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第一七八章 诸神的黄昏(2)

    “如果说角斗士拥有‘财富’,那么天选者就是掌控了‘知识’而屹立于金字塔顶端的‘神将’则手持‘规则’丈量着物理世界的一切。正是我们这些人类精英托举着‘全视之眼’,引领着普罗大众走向真正的天国。我们每一位天选者都应该有一颗朝圣者的心,且坚信自身是肩负人类历史的真正神明”大卫·洛克菲勒

    (《KNS》—泽野弘之)

    2024年12月26日凌晨5时。

    在海与天之间的黑暗中,火链和激光乱飞,仿佛是提前预祝元旦快乐的节庆礼花,无人战机坠毁如礼花般凋谢,载体腾起的光柱好似葬礼的图腾。

    白秀秀贴着云层快速飞行以规避锁定,为了节约能量和避免过于醒目,她没有点亮光盾,在如棉花糖般堆积的云上拉出了一道淡淡的烟雾。追在后面的星门载体射出激光,如铺天盖地的箭矢,她在云上舞蹈,高速移动中做出匪夷所思的规避动作。

    即便如此,有限的能量恢复速度还是追不上消耗速度,敌人之中也来了高手,就她所知,围猎她的人中就有天榜排名第九的亨利·斯宾塞·摩根,也就是第四神将约翰·克里斯·摩根的亲侄子。他正像一个猎人,试图用手下将自己赶进包围圈,如果不是她掌握有最强的隐匿踪迹的技能“时空裂隙”,几番死里逃生,她应该早就打掉级了。

    对方显然对她非常了解,不断的紧逼并不是为了一举击杀她,而是为了慢慢消耗死她。只要她不回归本体,能量迟早会见底,受损率也会让她自行崩溃。

    危机时刻,白秀秀大脑里一片空灵,她已经没有空再去想别的事情,只能全情投入战斗,她的能量已经快要见底,受损率也在不断提高,在一步一步的向着失败靠近,她清楚,只要她倒下一分钟,承载着七十二名普通太极龙士官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她必须竭尽全力,即便希望渺茫。

    通讯频道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了。从最初的全力以赴,大家都在详细的报告自己这边的状况,后来就只是偶尔说一下战损和呼叫支援,到现在,大部分人都闭口不言,心里只剩下死战的绝望。

    其实就连长征九号的士官心里也清楚,如果不是对方摸清了他们的底细,知道他们的天选者只有区区十八个人,不想要花费太大的代价,这支特别行动队早已经被碾成粉末了。

    即便对方没有用尽全力,高强度的战斗却已经让太极龙的天选者们到了强弩之末。

    三十六个星门天选者再次包围了白秀秀,她扫了眼全息地图,四面八方都是象征着敌人的红色光点。十八个星门天选者,意味着六个作战小组,每个小组都是配备了远距搜索、近战攻击和全方位防御超强战斗人员,如此强大的配置,就是不想给她回归本体的机会。

    银亮的月光照在云海之上,红色的光点在逼近,激光如雨而落,她挥动羽翼,姿态蹁跹,在光雨中舞蹈,她试图利用高速突防,对方迅速拉开,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光点,猛的就扩张开来,防备的就是她靠近,很显然对方十分清楚她擅长近战,根本不给她靠近的机会。

    白秀秀无奈,只能再次潜入云层中,激活了“时空裂隙”以隐匿自己的行踪。察觉到她消失不见,高处回荡起了男高音歌唱家似的声音,那声音彬彬有礼,像是正在一出宾客满棚的舞会上。

    “白女士,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知道你在我特意从福特号上赶了过来,并且叫我的人不要伤害你。我并不在意你击毁两架预警机这种小事。”他停顿了一下,柔声说,“现在希望你和你的潜艇能跟随我去福特号上做客。”

