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二十二章 时序之东(22)

    春节将至,京城四处都是过年的气氛,红灯笼、华夏结还有龙年吉祥物随处可见,路过商场时还能听见喜庆的音乐。像是什么《恭喜你》、《欢欢喜喜过大年》之类,每逢年关就能拿出来应应景的土老帽音乐。

    土归土,唢呐一吹,华夏鼓,那个一打呀,还真是让人心生欢快。

    付远卓今天也很欢脱,黑色的大羽绒服里面穿着的是成默和雅典娜昨天穿过的同款蜡笔小新睡衣。上车的时候见成默穿的正正常常,付远卓高呼“上当了”,一脸委屈的问成默今天这么没有穿装逼战袍。

    成默如同坠入云里雾里,莫名其妙的问道:“什么是装逼战袍啊?”

    “就是蜡笔小新的几何睡衣啊!”付远卓鬼喊鬼叫,“我们昨天连夜定了十多套,八百里加急让快递送上门,上午人手拿了两套,准备今天和你们穿同款去吃海底捞的,你今天怎么不穿?”

    成默无语,“我那天就图个方便,不是为了装逼。”

    “那雅你老婆呢?你老婆怎么角斗都特意穿个蜡笔小新睡衣?”

    “她是《蜡笔小新》的狂热粉丝,我的睡衣也是她网购的”成默抚了下额头,“别说了,她来华夏还没有几天,快递已经要堆到院子里来了”

    “我的天,雅典娜竟然会喜欢《蜡笔小新》?”付远卓惊呼道。

    “嗯,”成默点头,“不过她喜欢的不是原野新之助,她喜欢的是原野美伢啊?”付远卓愈发惊讶,随即摇着头感叹,“果然天才的世界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理解的。”

    成默不置可否。

    付远卓冲着后视镜撇了下头,“我后座还有一套蜡笔小新睡衣,你要换上吗?”

    “我换上干嘛?”

    “换上吧!大家都穿了。你一个人不穿,多突兀”

    成默摇头,“没必要。”

    “换上吧!不要太脱离群众,要与民同乐”

    “懒得换。”

    “换上吧!这样不合群,是不会有朋友的”

    付远卓换了无数个花样苦口婆心的劝成默换上,成默就是不答应,两个人就这样重复着无意义的对白。

    外面阳光明晃晃的,但实际上气温还是很低,穿过窗户照在两个进行无聊对话的人身上并没有什么暖意。西三环的车流像是拥挤的热带鱼群,速度别说八十迈了,就连二十迈都不到。一路走走停停,从圆明园到紫竹桥竟花了快一个小时。

    付远卓的耐心终究还是比不上成默,半个小时前他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到了要转弯的紫竹桥,付远卓瞅了眼比IPAD还要大的中控显示屏,发现通往大裤衩的北二环一路飘红,堵车的迹象明显万分,不由的哀叹道:“幸好接你接的早,要还迟点,指不定就赶不上了”

    话音刚落音响里就传来志玲姐姐那嗲嗲的让人酥到骨子里的声线,“距离目的地还有18.7公里,五个红绿灯,前方道路拥堵,预计通行时间一小时三十分钟”

    “一小时三十分?这都够我们坐飞机回星城吃一顿苏记啦!结果在京城TM的现在还没能走出海淀区”付远卓又瞧了眼电量表,下降的速度飞快,顿时有点上头,吐槽道,“艹,这哪里是电动车,简直是电动爹,每天不是提心吊胆,就是在提心吊胆的路上”

    成默这才问道:“不像你的风格啊?怎么买了辆新能源车?”

    “京城居,大不易啊!一块油车牌都TM要三十多万了,我当时想,就买个车偶尔代下步,我又不泡妞,又不出去嘚瑟,没必要买好车。三十万省下来,再加上买车的钱,都能买些贡献点数了”付远卓叹了口气,“讲真,这乌洛波洛斯真不是一般家庭能玩的起的,你说我吧,有组织的资源倾斜,技能一般来说不用自己买,每个月还有贡献点数和几十万补助。可想要升级,想要改装部件,想要变强,那钱还是跟流水一样的在用,虽然我爸妈没说啥,但我觉得他们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如果说乌洛波洛斯是我自己的,那其实还无所谓,你投资的钱,完全能收得回来,但无论乌洛波洛斯还是技能都不是我们自己的,这就是纯亏。倒是可以拿贡献点数和经验值去变现,然而那就是血亏,除非你不想要变强了”

    “这一点确实不合理。”

    “天选者真是氪金氪到你怀疑人生,MD,我真怀疑设计者是不是鹅厂出来的又或者说是小马哥就是学的天选者系统的?”付远卓很是感同身受的说道:“所以我挺体谅关关学长的他也是没办法啊!”

