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一五八章 七罪宗(13)

    “刘嘉元”跟着成默进来的白秀秀看到眼前的场景愣了半晌,才语气低沉的念诵出了对方的名字。

    成默并不认识刘嘉元,甚至对这个男生没什么印象,但看着被冰封的少年难免还是略感遗憾,不过这种情绪只是一闪而逝,他知道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对方想要弄到新人的乌洛波洛斯这么简单,对方肯定还有其他的图谋,甚至有可能是在针对他。

    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让成默没有时间去怜悯或者同情,因此他的视线并没有在刘嘉元被冰封的赤裸尸体上过多的停留,而是环顾四周,像鹰隼一般在卧室里搜寻了起来,很快他就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iPhoneXI手机。

    就在成默环顾四周的时候,在客厅里检查了一圈的李红正也走了进来,第一眼他就看到阳台门口的“冰雕”,李正红的双瞳闪过一抹红光,一条红线就出现在了冰雕之上,红线由上至下扫描了一下冰雕,掠过刘嘉元已经放大的瞳孔,掠过胸腔,掠过膝盖,李红正原本还算平和的视线一下就变的无比锐利,他低声说道:“脑细胞和神经元已经停止活动,胸腔多处血管被冻的炸裂完全没救了。”

    李正红抬头,投射在冰雕上的红线消失不见,他注视着刘嘉元如同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面孔,压抑着愤怒说道:“这是对我们太极龙的挑衅”

    成默对李正红的愤怒不以为意,他只是看了桌子上的iPhoneXI一眼,拿出了手机打了一行字,随后亮给了白秀秀和李正红看。

    白秀秀看了眼屏幕,上面写着“麻烦两位不要叫我的名字”,此刻她也在猜这是不是斯特恩·金的报复手段,刚才她也随着成默的视线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她拿出手机说道:“我现在打开屏蔽设备。”

    李红正扫了一样成默的手机屏幕,随即点头表示知道了。

    成默则走到冰雕旁边半蹲着仔细的观察了起来,死者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微笑,表情十分诡异,手脚以及嘴唇非常苍白,透过晶莹的冰块甚至能看见外周血管明显收缩,成默用手指在冰上轻轻摸了一下,晶体硬度很高,但透明度并不算高,他起身回头看向了白秀秀说道:“这是2D技能急冻射线制造的冰雕,从冰雕形成的自然程度、死者的所呈现出来的状态看,他是被活活冻死的,死亡过程大概持续了三个小时,不过在十多分钟的时候他就失去了意识应该算不上特别痛苦”

    白秀秀也走了过来,她面无表情的站在渐渐消失的夕阳里面注视着这尊“沉思者”冰雕,低声补充道:“对方的急冻射线熟练度算不上高。”她拿出手机打开进入了华夏的太极龙,问道:“女娲,刘嘉元拥有的技能是什么。”

    瞬间手机里就响起了一个清淡的女声:“2020级0字班学员刘嘉元,拥有的技能是急冻射线、震荡波和能量盾。”

    白秀秀放下手机说道:“很可能对方是用的刘嘉元的急冻射线杀害了他。”

    “这个可能性确实很大。”成默附和了一句。

    李红正看着冰雕皱着眉头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样挑衅我们太极龙?”顿了一下李红正扭头看向了成默一脸严肃的问道:“我觉得事情和你是脱不了关系的,要不然对方为什么化妆成你?还刻意的把刘嘉元尸体以这种方式留在你开的房间里?”

    成默淡然的说道:“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如此做,也许是为了混淆试听?也许他根本就不是针对谁,他就是一个心理变态,做这一切都是好玩?当然,也可能确实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比如米国星门的斯特恩·金我就得罪过总之李队长不能现在就下结论一定和我有关系有些太早了。”

    李红正盯着成默面无表情的脸虚了一下眼睛说道:“那你开这间房间又是为了什么?”

