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二十三章 时序之东(23)

    (感谢“空空空心人”的盟主,感谢“Arus_Huang”的“气冲云水禅心”的四个舵主,感谢“梦回吉原”和“菲破烂”的两个舵主,感谢“番薯加蛋”、“dfkof”、“晏非宴”、“时序列章”、“郑月半”、“Mr_Neiber”、“龙腾傲宇内”的舵主打赏)

    【感谢各位大佬给雅典娜点赞和送礼,帮助雅典娜的星耀值到达三万,小剧场将在三月一日上线】

    —

    长街车水马龙,阳光明亮,戴着竹蜻蜓头盔的蓝衣骑士带起飕飕的冷风穿过长街,即便他们心系万家温饱,也忍不住侧目。鳞次栉比的CBD大厦闪耀着金钱的色彩,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分秒钟就牵动着几十万上下,却也停下了脚步,看了几眼街边正在拉拉扯扯的少年,然后露出会心的笑容。

    谁又没有过毫无目的的喜欢一个人的绮纨之岁?那个时候每个人的心都是如此柔软,收到一条暧昧的信息都会脸红,不小心碰到一下都会开心整天,能够牵一下手就足够回味整个暑假。

    不像如今,遭遇过社会的毒打之后,心也冷了,人也乏了,恋爱便成了千奇百怪的事情。对有些人来说是奢望,对有些人来说是负担,对有些人来说是游戏,对有些人来说是习惯

    但不管怎么说,谁年少的时候不向往那甜甜恋爱呢?

    颜亦童当然也是一样。

    只不过她看上去单纯,甚至有点中二,却也不是傻白甜恋爱脑。要说起来她的成绩虽然比不上哥哥那么逆天,却也还算不错,在长雅这种重点学校也能排进前百,再高上不去,再低下不来,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后来当COSER,也是因为哥哥和付远卓他们觉得有趣,她自己本身并没有那么在乎。后来成了比较知名COSER她也没想要成为COS界的顶流,对她来说保持个不红不黑的样子刚刚好。

    再努力一点太累,太放任自流了有没意思。

    至于读书的时候,故意靠妆容隐藏身份,说她怕身份暴露了麻烦也罢,说她恶趣味也罢,总之她很享受这种身份错位带给她的那种藏着秘密的感觉。也喜欢看到别人在她突然暴露身份时被吓一跳的那种错愕惊讶的表情。

    世界了无生趣,总得自己尽力制造点什么惊喜嘛。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这几年身处娱乐圈这个大染缸,还能洁身自好的原因。高情商点说是与世无争一尘不染;低情商的说法是不求上进得过且过。

    反正颜亦童是没什么好胜心,拍电影的时候遇到心机婊抢台词,参加颁奖典礼被人调换座位,有金主的小花买通稿黑她,她都挺无所谓的。

    经济人凯文说她心大,人傻,要穿越到清宫戏,活不过三集。她说有三集片酬能拿就挺好的,实际上颜亦童心里门清,想要力争上游必须付出代价,而她不想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不值得。

    至于什么值得?

    那些触手可及的事物都很值得啊!今天拍了一个沙雕视频点赞好几百万;抢到了心仪的小圆手办;穿了一条小性感的裙子被人夸奖“颜亦童你也可以很女人的嘛”;甚至看到两只狗在街上当众啪啪啪她也能笑一整天

    有时候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够无聊的。

    至于成默?

    其实颜亦童也没有说追求成默多奋不顾身,也没有在他和谢旻韫结婚后多悲痛欲绝。她很怀念和成默、付远卓、宋希哲读高中时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但是没了成默,她照样还是该吃吃该睡睡该哭哭该笑笑。

    成默或者说恋爱从来都不是她生活的全部。思念是有的,看番、逛街、美食都能缓解;心痛也是有的,喝几杯酒就能忘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颜亦童内心一直有一种顽固的感觉在作祟,她猜是也许哥哥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许是曾经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那么快乐

    总之,她一直对成默保持着兴趣。

    她也不清楚这种“兴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追求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坚持单恋一个人这么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大概就像是学会养蚂蚁以后,就特别想要观察那些蚂蚁的一举一动以及它们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那种强烈的好奇感。

    对的,颜亦童能够感兴趣的东西不多。

    成默是其中之一。

    所以刚才成默问她“究竟喜欢他什么”时,颜亦童其实有点混乱,她第一次言不由衷的说了一些像是三流无脑恋爱剧里的台词,那也许是一部分事实,但肯定不是全部。

    她也不是刻意如此,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清楚自己心中的所想。

    甚至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未免活的也太没心没肺,太随波逐流了一点。

    这是她现在很喜欢表演的一个原因,她可以在电影里成为别人。也不知道是天赋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她能很轻而易举的演的很好,因此被很多导演盛赞“天生就是该吃这碗饭”的。

