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八十章 白昼流星(下)

    当成默找到了默罕默德·奥维斯时,希施还没有追上来,他就知道那个狡猾的女人至少不会站在魔神沙克斯那边。至于最后希施会不会跳反,成默觉得一切取决于自己和沙克斯魔神的局势对比。

    对这一点,成默最开始倒不是特别担心,如今听了希施说了有关沙克斯魔神的事迹,心中的紧张感和兴奋感都在急剧提升。

    他的对手不仅是位强大的天选者,还是个文物级的炽天使阶位天选者。

    “没有问到希施沙克斯魔神的载体使用时间是个遗憾,但不管怎么说最优解还是干掉沙克斯魔神这个老东西。拖延时间的变数实在太大,引来了灯塔部队或者星门的人麻烦更大。”

    成默举目凝望半空中还在和导弹们做缠斗的白衣人,很明显“马老师”有意在保存实力,通过拉打的方式慢慢将一枚枚致命的武器腐化成黄沙,在没有其他天选者的干扰以及源源不断的高射机枪针对下,这是最安全最节省蓝量的方式。

    “不愧是炽天使阶位”成默又想,“希施又为什么把有关沙克斯魔神的事情告诉给我听?”

    默罕默德·奥维斯此时正躲在车底,用望远镜观看沙克斯魔神神迹似的表演,听到成默轻声叫他的名字时,也没有向平时那样稍微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而是毫不犹豫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从侧面滚了出来。

    站起来之后,先是下意识的顺着成默的视线抬头仰望天空,但没有望远镜的帮助,他只能看到一个小点背后尾随着密密麻麻的白色长剑。于是他扭头看向了被绑成木乃伊的成默,用一种极端自我怀疑的语气问:“你们天选者个个都像是神吗?”

    成默摇了摇头说:“也不是每个强者都能徒手拆高达。”

    “徒手拆高达?”

    “一个二次元动漫梗而已,我的意思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沙克斯魔神这样空手拆导弹”

    默罕默德·奥维斯深深吐了口气,低声问:“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成默转头看向了默罕默德·奥维斯问:“你不问我打不打过他?”

    “既然是敌人,打不打得过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打不过就投降?”默罕默德·奥维斯反问道。

    “一点也不害怕死亡?”

    “从来没怕过。”默罕默德·奥维斯淡淡的说,“更何况您不是我们叙力亚人都没有畏惧”

    成默笑了下说:“那是因为我确定我不会死。”

    默罕默德·奥维斯像是松了口气般说道:“那最好不过。”

    成默注视着眼前这个不到四十岁,看上去却像五、六十岁年纪的酷儿德圣战士,他的面部皮肤粗粝的吓人,似乎每一个毛孔中都埋藏着黑色的砂砾,他的眼睛也锐利的吓人,就连成默直视他狭长的双眼,都会不自觉的心生惊惧。成默知道这种令人害怕的杀气来自默罕默德·奥维斯成百上千次直面死亡的经历,于是他低声问:“是信仰让你如此不畏惧死亡吗?”

    默罕默德·奥维斯摇了摇头,如同祷告般虔诚的说:“是因为看到了希望”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成默的意料,他并不清楚默罕默德·奥维斯所谓的“希望”从何而来,也不知道默罕默德·奥维斯所希望的究竟是什么他没有追问因为他内心深处还是拒绝默罕默德·奥维斯所说的“希望”和他有关。

    “希望”这个词汇对于成默来说过于沉重。

    他恍惚了一下,觉得最后的一线机会可以交给这个男人便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去把周围这些还没有死的雇佣兵全解决掉。你拿着狙击枪去房车断裂横切面的附近找个隐蔽点瞄准里面的那扇合金门。但我不需要你现在做任何动作,你守着那里看有些什么人从那里出来,就告诉我。”

    默罕默德·奥维斯点头说“好”。

    “给把手枪给我。”

