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游戏不简单 我也很绝望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的哥哥已上线

    “路山?”

    “原来这群人是来找路山的?”

    “路山呢?这混蛋又惹什么祸出来了!”

    路家的其他人,一知道棕八刃的要找的不是整个路家,而是特定的某个人,顿时要杀人的眼神,齐刷刷地锁定在缩在后面的路山。

    而在路山的周围,更是刷的一下腾出一片空地。

    路山孤零零的呆在原地,要多无助有多无助,可怜巴巴地求助地看着周围的人。

    然而不管是他的兄弟姐妹,还是他的父亲长辈,全都在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路山这败家子,招惹到了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所以才引出了今天的事端。

    今日他们若是想要保下路山,怕是整个路家都要没了!

    他们路家成为贵族后,虽然一直没能继续进阶成大贵族之流,但日子过得也还算安稳,算上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而突出的,就是一个稳字。

    无论是老家主,还是其他人长辈,在教育后辈的时候,都会绝对强调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要去招惹那些招惹不起的人。

    欺负欺负贫民窟的贫民,或者平民区的平民,那不算什么事,可若是惹到什么那两个区的大势力,乃至贵族区的人,那么就别怪自家人翻脸不认人。

    自断一臂,总比拖着整个家族去死要好。

    老家主尽管对这个孙儿还算有点偏爱,但此等形式之下,还是大局为重。

    只听他冷冷地大喝道:“路山,跪下!”

    噗通!

    路山一个哆嗦,当场跪下,眼泪哗啦啦的流,连一个女子都不如,娘的不要不要的。

    “爷爷!爷爷救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真的,我发誓!!”

    路山是真的懵逼。

    棕八刃是什么势力,他还是有点了解的。

    毕竟他是生活在一切以苟字为核心理念的贵族家族,所以对各种区域的大小势力,都有一定的了解。

    棕八刃作为贫民窟的二流势力,路山肯定认得啊。

    问题是,他将脑海中从小到大的经历快速过了一遍,压根就没有和棕八刃这个势力发生过哪怕半点的摩擦。

    在刚刚得知消息,而棕八刃还没到的时候,路山也没有想到,这棕八刃的人马,居然是冲着他来的。

    冤枉啊!天大的冤枉啊!

    他路山一直谨记家训,从来只欺负那些弱鸟,只能挨打受苦,根本没机会还手的弱者,从来没欺负过强者啊!

    爷爷,你真的要听我说啊!我冤枉的!!

    路山都快急哭了,却听爷爷一声了厉喝:“住口!说!你到底是这么得罪棕八刃的这些大人的!”

    “我没有,我不是,我真的冤枉啊!!”

    “还敢狡辩,你这个逆孙!!”

    啪!!

    老家主一巴掌直接拍在路山的脸上,路山左脸颊当即红肿了一块,痛的他都哇哇哭了起来。

    “没用的废物!”

    “只会导出惹麻烦!现在还哭!”

    “这就是我路家的人?不要也罢!”

    看着周围血脉相连的兄弟一副要撇清关系的嘴脸,路山心中更是恐慌,只觉前方一片黑暗。

    而就在这时,老家主已经重新上前,对着棕八刃等人行礼道:“诸位大人,我这逆孙既然得罪了诸位,那今日我就将此逆孙交给各位处理,路家从此以后,没有路三公子,也没有路山这个人!此时此刻起,他已经不是我路家的人了!”

    什么?!

    轰隆!

    路山大脑翁的一声,如遭晴天霹雳。

    他做梦都想不到,他爷爷居然就这样把他卖了,还卖的如此果断!

    而他的兄弟姐妹,更是差点兴奋的鼓掌庆祝。

    “干得漂亮!”

    “爷爷英明!”

    “路山这种人,本来就不应该待在我们路家!”

    啊?

    这,这这这,这就是我的家人?

    路山有些天旋地钻,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而随着他被爷爷一推,推到了棕八刃那群凶神恶煞的人面前。

    其他人完全是一副已经和路山划清界限的态度,仿佛从此刻起,路山是死是活都和他们没关系了。

    路山颤颤巍巍地抬头看向棕八刃那群人,只觉每个人都凶神恶煞,仿佛要把活活吃掉!

