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二二二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1)

    (感谢“爱看书的傻欢”大佬的飘红,感谢“鸠虞”的三个万赏,感谢“策佰仟”、“书友150313210606764”、“xulongfeifei”、“我现在很荒”的万赏)

    听到谢韫的否认,戴娃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并不觉得成默和谢韫合适,虽说私底下戴娃一直在和谢韫比较,但这种比较像是竞争,也许戴娃需要一个能够参照的坐标,也许戴娃是借用谢韫激励自己进步,总之这种比较与嫉妒无关。

    因此谢韫真要找成默这样平凡的男生,作为闺蜜戴娃肯定会替谢韫不值,她认为谢韫完全可以找一个各个方面都足够优秀的男生,而不是成默这样有明显短板的男生。

    最起码成默的个子就稍微矮了一点,这就意味着谢韫连微高一点的高跟鞋都穿不了。

    就这一点,戴娃就要把成默给pass掉。

    于是戴娃忍不住喜笑颜开的说:“我就是说”

    谢韫猜到了戴娃准备说什么,没等戴娃说完,马上开口打断道:“我们不是恋人关系,而是夫妻关系。”

    戴娃懵了一下,很快神色就恢复了正常,她怀疑自己一定是听错了谢韫说的话,又或者谢韫太久没有说过法语,弄错了“marifemme”这个词汇的意思,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刚才一定是听错了我竟然听见了你说‘夫妻’?”

    “你没听错,我结婚了。”看到戴娃的样子,谢韫开始反省自己,她觉得自己以后得直接点,绝不能给对方一丝误解的余地,她浅笑着换了一个说辞。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希耶尔”可看到谢韫的表情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样子,更何况谢韫也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戴娃的表情逐渐凝固,“你真的结婚了!”戴娃不敢置信的惊叫,她双手抓着谢韫的肩膀,盯着谢韫的瞳孔微微摇晃头。

    成默站在侧后方,敏锐的注意到了戴娃的身体有些许的颤抖,她挂在背后如丝般顺滑的金色长发也跟着摆动了起来,显然她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相当的不能。

    谢韫抬起左手亮了一下无名指上的婚戒,轻声说:“祝福我吧!”

    “我的天希耶尔这实在是太疯狂了!我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戴娃捂了一下胸口,接着低头看向了谢韫的手指上那枚造型简约的婚戒,上面只是镶嵌了几颗蓝色的碎钻,虽然很精致漂亮,可在精通珠宝的戴娃眼中,没有灯光的映衬它甚至显得十分寒酸,一种说不上来的酸涩瞬间吞没了她的心脏,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横冲直撞,急着从里面跳出来。

    戴娃强忍着不适,半真半假忿忿不平的抱怨道:“你就算不愿意买个鸽子蛋,好歹也买个harrywinston吧?这个完全配不上你叫我怎么祝福?”

    “戒指是我自己选的,你知道的,我不太在乎这些。”谢韫放下了手微笑着说,“况且,他已经送了我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买戒指只是为了完成仪式,顺带的表明一下身份而已”

    “你”戴娃一脸的怒其不争,可是看见谢韫瞳孔闪耀着比钻石还要坚硬耀眼的光芒,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无济于事,一种无力感侵蚀着她的大脑,她只能摇着头意兴阑珊的说,“算了你幸福就好。”

    “谢谢。”谢韫说。

    戴娃强打起精神,不满的“哼”了一声说:“结婚不通知我的帐以后在算!”说着她转头看向了楼梯边的成默,皱着眉头大声说:“喂!臭小子,你过来。”

    成默有些反感戴娃的不礼貌,但想到自己确实挺配不上谢韫的,也就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过来。

    戴娃虚着眼睛上下打量好几遍成默,出乎她的意料,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男生面对她挑剔的眼神木无表情,就像没有感情的雕塑。这种镇定和冷漠让戴娃讨厌,戴娃觉得自己越看成默就越心烦,仿佛眼前这个雕塑变成了一块系在她心脏上的石块,让她的心跳变的吃力,呼吸变的急促,身体也越来越沉重。

    戴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得知谢韫回来之后,她通宵没睡都顾不得,一大早就梳妆打扮迫不及待的来见谢韫,然而此时就如同遭受了晴天霹雳,什么都不对了。她勉强收敛异常的心情,板起了面孔,假装出凶恶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对成默说:“作为希耶尔的闺蜜,我可是还没有认可你,你要是有什么对希耶尔不好的我一定会叫我哥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成默张嘴刚想回答,然而戴娃并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说完就转身,有些匆忙的挎在肩上的爱马仕包里拿出一张金色的请柬,搁在吧台上之后,看向了谢韫说:“周末我们家有个派对,我哥说要我务必把你请过去。”

    谢韫转头看了眼烫着拿破仑家族家徽和蜜蜂的请柬,低声说道:“谢谢你和你哥哥的邀请,可是戴娃,恐怕我还得和成默商量一下,我不确定我们两个一定有时间参加这次派对。”

    “那可不行,希耶尔,成默去不去我不管,你可是无论如何都得去,我跟我哥哥保证过!你不会这点要求都不答应我吧?”