    成默转头问:“所以现在很多人想要乌洛波洛斯私有化吗?”

    “倒是有传言说可能会放开乌洛波洛斯的管制。私有化还真没听说过。真要私有化了,那肯定所有人都举双手双脚赞成,现在‘圣约柜’看不到复产的迹象,乌洛波洛斯基本已经成为非卖品了,随便黑市出一个拍卖都是天价,还得靠抢如果真能私有化,像我们这种有主的乌洛波洛斯,价格不会那么高,但又是能当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的硬通货,那不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成默摇了摇头说:“那也不一定,万一科技有所突破,不需要乌洛波洛斯就能成为天选者呢?”

    付远卓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言之凿凿的说道:“不可能!你瞧一个电动爹都还没能整明白,怎么可能把天选者系统整明白,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成默也不觉得付远卓见识浅,毕竟他能接触到的资料远比自己少很多,做出这样的结论并不奇怪,不过眼下也不能告诉他黑死病对“上帝基因”的研究突破在即,再说对付远卓而言,这样的消息也没有什么意义。他又不是能够囤积“乌洛波洛斯”的超级土豪,想要帮他的话不如来点更实际的。

    于是成默问道:“所以现在经济压力有点大?”

    “其实也还好。”付远卓笑了下说,“等我晋级成为天选者,毕业以后正式开始工作,工资和补助就会提高很多,那个时候就不用太担心钱了。如果每年完成的任务够多,可以快点把徽章等级升上去,或者说能在天榜进入前五百,那待遇就能好很多,尤其是能进天榜前五十,那收入可就爆炸了”

    成默倒是知道太极龙的待遇和徽章等级直接挂钩,但还不清楚上天榜前五百还有怎么样的补助,便好奇的问道:“天榜前五百什么待遇?”

    “天榜前五百,每月贡献点数奖励一百点,补助每月一千万还是美金。”顿了一下,付远卓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惊叹道,“要是你老婆换成华夏国籍,就凭这天榜第一的战绩,进入太极龙的话,每个月贡献点数可以拿到一千,补助可以拿到一个亿美金”

    “对她来说,钱没什么意义了。她更看重的是科研环境。”

    付远卓笑了下说:“也是,奥纳西斯家族的家主怎么可能差钱?”

    “也不是完全不差钱”成默想到自己想要推动华非铁路建设的梦想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不过钱总会有的倒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升级成天选者?”

    “正在准备,打算明年上半学期等关关学长去通天塔的时候,我就跟着去试试,看能不能过,不能过的话,就只能再回打过的遗迹之地好好练练了”付远卓盯着前面遥远的红绿灯说,“主要是我之前的遗迹之地评价不够高,如果通天塔拿不到S的话,就还是晋级不了”

    “到时候看情况的话,我可以要雅典娜带你。”

    付远卓摇了摇头说,“别,教我点角斗技巧我就很好了。让雅典娜直接带我过,固然很爽,但我会觉得没有成就感的。更何况也不能啥事都靠你帮忙啊!要不然我怎么进步?”

    成默点头说道:“也好。”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当电量只剩下百分之四十的时候,付远卓不得并不关掉空调,在车里和成默两个人像是人间冰棍一样的挨冻。当车开到三元桥时,他们已经能够远眺到模糊的裤衩子模样的央视大楼。

    刚下了立交桥没多久,车子还在慢悠悠的龟爬,颜亦童的电话就CALL了过来,心急火燎的大声说道:“我说副作用,你在哪儿啊?怎么还没到,我都等的快急死啦!”

    “快了,快了下三元桥了。”

    “啊!!才下三元桥?那你们还得快点啊,现在蕾蕾和凯文正在到处找我,说是晚上要和几个明星一起和春晚导演吃个饭。好烦啊!说什么吃饭就相当于工作,吃饭算个毛线工作啊,我特生气,怼了凯文一顿,我说老娘都还是个宝宝,还在喝奶,吃不了饭的!只能吃火锅”

    “怎么?你春晚节目还没有搞定啊?”

