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界末日在线 烟火成城

第六百七十五章 忘川江畔

    萝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问道:“顾青山,我们还要站多久?”

    “再等一会儿。”顾青山道。

    他俯瞰着整座城市,神情专注而认真。

    “你这么相信那只鸡?”萝拉问。

    “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我得看着这座城市,只要有什么异样,我立刻就能第一时间发现。”顾青山道。

    彩色公鸡其实就是“战神情报”选项,由不得他不信。

    “可是我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快十分钟了”

    萝拉说到一半,声音忽然停住。

    只听一道广播声笼罩了整个城市:

    “请注意,全城慈善拍卖即将开始。”

    “每一位抵达黑城的职业者,你们可以把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拿出来,进行公开拍卖。”

    “请注意,这是每隔三千年左右才开展一次的慈善拍卖。”

    “黑城将不抽取50%的利润,所有拍卖所得都将属于你们自己。”

    “默念:‘黑城管理者’,便可弹出拍卖菜单。”

    “珍惜这次机会吧。”

    “现在开始!”

    整个城市陷入短暂的寂静,然后在一瞬间陷入巨大的喧哗声中。

    所有人都要疯了。

    黑城不收钱,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是这件事嘛?”萝拉问道。

    “大概是,”顾青山站在楼顶,念道:“黑城管理者。”

    一道柔和的光从天而落,在他面前展开,化作一面弧形光屏。

    “顾青山先生,您是领悟了界力的强者,我将直接为您开通贵宾界面。”

    光屏上显示出这样一行字。

    “多谢,我可以做什么?”顾青山问。

    “投放拍品,或者浏览拍卖品页面,参与投拍某件物品。”电子声道。

    顾青山道:“我要浏览拍卖品。”

    数万个拍卖品类顿时出现在他眼前

    光兵器就分一百多个门类,护具按用途和种类分了四百多个门类,各种修炼方法、矿物、植物、特殊契约、艺术品、机器、历史秘闻、配方、公式、消息、情报、器官、奴隶、奇物、建筑、飞船、遗迹、许可证、血脉、标本、末日影像、专属知识等等等等,数不胜数。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拍卖品出现,整个拍品清单以目力可见的速度飞快扩大。

    顾青山想了一会儿,询问道:“可以对拍品进行筛选吗?”

    “当然可以。”电子声道。

    顾青山道:“在尘封世界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些短暂存在的世界体系,它们很快便消散了,我想重点看看那些世界体系遗留下来的物品。”

    幕曾经谈过尘封世界的事。

    当初他来尘封世界,替蕾妮朵尔取回了那件假神器。

    他曾提了一句,说是他离开之时,整个万神殿在尘封世界的据点便化为飞灰,再也不存在了。

    但是肯定有些东西被遗留了下来。

    顾青山想来想去,在无数年前,能跟他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万神殿了。

    万神殿在尘封世界之中是极其微不足道的,幕也只去了一次,就这样一个地方,能与自己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正在为你筛选,请稍候。”电子音道。

    光屏上大片大片的清单都消失了。

    只剩下一千多个拍卖品。

    它们以全息图像及文字介绍的方式,一页页出现在顾青山眼前。

    顾青山认真的看过去,很快把一个个拍卖品排除。

    时间缓缓流逝。

    顾青山已经排除了七百多件东西。

    事实上,在尘封世界之中销声匿迹的世界体系,并不止万神殿一个,还有许多其他世界体系。

    所以顾青山依然看到了不少千奇百怪的东西。

    但都与他无关。

    萝拉老老实实坐在他肩膀上,一声不吭。

    她也知道顾青山在亘古时代做过的事,这时就默默的跟他一起查看物品。

    忽然,她感觉顾青山有些异样。

    “顾青山?”

    萝拉悄声道。

    没有回应。

    她俯身去望他,却见他盯着光屏上的某物,神情中满是不可思议。

    萝拉顺着顾青山的目光望去,立刻发现了那件拍卖品。

    那是一件穿了黑线的坠饰。

    石质雕像坠饰。

    刻着一名神态安详的老人,拄着一根长柄镰刀,以手托腮,坐在一方石头上打盹。

    这是替命契约,死神的信物。

    “不!这明明是”萝拉失声道。

    她很快反应过来,死死闭上了嘴。

    绝不能在黑城管理者面前透露任何秘密。

    她目光移动,去看坠饰旁的文字说明:

    “死神坠饰,又名‘替命契约’,万神殿遗留宝物。”

    “说明:拥有这件东西的人,死神会在他临死之时,替他延长性命,这样逆天的神奇能力,并不是无偿的,死神会从上一个拥有此物的人身上,汲取双倍的生命力。”

    顾青山已经恢复了冷静,说道:“我要这个死神坠饰。”

    电子声响起:“这是大收藏馆的物品,标价为八百万邪恶钱币。”