    “各,各位大人,认错人,真的认错人了,我真的没有招惹过你们棕八刃啊!!”

    路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这叫什么事?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啊!为什么就是没人相信我呢!

    “你就是路家三公子?长得人模狗样,做的事情还挺恶心人的很呢。”

    虽然方义也不知道路家三公子对欧氓做了什么,但都要帮欧氓出头了,口头说一下总是没错的。

    顿了下,他推了推旁边早就一脸怒色的欧氓。

    “你可认得此人?”

    路山委屈的擦擦眼泪,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不是棕八刃的八位当家,而是完全不认识的一个陌生沧桑男子。

    而其他棕八刃的那些人似乎全都以那人马首是瞻,根本没有异议。

    这,这家伙是谁啊?能代表棕八刃发话?连实力最强的棕老大,都默认以他为首?

    棕八刃什么时候内部权力洗牌了?

    路山只觉一头雾水,总觉得今天这事来得太快,太突然,让他脑子都有点不灵光了。

    等到他看向方义旁边的男人时,他才顿时瞳孔一缩。

    脑子嗡的一声,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原来,真的有仇敌啊!

    “欧,欧氓?”

    “想不到,你真的还认得我!不错,就是我,欧氓!昔日之仇,我今日必报之!”

    “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可能还能活着回到火叶城!!”

    路山又懵了,大脑转不过来了。

    他和欧氓确实有仇,但就他调查的情报而言,这欧氓就是个底层废物啊!哪有什么资源和棕八刃这种组织攀上关系!

    攀上关系也就算了,为什么棕八刃闹事到如此地步,守卫组居然一直包容,就好像摆明了上头皇族的人,要为欧氓出头似得。

    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鬼知道这欧氓能有这么大来头!

    你有来头那就说啊,你藏尼玛呢!你藏了自己受委屈,老子也要被你害死啊!!!

    路山真是要快被气死,又快要被吓死,只觉人生再无希望,任何道路指向的都是死路。

    看着路山绝望的表情,欧氓此刻的心情别提有多爽快。

    “大人,我现在可以出手斩杀此人吗?”

    “随手可以。”

    “多谢大人人!”

    得到方义的认可,欧氓戴上散发着红芒的拳头,一拳砸在路山的脑袋上。

    作为纨绔子弟,路山哪来的实力,根本招架不住。

    只见欧氓一拳下去,路山就倒在了地上,两拳三拳,路山就没了气息,挣扎了两下,没了动静。

    红着眼睛的欧氓,回想着昔日被路山欺负的一幕幕,再想到这此刻手刃仇人,只觉心中无比快意。

    那股一直憋在心中的怨气,彻底释放出来,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升华,一直固化的魔法师等级,也隐隐有了突破之意。

    我,回来了!

    曾经的天才,回来了!

    虽然和方义或者棕八刃这些怪物不能比,但在同辈之中,同等资源的同龄人之中,欧氓的天才之名,还是值得认可的,假以时日,不说飞黄腾达,在火叶城扎根还是没问题。

    “好,好好好,不错!杀伐果断,倒也没你外表表现的那般柔软。”

    方义满意的点点头,心中其实早就喜笑颜开。

    “系统提示:恭喜您,完成支线任务《帮助欧氓完成复仇》。”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任务奖励5000积分。”

    “个人积分:15000。”

    任务奖励到账!

    “全都是大人的功劳,我才能亲手手刃仇人。我欧氓发誓,从此以后,无论天涯海角,刀山火海,我都愿意追随大人而去!”

    甜,甜狗+1?

    不用了,真不用,说实话,你也就一个任务工具人,没了任务,我连理你都嫌麻烦。

    当然,心中是这么想,表面上方义还是乐呵呵的应了下去。

    棕正太见方义如此轻易就收服了一个死心踏实的死士,顿时对方义的佩服之情更深。

    不愧是传说之人,轻易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大人,那路家的其他人,要如何处置?”