    默罕默德·奥维斯从腰间掏出一把方头方脑的Glok19抛向了成默接着又从弹夹袋里掏出几个弹夹扔给成默便猫着腰向处于爆炸中心位置的房车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成默的弹夹袋在下车的时候就卸了下来,此时便只能将弹夹装进裤袋。见默罕默德·奥维斯转眼就消失在满是火焰和黑烟的戈壁滩上,成默闭上了眼睛,一边调整呼吸一边通过超级听力查找那些在爆炸中幸存的漏网之鱼。

    大概是“黑死病”特制的“兴奋剂”的缘故成默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巅峰状态,虽然远不能和载体相比,但已经有点那味了,能量源源不断的通过链接着信号放大器的“七罪宗”涌进来,只是几十分钟就让平时需要大半天才能汇集满的能量给存满。

    成默睁开眼睛,打开手枪保险开始向着距离他最近的敌人走了过去。戈壁滩上到处是散落的汽车零件偶尔还能看到倒地不起的尸体,他们有些睡在车下被烧成了焦炭有些滚落在灌木丛中,身上盛开着血色的大丽花。

    晚风吹过战场上弥漫着尸体的焦糊味道和橡胶塑料燃烧的臭味但成默却没有觉得难闻甚至隐藏其间的血腥味道还令他的神经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兴奋。

    他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循着声音悄无声息的绕到了距离他最近的敌人的背后。四个雇佣兵正站在一辆没有损坏的悍马旁边仰头欣赏沙克斯魔神精彩绝伦的演出。不知道死神正在接近的大兵们,忘记了刚刚才与地狱擦肩而过,一边用手机拍摄画面,一边大声的议论。

    虽说雇佣兵不过是拿钱办事,只能算半个敌人,可眼下不是讲人道主义的时刻,更何况吃了雇佣兵这碗饭,又来到叙力亚这种四战之地,写好遗书是最基础的准备。

    成默靠着悍马的后备箱处默默举起了枪,七罪宗也收了回来蓄势待发,一股躁动灼热的激流冲击着他的心脏,提供给他澎湃动力的同时,也让他更加的想要用暴力来宣泄些什么。他仿佛听见有人在他的脑海里高声的宣判:“每个主动参与战争的人都有罪!让他们在死亡中永恒的忏悔!”

    也许那个人就是自己,他被自己所制造的心灵幻想所蛊惑,产生了无法抑制的强烈冲动。

    成默想要扣动扳机,却觉得手指僵住了,就像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的耳畔再次产生了缥缈而遥远的幻听,“成默啊!杀戮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审判的目的也不是只为了惩罚!”

    这声音让成默的灵魂得以平静,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血流的速度稍稍放缓了一些,胸膛中激荡的情绪也不再那般沸腾。不过他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总在关键的时刻,这个不该存在的声音总能跳出来干扰他的行动?

    可惜眼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放下了枪,目标也不在锁定这群不知道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雇佣兵那脆弱的脖颈。

    略作思考,他还是收回了连接在信号放大器上“七罪宗”,将几近透明的光剑祭了出来。他无声无息走出了悍马车的掩护范围。一道白光电闪而过,站在最右侧,高举着手机正在拍摄空中画面的雇佣兵的右手手腕处先是渗出一圈血线,随后握着手机的手掌一下就歪倒坠跌,紧接光秃秃的手腕处鲜血喷涌而出。

    在这群雇佣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七罪宗”第二次出手,瞬间站在中间举着手机正在拍摄的雇佣兵也被切掉了右手。银亮的IPHONE手机边框在夕阳下反照出一抹红光,接着是几束鲜红的花从血肉中强行生长出来,惨叫声如交响乐沉重的咏叹。

    “这样也许你应该赞许我的善良。”成默心想,他屏住了呼吸,让那些香甜的血腥味道不能深入他的内心。他欺身上前在中间的雇佣兵掏枪转身的刹那,“七罪宗”画了道弧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切下了他拿着枪的右手。

    这个时候最左侧的年轻雇佣兵已经转过身来,向下仰倒的同时将枪口对准了成默,可惜他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七罪宗”就如同无形的鞭子,直接将那把沉重的“沙漠之鹰”击飞,在粘稠灼热的空气中画了一道弧线,掉落在远处的灌木丛中。