    “没呢,这大裤衩子的屁事最多,都快要兜不住了。节目要审七次不说,还有三次彩排,就算过了审,三次彩排也随时有可能被涮,要不是小黄人哦!不对,高达景老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我来了几次直击灵魂的恳谈,我TM的才不上春晚呢,像个沙雕一样在舞台上面对口型,可不是我颜亦童的风格!”

    “小黄人?”

    “就是那个黄色的圆脸表情,像张饼的那个”

    “嘿!你现在胆子大啊!还敢暗讽高达景老师大饼脸?”

    “又不是我起的外号,我颜亦童当然是乖巧girl,纯情少女,新一代玉女掌门人”颜亦童顿了一下,狐疑的问道,“你没有在车上开免提吧?”

    “开了。”付远卓老老实实的说。

    “那那成成默在不在你车上?”颜亦童的声音微微发颤,像是正在接受电击疗法的网瘾少女。

    “在。”付远卓毫不犹豫的回答。

    “啊~!副作用,你害死我啦!!!!”颜亦童尖叫一声挂断了电话。

    但没隔两秒颜亦童马上就又打了过来,屏幕上再次跳出了染着粉毛COS了萨勒芬妮的颜亦童那清纯到惹人怜爱的头像。付远卓抬手按了接听,颜亦童一改刚才轻快明丽的声音,刻意用一种沉郁的声线,模仿慵懒的御姐音说道:“HI!成默,刚才那个不是平时的我,嗯哼,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颜亦童”

    听到颜亦童那做作的声音,付远卓抱着方向盘“哈哈”大笑,“别搞啊!颜亦童,你要这样捏着嗓子说话,我今天火锅都会吃不下”

    “副作用~啊!你吃不下,就不要吃嘛!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反正你吃不吃也没有人在意,坐在座位上都显得有点多余。”颜亦童依旧用婊里婊气的声音说道。

    付远卓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你最近最近是在在演清宫戏吗?怎么怎么感觉你你说话这么像是《还珠格格》里的容容嬷嬷?”

    颜亦童终于忍不住没好气的大声说:“容你个大头鬼啦!本姑娘打死都不会演清宫戏,最讨厌宫斗什么的了!还有半个秃瓢的阿哥”

    “你上次不也是说打死不演偶像剧里的傻白甜的嘛?那你怎么接啦?”

    颜亦童很是郁闷的说道:“靠!他们实在给的太多了!”

    成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到成默的笑声,颜亦童再次矜持了起来,矫揉造作的说道:“成默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不记得你那可盐可甜的宇宙无敌美少女颜亦童童鞋了吗?”

    成默笑了下,“记得。”他放空了一下嘈杂的电波,轻声说,“怎么可能忘记”

    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下去,须臾之后传来颜亦童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刚才还喧闹的像是二人转舞台的车厢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遥远的断续的眼泪下坠的声响。再次相聚所掀起的情绪如潮水般汹涌,它们冲刷着心脏,用各自的酸甜苦辣冲刷着柔软的顽石。

    付远卓转头看了成默一眼,露出百感交集的表情,他抬手推了下成默,示意他赶紧安慰一下颜亦童。

    成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在心头酝酿字句,便听到颜亦童抽了两下鼻子,故作搞怪的说道:“呐呐(那个那个),哇嘎里马斯阔乐四该(我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抛弃我,轰多尼(真的),没想到成默桑麻(大人)是这么温暖的人,约嘎达(太好了),原来即使是这么八嘎(笨蛋)的瓦塔西(我),也一定有着存在的意义吧!瓦塔西(我)一定会守护好,锅修金桑麻(主人最喜欢)大思K的二次元,雅酷索西得呐(约定好了哟)!”

