考虑到沈道一的意见,只能答应和成默、付远卓、颜亦童、宋希哲他们去尚海迪士尼玩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