    本来路家其他人还处于看戏状态,毕竟本来贵族之间就感情淡薄。

    可现在一听对方提起如何处置路家,顿时悬下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

    换成平时,当街斩杀一名贵族,这些贫民窟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已经死球球了。

    奈何现在情况很不对劲,守卫组不出手,没人管他们,棕八刃的这群人仿佛无法无天,根本没有顾忌。

    真要现在血洗路家,估计旁边的守卫组,还是会选择看戏。

    这怎么能行!

    死个路山没什么,我们要被连累而死,那就问题大条了!

    “好!路山死的好!这等败类,大人帮我们清理门户,实在痛快!”

    “对,对!”

    众人吓得争先恐后的出声,生怕说晚了,路家就要灭门。

    可惜,他们的意见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方义的身上。

    很显然,他们整个路家的生死,已经只在方义的一念之间。

    问题是,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个方义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今天忽然出现,就直接统领棕八刃了。

    哗啦啦,看到方义一副思考的模样,路家的人全都齐刷刷的跪了下去,生怕跪晚了,小命要不保。

    别人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方义自然也不介意网开一面不是。

    毕竟,奖励都到手了。

    挥挥手,方义道:“算了,路家就这样放过吧,记住,下次别再招惹我的兄弟,否则下一次死的绝不会是路三一个人,而是所有与路家有关系的人!”

    放下一句狠话,方义大手一挥,说道:“掉头,去寒家,找寒家的人算账去。”

    任务奖励到手,方义也懒得多呆了。

    一群浩浩荡荡的离开,留下路家的一脸震惊。

    “刚,刚刚,他说要去哪里?”

    “回,回家住,棕八刃等人说是要去寒家……”

    “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寒家吗?”

    老家主的话,让众人一脸苦色,尽管他们内心很不想相信,但毫无疑问,棕八刃等人所说的寒家,肯定就是他们认知中的那个寒家。

    恐怖啊!太恐怖了!

    寒家,可不是他们这种路家小贵族能够比的,寒家虽然不是大贵族,但最近几年的发展下来,也已经有了接近大贵族的规模。

    现在,棕八刃居然要直接去找寒家的麻烦……

    这一刻,路家所有人心中立刻平衡了。

    和寒家比起来,他们路家这种真的只是小打小闹,体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个是接近大贵族的规模的家族,一个只是无数小家族之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刚闹过我们路家,立刻就去找寒家……他今天是要将整个贵族区闹得天翻地覆吗?”

    “不,有点不一样。我们路家,是真的和棕八刃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寒家可是和棕八刃有着严重的恩怨,现在棕八刃不知道哪来找来靠山,居然能在贵族区为所欲为。”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对那个神秘男人,满心好奇。

    试问谁不知道,寒家和棕八刃的矛盾,都把棕八刃其他七个当家给抓到流放牢房去了,是巴不得棕八刃解散啊。

    要不是棕正太强行劫狱救人,棕八刃早就有名无实只有解散一途。

    这等恩仇,足以上升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地步。

    看来,真的要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

    方义弄到任务奖励,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去,而是继续带着队伍找寒家找事情。

    并不是因为棕八刃这边也触发了任务,而是方义需要更高的声望,闹出更大的事情,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路家的事情,确实已经有效果了,但还不够。

    路家,影响力终究是太小了。

    如果能把寒家也给拖下水,那么这件事会立刻成为整个火叶城舆论的中心,那么自己的目的就达成了。

    一路继续高调出行,围观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当方义到达寒家的时候,方义发现,情况和自己想的似乎有点不一样。

    只见寒家一群人,全都整整齐齐恭恭敬敬地候在门口,似乎早就在等着什么人,一副恭候大驾的感觉。

    “不愧是寒家的老狐狸,消息倒是灵通。”

    棕正太脸色阴沉地道。

    他这次可是带着大腿,准备来寒家讨回公道,方义这条大腿也是直言,让自己放开手脚,尽管去闹。

    所以棕正太是很想一过来就大开杀戒。

    奈何寒家的人,消息是真的有点快。

    “你觉得不爽?那就直接杀人进去。”

    方义对棕八刃选择什么方式报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

    唯一的要求,就是闹得大,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传说中的投筛人,来到了火叶城。

    “不……我和寒家的恩怨,也没到那种地步。”

    迟疑了下,棕正太终究没有下狠手的意思。

    屠尽寒家之人,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除非丧心病狂之辈,一般人最多只是将仇敌杀死就算了,不会连累到整个家族。