    顾青山道:“我会拿出一些稀有宝石,请替我换算为邪恶钱币。”

    “没问题,顾青山阁下。”电子声道。

    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那个死神坠饰就被送到了顾青山面前。

    顾青山没有去看它。

    他集中精力,把剩下的物品都看完,又从中挑了几件东西,当场完成了交易。

    做完这一切,他切换菜单,又从各种类别的拍卖品之中,挑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买下来。

    直到买够数百件宝物,他才收手。

    “拍卖持续多久?”顾青山问。

    “三天。”电子音道。

    “很好,我现在想先休息一下,请给我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顾青山道。

    “没问题,黑城最好的圣魔大酒店有一间皇帝套房,房号是99219,如果您需要,我将直接把房卡给您。”电子声道。

    “给我吧。”顾青山道。

    少倾。

    一张卡片落在了顾青山手上。

    “圣魔大酒店是几位灵的合资生意,绝对不会有人敢在这里捣乱,也绝不会有人窥探和打扰阁下的休息。”电子合成音道。

    “很好。”

    顾青山握着房卡,轻轻一挥。

    一道传送的光芒闪了闪。

    他从原地消失了。

    他出现在一处无比奢华的房间内,窗外是整个黑城的城景。

    萝拉把小挎包打开,手在里面飞快的按了一遍。

    “可以了,顾青山,那个坠饰”萝拉悄声道。

    “我们得先看看这个房间安全不安全。”顾青山道。

    “放心,刚进门我就用六百九十一种宝物探测过了,没问题,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又激活了一千五百三十五种屏蔽宝物,然后我们再把伞撑开!”

    萝拉说着,将花伞罩在了顾青山头上。

    万界庇护生效!

    顾青山稍稍松了口气,取出刚才拍下的死神坠饰,摆在手上。

    “安娜姐姐说过,她最后把这个坠饰挂在你脖子上,以此判断你是否平安。”萝拉道。

    “对,我一直随身携带。”顾青山道。

    他把手伸在脖颈处,拽出一条黑色长线。

    很快,那个雕塑出现在他手上。

    两个死神坠饰,一模一样,静静的躺在他手上。

    “为什么会有两个?”萝拉困惑道。

    顾青山默了默,说道:“与其问为什么有两个,倒不如问这两个坠饰是谁的作品。”

    萝拉一怔,恍然道:“对啊,你才是万神殿的死神,如果这坠饰不是你制作的,那么又是谁冒充死神,做了这两个一模一样的坠饰?”

    顾青山没说话。

    他望向战神界面,只见界面上出现了一行萤火小字:

    “你获得了两个死神坠饰。”

    “道具觉醒条件已满足。”

    “隐藏在死神坠饰里的某种力量正在激活。”

    “某种过去时代的画面即将显现。”

    “五,”

    “四,”

    “三,”

    “二,”

    “一!”

    轰

    昏黄的气息浮现四周。

    光影重重。

    一切从模糊变得清晰。

    顾青山和萝拉看着四周景象,两人同时呆住。

    铁围山下,忘川江畔。

    风烟滚滚,潮水起落。

    一个个亡者在江水中沉浮,随流而去。

    天光昏暗,四周无人,唯有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那是一名女子。

    她仿佛自亘古就已经在江畔等待。

    谁也不知道她在等什么。

    她只是坐在岸边,痴痴的望着江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她身后的迷雾之中,另一名白发女子出现。

    白发女子一直走到她身边,坐下来,陪着她一起望向那流逝不尽的忘川大江。

    “你真的要一直等下去?”白发女子问道。

    “恩。”女子道。

    白发女子叹息一声,柔声道:“安……不,赤鹄,你听着,我这里有一个东西要给你看。”

    赤鹄扭过头,望向身边的白发女子。

    “你身上有死亡之力,你是后来的死神吗?”赤鹄问道。

    “是的,现在我把这件东西给你看,你一定要记住它。”白发女子说道。

    她拿出一根坠饰,塞到赤鹄手中。

    死神坠饰。

    “我能感觉到它上面充满了死亡的力量……用一人的命去补另一人,就是它的作用。”赤鹄道。

    “对,它将成为你和顾青山的信物,连接你们的生命与一切。”白发女子道。

    “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赤鹄问。

    “赤鹄,你要记住,等你托生之后,一旦遇见他,就要把这件东西给他这件事很重要。”白发女子道。

    “有多重要?”赤鹄问。

    “关系到他的生死。”白发女子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赤鹄又问。

    白发女子笑了起来,柔声道:“其实说来话长,不过你已经知道他来自以后的时代,那么我就好解释这件事了。”

    “对了,我叫苏雪儿,事情要从我高中毕业的那天说起……”

    两名女子坐在忘川江畔,一人说,一人听。

    也不知过了多久,赤鹄低下头,望着手中的死神坠饰。

    她认真的看着那个坠饰,似乎想把它刻印在灵魂深处。

    永远不忘。