    白秀秀抬头向上看,只见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第四神将约翰·克里斯·摩根正凌驾于月光之上,黑色的披肩在风中翻腾,胸前的红玫瑰闪烁着奇妙的光芒,他俯瞰着她的方向,勾着唇角微笑,这微笑中却蕴含着诡秘和兴奋,像是嗜血的秃鹫正端详着即将倒下的尸体。这语调看似诚恳却是赤果果的羞辱,白秀秀难免血气翻涌,可她连还嘴都做不到,第四神将没有出手,她和她的下属们就已经是被猫玩弄的老鼠了。这四个小时不仅是身体上的折磨,同时还是心灵上折磨,实力和数量的相差巨大,让他们就像是只能逃窜的猎物,等着被捕食。

    “没想到连第四神将都来了。如果我投降,他们就会放过长征九号,那也未曾不可。可”白秀秀在虚空中摇了摇头,心想,“你怎么能这样想?他是在动摇你的战斗意志”

    约翰·克里斯·摩根像是猜透了她的想法,淡淡的说道:“我过来只是看看而已,不会违背‘里世界公约’以任何方式出手。不过我觉得你现在的做法毫无意义,虽然我刚到不久,却也知道你的能量所剩无几了。让我猜猜你的能量还有多少?百分之二十?还是百分之十八?”

    白秀秀不言不语,她的大脑已经接受到了能量预警的消息,正如约翰·克里斯·摩根所说,她的能量已经因为再次开启“时空裂隙”骤降到了百分之二十。

    “还够我战斗多久?也许三十分钟,也许二十分钟”白秀秀快速的扫了眼战斗头盔的信息栏,短短的四个小时,已经有七个太极龙天选者掉成了角斗士。降成角斗士就意味着无法使用飞行技能,在海上等于丧失了大半战斗力。

    其他人也都有被击杀,从汇总上来的情况看,有六个人的经验值已经过了警戒线,再死一次也会掉入角斗士。如今只有她一次也没有死亡过了,但她的情况不容乐观,能量消耗百分之八十,机体受损率到了百分之三十九。她必须找机会回归本体,然后花钱修复一下载体以及补充能量。

    白秀秀在时空裂隙中低速飞行,对方瞬间就扩大了球状的包围圈,并在空中布下了硕大的蓝色的电网,只要她通过,就会被感知到,并被附着上能被追踪的电光。

    “白女士,接受我的邀请吧!你已经拒绝过一次了。这次再拒绝的话,可就不礼貌了。小摩根是个要面子的人,他可不喜欢被人拒绝的滋味”

    这是比拼耐心的时候,可偏偏狂掉的能量就是悬在她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因此白秀秀只能利用高速先突破包围圈再想办法。

    就在这时通讯器里响起了呼救声。

    “我需要支援~我需要支援对方的反潜巡逻机已经在投掷声呐浮标了,还有还有好多‘海上守卫者’(无人反潜机)正在接近我守不过来了”

    “我这边也是有人能帮帮我吗?”

    “等等~等我把”

    “霍大鸟?霍大鸟?你人呢?”

    片刻之后,霍鲲鹏才沮丧的说道:“艹TM我光荣了我也掉级了白教官白教官现在怎么办?我们只有九个人有天空作战力了。”

    白秀秀停止了突围的计划,她扫了眼全息地图,远处正有星门支援过来的天选者和无人机部队抵达,她在波动的虚无的中环顾了一圈,蓝色的电光像是一张球状的网,而她是一尾无处可逃的鱼。

    她抬头看向了正在云层上游弋着的约翰·克里斯·摩根,轻声说道:“等等~你们等等,等我的指令,集体入海规避伤害!”

    “白教官?你要选择自爆吗?”

    “只能这样了,我的能量也不够了,必须得死一次”

    通讯器再次陷入了缄默。

    这是个无奈的选择,众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榜排名越高的天选者载体死亡,经验值扣的也就越多。足够排名靠后的天选者扣几次甚至十几次的经验值,也许都不够排名前百的天选者扣一次。虽说白秀秀一定有多余的经验值储备,但料想不会太多,最多能承受一到两次载体死亡就会掉级。如果白秀秀掉了级,就意味着她将失去最大的依仗“时空裂隙”,这也会导致她的生存几率无限降低。