    其实她到现在也分不太清“三大表演体系”,又或者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三个派别三种表演方式的维度有何不同。她觉得自己貌似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种,她进入角色时的状态很奇怪,不是单纯的模仿,也不是完全的进入,就像她在COS动漫角色一样,当把仿妆画好,定制的服装穿上,她就可以短暂的控制这个人物。

    对的,是控制。

    就像是在游戏里操纵自己选择的角色。

    颜亦童的脑子眼下有点混乱,应该是成默突如其来的问题给搅的,以至于助理蕾蕾扯住了她的胳膊,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快下来,快下来”助理蕾蕾一边四处观察,找寻狗仔的踪迹,一边扒拉着环抱着成默腰肌的颜亦童的手,满头大汗的抱怨道,“还抱这么紧?你怕是想上热搜哦?你不是最讨厌上热搜的吗?”

    “我不,我就不”颜亦童将两只手锁在一起,让惊慌的圆脸小助理拉不开,她还大声的催促成默,“快跑啊!成默”

    成默没料到接个人,还接出了好莱坞特工大片的感觉,真要这么玩下去,下个环节不得是每个特工片都喜闻乐见的公路飙车?他回头时看到身侧那密密麻麻的车辆,又想难怪华夏不怎么拍特工片,要么就死在朝阳群众八卦的视线中,要么就堵塞在环线拥挤的车流里

    看到身后穿着羽绒服像块圆面包的助理满脸急切,成默对颜亦童淡淡的说道:“跑也不是个办法,先上付远卓的车好好说不是?”

    助理蕾蕾连忙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兢兢业业的说道:“对,对,先上车,先上车好好说。别让人给拍到了。”

    成默说话,颜亦童立刻乖巧了下来,她侧头瞧了眼付远卓的那辆沃尔沃,瞪了眼正在车窗边探头探脑的付远卓说道:“你还好意思笑,要不是你我都和成默远走高飞了!”

    “怎么能怪我啊?我刚到大裤衩门口,就被蕾蕾姐给拦住了,我也没办法啊!”

    颜亦童用口型说道:“你就不知道带着她去别的地儿啊?”

    付远卓用口型回道:“我是这样想的,可我怎么知道你们也走得这条路啊?”

    “阿秋!”天寒地冻中颜亦童又打了个喷嚏,助理蕾蕾哀求道:“哎呦!我的大小姐,快去车上暖暖,千万别感冒了,明天可还有通告要赶呢!”

    颜亦童嘟哝道:“万恶的资本家,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让我给他们打工,一点私人空间都不留”

    助理蕾蕾委屈的说:“你才是老板,我是打工人好不好?”

    看到蕾蕾胖胖的脸上全是可怜巴巴的表情,成默也没有继续往前骑,颜亦童无奈松开环着成默的手,跳下了自行车,飞快的上了车。助理蕾蕾如蒙大赦的跟着上了车,“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成默将自行车推到了尾门处,将自行车杆上的卡扣打开,对折了一下,将自行车放了进去。车厢里传来了颜亦童和助理蕾蕾的对话。

    “凯文已经答应了的,说让我去吃海底捞。”

    “我的天,吃什么不好吃海底捞,那么多人,被看见了多不好?到时候有人上来要合影什么的也麻烦”

    颜亦童气呼呼的说:“我就要吃海底捞。”

    助理蕾蕾拿颜亦童没辙,便埋怨道:“我说付远卓,你不至于缺这点钱,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家童童的情况,你怎么能请她吃海底捞呢?”

    付远卓笑着解释道:“可不是我说要去吃海底捞的啊!是成默就是骑自行车那哥们。”见成默拉开了车门,忙说道,“来了,来了正主来了,蕾蕾姐你可别埋汰我。”

    助理蕾蕾在反光镜里打量了一下正在系安全带的成默,在颜亦童耳边小声不可置信的问道:“这个就是你经常念叨的那个成默。”

    颜亦童点了点头。

    “也太平凡无奇了吧?还没付远卓帅呢。看上去也不像很有钱啊!”助理蕾蕾满腔失望的在颜亦童耳边嘟哝。这声音的大小恰到好处,像是在说悄悄话,又恰好能让成默听的见。

    成默当然无动于衷。

    颜亦童却很不爽,取下了围在脸上的围巾,“铁汁,可不是画个烟熏妆,把T恤用嘴咬着露出八块腹肌就叫做帅!再说了,帅能帅的过我哥吗?”