    棕正太的仇人虽然都是寒家的人,但在整个寒家里面,只是比较有权势的那几个而已,并不完全是寒家的意思,甚至很有可能寒家当时都不知道下面的人有针对他们棕八刃。

    跟着寒家家主走进去,里面已经一排排地跪着一群人。

    他们都被粗绳绑住双手双脚,头上蒙着黑布。

    各个都惶恐不安,完全不知道老祖宗这是什么意思。

    “来人,把他们的黑布给摘掉。”

    下人将跪着的人的黑布摘掉,棕八刃的八位兄弟眼睛立刻红了。

    “狗娘养的!”

    “总算让我又看到你这畜生了!”

    “这家伙的脑袋归我了!”

    每个人的神情激动起来,愤怒不已。

    显然他们被陷害进入流放笼牢,多半就是眼前这批人搞的鬼。

    带头的就那么十来人,后面全都是被牵连,当时负责协助那几位大人的手下而已。

    不过,这些人已经是寒家的核心班底了。

    毕竟这种事,不可能交给外人处理。

    粗略一数,在寒家跪着的,足足有百多人。

    有些人,甚至棕八刃都没有影响。

    但寒家家主还是冷酷地将所有和棕八刃事件牵扯上的人,全部抓到了这里,交给了方义。

    “投骰人大人,这里就是所有和棕八刃诬陷事件有关的人,现在全部交给大人处理了。如果还是不消气,大人可那我人头抵债,只求放过寒家。”

    “家主不可!”

    “家主!”

    寒家的众人群情激奋,激动起来,却被后者一个眼神压了下去。

    方义一摸下巴。

    还有这种操作。

    这寒家家主倒是挺有担当的。

    方义对这家伙倒是另眼相看了一下,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下。

    如果棕八刃注意要杀,方义自然也不在意。

    从贫民窟一路过来,到现在的贵族区,风头已经差不多了,只要搞定最后的寒家,应该就差不多了。

    方义不认为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皇族会无动于衷,又或者,某个投骰人,也该开始行动了。

    “你们的看法呢?”

    棕八刃阴沉着脸,盯着地上跪着的人。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寒家愿意放人,我们也不赶尽杀绝,兄弟们的意见呢?”

    棕正太最先发话,其他八刃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他们笨啦就以棕正太马首是瞻,既然老大都开口,他们自然没意见了。

    将这批人都带走,寒家家主沉默地目送他们离开。

    直到方义等人离开,寒家家主才对空无一物的前方,淡淡地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在寒家家主的前方,空气微微扭曲,一道人影嘿嘿笑着说道:“寒轩,你不必对我发脾气,这事是皇族直接下达的命令,你我都是执行命令的工具而已。”

    “哼!我今天自断一臂,等于将寒家百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元气大伤,乃至可能跌落大贵族之位。”

    “那你可以和皇族的命令对着干,硬保下他们啊。反正到时候灭门的不是我。”

    听到眼前之人的风凉话,寒家家主眼中戾芒一闪而逝,一时凌厉如出剑利剑,但持续了一会,最终却还是弯下腰,叹了口气,防护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慢慢走回寒家。

    而拿到人影,看着寒家背影,只是嘿嘿一笑,不再多言。

    他也只是守卫组的大队长之一而已,听皇族命令办事,怼以怼寒家这种贵族没什么问题,可要违抗皇族的命令,那就麻烦大了。

    “不过……还真是可怕啊,火叶国居然同时出现两个传说之人,难道气运真的要降临到我火叶国了?”

    想到这,人影慢慢隐去身形,跟随在方义那只大部队的后面。

    方义的大部队,如凯旋归来,就这么一路压着寒家的罪人,一步步从贵族区走回平民区,最终回到贫民窟。

    路上的行人,无一不是瞪圆眼睛,捂住嘴巴,震惊异常。

    “那是……寒家的人?!”

    “不,不可能!寒家的人,居然真的被棕八刃的人擒拿回来了!”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他们能够从贵族区抓人,还能安然无恙!”

    “我听说了,他们真的在贵族区大闹了一场,现在整个火叶国都在讨论棕八刃!”