    年轻雇佣兵在周围同僚的惨叫声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凝视着成默,像是看着魔鬼。他抓紧了右手手腕,发现手没有掉才松了口气。

    成默无声的移动,如幻影般的移动到了躺倒在地的雇佣兵身边,一脚踢开的左手,“七罪宗”如镰刀般拂过对方的手腕,男子举在胸前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手就掉落在了胸膛上。

    手腕涌出的鲜血如花生长,成默注视着那艳丽的玫瑰低声说道:“有人教导我,惩戒应源自爱,所以你们当反思你们的罪。”

    听到成默那沉郁冰冷的声音,倒在地上的年轻雇佣兵才反应过来他同样也失去了右手,顿时就惨叫了起来,他手忙脚乱的想要坐起来,捡起他的右手,却让那只汨汨留着鲜血的右手差点滚落到了砂石地。

    那只手悬在了半空中,缓缓的飘向了年轻雇佣兵的左手,他颤抖着抓住了它。

    “不要在不属于自己的战场上挖掘坟墓,赶快离开,对你们来说每一秒的时间都很珍贵。”成默的低语没有半分感情,冷漠的如同西伯利亚冬季的冰风。他踩过满是血点的砂石地,看都没有看这些满脸恐惧的雇佣兵,头也不回的向着下一个地点前进。他听到了打开车门的声音,没多久引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辆悍马离开了战场。

    成默像是手持镰刀在硝烟和炮火中收割生命的死神,行走在随着冷风肆虐的黑色烟雾中,收割着凡人的手掌,所到之处皆是鲜血和呼号。

    不过须臾,整个战场的雇佣兵都被成默清扫一空,他找到了一辆基本完好的武装悍马,打开门钻了进去,随后上了机枪座推开天窗,握住了车顶那架熟悉的M2重机枪。

    成默按住上衣口袋的对讲机,低声说道:“奥维斯,接下来你一定要隐蔽好,不要被任何人发现,看住那扇门,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暴露,如果我被抓住了,你就要盯紧那里,当看到有个老头子出来,就一枪解决掉他。”

    “好的。”

    “记住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暴露自己。”

    “放心,就算是豁出了性命,我也会完成任务。”

    “对了,你有没有看见那个红头发的女人。”

    “没有,赛伦先生。”

    成默抬头望向了天空,空中的导弹越来越少,可真正的战斗从这一刻才正式开始。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要拨通留在哈立德手中的卫星电话。这时上衣口袋里的对讲机又发出了嘈杂的电波声,里面飘出了法伊尔的声音。

    “赛伦先生,现在还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

    成默愣了一下,将手机放在车顶,稍稍低头按住通话键,有些惊讶的说道:“我不是说让你们实施爆炸以后就离开吗?”

    “那怎么行!你可是谢小姐不对,谢女士的丈夫,如果不是谢女士,如今我们都还生活在完全没有希望的深渊中,现在,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帮助你!”

    成默沉默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必须得拒绝这份善意,他低声说:“你们已经帮助的够多了。现在这场战斗你们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

    “刚刚我们又来了几十个兄弟,都是玩枪的好手,就算是灯塔鬼佬来了,都能正面刚的神枪手。相信我们,赛伦先生,我们叙力亚人都是刀山火海中闯过来男子汉,谁没有打过几场仗?谁都不是孬种!”

    成默心中感慨,也不知道是因为谢旻韫,还是因为这些耿直的叙力亚人,他想着该如何推辞,却又怕对方自己乱来白白送命,便只能说道:“那你们先在外围等着,等我的命令。”

    法伊尔兴冲冲的应道:“好,赛伦先生。”

    结束了法伊尔的对话,他立刻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哈立德的电话,“到达攻击位置了吗?”

    “马上,再给我十分钟。”

    成默注视着又少了一枚导弹的导弹群,低声说:“五分钟。五分钟不管到没有到,你都要立刻发起进攻。”

    “好吧!我更跟斯坦格大叔说一下。”

    “嗯。”

    “对了,赛伦先生”

    “怎么了?”