    助理蕾蕾一脸花痴的说:“宁哥是真的帅,比现在一些明星都帅多了。”

    “你还是肤浅,我哥最主要的是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智商高绝所带来的气质。这点成默也有”

    助理蕾蕾摇头说道:“没看出来”

    颜亦童很是不满的看向了小助理,抬手准备取下墨镜,却被小助理蕾蕾给推了回去,“戴着、戴着行,你说帅就是帅!帅,帅的掉渣”

    颜亦童冷哼了一声,又说:“我不信车上还能拍到呢!”她强行把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取了下来,露出了那双灵动水润的眼睛,即便她今天化了个很成熟的浓妆,却也显得小脸秀气,细细的五官调配上了浓浓的色彩依旧清甜味儿十足,又很柔媚,御姐算不上,却有种可人的小妩媚。

    这种楚楚动人的妹妹式纯良无害,真是掐住了绝大多数东亚男性的命门,并且也还让女性观众我见犹怜,完全生不起反感之心。也难怪能这么快晋级为娱乐圈顶流。

    助理蕾蕾拿颜亦童大概是实在没什么办法,只能催促付远卓快开车。

    颜亦童拍了下成默的座位,说道:“成默,吃完火锅,我帮你把托尼老师给安排上,让铁汁们瞧瞧你的盛世美颜!”

    成默摇了摇头说道:“我哪有什么盛世美颜?”

    颜亦童的右手摇了个很社会的花手,瞪着眼睛,用大姐头的气势说道:“听姐的安排,保证跟你整的明明白白等下再带你SKP去扫货,姐的卡,随便刷”

    付远卓扭头看向了成默,不怀好意的笑,但从后视镜中看到颜亦童志得意满的表情,又摇着头变成了苦笑。

    小助理蕾蕾睁大了眼睛,摇着颜亦童的胳膊小声说:“我滴个大小姐,你这是疯了吗?凯文哥会被你气死的

    成默张了张嘴,想要拒绝的更坚决一点,颜亦童又不失时机的打了个喷嚏:“阿秋”

    小助理蕾蕾担忧的说:“付远卓,怎么不把空调开开啊!瞧把我们家童童给冻的。”

    “这不电动爹没电了吗?得省点电,要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开到西直门。”付远卓说,“童童,我后面的袋子里有套睡衣,要不你先披着”

    小助理蕾蕾很是无奈的摇头叹气,拿起纸袋子看了眼,“这能顶什么事?”她转头看向了颜亦童说,“凯文哥就在后面,要不我们等等,坐我们自己的保姆车?你这可别冻感冒了!”

    “要去你去。我就坐这”颜亦童双手抱胸倔强的说,“副作用别理她,开快点。”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就别管我,别告诉凯文我要去哪里。”

    “我的大小姐,你能任性,我不能啊”小助理蕾蕾脱下了自己羽绒服盖在了颜亦童身上,“不知道怎么说你,你就准备面对老板和凯文的狂风暴雨吧!”

    颜亦童将羽绒服推还给小助理蕾蕾,“哼”了一声说“我才不怕他们呢!”

    在电即将耗尽之前,付远卓终于把车开到了西直门的蓝枫国际购物中心,找到了充电桩接上电源,付远卓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由于在路上耽误的太久,已经稍稍过了六点,关博君、慕容予思、叶筱薇、唐沐璇他们已经到了海底捞,坐进了预订好的卡座里。

    四个人乘坐电梯上了三楼,刚出电梯走了没多远,瞧见海底捞的招牌之际,穿着皮草画着黑色眼线妖娆留着狼尾头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快步迎上,将几个人拦在了没有什么路人的转角。

    助理蕾蕾怯生生的喊道:“凯文哥”

    凯文先是明目张胆的冲着成默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接着摇了下兰花指,怒其不争的说道:“童童,你也忒不听话了吧?你不和那些春晚导演吃饭就算了,怎么能跑到这破烂地儿来?是不是嫌这几天没有爆炸性的新闻?”

    颜亦童停住了脚步,扬着小脸,向gay里gay气的凯文还以白眼,“怎么啦?你凭什么看不起世界五百强海底捞,莫非你还是个全国优秀劳动模范不成”

    “哎呦!!你瞧”凯文捏着兰花指的双手同时一挥,跺了下脚,摇了下那系着H字头皮带的蜂腰,“我的姑奶奶,马上就要春晚了,求求你别整活了好不好?你等节目定了下来,你爱上哪就上哪!成吗?”