    “我当时只是为了方便抓那个像是潜行者的女人阿亚拉。”接着成默毫不退让的看着李红正反问道:“这种事情你们应该早有预案,那为什么你们没有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李红正没有回答成默,只是冷冷逼视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端倪。

    就在这时柜台上的手机亮了一下,无比警觉的白秀秀立刻打开了能量护盾,将成默的载体笼罩了其中,空气陡然间凝固了一瞬,陷入了一种紧迫的安静,三个人都警觉的防备着,只是等了一两分钟什么都没有发生,白秀秀才如释重负的说道:“刚才我怕有针对载体的炸弹最好还是小心点。”

    “我看见了,是一条whats信息。”李红正说。

    成默没有说话,他也看见了,信息是一个网址。

    白秀秀当然也看见了,她走了过去,拿起手机划开手机,手机并没有设置密码,白秀秀直接点进了whats,打开网站,是一个影网的网址,在短暂的读图之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房间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圆筒形玻璃鱼缸,玻璃缸旁边还有一台电视机,正在播放着BBC新闻频道的新闻节目。

    玻璃鱼缸的里面站着不着寸缕的韩皆骥,他的头顶有细细的水链正在朝下滴,而他的脚下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水,惊恐万分的韩皆骥正不断的叫喊着什么,并疯狂的敲打着厚实玻璃,似乎想要把厚实的玻璃砸破。

    而面对摄像头的这一侧还有一串红色的数字在跳动23:56:42。

    一秒之后这个数字变成了23:56:41。

    很显然红色的数字是在为韩皆骥的生命倒数计时。

    “王八蛋!”压抑不住愤怒的李红正一脚踹在了就在他前面的欧式木床上,顿时看上去很是坚固的木床就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白秀秀切到了whats,将发出网址的whats账号记在心里,迅速的拿出自己的手机进入了Ma,输入账号等待了片刻,发现对方的地址不在雅典,甚至不在希腊,而是远在米国。

    “我一定要把这个王八蛋千刀万剐!”李红正已经怒发冲冠,载体的皮肤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光芒。

    白秀秀在自己的手机上登入了刚才那个暗网网址,玻璃上跳动着的时间还在一秒一秒的减少,她捏了下拳头,吐了口浊气才说道:“这件事得马上通知谢组长,对方完全就是冲着我们太极龙来的,必须马上动员全部力量展开营救”

    说着白秀秀就拨打了谢广令的电话,听了白秀秀的汇报,谢广令说他马上到会议室,叫白秀秀录制一个全息影像到会议室。白秀秀应了声好,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取下自己的徽章插进手机的隐藏凹槽,进入太极龙,在女娲的指令下,用手机扫了两遍房间全景,接着白秀秀就让李红正和张左庸守在皇家奥林匹克酒店1709房,自己带着成默回到了埃姆帕里康酒店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长桌边已经坐了人,除了负责安全四项的副团长肖大鹏不在,其他的队长副队长以及几个主要战斗人员都在。谢广令坐在主位上,面色阴沉,陈少华一手撑着额头,似乎在闭着眼睛闭目养神,其他人则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

    在白秀秀关上门的刹那,整个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陈少华也马上抬起了头。

    坐在主位上的谢广令瞥了一眼跟着进来的成默,目光立刻移开,像是没有他这个人一般,他沉声说道:“白队长把全息影像放一下,另外把情况在介绍一下。”

    白秀秀应了声“好”,拿出手机链接上了放在桌子中间的虚拟现实设备,坐在桌子周围的太极龙成员纷纷戴上了VR眼镜,刚开始还有咳嗽以及交谈的声音,当皇家奥林匹克酒店1709房的全息图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空气中陷入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安静,气氛凝固的像是万年的老冰。

    整个会议室里只有白秀秀压抑着怒火的解说声在回荡,在她声音停下的间隙,便只有十多个粗重的呼吸声。成默站在白秀秀身后的窗帘边,他没有戴VR眼镜,那些画面他完全不需要看全息图,因为已经深深的藏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拿出手机在Ma上输入了那天从小混混尼奥菲托斯哪里弄来的电话号码,对方居然也还在皇家奥林匹克酒店。

