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二五零章 阿斯加德与律法之书(19)

    李济廷玩世不恭的表情里忽然间跳了一点难以琢磨的悠远的意味,像是相距亿万光年遥远的星光。这让成默不得不揣测李济廷曾经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又有怎么样的过往。

    成默想起了白秀秀告诉他的关于李济廷爷爷李克光的传奇事迹,愈发好奇李济廷又会有怎么样的往事,不过他并没有开口问,只是冲着李济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把我弄上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李济廷将银色酒壶的瓶盖拧紧,笑着说道:“当然不是,知道我为什么特意跑一趟来开这个会,让你进阿斯加德吗?”

    成默也不太明白李济廷是出于哪方面的考量,因为抛开他就是解锁“阿斯加德遗迹之地”这个不为人知的因素的缘故,他不相信太极龙没有更好或者差不多的人选,总之他觉得他的优先级不该这么高,于是他耸了耸肩膀说:“因为攻略遗迹之地不仅需要理科思维,还需要文科知识?”

    李济廷“哈哈”一笑说:“你想的太肤浅了,也低估了‘歌唱者号角’的重要性”

    “‘歌唱者号角’究竟是什么神器?”

    “它本身的属性其实无关紧要,但它是我们人类能够走出太阳系的关键”

    成默倒吸了一口凉气,压抑着震惊,尽量有平和的语调低声说:“走出太阳系”成默停了一下,低头看向作着的李济廷,心中的疑惑更甚,他装作有些不解的说,“这么重的担子交给我合适吗?”

    李济廷站起来,拍了拍屁股,随后说道:“没时间了。”

    “没时间了?什么没时间了?”成默压抑住心惊肉跳的感觉,尽量若无其事的问。

    “你不是曾经和谢旻韫提到过人类是个金字塔社会吗?”

    成默没想到李济廷这都知道,吞咽口水时差点被口水呛到,咳了几声才说:“其实现在说金字塔已经过时了,应该说橄榄型?”

    “狗屁橄榄型,还不是金字塔,只不过科技和资本的发展让金字塔异化了而已,现在所谓的中产阶级,实际上还不是无产阶级,偏偏一群沙雕还以为有了套大城市的房子,开上了奔驰宝马,买了几个LV古驰,就脱离了劳苦大众变成了上等人了。其实他们才是被食(tong)利(zhi)阶层剥削最狠的人,可他们偏偏自觉的站在了食利阶层那一边,还奢望着成为被选中成为传教士。”

    “对!愚蠢的小布尔乔亚!万恶的食利阶层!”

    李济廷一个爆栗敲在成默的头上,说道:“别指桑骂槐。”

    成默闷哼了一声,做了个无语的表情。

    “之所以推你进阿斯加德遗迹之地,是因为你就是我选中的传教士。”

    成默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说:“放过我吧!我还是个孩子。”

    李济廷“呵呵”一笑,拍了拍成默的肩膀说道:“和魔鬼签订了契约,总得让魔鬼有所收益。”

    “我什么时候和你签订契约了?”

    “你以为乌洛波洛斯是白给的?”

    “这是我爹留给我的。”

    “成默啊!别自欺欺人了,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退路吗?你以为传教士是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吗?”

    空气中些许戏谑和轻松的气氛忽然间全都被冷风吹的无影无踪,成默低头望着楼下穿梭的人群,沉默了一会,面没有太多情绪的问:“为什么是我?”

    “其一是因为你爹,他是一个没有被世俗和历史蒙蔽双眼还能够坚持自我的人。其二”李济廷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是什么自己慢慢琢磨!”

    成默犹豫了一下轻声问:“我爸怎么死的?”

    “现在还不是你该问的时候,你现在问我就只能回答你是车祸。”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有些黯然。

    李济廷随意的将手中的银色酒壶递给了成默,淡淡的说道:“拿着。”

    成默没有接,再次回答道:“我不喝酒”

    “送给你的,这可是我们李家的传家宝,元首用过的东西。”

    “元首?元首不是不喝酒吗?你怕不是在哪个跳蚤市场买的,然后拿来哄我?”成默一脸狐疑的望着李济廷。

    “不要算了!”李济廷轻蔑的笑了一下,准备把银色的酒壶放进口袋。

    成默瞥了一眼刻着“黑鹰”的银质酒壶,上面丝毫没有岁月侵蚀的痕迹,被摩挲的锃亮,奇怪的是它并不是那种特别光滑的明亮,而是如同波光有些潋滟,仔细看竟然还有些水晶般的质感。那镌刻在上面的黑鹰也不知道是什么工艺或者技法雕刻上去的,像是镶嵌又像是描画,总之异常的漂亮。成默立刻不知廉耻的改变了主意,开口说道:“要!”