    见凯文急眼了,颜亦童扭头对成默和付远卓说道:“成默你和副作用先出去,我跟我的经济人说两句,马上进来。”

    付远卓“哦”了一声,拉着成默先向着海底捞走了过去,他低声说道:“别介意,凯文人也不坏,就是娘了点,嘴碎了点,至于势利眼,那是没办法的,娱乐圈都这德行,凯文还算好的,起码没把我当成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这种连地主家的傻儿子都算不上的软饭王,有什么好介意的?”

    “吃软饭吃到你这种境界确实能称王称霸”付远卓自我解嘲的笑了一下说道:“在他们娱乐圈,一等是顾非凡和陈放这样的红贵;二等是地方大员的公子哥;三等是京沪圈和排行榜上的富豪;四等是香江深镇的富豪;五等是其他地方的富豪;像我这样的,只能算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明星都不带正眼瞧你的,别看他们在荧幕上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私底下一个比一个趋炎附势”他叹了口气说,“也就童童出淤泥而不染啦!”

    成默点头,“童童人是挺好的。”

    “你这是在发好人卡吗?”付远卓又叹了口气,摇着头说,“等下童童看到雅典娜,还不知道又会遭受怎么样的暴击,不是我童不够强,实在是敌人太强大啊!前面有学姐,现在又来个雅典娜哎”

    成默想到颜亦童刚才的告白,也在心中叹息,他低声说:“如果我不是天选者,也许我和她之间还有那么一点机会。可现在,真的不现实。”

    付远卓点头,“我懂。估计今天又是一个不醉不休的夜晚”

    两个人还没有走到海底捞门口,然而穿着红色海底捞制服的服务员就十分热情的上来询问是不是去海底捞,在报上了卡座座位号后,服务员殷勤的将两人带到了有两个锅的卡座位置。

    这时关博君、慕容予思、叶筱薇、唐沐璇、彭诗诗、姜宇桢、张馨元七个人已经落了座,每个人都穿着不同款式的蜡笔小新睡衣,看上去很有睡衣派对范。

    几个人先是嘘了没有穿睡衣的成默,接着又探头探脑的看了看了成默的身后,发现没有人,叶筱薇立刻急切的问道:“欸!?嫂子呢?嫂子怎么还没有来?”

    “嫂子?”付远卓奇怪的说。

    叶筱薇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嫂子就是雅典娜姐姐吖!”

    付远卓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好家伙!你们就把‘嫂子’给喊上了!”

    几个女生异口同声的说道:“成默学长是我们的哥哥,那雅典娜姐姐当然就是我们的嫂子啦!”

    成默面对一群花枝招展的自来熟小姑娘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回答道:“雅典娜她刚刚结束活动,还得等一会才能到。”

    叶筱薇冲着成默招了招手,殷切的说道:“默哥,你和我们坐这边,让付远卓和慕容予思坐一起。”

    成默对坐哪里完全没所谓,看到叶筱薇和张馨元将中间两个位置空出来了,张馨元还笑着说道:“等下嫂子就坐这里!”

    等成默和付远卓分别坐下,状况就是成默在一众女孩的环绕之中,身旁空了一个位置,围着左边的锅。而付远卓、慕容予思和关博君坐在右边的锅的那一侧。卡座呈半个回字,完全可以也坐十多个人,眼下还算不上拥挤。

    成默先发了信息问雅典娜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就开始扫码点单。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期待着雅典娜的到来,聊着昨天在太极龙演武场发生的那一幕。

    快活的聊天中,戴着墨镜脸上围着围巾的颜亦童和她的经纪人凯文以及助理蕾蕾,也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颜亦童眼见到成默坐在了一个大凶妹身旁,那个大凶妹还用娇滴滴的声音在“默哥”、“默哥”的叫着,头顶青青草原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也不废话,摘下墨镜翻了个白眼,一副要手撕绿茶婊的模样从几个女生身旁挤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张馨元空出来留给雅典娜的座位上。

    几个女生停止了聊天,全都瞪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颜亦童,震惊之色溢于言表,瞳孔里全是“你很有种,连雅典娜的座位都敢抢”这样的潜台词。

    颜亦童哪里知道这些太极龙的女生心里想什么,这种阵仗她经历的可多了,完全没有觉得哪里奇怪,自然而然的脱掉外套,挺了挺二两胸脯,展露出标准的正宫艳压群芳的微笑,压着嗓子用御姐音说道:“成默,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介绍一下给我认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