    成默将手机装回口袋,闭上了眼睛,此刻对于他来说第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找到韩皆骥,而是找到这一切究竟是谁做的。

    当白秀秀将影网里韩皆骥被困玻璃缸中,红色时间在不断倒数的画面也放出来之时,谢广令猛的站了起来,他狠狠的脱下VR眼镜怒目圆睁的大喝道:“踏平雅典都要把这个杂碎给我找出来!老子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看谢广令的表情,如果不是他没有开启载体,估计这间会议室都已经被夷为平地。

    坐在长桌周围的太极龙成员也全都站了起来,椅子的响动和各种各样的叫骂声响成一片。

    “狗X的,这是完全不把我太极龙放在眼里了!一定要给他点厉害看看。”

    “不把这杂碎扒皮拆骨,怎么跟学员的家长交代?”

    “当务之急不是怎么报仇,而是怎么把这个学员找到”

    “这怎么找?你们刚才发现什么线索没有?”

    陈少华则看向了白秀秀的方向,颤抖着问道:“没有我弟弟的消息吗?”

    白秀秀沉默着摇了摇头。

    谢广令拍了下桌子,“砰”的一声,桌子上的茶杯跟着跳了一下,他环顾了一圈,只有成默、白秀秀、李红正的本体依旧坐在椅子上显得格外突兀,谢广令的眼睛在成默的本体上停了一下,收回目光的同时他板着脸说道:“都安静下来,有什么话要说,举手说。”

    陈少华举起了手,他看着斜对面的成默冷声问道:“我还是想知道这件事和你有没有什么联系?现在不是逃避责任的时候,你必须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尤其是关于那个叫做阿亚拉的女人的!”

    成默平静的回望着陈少华淡漠的说道:“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件事和我有关系,假设对方是针对我摆出了这样大的阵仗你们应该感到庆幸”

    “你你这是什么狗屁态度!”陈少华怒视着成默说。

    白秀秀伸手扯了成默一下,严肃的说道:“别激动陈队长,其实成默说的没错,如果对方真是针对成默展开报复,这确实是个好消息,至少我们现在还能有一天的时间来找到韩皆骥而不是对方毫不犹豫的杀人抢走乌洛波洛斯,从这方面来看确实是不幸中的大幸。”

    陈少华咬牙切齿了须臾,从齿缝里吐出恶狠狠的声音说:“如果这件事有你的责任,我不会放过你的!”

    谢广令蹙紧了眉头看向了白秀秀,冷冷的说道:“我不是说让你叫他老老实实呆在巴黎吗?他怎么来雅典了?”

    白秀秀苦笑道:“李组长准许成默可以自由行动。”

    谢广令又问:“那斯特恩·金的乌洛波洛斯呢?”

    “交给李组长了。”白秀秀说。

    “知道李组长怎么处理的吗?”

    在这样的时刻白秀秀觉得自己不能说谎,误报情报是在置学员的生命不顾,她低声说道:“李组长说要用斯特恩·金的乌洛波洛斯勒索他给成默换技能”

    整个会议室一片哗然,所有人全都看向了成默。

    “李济廷怎么能这样?”

    “潜龙组的也太没规矩了吧?”

    “这不是害人吗?”

    面对汹涌的非议,谢广令更恼火,再次拍了下桌子怒喝道:“行了,别吵了那就是说这件事不排除是斯特恩·金的报复行为”顿了一下,谢广令这才第一次正视成默,冷冰冰的说道:“你现在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走出酒店一步。”

    成默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他走到自己的本体身边,抱起了自己的本体,在一众愤慨的目光中走向了会议室的门口,在打开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说道:“我觉得这件事不一定和斯特恩·金有关,我建议你们去找一个叫做魔神贝雷特的人,他是希腊黑道大哥,可以说是操控”

    谢广令毫不留情的打断成默的话,呵斥道:“我们怎么做和你没有关系,赶紧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