    这番日中文夹杂的中二台词,将那如雾气般朦胧的伤感一下冲淡了,将那许久未见的陌生感消弭殆尽,也再次让成默和付远卓发出了轻松的笑声。

    成默虽然还没有看见童童,脑海里却已经出现了颜亦童那张清醇淡雅如小白花的少女面容,他想起了颜亦童那很是治愈的笑容,想起她就连气鼓鼓的时候都有一种安慰人心的美感,而且她的个性是那么的单纯可爱又带着惹人怜爱的懵懂。也难怪高达景慧眼识珠,一眼就看重了她,千方百计的让她出演女一号,虽然成默向来偏爱的都是御姐,也不得不承认颜亦童的确是万千少男心目中的理想型。

    笑过之后,成默和颜亦童寒暄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这时颜亦童又压低了声音说道:“完了,完了,他们找过来了。你们到哪里了?”

    “到燕莎了,靠,今天特别堵。”付远卓回答道。

    “那还要多久啊?”颜亦童急切的说。

    “大概还要十多二十分钟吧”

    “等不了了,等不了了,我衣服穿的也不多,在地下车库会冻死。”

    “那怎么办?貌似没有通行证也开不进大裤衩的车库啊?”

    “你们天选者不是能上天入地吗?!你怎么不飞过来?直闯大裤衩子,营救被囚禁的公主?”

    付远卓苦笑:“你真以为我们天选者无所不能无法无天啊?连大裤衩都敢闯,明天我就会上新闻,然后被送进监察部”

    “哪怎么办?”颜亦童的声音立刻彷徨忧郁了起来。

    “这样,我叫成默骑我的自行车先去把你接出来,这样我们能省不少时间。刚好我的车也快没电了,能节约一点算一点”

    “好,好,我在北门的地下停车场一层。”颜亦童说。

    付远卓左顾右盼了一下,寻了个空档,将车在燕莎商场边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成默说:“这下只能靠你了。”

    成默很是奇怪的问:“你怎么会把自行车带在车上?”

    付远卓摊了下手,无奈的说道:“你不能这样怀疑兄弟啊!成默,我是那种坑你的人不吗?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是已婚男。自行车真不是我故意带的,这辆自行车是买的时候送的,估计设计这车的人也想着实在没电了,还能骑自行车跑路啊!你别说,想的还挺周到的”

    成默只能摇了摇头,打开车门跳下车去。

    付远卓先是打开了尾门,接着按下了车窗,他将头探出车窗,在冷风中打了个哆嗦,才笑嘻嘻的说道:“喂!要是你能开车的话,你来开车也可以的呀!”

    成默已经走到了车尾,将那辆白色的印着“Volvo Ca”的白色自行车取了下来,应了声:“算了,没驾照。”

    说完成默便跨上了自行车,站着踩了两下,像是条漏网之鱼从燕莎前门宽阔的广场上向着远处的大裤衩滑了过去。自行车的速度算不上快,但和身侧缓慢挪动的车流比起来,又确实快了很多。只是寒风凌冽,刮在脸上不是那么好受,万幸成默经过体质强化和长久锻炼,完全无惧这种程度的寒冷,才能将自行车骑的风生水起。

    下午的冬日太阳很耀眼,晒到身上却冷冰冰的,成默沿着长街快速骑行,远处的央视总部,像是伫立在幽静蓝天下的高大天之门。顶着京城一月如刀的朔风成默抵达了央视大楼的下面,单脚撑着地从裤子里掏出手机,先是通过了颜亦童的好友申请,接着颜亦童和他共享了位置,告诉了成默她在一辆牌照是京XXXXX 的宝马X5的后面,。成默看了眼地图上的路线,便向着北门进发。

    到达北门之后,成默下了自行车,弓着身子推着自行车小心翼翼躲过了岗亭里的保安的注意,偷溜进了地下停车场,随后跳上了自行车向着停车场靠里面的隐秘角落骑了过去。

    这时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年关时节又是央视最忙的时间段,停车场并没有什么车来车往,安静异常。成默没有受到干扰,没多久就找到了那辆X5,颜亦童也看见了她,躲在两辆车的中间冲着成默挥手紧张兮兮的小声喊:“这里,这里”

    成默快踩了几圈,将车骑到了颜亦童面前,她披了件风衣,里面穿了件浅紫色的露脐短款毛衣,不过里面很心机的搭配了件长袖蕾丝长袖T恤,绣着繁复黑色花纹的蕾丝T恤在短款毛衣的下面束进了破洞牛仔裤中,衬托的那纤细腰不堪盈盈一握。颜亦童一米六九,个子并不算矮,那双腿又直又长,被淡蓝色牛仔裤勒的像是圆规,和那恰到好处腰臀共同勾勒出了苗条修长的身线。