    “海勒亲自带了敢死队去支援你,到时候麻烦您照应一下她。”

    成默皱起了眉头,“她为什么要自己来?”

    “她说她要赎罪,希望您原谅她”

    成默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觉得海勒这不是赎罪,而是添麻烦,如果是以前这种好心办坏事的傻子,他会立刻打电话去骂,但现在他只是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尽量。”

    “谢谢您,赛伦先生。”

    哈立德的情绪听上去有点激动,甚至有点兴奋,就像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么样的敌人,这种乐观在成默听来有点匪夷所思。

    “谢我什么?”

    “谢谢谢谢您救了我的母亲和姐妹,谢谢您改变了我的人生真抱歉,我现在才意识到您给了我什么那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玩意我嘴有点笨,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谢,总之,赛伦先生,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哈立德语无伦次的说,“还有酷儿德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要不是斯坦格大叔说出了您妻子的事情,他们觉得您一定不会像灯塔人那样,塔梅尔上校不见得同意倾尽全力站在您这边也许是因为您的妻子为我们叙力亚难民所做的事情,让酷儿德人也看到了希望”

    又是“希望”这个词,他低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就飞快的挂了电话。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会低落下去,可能是因为他曾经深陷无尽的绝望之中,所以格外了解“希望”对于绝境中的人多么的重要。

    反过来,“希望”有多重要,对于被寄予“希望”的人来说就有多沉重。他从未在意胜负这件事,可如今当他背负着如此之多的“希望”时,心中竟莫名的心慌意乱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却觉得呼吸费力极了,像是正迎着猛烈的风。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那个在巴黎人最黑暗关头,高举起权杖指引方向的那个女人,他想当时,她该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如今只不过一点希望就足以令他窒息。

    成默闭了下眼睛,他让自己从过载的压力和嗜血的渴望中冷静下来,他试着控制心跳,让背脊处的光蛇颤动不要那么快速。他想起了在等待体检的时刻,每次他都告诉自己自己能做的不过是,严格饮食,严格作息,控制情绪,让身体保持最佳的状态,做好自己能做的一切,剩下的交给命运

    (BGMArise》E.SPosthumus)

    “原来成为希望,也是一种如此孤独的事情!”成默心想,“你一定很孤独!谢小进!”

    成默睁开眼睛,立刻重新抬起M2瞄准了半空中的沙克斯魔神,此时还在追逐沙克斯魔神的导弹还剩下了大大小小一共二十多枚了,成默知道时间无多,不能在给他从容沙化导弹的机会。

    当打开超级视力锁定沙克斯魔神那白色的身影时,成默体验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和载体那种机械的将一切数字,比如说风速、光照强度、敌人的运动速度等等全部汇集在大脑中的犹如计算机一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就是你有一种极其强烈的直觉,你应该朝着那个方向射击,这完全不是载体那种一切全在计算中的强大掌控力,而是一种天然的类似于肌肉记忆的程序性生理反应。

    这一刻,成默有种自己的身体不在受到地心引力的错觉,也许这是一种心灵现象,但他能明显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能察觉到血管中血液的流动,还有脊柱两侧的光蛇扩展了小半圈,在强健有力的颤动着。甚至他还能感觉到血液中有两粒纳米级的异物存在,它们向外放射着微弱的信号,像是某种信号器。

    这不是载体巅峰状态的神祇,而是人类身体极限的超人。

    成默盯着在空中高速运动的沙克斯魔神,目光冰冷,就像在观察一个移动的猎物。可对方的身形太快太飘忽,几乎无法锁定。成默闭了下眼睛,将目标转移到了沙克斯魔神身后的导弹上面,相比沙克斯魔神,做直线运动的导弹实在太好预判移动轨迹了。

    看准了距离他最近的那枚“帕尔修斯导弹”的弹头,成默在冷风中缓缓的移动粗重的枪管,酝酿了几个呼吸之后,他依靠直接扣动扳机。

    红光迸射,“嘭”沉重的枪声在耳边炸响,成默再次大幅度的移动M2,瞬间又射出一枪,接着又是一次调整射击角度,子弹激射而出。

    接连不断的射击,一颗颗子弹像是连珠炮烟花一般一颗颗向着天空撒播,红色的光点在橘色的晚霞中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长长光柱。