    谢韫表情严肃的说:“戴娃,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我有家庭。”

    “我的天,真不敢相信这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戴娃抚了一下额头,不可置信的说。

    “等我和成默商量了,再给你答复。”谢韫的语气坚决,并没有因为戴娃是她关系最好的朋友而有丝毫动摇。成默知道谢韫其实没有兴趣去参加拿破仑七世的派对,可这是拿破仑七世和成默最好最合理的见面机会,为了躲避太极龙的监视,他必须促成这次拿破仑七世创造的机会,成默自然必须主动一点,于是他抓准时机看向了谢韫,轻声说:“没关系,去见识一下也挺好的。”

    见成默急不可耐的表达出想去的想法,戴娃更不爽,觉得谢韫是鬼迷心窍才会和成默这样要什么没什么的男生结婚,可她也不能当着谢韫的面表现出对成默过于反感,只能假笑着用中文说:“是啊!这可是好机会,我哥的好朋友都会来,全都是欧罗巴最顶尖的贵族精英,希耶尔你真得带成默去见见世面。”顿了一下戴娃看向了成默,“只是这些人不仅仅都是大帅哥,还才华横溢学富五车里面有好几个希耶尔的追求者,成默,你可得把希耶尔看紧点,别让希耶尔这个天鹅给飞跑了”

    成默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应,他当然听出来了戴娃的意思就是说他是癞蛤蟆,只是有些意外戴娃的中文居然说的这么溜,不但知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种俗语,还会不动声色的用它来讽刺人。

    谢韫自然也听出来了戴娃的暗讽,皱着眉头说:“戴娃,我不介意你不愿意祝福,但也请你不要让我感到为难。”

    戴娃感觉心里的难受的情绪在不断的膨胀,就像一只不断的被吹大的气球,快要爆炸了,她勉强笑了一下说:“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认真啊!”

    “你知道的,我对待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的。”谢韫说。

    “好了,好了,我怎么会不祝福你”她拥抱了一下谢韫,感受到她的体温,回忆起当时两个人住在一间宿舍,自己看了恐怖片,害怕的睡不着觉,于是询问可不可以和谢韫睡一张床,她原本以为一向高冷的谢韫一定不会答应,没想到谢韫答应的很痛快。

    戴娃清楚的记得那天夜里两个人所有的对话,

    那天夜里她问了谢韫很多问题,发现两个人之间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她对眼前这个女人的了解突飞猛进,知道谢韫冷淡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善良纤细的心,于是和她变成了好朋友,以前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情她总会询问哥哥,可从那以后她都是询问谢韫,因为谢韫总能给出客观合理的答案,不像她哥哥总是那么忙。她们一起学车,一起看《生活大爆炸》和《破产姐妹》,她经常嘲笑谢韫就是麦克斯布莱克,因为谢韫的性格和胸,然后谢韫就会讥讽她是破洛贵族,还做着不切实际的公主梦;暑假的时候两个人还真一起找了家中餐馆打工体验人生,并且还用谁收到的小费比较多来做赌注,她小心翼翼的计算着谢韫的每一笔小费,结算日那天她喊来的朋友准备一举超过谢韫,然而那些朋友却见色忘义都把小费给了谢韫,气的她跳脚说要和他们绝交,可最后算小费总数的时候,谢韫却主动把今天收到的小费排除在外,最后两个人刚好打平,她知道谢韫动了手脚,心里感动的不行;她带着谢韫去了她名下的庄园,就连从不让人的碰的“啊哈”都牵出来给谢韫骑了

    想到这里戴娃忍不住湿了眼眶,可她为什么会想要流泪呢?

    戴娃不清楚,她只觉得自己哭脸的样子绝不能被谢韫看见,戴娃松开抱着谢韫的手,双手撑着谢韫的肩膀,强忍着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笑着说道:“等你去我家,我就把结婚礼物补给你,所以千万不能不去。”

    谢韫看了成默一眼,见成默点头,却还是有些犹豫。

    “我不管啊!反正一定要来。”戴娃放下了抓着谢韫肩膀的手,“今天就先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我先走了!”

    “不是要喝奶茶的吗?”谢韫没想到戴娃这么快就说要走,有些惊讶。

    “不喝了,不喝了,最近又长胖了,还是不喝了。”戴娃摇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我们巴黎见!”

    说完戴娃也不等谢韫挽留,转身飞快的朝着咖啡馆的门口走去,高跟鞋敲击着木地板,发出了急促的鼓点声,谢韫追了两步说:“真要走吗?”

    戴娃回头,倒退着走了两步,挥了挥手说道:“真有事,总之我们巴黎见,bye!”

    谢韫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看着戴娃的背影穿过悠长的小巷,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怎么今天戴娃这么奇怪。”

    成默耸了耸肩膀,说道:“也许是因为我吧?我看出来了,她不是很喜欢我。”

    “没理由啊。”谢韫摇了摇头,她从门口走回咖啡馆问道:“你真的想去拿破仑七世的派对吗?”

    “嗯!”成默点头,“多认识一些欧罗巴的天选者并不是坏事。”

    “不要勉强自己,我还是希望你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不要为了我去改变。”

    “真不勉强,我也总不能只生活在我的小世界里呀!”成默转头看了一眼柜台上的鎏金请柬,尽管成默再不识货,也能看出来拿破仑家族的家徽是金箔做的,“说实话,我对贵族们的现状也非常好奇,他们其实是非常有趣的样本。”

    谢韫微笑着说:“那好,等下我们先去帮你做一套参加派对的正装。”

    “我有带礼服。”立刻成默补充又道,“dior的。”

    “那也不行,必须得量身定制的,还有四天,时间有些赶不过没关系,我妈认识英国王室的御用裁缝,等下把全息数据传过去就行了相信他们能帮忙的。”

    拿破仑七世的派对是在12月5日,成默和谢韫提前一天从罗马出发到了巴黎,第二天等给成默定制的礼服送到,换好衣服,两个人便坐车前往巴黎近郊的枫丹白露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