    至于自爆的痛苦,简直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了。

    白秀秀自己也清楚那些经验值对她来说多珍贵,她的载体只要在掉级一次,就将永久掉级。可眼下并不是考虑这么多的时候,做了决定她就没有一秒犹豫,从云层朝上走向蓝色球形电网的中间,那一轮明亮的月亮就在她的右侧,她沿着月光悄无声息的行走,呼啸的海风中,远处星门的反潜无人机在星门天选者的掩护下,像是结阵的海鸟正在空中飞行。

    她在荡漾着轻纱般的虚空中已经慢慢行走到了天空的中央。她举起了右手开始汇集能量,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在“时空裂隙”中蓄力“中子之光”,以前也曾经尝试过,时间都很短暂,因为想要坚持下去实在是过于折磨和煎熬,并且能量和机体的损耗会飙升到不可思议。

    不只是“中子之光”在“时空裂隙”中使用任何能量性技能,结局都是自我毁灭。

    此际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她追求的就是自我毁灭。

    足够辉煌的自我毁灭。

    她观察着全息地图计算着时间,让自己能在星门阵地到达最接近她的位置时爆炸。随着手中“中子之光”的光团越集越亮,但感觉到风吹进了虚空之中,这风如刀,在不断的飞速划过她的身体。她还感觉到了头顶的光,这光比月光还要明亮,光似标枪,穿透了她的身躯。胸腔内也有能量在激荡,这浪如在她的四肢百骸里翻涌,要把她撕扯成碎片。附着在身体上的外壳在龟裂,发出了刺耳哀鸣,血液从中渗了出来,脑袋也嗡嗡作响。

    足够承受千吨tnt爆炸的战斗头盔陡然碎裂,晶莹的碎片穿过了“时空裂隙”朦胧的薄纱,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白秀秀满头的秀发如水波在月下荡漾。

    “大家做好准备!”

    “3!”

    “2!”

    悄无声息中,死亡的光芒在无声的月光中汇集,但这一切都发生在“时空裂隙”之中,无人能窥见,只有在白秀秀显出载体的那一秒,他们才能目睹毁灭之光。

    久久没有观察到白秀秀突围,约翰·克里斯·摩根第一个察觉到了异样,即便是神将他的光盾也像是被巨大的能量波动所刺激,忽然点亮,他看见了在蓝色光网的最中心有数不清的亮晶晶的碎片如蝴蝶般在晶莹的月光中飞散。他低声吼道:“全体撤离!”

    可惜这一声呼喊已经迟了,就在白秀秀的能量和机体受损率降到“0”的时候,自爆和“中子之光”同时引爆,她那玲珑曼妙的身躯犹如乍现的太阳。所有人都目睹了在太阳中屹立着一位雪白如神祇雕塑般的影像,她的光芒遮蔽了月光,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光。

    光芒在云海上猛烈的爆发,向着四面八方席卷,瞬间吹散了茫茫的云海,吹出了一片晴空。就连黝黑的海面也被吹出了巨大的凹陷,掀起了巨浪。散布在她周围的星门六个作战小队首当其冲,就连瞬移都没有能躲开爆炸的范围,直接被轰成了DNA光柱。远处的无人机群更无法躲避,须臾间便被烈焰吞噬。护送无人机的星门天选者纷纷点亮了光盾,用光盾抵挡无孔不入的能量侵袭。这光是如此强盛,让不少弱小的载体在焚天的光照中灰飞烟灭。

    约翰·克里斯·摩根拉着他侄子亨利·斯宾塞·摩根的衣领,站在远远的高空中。两个人注视着脚下的光在向内坍缩。

    亨利·斯宾塞·摩根沉重脸惊愕的说道:“这是什么技能?快要赶上核弹的威力了”

    约翰·克里斯·摩根松开提着侄子衣领的手,淡然的说道:“应该是‘时空裂隙’中‘自爆’叠加‘中子之光’的效果,这样确实不亚于一颗核弹爆炸。就算是我,真要硬抗也得受不小的伤”他微笑了一下,“还真叫人惊喜啊!我就喜欢这样脾气火爆的妞。”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最多不过拖延点时间而已”

    “没必要在玩下去了,逼迫他们发射‘行者’吧!做好搜索‘行者’的准备!”约翰·克里斯·摩根勾着耐克笑说,“得感谢陈少华,不是他的话我们也掌握不了‘行者’的资料”

    “白教官!”