    今天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贫民窟的人,刚在贵族区闹事还能安然无恙回来的。

    棕八刃这个势力,毫无疑问,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个。

    谁也不知道棕八刃到底怎么做到以贫民身份与贵族对抗,还能凯旋而归的。

    原本准备瓜分棕八刃地盘的贫民窟大势力们,此刻全都傻了眼。

    “不会吧!棕八刃居然安全归来了?而且还抓着寒家的?那可是大贵族啊!”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行我要去找人打探打探消息去。”

    贫民窟和贵族区,终究横跨了两个大区呢,他们这些大势力虽然在贫民窟呼风唤雨,但想要打探贵族区的情报,还是有些麻烦的。

    至于那些原本在争夺棕八刃地盘的势力,此刻纷纷收了手。

    虽然避免一波冲突,当他们还是非常震惊棕八刃居然能够在贵族区一波游后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因为棕八刃的归来,整个贫民窟都热闹了起来。

    每个人都猜想纷纷,但真正知道真相的只有少数的大势力首领。

    他们在得知贵族区的情报后,立刻瞪圆了眼睛。

    “不,不可能吧!传说之人,投骰人?!这,这情报有点刺激了,我得好好消化一下,消化一下。”

    “又一个投骰人?!这些传说之人到底从哪来冒出来的?土里吗?怎么一个接一个的。”

    “棕八刃的狗运也太好了吧,居然能和传说之人搭上关系,若是那传说之人能加盟我的势力,统一贫民窟指日可待!”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棕八刃能够从贵族区大闹特闹,还能安然回来,甚至押着大贵族的寒家核心人马回归,原来一切只是因为那四个字——传说之人!”

    贫民窟里,原本和棕八刃没有多少往来的大小势力们,在得知到一些情报后,纷纷赶去棕八刃的驻地赶去祝贺,各种好礼送上。

    而棕八刃,则在准备将寒家这批人公开处刑,杀鸡儆猴。

    看到其他势力送来的贺礼,他们都一一接下,好好客套一番。

    整个棕八刃势力上上下下,都洋溢着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氛。

    而这一切,全都只是因为一个人。

    棕正太看向在总部仓库翻找物资的方义,心中满是激动。

    他仿佛已经看到棕八刃逐步成长成为一颗参天大树的模样。

    多少年了,棕八刃组织在他手里已经发育多少年了,可结果呢?依旧只是贫民窟的二流势力而已。甚至被寒家打压,都没机会出气。

    若不是自己亲身涉险,恐怕几位兄弟都要死在流放牢房。

    而现在呢,兄弟们不仅把气出了,把人杀人,把名气打出去了。还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甚至昔日对他们正眼都不看的贫民窟大势力,此刻也纷纷投来橄榄枝示好。

    仿佛一下子,棕八刃也成为了贫民窟的大势力,而他们棕八刃也成为了风云人物。

    然而棕正太清楚,这一切都是虚的,他们和几天前没有任何变化,唯一的区别,就是拉来传说之人坐镇势力而已。

    “如果是传说之人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帮我实现一统贫民窟的梦想。”

    在仓库里沉迷寻找能贩卖成积分物品的方义,丝毫不知情,自己的形象在很多人的眼里一下子高大了很多。

    “这个不错,能值100积分。”

    “这个也还行,50积分。”

    “哦哦哦!这个可以啊,200积分呢!”

    “要了要了,全都要了,这些大势力送来的礼物真的不错,好多都能卖成积分呢。”

    方义喜滋滋的盘算着自己的收获。

    “等我先盘点盘点收入,然后就可以操作起来,正好皇族那边也有人开始主动和我联络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

    皇族区。

    金碧辉煌的王宫之中。

    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优雅地拿着紫勺子,将一口上等的浓汤,送入口中。

    “嗯~”

    感受着口中的美好味道,她发出满足的声音。

    在她的周围,一群皇族成员,陪着笑,恭恭敬敬地端着各种美食,等着上桌。

    此人,就是投骰人,也被称为传说之人,名为夜笙月。

    据说她是从毁灭之雾中,救下了大皇子,所以才被恭敬地请回到火叶国的,奉为座上之宾。

    不过对于她投骰子人的身份真实性,皇族内部可谓争论不休,没个定论。

    倒是根据最新消息,火叶城冒出来的那个新的传说之人,反倒有着秒杀蓝阶大队长的绝对实力,更符合传说之人的特征。

    更别提,那传说之人,还说过皇族里供奉的这位,好像是假冒的。

    这消息一出来,难免让人有些想法,看向夜笙月的眼神怪怪的。

    但谁也没敢直接去问,这种事情只有大人物可以出头问问,他们这些小角色还是老老实实做本分的事情就好。

    “下一道菜!”