    李济廷将酒壶抛向了成默,成默竟然像是知道李济廷会这样做一般,敏捷的接住了酒壶。

    “我得走了。这一次可没办法管你,你得靠自己。当然谢广令也是能靠的住的,公事你可以相信他,但私事”李济廷冲着成默眨了眨眼睛,一脸暧昧的笑容,“私事估计你也不会找他哈哈!”

    成默猜李济廷这个老狐狸是不是看出自己和白秀秀有什么,他总觉得李济廷也许了解自己的一切,成默心中有些惊惧,想到以李济廷的实力,捏死自己不过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真还没有什么好怕的,再说李济廷都直说选自己当传教士了,他也就不在担心自己被李济廷捏的死死的,反正担心也毫无意义。

    于是成默也就无所顾忌的问:“你去哪里?神器这么重要为什么不留在克里斯钦菲尔德?”

    李济廷又给了成默一个爆栗,没好气的说:“什么‘你’!对我这种上流社会的人礼貌点!”

    “李大人,您要去哪里?”

    “我怎么老觉得你这小子说话什么话都跟骂人似的?”李济廷扶着下巴皱着眉头说。

    “您老想多了。”成默恭敬的说。

    “我去德意志,那里的事情也很重要。”李济廷叹了口气,“要是消息没错的话,默大妈这两天就会宣布德意志建立多元文化社会的努力已经彻底失败,然后引咎辞职我总以为时代会变得更好,人民会变得更聪明。但是并没有,比起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如今穿上黄背心的底层和拿起武器的学生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他们被右翼民粹和资本给洗了脑,变成了彻底的工具人,如今是左翼运动的黑夜,普罗大众连北斗星也看不见了。”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斗士。”

    李济廷甩一下头,又抬手拨了被风吹的散乱长发,双手插进裤袋,摆了一个文青的造型十分自恋的说道:“我一直都是。”

    “克里斯钦菲尔德安全吗?”

    “从现在开始,除了国内那里都不安全,今年和明年将是最动荡的一年时代要变了。”

    成默得到了自己预料中的答案却一丝一毫也不害怕,他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内心实际是渴望危险的,他淡然的“哦!”了一声,这一次的音调有些偏长,被冷风吹成了颤音。成默把银质酒壶塞进上衣口袋,接着也把有些冰凉的双手插进了口袋,抬头眺望着天际,太阳又高了一些,暖意却不曾增加,

    李济廷向成默挥了下手,随后DNA螺旋从他的脚下像是微型龙卷风慢慢的盘旋向上,李济廷忽然高举起双手,用吟唱诗歌般的音调大声念诵:“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是那一件,那就是在我们得身上进行彻底的革命它永远是动荡的,充满危机和转化的可能,它最终是如何,不完全掌握在个人的手里,哪怕你拒绝承认,我们全世界所有人的命运从最底下来说,都是连在一起的,伟大的宇宙在这一点上不接受任何反驳!”

    成默被李济廷忽如其来的激情给惊住了,愣在了屋脊之上,等李济廷念完莫名其妙的诗句,消失在冷风中时,成默才反应过来,冲着空气喊了句:“你倒是把我弄回去了再走啊!”

    天空没有回声。

    成默打了电话给谢旻韫,让谢旻韫把自己接了回去,接着下午跟着白秀秀去战备部领取了大量的比特币、经验点数以及SSS技能“超音速燃烧”和SSS技能“绝对零度”,只可惜如此强悍的技能只是暂借,更加可惜的是比特币载体没死亡的情况下也是要还回来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领取的经验点数不用还,因为还了就会被系统收缴四分之三。在领取了数量庞大的经验点数之后,成默的等级直接飙升到四十级。如此大量的经验点数也是成默敢于答应下来的原因,要不然他肯定不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成默领取了物资,战备部刚才给他发放物资的太极龙管理员常瑞奕,十分肉疼的咳嗽了一声,语重心长的叮咛道:“小学弟,听说星门和其他组织要狙击我们,你可小心点,少挂几次,争取多留点比特币,如今组里经费紧张的要命”

    “我尽量。”成默将乌洛波洛斯的光幕关掉,放下手的同时回答道。

    “选好了吗?”白秀秀问。

    成默点头:“嗯!”

    “谢谢了,小常。”白秀秀对常瑞奕微笑,随后对成默说,“走吧!”

    常瑞奕和另一个太极龙成员立刻站了起来,齐声说道:“白队,慢走。”

    这时陈少华也到了战备部,站到了办公桌前,拿出手机将需要的物资通过女娲传给常瑞奕,常瑞奕扫了眼陈少华需要的物资,低声说道:“这一次组里可是大出血了!要是拿不到‘歌唱者号角’真是亏到姥姥家了陈队,你可得加油啊!你如今是我们全组的希望了”

    陈少华没有理会常瑞奕,转头看向了已经和成默走到了门边的白秀秀,大声说道:“白队长,你今天晚上有空没有?我想约你吃个饭!”