    片刻之后,天空中爆发出耀眼的火光,一枚“帕尔修斯导弹”炸成了璀璨的烟花,数不清的细小弹头如蜂群般向着沙克斯魔神扑了过去,母弹爆炸的推动力让它们的速度快极了,几乎是眨眼间就追到了沙克斯魔神的脚边。

    成默顾不得看那么多,他清楚这些数量繁多的子弹只能给沙克斯制造一些麻烦,带不来致命的伤,他必须击发更多的导弹。他加快了射击的节奏,子弹如雨,向着天空倾泻。

    白色的帕尔修斯发出震天动地绝响,在被火焰照亮的天空中,爆炸接连不断,如漫天盛放的烟火。一枚又一枚导弹绵延盛开,整个天空都被火光与烟烟覆盖。

    此时此刻,这里不像是战场,反而像是宏大的庆典现场。

    天空中回荡起巨大的鸣唱,如神祇在向凡人训话:

    “成默,如果只有这样程度的攻击,又何苦挣扎?”

    “你应该跪下来,乞求怜悯。”

    沙克斯魔神的声音洪亮到空气和大地都在震颤,成默仿佛听到了戈壁上空鼓荡起了狂风。他看到地上稍大点的石块全都滚动了起来,那些坚硬的灌木也弯下了身躯匍匐在地上,腾腾的黑烟被吹的四散,火焰被吹的猎猎作响。

    成默觉得眼睛都被风吹的有些睁不开了,他缩回了车厢,飞快的在手套箱里找到了一副防风镜,戴好之后重新站上了机枪手座朝着天空望去,只见沙克斯魔神再次用出了类似重力场的技能,也许更像是“绝对零度”。

    那些从母弹中分裂出来的“子弹”全都被固定在了空气之中,但它们并没有停止运动,依旧在旋转。此刻的景象宏大到令人惊叹,四面八方飞旋而至的金色“子弹”围绕在沙克斯魔神的周围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球。

    那些多如牛毛的子弹遮天蔽日,以至于成魔观察不到沙克斯魔神完整的身体。它们反射着阳光,金光灿灿,让成默想起了歌舞厅里选装着的激光灯球。

    激光灯球中间再次浮出了热气球般醒目的“沙漏”,成默知道沙克斯魔神在按照固定的套路释放需要长时间蓄力的技能。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机会了,在半空中蓄力,可不是想停下就可以马上停下的事情,要是有一个强大的天选者在,沙克斯魔神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成默清楚等待的时机到来了,不容错过。他拨通了哈立德的电话大声喊道:“开火。”自己也抓起了M2朝着金属球,展开了疯狂的射击。

    就在电话拨通的同时,东北方向暗淡的地平线处亮起了数不清的红色火线,暴风骤雨般的高射子弹朝着天空中的金属球倾泻而下,紧接着喷射而出的蜂巢火箭弹

    忽然之间,整个大地被排山倒海的红色照亮。

    夕阳、晚霞、弹链、尾焰、炮火连成了一片滔天血浪,整个世界都被庞然的火光所吞噬,一时间让人根本分不清太阳是在从西方坠落还是在从东方升起。

    只是一瞬,高射弹、火箭弹就和还在天空中旋转着的“子弹”碰撞在了一起,接二连三的爆炸在金属球上绽放,成默看到有生以来最宏伟壮观,也必然是最昂贵的烟火。

    一朵一朵金色的水花在金属球上飞溅,那些璀璨的水花尚未消失,就又有另一朵腾空而起,有些是金色有些又是绯红色,这些艳丽的爆炸在半空中叠加、迸放、飘散,在此起彼伏的光焰中,明明灭灭,绚丽的如梦似幻。

    震天动地的射击中,成默已经看不到被包裹其中的沙克斯魔神,整个金属球此时变成了比下沉到了天际线的夕阳,还要耀眼的光团。又或者说它已经成为暂时的太阳,近在咫尺的太阳,近到人们可以清楚的看见浮在表面的耀斑。

    成默一边射击,一边赞颂人类智慧的强大,就算是拿破仑七世在里面,都得脱层皮。

    就在这时,化作一团光芒的金属球,开始如心脏般跃动,每次膨胀都向着四面八方散发出肉眼可见的光之浪潮。

    光芒的跃动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强劲。

    “圣言:天启之日!”