    听到夜笙月开始嚷嚷,这些围着她团团转的皇族成员,连忙将大厨刚做好的菜肴端到桌上,由她挑选。

    说起来,皇族这传说之人,脾气真是有点怪。

    明明来火叶国好几天了,每天想着的都是吃火叶国的好吃的,每天还要换着口味来,似乎不吃完全部的美食,就不准备做其他事情似得。

    唯一可以说是做了的正事,就是直接得到了巡逻组的权限。

    问题……传说之人拿着权限不干事啊,名义上已经交给传说之人掌控这股可怕的魔法装置力量。

    然而实际上,还是他们火叶国自己人的负责维护运作,没见她插手过。

    所以此刻,这些皇族的成员,是真的很疑惑这个夜笙月到底想要干什么,是准备在他们火叶国混吃等死吗?

    明明是传说之人,怎么不去找传说中的黄金骰子呢?

    这些人全都是皇族成员,在皇族里面还是地位不低,否则都没资格接触传说之人。

    但同时,他们心中的傲气也不小,从来没做过这种服侍别人的活,若是长辈强压,他们早就不干了。

    换成外面,他们这里随便找出来一个人,都是呼风唤雨的级别,谁敢不给他们一个面子,谁敢给他们脸色?

    但在夜笙月这个传说之人面前,他们没办法有一点脾气,毕竟长辈可是下了死命令的。

    又挑了一对黑漆漆的鸡翅,作为下一盘品尝的菜品,夜笙月突然眉毛微微一动。

    “你们今天怎么都心神不宁的样子,送菜的反应都比平时晚了几秒,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众人顿时心中咯噔一声,连忙干笑道。

    “没,没有啊!”

    “夜大人,我们整天和您待在一起,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

    “对啊对啊!再说负责情报方面内容的,也不是我们啊。”

    没错,为了伺候好这位大爷,他们这些皇族工作分配的还是清楚点。

    现在这批人,单纯就是陪吃的,对吃的很有研究,各种美食都能随口道来,味道香味特色等等方面,全都有研究。

    而负责情报的那批人,一般是夜笙月进食完后,才会召唤进来负责通报每天的情报消息。

    当然,他们私底下可能也有耳目,已经知道贵族区今天闹出的事,不过他们不会说出来,抢了情报组的工作,以后可不好见面了,严重了还说不得他们家族都有受到牵连。

    和陪吃陪玩组不同,情报组的那些人员组成,即使在皇族里面,地位也是稳压他们一头的,他们自然不敢造次。

    “你们不知道?”

    夜笙月拍拍手。

    “不吃了,让情报组的人进来。”

    陪吃组纷纷退了出去,没一会,一群身上穿着华丽奢侈,服饰风格以紫色调为主的壮汉,纷纷步入宫殿里面。

    “投骰人大人!”

    “说说,今天火叶城有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吗?”

    “好的。”

    顿了下,情报组的人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夜笙月。

    特别是关于贵族区里出现传说之人的信息,更是重点说明。

    因为夜笙月在来到火叶国的时候,选择接管武力组织的巡逻组,以及组建能知晓火叶城大部分事情的情报组,就是为了找到另一个传说之人。

    “传说之人,终于现身了啊。”