    白秀秀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陈少华,笑着说:“陈队长难道是打算请我吃单兵作战口粮?”

    “明天就要进入阿斯加德了,我找了组长特批了牛排和甜点,还有一瓶甜酒”陈少华凝视着白秀秀精致又极具压迫性的美丽面孔,不由自主的洁白了起来,“没没度数的”

    这时成默已经走出了战备室的门,他侧身站在了门的一侧,靠着墙壁侧头看着白秀秀的侧脸轻声说道:“我也想晚上请你吃饭不过我只有单兵口粮”

    白秀秀像是没有听见成默的声音,依旧回头看着房间里面,笑着说道:“好啊!很久没有吃牛排了,你等下发信息给我。”

    听到白秀秀的回答,成默面无表情的径直离开,他看着长长的走廊,感觉远处窗户里的光白茫茫的一片,眼睛似乎有些失去了焦点,要说难受成默也不觉得多难受,只是灵魂有些抽离,躯壳似乎被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给霸占了,他加快了脚步,向着不远处的楼梯走了过去。

    “成默。”

    背后传来了白秀秀淡雅的呼唤声,成默压抑住想要离去的冲动,抓着扶手,转头看向了款款走来的白秀秀,充斥着一丝怒意的冷硬心脏瞬间又软了下来。

    “你生气了?”白秀秀笑。

    成默看着她那一双远在天际又近在咫尺荡漾着秋波的眸子,像是隔着飘荡着氤氲雾气的溪流,看见了一只裹着仙气的白色狐狸渐渐的变化成了勾魂夺魄的女子模样。

    “没资格。”

    “还有自知之明啊!”

    “我先走了,白队长。”成默将白队长三个字说的轻飘飘的,走下楼梯的脚步声却有些沉重。

    白秀秀站在楼梯上冲着成默的背影说:“你该去陪谢旻韫才对。”

    成默头也不回的说:“我做什么不需要任何人教!”

    白秀秀没有再叫成默,成默快速的回到大通铺的卧室,成默靠着床想要看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时不时就会跳出白秀秀和陈少华烛光晚餐的场景,越想成默就越觉得不愉快,干脆放弃了看书躺在床上,将英文的《空气动力学》盖在了脸上,开始了胡思乱想。

    等到了快六点的时候,陈放他们下楼吃饭,付远卓也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边穿鞋一边问:“成默,去不去吃饭?”

    “不去。”成默说。

    “怎么了?和学姐吵架了?”

    “没有,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不想吃。”

    “那我跟你领一份带回来,等下饿了可以吃。”

    “算了!”成默将书从脸上拿了下来,坐了起来,拿起手机说道,“我去找学姐。”

    “OK,那我吃饭去了。”

    “嗯!”了一声之后,成默跟谢旻韫发了短信:“晚上陪我吃饭。”发完短信成默就开始观察陈放的床铺,相比其他人的凌乱,陈放的床叠的整整齐齐,银色的kindle放在枕头边,笔记本电脑却不在,他记得刚才陈放一直在玩电脑。

    成默环顾了一圈,房间里此时只剩下了他,他飞快的将手伸到了陈放枕头的下面,摸了摸没有,心想陈放莫非把笔记本随身带着?这时搁在床上的手机亮了,成默拿起来看了眼,谢旻韫回道:“刚想问你的!你现在上来我们房间”

    成默想问“白秀秀不在吗?”,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穿好鞋子,去了四楼。

    因为白秀秀和谢旻韫地位特殊,被分配了一个两人间,她们的房间就在楼梯边,成默敲响了木门,隔了一小会,穿着毛衣牛仔裤的谢旻韫过来给他开了门。

    成默跟着谢旻韫进去就看见穿着白色太极龙礼服的白秀秀坐在书桌的一头,而陈少华坐在另一头,书桌子上摆着牛排、甜点、沙拉和红酒。

    谢旻韫拉着成默的手说:“你有口福了,陈队长特批了不少好吃的请白队长白队长觉得太多了,两个人吃不完,就要我把你喊上来”

    成默跟着谢旻韫进去就看见穿着白色太极龙礼服的白秀秀坐在书桌的一头,而陈少华坐在另一头,书桌子上摆着牛排、甜点、沙拉和红酒。

    谢旻韫拉着成默的手说:“你有口福了,陈队长特批了不少好吃的请白队长白队长觉得太多了,两个人吃不完,就要我把你喊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