    光团猛的一下爆开,戈壁被照亮的如同白昼,还未曾彻底坠落的夕阳,漫天的弹链和照亮天际线的火光,都被这无可匹敌的夺目光所遮蔽。

    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空气粘稠的如同液体,灼热的风席卷而来,好像砂石,汽车、灌木、枯草、大地全都被点燃了,所有的东西都在冒着缕缕白烟。

    视线都被虚化的气浪扭曲成了波纹。

    成默只觉得手中的M2烫的吓人,如同快要融化了一样,让人握不住枪柄。枪声骤然消失,他低头一看,竟不是错觉,手中的M2真的融化了,他眼睁睁的注视着自己手中那架M2从枪管开始,化成了金色的沙尘。

    那些金色的沙尘泛着水波,在风中流淌。

    紧接着自己所站立的悍马也在风化,像是在地下沉寂了万年没有见到过阳光的古老残骸,片刻之间,就坍塌成了一堆光之沙粒。

    这一切都像是幻觉,海市蜃楼般的既虚妄又真实的幻觉。

    他落在了空无一物的地面上,那辆抛锚的悍马似乎从未曾存在过。

    白色的光芒在逐渐退潮,枪声和炮声都停了下来,红艳艳的晚霞渐渐的重新浮现。

    沙克斯魔神从未曾褪尽的光芒中走了出来,他身上不着寸缕,很显然已经燃烧成了灰烬,周身还环绕着光点,仿佛无数只细小的萤火虫在萦绕着他飞翔。

    成默心想看上去他就是救世的天使,而手脚缠着绷带的自己大概就是大魔头?总而言之,从卖相上看,他才是电影里应该被打倒的怪物,供主角们收割经验值的关卡BOSS。

    按照自己眼下的实力,大概就连大BOSS都算不上,最多算大BOSS前面的餐前小点。

    沙克斯魔神的表情似笑非笑,漫长的叹息如吹过戈壁的冷风:“审判者?也不过如此借不到神的力量,终究只是凡人。”

    成默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因为沙克斯魔神道破了自己的隐藏身份,还是因为他堪比神将的强大实力,又或者是因为迫在眉睫的最后一击。

    成默强装淡定的摇了摇头说:“神么?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当然有。”沙克斯魔神走向了成默低声说,“只要我能永生,我就会成为神”

    “活了一百二十六年还不够?”

    “不够,非常不够,我想向天在借五百年。”沙克斯魔神走到了成默的面前,“也许应该说是向你借”

    成默讨厌这样贪得无厌的人,想曾经,他认为自己只要能活到四十岁,就足够满意了。于是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抱歉,我大概活不了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几十年,但总之我没有五百年借给你。”

    “别担心。”沙克斯魔神笑了笑,“只要你交出瘟疫之主,我可以保证你寿终正寝。”

    成默也笑了,他十分认真的问道:“你真能保证我寿终正寝?”

    沙克斯魔神稍稍低下了头,貌似谦卑的说道:“你应该放心,我的信誉向来很好,答应过的事情,从来不会食言。做情报工作讲究的就是一个细水长流。”

    成默点了点头,“那好吧!先试看看”他猛的抬起右手,一束金色的强光直射向沙克斯魔神那光洁的胸膛,他低喝道,“你能不能让我寿终正寝。”

    即便成默距离沙克斯魔神足够近,“七罪宗”的速度也足够快,可也快不过“瞬移”。金色的“七罪宗”射在了沙克斯魔神的残影之中,完全射了个空。

    “没有装‘圣光盾’”成默心想,他听到背后沙克斯魔神的说话声,他刚想要回头,就感觉到右膝一凉,紧接着“咔嚓”一声,他就听到了膝盖碎裂的声响。但他拒绝了下跪的姿势,选择扑倒在地面,顿时热乎乎的砂石涂满了他的嘴唇。