    整个人看上去少女气息十足又带着几丝妩媚娇俏,时尚洋气极了。给人一种,要不就是偶像明星,要不就是穿搭博主的感觉。眼下有些可惜的是,她不仅头发用丝巾围起来,还戴着一副大框架墨镜,让人完全看不清楚长相,瞧上去像是内部斗争

    颜亦童推了下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鬼鬼祟祟的从两辆车的夹缝中走了出来,偏着身子坐上了自行车后座,抓住了成默的腰,急不可耐的说道:“快走,快走别人我的经纪人和助理给抓住了,被抓住了,我可就跑不掉了”

    成默也不废话,在自行车上站了起来,狠狠的登了几圈,将速度提了上来,才坐在座位上,说道:“没办法好好说?”

    颜亦童笑嘻嘻的说道:“你不知道,她们有多烦人,你说的过她们,她们就求你,你冷着脸不理她们,她们就哭,说你一个人不能任性啊!整个团队都在围绕你运作,公司投了那么多钱给你搞宣传,亏本了大家都还不起房贷,吃不起饭哎呀,总之,就是欺负本姑娘面慈心善”

    “刚才你说现在是你的节目的第几次审查?不会耽误你上春晚吧?”成默严肃的问。

    “第五次,还得审两次,就算七次过了,也还不一定能上,万一彩排的时候,哪个领导说你这节目不喜庆啊!你这节目不够出彩啊!照样要刷下来其实啦!还是得看背后的关系,所以没必要慌反正我是无所谓,能上就上,不能上就不上呗!我又不是接不到戏,现在上了春晚,片酬也不会涨很多”

    说话间成默已经载着颜亦童骑到了地库出口,一旁横过来岔路暴起了一声很是尖锐的男生呼叫:“童童?童童!”

    颜亦童立刻将脸藏在成默的背后,缩成了一团,小声说道:“快点!快点!被我的经济人发现啦!”

    成默在百忙之中转头看了侧面一眼,只见一个穿着长款皮草大衣捆着橙色爱马仕皮带画着黑色眼线的男子正加速朝着他们跑了过来,那两只小手在空中摇的异常妖娆,加上那内八的腿型,瞬间就能判断出,他肯定不喜欢女人。

    见成默已经将车骑上了坡,颜亦童的经济人声嘶力竭的喊道:“童童!你别跑啊!我的天,你怎么能坐着自行车跑啊?还是坐在的一个男的自行车?万一被拍到了怎么办?会掉粉的啊!”

    颜亦童回头冲奋力追逐的经纪人做了个鬼脸,“掉粉就掉粉。反正今天谁也不阻止我去吃火锅”

    追到出口的经纪人气喘吁吁的喊道:“我的姑奶奶,不让你和导演去吃饭了好不好?不阻止你了好不好?你快下来,你快下来,我们坐保姆车去!”

    “我不要,我就要坐自行车!”颜亦童得意洋洋的喊道,还将那两条大长腿翘了起来,右手抓着成默的腰间的衣服,一只手举起来比了个“Y”。

    眼见成默和颜亦童就要从挡车杆和墙壁间的空袭冲出地库,爬坡爬到一半的经纪人,尖着嗓子冲好奇围观的保安大喊道:“快!快!拦住他们”

    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表情很茫然,动作也很纠结,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济人急的跳脚,嗓子拉到了最高分贝,“楞楞着干什么啊?你们要是拦不住,我就喊欧阳台长把你们都开掉!”

    一听到实质性的威胁,两个保安面面相觑了一下,马上动了起来,朝着成默和颜亦童冲了过来。看到似乎避无可避,颜亦童闭上眼睛尖叫了一声,双手紧紧搂住了成默的腰。

    “没事的。”成默安慰道,震动光蛇,运起能量,自行车忽然猛的向前以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过了两个保安的围追堵截。判断错误的两个保安撞了个满怀,稍微高大一点的那个挺着肚子刹不住车,将另一个瘦弱点的保安按到在地,两个人以一种很是暧昧的姿势滚做一团。大概哲学♂兄贵们的摔跤就是如此刺激造型,搭配帅气的保安制服,妥妥的还是制服诱惑。