    夜笙月一抹嘴巴,眼神明亮。

    她待在火叶国一直不肯走,为就是等待玩家的出现。

    根据身份的说明,这场副本每一个玩家,都是投骰人的身份,标着顶配的实力。

    拥有这种实力的人,不会选择低调,就如她一样。

    只要不是进入毁灭之雾,以传说之人的实力,基本可以在五大国横着走。

    有这种条件,大部分人的选择,都应该是高调行事,收集情报。

    而她的运气非常好,又或者说非常差。

    一出来,就是在连传说之人都可能陨落的毁灭之雾区域,可以说非常危险。

    而好处则是,在毁灭之雾中,一下子就找到了需要救援的火叶国大皇子。

    救人之后,她就直接成了火叶国国师,接管大部分权利。

    根据夜笙月的推测,五个国家如果以合理的人数分配,应该是每个国家都有两名玩家。

    夜笙月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在等待躲在火叶国的另一名玩家出现。

    她没有可隐藏自己传说之人的身份,也意味着只要有玩家出现在火叶城就会知道自己的存在。

    进入副本钱,她和黑队那些挺难相处的家伙,简单的定过暗号。

    如果是队友,恐怕很快就想办法送来暗号,来和自己汇合。

    反之,就是白队的人,需要立刻带上所有资源堆死他。

    “一天吧,一天后如果没消息,我就先把人灭了再说。”

    话虽如此,夜笙月还是立刻召集了巡逻组的守卫组的力量。

    只有这两股火叶国的核心力量掌握自己手中,那么自己就处于绝对的主动之中。

    第二天。

    夜笙月并没有得到任何暗号信息,她的心中已经起了杀心。

    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

    “火叶国国师是假冒的传说之人!真正的投骰人是棕八刃里的陌拳大人!”

    “不会吧!听说国师可是从毁灭之雾里救出了大皇子,同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称为国师的。”

    “你要清楚,那可是毁灭之雾!鬼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甚至怀疑大皇子是不是已经毁灭之雾控制了思想!”

    各种谣言四起,每个人都对夜笙月指指点点。

    啊?

    这?

    夜笙月有点懵,这传言也太假了吧,为什么他们会信?

    但等她仔细调查一番,发现谣言散播的非常严重,是以贫民窟为起点,疯狂往外其他三个区域传播出去的。

    整个贫民窟,仿佛团结一心,全都在全力散播这个消息。

    三人成虎,原本平民区的人是不信的,但等关于这方面的谣言越来越多,铺天盖地的疯狂宣传时,他们也将信将疑地成为了宣传者之一。

    平民区沦陷后,贵族区也开始沦陷,最终蔓延到皇族区。

    虽然皇族区关于这方面消息还是比较少的,谣言控制的也比较严格。

    但消息的灵通的上层皇族,还是很快知道这部分内容,所以今天看向夜笙月的眼神,也有点怪怪的,有着怀疑的气息。

    “既然给我玩这一手?”

    这一刻,夜笙月基本已经确定,和自己同在火叶国的玩家,是敌对的白队玩家,否则不会如此污蔑于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反正夜笙月知道那家伙的老巢在哪,直接就准备带兵A过去。

    不过她手下的人,却开始推推拖拖,似乎有点不听命令的意思。

    当然不是那么明显,而是阳奉阴违,只是口头答应着召集人马,实际只是拖着时间。

    当夜笙月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外面已经来了人。

    “夜大人,国王有请。”

    “哼!”

    夜笙月冷哼了一声,倒也没硬来。

    跟着人一起去了宫殿里面。

    夜笙月发现宫殿里面,国王的旁边,原本属于她的位置上,现在坐着一个陌生的面孔。

    那是一个有些沧桑的中年男人,面色温和,随意和王国交谈着。

    似乎是看到了夜笙月的到来,坐在上面,居高临下斜着眼看向了她。

    四目相对,夜笙月总觉得那人的眼神里,似乎带着某种戏谑之色。

    奇怪,这货什么来头?

    没有深想,她先是和王国行过礼,然后才开口道:“国王,外面现在对我的谣言不管,我需立刻借助巡逻组和守卫组的力量,去灭掉谣言的源头,请国王下令,让这两组人马速速组织起来,助我一臂之力!”

    “谣言?哦,你说的那件事啊。”

    国王歪着头,笑呵呵摸着白花花的胡子。

    “误会,都是误会啊。”

    顿了下,他拉出了旁边坐着的沧桑男人。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失踪多年的亲哥哥,陌拳!同时也是传说之人,真正的投骰人!”

    什么?!

    我还有个哥哥?

    无中生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