    “我就知道你有不错的神器,但我以为你会找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才在我面前亮出它”

    背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遥远,可能是兴奋剂的缘故,成默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太多。他强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这样的动作有些徒劳,他的右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于是成默转身坐在了地上,他注视着天使一样圣洁的沙克斯魔神,喘息着说:“没有什么万无一失。”

    “没有万无一失也不该这样轻易的就浪费了最后的利器,也许到时候逃跑还能用的上呢?”沙克斯魔神满腔的遗憾的说,“还是太草率了呀!”

    成默不置可否的说:“是吗?”

    沙克斯魔神点了点头,“你这件神器看上去也不错,我想我要的也许不止是‘瘟疫之主’了,你得把它也交给我。”

    成默摇了摇头。

    沙克斯魔神轻轻挥手,成默就站立了起来,但他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意愿,他觉得自己像个失去控制的提线木偶,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想要做什么动作全看沙克斯魔神的意愿。他看到了沙克斯魔神微微压了下手,于是他就直挺挺的跪了下去,还没有碎裂的左膝盖砸在了一颗嶙峋的石头上,剧烈的刺痛终于突破了兴奋剂的阻拦,跟随声音传递到了脑海。

    一股力量拉扯着他匍匐在沙克斯魔神的脚下,但他将肌肉绷紧到了极限,抗住了这股快要压断他脊椎的力量,挺直了腰。成默咬紧了牙关,闭口不言。

    沙克斯魔神背着手稍稍蹲了下来,他弯着腰对成默说道:“怎么样?两件装备买你自己一条命,怎么说都挺划算。”

    此时成默还在努力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他颤抖了起来,他燃烧着生命,竭尽全力的震动着脊柱两侧的光蛇,浑身汗出如浆,鲜血也从嘴角渗出。他抓着‘七罪宗’,像是用它拄着地面支撑着身体,实际上‘七罪宗’已经朝着房车急速狂飙,马上即将链接上放大器。

    他试着将感官放大,痛感立刻占据了他的心灵,他能听到一些声音,但在剧烈的彻骨之痛中,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将能量灌注进耳膜,脑袋却像被套上了紧箍咒,痛到让他想直接昏迷过去。

    “快了,按照时间来算也应该快了。”成默心想,于是他说道:“我说过那得看你能不能让我寿终正寝了!”

    “你是怀疑我拿了你的东西还会杀人越货?”沙克斯魔神偏了下头,“不,不,我这个人最讲规矩,也最爱交朋友,和一个审判者做朋友,不会是件坏事”

    成默摇了摇头,沙克斯压在他背上的力量还在加强,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但他似乎听到了一些隐隐的风声,这风声有些凛冽,带着无可匹敌的杀气。

    沙克斯魔神微笑:“相信我,你会愿意的。”

    “不是愿意不愿意。”成默扭头向着东北方向望去,低声说,“而是可以不可以”

    沙克斯魔神也顺着成默的视线看向了东北方向,只见又是几枚“帕尔修斯导弹”拉着长长的白色尾迹,朝着他的方向狂飙突进。对此她甚至都懒得多看几眼,马上就回头看着成默讥笑道:“虽然说浪费的是我的钱?但想想你那里有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我就觉得非常值得。但你又是何必呢?这玩意对普通天选者来说有用,但对我这样的天选者来说,也就不过能消耗点蓝罢了”

    “我知道”成默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你可能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沙克斯魔神觉察到了异样,他收敛了笑容问:“什么意思?”

    成默再次点亮了手中的“七罪宗”,一道光柱冲天而起,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出庞大的能量。那六枚帕尔修斯导弹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猛得加速,锁定了握着“七罪宗”的成默,朝着他奔袭而来。

    看到六枚帕尔修斯导弹全部锁定了自己,跪在地上的成默咧嘴大笑了起来,“它是杀不死你,但能够杀我我啊!乔伊·欧克斯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