    冲上地面的经纪人刚准备朝颜亦童喊什么,却又被这动人心魄的一幕吸引了眼神,终究没有能喊出声来

    颜亦童回头看着这样的场景没心没肺的大笑,等成默将车骑上了公路才停了下来。这时她才似乎发现自己也以一种暧昧姿势搂着成默的腰,她藏在墨镜和丝巾下的脸色微红,咳嗽了一声,慢慢松开了环着的手,改为抓着成默的衣服。

    自行车继续与风同行。

    “要是你不过来,我还跑不出去呢。”颜亦童满心欢喜的说,她的声音在凛凛寒风中有些飘忽,像是从树梢被扫落的一片叶子。

    “是有点难。”成默回答道。

    “阿秋!”冷风袭来,衣衫单薄的颜亦童打了个喷嚏,“好冷。”

    “你问看看付远卓到哪里了?”

    “估计他还有点远”颜亦童攥紧了成默的衣服说,“你借我抱一下,躲一下这讨厌的风》”

    成默正犹豫该怎么拒绝,颜亦童就再次抱了上来,将成默抱得紧紧的,她将脸贴在成默的后背,小声问道:“成默,你这次应该不会离开华夏了吧?”

    “暂时肯定不会离开。”

    “那你会呆多久?”

    “我也不知道,得看情况。”

    “以后不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啦?”

    “我也不想。”

    颜亦童忽然将头抬了起来,很是大声的说道:“要不要不你哪里也不要去了!我养你啊!我现在可以赚好多好多钱,我片酬可高了,我把钱都交给你好不好?你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在家里玩游戏,看动画片,看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几年前我就错过了好多机会,今天我一分钟也憋不住啦,在憋下去,我就真要变成绿毛的忍者神龟啦!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在教室里看见你的第一眼起”

    她的声音在京城冬日这声音大到路边的行人全都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向了他们两个。不论人们的目光多么讶异,阳光却很配合,它从很遥远的地方走了过来,轻盈的走过了高楼的屋顶,走过枯黄的行道树,走过了数不清的挡风玻璃,最后落在颜亦童的脸颊上,红彤彤的,像是夏天的风。

    这一刻世界安静了下来,汽车引擎的鸣唱,迎接新年的歌声,人们不知疲倦的对话,以及鸽子掠过天空等等,都变得遥远了起来。像是全世界都在偷听两个人的对话。

    成默都被吓到抓着龙头的手撇了一下,他心想:“我长的也不帅啊!怎么这么多人想要我吃软饭呢?”他心中叹息了一声,低声问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颜亦童感觉到了某种不详,她高昂的声音又没声没气的低了下去,“你有没有过一种感觉?就是当你第一眼看见某个物品的时候,就有种强烈的想要得到它的心情,也许是一款玩具,也许是一件漂亮衣服,也许是只可爱的小狗,总之,你就是特别的想要得到它,没有得到它你就心心念念。真要说起来,我就喜欢你聪明啊!你不知道我在娱乐圈遇到的都是些什么笨蛋啊!连三角函数都搞不明白,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进娱乐圈,大部分喊着什么梦想,却只是觉得钱好赚而已。他们很多人都有漂亮的皮囊,但脑袋实在太空了,除开钱,男的就只知道泡妞,女的就只知道谈恋爱,我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行尸走肉,比纸片人还没有灵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就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给你看其他人我都会觉得索然无味我今天画了特别漂亮的妆我现在化妆可厉害啦!COS谁都能形神兼备”

    成默卖力的踩着单车,冷飕飕的风中,他却汗如雨下。面对一颗灼热,滚烫的少女心,他第一次有点不从容,他想起这个爱哭的女孩大概是为她流泪最多的女孩吧,他其实很讨厌也很害怕女孩子哭,他不想伤害她。

    成默张了张嘴想要告诉颜亦童自己已经再婚了,只能无可奈何的辜负你,可刹车声打断了他的坦白。他扭头看去,付远卓的车已经停在了旁边。

    一个微胖女孩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拉住了颜亦童抱着成默腰的胳膊,如临大敌的说道:“我的大小姐,你这是在自掘坟墓啊!万一被狗崽们拍到了,你的星路就完了。我也完了,我会被老板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