    “白教官!”

    “白教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秀秀从“行者”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手脚嘴唇还在发抖,她看见自己在荧幕中的倒影,唇色发白,殷红的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这一次的自爆威力过于强大,连本体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她醒来仍然感觉到了一阵晕眩和摇晃,张开哆嗦的檀口,无力的说道:“大家坚持一下,大家坚持一下,我的载体正在修复和充能,很快很快就能重新启动了”

    “行者”内置荧幕上出现了舰艇指挥官李航那满是汗水坚毅沉着的面孔,“长官,对方已经摸清楚了我们的位置,已经投掷了EER爆炸回响探测模式声纳我们”

    潜水艇再次摇晃了起来,如同一页在巨浪中飘荡的孤舟。

    沉闷的响声中,李航摇晃了好几下,才重新站稳,“我们将无法再陪伴你们前行!”

    白秀秀急切的说道:“等等!等等!李航我马上”她勉强抬起手腕,看了眼自己的“乌洛波洛斯”,按下按键,表盘上浮现出了维修和充能的标志,此时进度竟然才到百分之五,她的脸色变得煞白比她眼前的荧幕还要亮,“再坚持一下我就能激活载体了”

    “非常高兴能和你们合作,并且在敌方神将赶来的情况下拖延足够多的时间!”李航微笑了一下,说道:“全体都有!敬礼!”

    “等等!等等”白秀秀按动她的“乌洛波洛斯”,试图再次激活载体,然而她的手表只是闪烁着光芒,没有任何动静。

    她听到了电磁弹射器的工作声,这声音在她的耳际回响成军号。显示屏上跳出了潜艇发射口的印象,在不远处还有翻滚的泡沫,爆炸物在探头中缓慢的下沉,然后在海下爆炸成一团团水花。李航的画面已经消失不见,强烈的推背感从头顶传了过来,她跟随着“行者”从发射口冲出了潜水艇,像是一枚硕大的鱼类。

    耳畔响起了李航的声音,“预祝你们安全返回!”

    白秀秀将摄像头切换到了头顶的那个,却只看到后面如冰雹般的爆炸物正纷纷扬扬的从海上坠落,翻滚的气泡阻挡了她的视线,她已经看不清楚那艘黑色的长征了,氤氲的灯光里只剩下几线模糊的影子。

    “行者”没有在海中穿行多久,很快海中就明亮了起来,在飞驰中她透过屏幕看见了远处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像是泥沼在某个位置坍塌成了中空,跟在她后面的“行者”拉出了长长的水痕,正快速的逃离那照亮他们前进路途的光,他们和受惊的彩色鱼群一起向着远方逃离。

    在一下接着一下的爆炸中。深沉的混沌像是被惊醒了过来,海底之城正在苏醒,火光在大海中四散,这一秒,炫彩夺目的灯火像是永远都不会燃尽,那威严的恐惧的核潜艇在绽放着它最后的光辉。

    白秀秀看到了锈迹斑斑的沉船,看到了发着微光的水母,看到了海葵在用奇怪的姿势在海中漫游,还有火光映照下如山峦般绵延的鲨鱼礁里冲出来了数不清的鲨鱼群,其中还夹杂着大型鳐鱼、海龟和密密麻麻的热带鱼,它们熠熠生辉,像是水族馆里的观赏物,它们在海底飞翔,川流不息。猛然间凶猛的鲨鱼摆着尾巴飞奔似的穿过鱼群,热带鱼便四散奔逃,露出了后面在火焰中沉沦的碎裂的长征九号。

    这景象壮美极了,白秀秀却不忍观看,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比自爆还要强烈的疼痛吞噬了她。

    “真悲哀啊!为什么我还是如此弱小呢!?如果我和神将一样强大就好了”

    白秀秀还没有来得及悲伤,就听见孔黎的惊呼:“不好了,好像后面有星门的无人潜艇在追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